>其它>>正文

音乐分裂者|The Other Side of SUNNY

原标题:音乐分裂者|The Other Side of SUNNY

Sunny Chan

音乐中的多重人格分裂者

无论是被奉为哲学电影经典的《搏击俱乐部》,还是几年前让大家眼前一亮的港片《神探》,或是近期被热议的电影《分裂》,「多重人格」一直是大家乐见与追捧的影片题材;而放眼华语独立音乐界,涉猎这一命题的作品暂且不提,一个经常被贴上“人格分裂”标签的活体样本,就会很自然地从脑海中调取出来,——香港Supper Moment 铁树兰 乐队主唱 Sunny,陈仕燊

「玩两支乐队该如何平衡?会不会很累?」

「两支乐队中哪支是你更看重的?」

类似这样的问题,会经常在Sunny的耳边,好像永远绕不开。「双面人」、「精神分裂」等等这样的头衔,也被评论家和乐迷们不停地冠在 Sunny 身上,想必也引发过乐迷对他是否为「AB血型」+「双子座」的猜想。

维基百科 Sunny 的词条中,同样要提及“人格分裂”一词

可是,总有人用以上这些颇无聊的问题和角度去打量Sunny,也并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摇滚圈也有它的常态和惯例。在有“主唱本位”传统的摇滚界,细数众多职业乐队,于一支乐队当中拥有两个主唱的不胜枚举,但两个乐队共享同一主唱的却不算多,即便有,也大都是被其分为「一主一次」,——其中一个为视为「主业」,其他则是客串或临时的 Project,像 Sunny 这样同样看重,努力齐头并进的是凤毛麟角。

每每到了一定要回答比如「累不累」等问题的时候,Sunny 会微笑着轻描淡写地答对,「唔好话辛苦,团体唔係一个人,开心同辛苦都係同大家一齐。」

如果从源头开始探究,我们会听到一个与很多经典音乐励志电影如出一辙的故事,在年少时埋下 Sunny 热爱音乐火种的,是他的哥哥,而第一件乐器,是的妈妈送的木吉他。

从 Mariah Carey 到 Aqua,从 George Michael 到 The Cranberries,Sunny 跟着哥哥买回家的唱片,日益习惯了有音乐作为生活背景的日子,再逐步到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程度;而吉他在不断的练习中,Sunny 的技艺也跬步精进,——正是对木吉他的偏好,也影响和造就了日后 Supper Moment 那些远抗争」而近清新」的调子。

毋须争论,《No Need to Argue》这首歌,无疑是 Sunny 首次理解到音乐,原来能给人共鸣、意会和感动这些力量。

——《温柔革命|前传》

如果说《幸福之歌》与《光辉岁月》的首句的相似有是出自某种「有意为之」,那么《讨厌的我》在旋律线上与这首《No Need to Argue》的一丝丝神似,则是否是源自许多年前烙刻进Sunny内心,却在如今被唤醒的不自知的自觉?

2005年,还穿着校服的「学渣Sunny 加入铁树兰,那年他17岁。

如同小说家的处女作通常有着半自传色彩,导演的首部电影也总有其自身的生活踪迹可寻,——往往我们也可以从第一张专辑当中,听到歌者所讲述的自己的故事。2011年,铁树兰推出首张专辑《让信念繁衍》,其中这《荷里活道》便是Sunny的成长自白。

那年,Sunny 的母亲与嗜赌成性的父亲分开,在她决意离家的那天,Sunny 眼见着母亲收拾行李,走出家门,直至电梯门关上彻底离开自己泪眼模糊的视线,而这一切,就发生在当时 Sunny 一家位于荷里活道的居所。

