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将课堂变成“初创公司”,国外互联网+教育这样玩

原标题:将课