从小已没有妈妈去照顾我的被窝

从小已没有爸爸去给我一个可靠的肩膀

——《荷里活道》铁树兰

而在 Supper Moment 一边时,Sunny 便和这支自认「肉麻」的乐队一起,变得温暖柔软。

就在那首《荷里活道》推出前相距不到半年,Supper Moment 的曲目《最后晚餐》随首张EP《等等…》释出,这首歌讲述了「一个老伴同度半生的爱情故事,温馨可喜」。凭借这首主打亲情、款款深深的作品,Sunny 的 Supper Moment 开始得到了主流媒体的关注,成功的突破地上」与地下」的界限,从众多香港独立乐团中脱颖而出。

还记得当初的手臂 满载了浪漫与欢喜

好比樱花盛开日期 我会替你统统储起

——《最后晚餐》Supper Moment

透过这两首都与「家」相关的歌,或许我们能找到一些线索,关于去理解这两支风格迥异的乐队,分别对于 Sunny 来说有着怎样意义的线索。如果说 Supper Moment 像是在带着油烟味儿的日常琐碎中踮起脚,温柔地眺望远处的梦想,那么铁树兰就是在用凶猛剽悍的方式直抒胸臆,更勇敢坚定地凝视残酷的现实。从根本上讲,它们都是正向而积极的,只不过,一面善用的是柔情细腻的感化,一面则见长的是冷峻犀利的批判。

作为同时游走于这两面的个体,Sunny 在两支乐队中均承担着创作与表演的重要部分,同时置身于二者的中心,却保持着对立而统一,并行不悖。表达途径的多元可能,也成全了 Sunny 好似永远都释放挥洒不尽的能量,所以无论是哪边,都离不开Sunny,同时Sunny也无法舍弃其一。

正如同时是 Supper Moment 和铁树兰两支乐队音乐制作人的陈伟文看来,我觉得一支乐队满足不了 Sunny 是很正常的,现在有两队,之后可能三队都说不定,因为这个人实在有太多创作的原动力和太多点子了。

关于铁树兰的个人自白——Sunny

在「关于铁树兰的个人自白视频」中,Sunny 依旧不忘谈及他已故的「好老板也是位好朋友」的 Gary,不无唏嘘之外,也表达了他自己对自己所在的两支乐队的共同期望:「我希望我两队Band,大家都健健康康,上到台上大家都有气有力可以完成到每次演出;其实 Gary 的心愿就是我们的心愿,就是香港的音乐更加三尖八角,更加多,更加不用理会市场,这个是我们最想做到的。」

运气和天分的帮衬下,在努力和坚持的耕耘下,Sunny 差不多用他最热血澎湃的十年光阴,一面参与缔造了继 Beyond 之后又一支成功获得主流乐坛认可的乐团,一面坚守着继续不断突破、最具代表性的香港地下重型乐队。Sunny 将每一面淋漓挥洒,感染和激励着一直有在认真聆听的我们,继续为音乐发梦的我们。

所以,如此看来,那个所谓多面而分裂的 Sunny,不过就是一位从未计算权衡,只耐心坚持、从心而歌,做好每一个在当年自己所「认定」的音乐赤子。

那么,准备好没?

4月15日 广州CU Livehouse

4月16日 深圳B10 Live

4月21日 珠海发条橙子

4月22日 中山Sun Livehouse

去看 Sunny ,去看铁树兰。

鐵樹蘭全新大碟「自白」

二零一七廣東巡演

铁树兰全新大碟「自白」2017广东巡演

4月15日 广州 CU Livehouse

4月16日 深圳 B10 Live

4月21日 珠海 发条橙子

4月22日 中山 Sun Livehouse

挖掘新鲜观点

品味艺术与生活

关注青年前沿文化

推广好音乐&好现场

﹃后青年﹄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电话|0755-23502505

电邮|info@postyouth.com

官网|www.postyouth.com

微信客服|houqingnian

微信公众号|Post_Youth

淘宝|后青年 aake.taobao.com

豆瓣|后青年 site.douban.com/postyouth

微博|@后青年PostYouth weibo.com/postyouth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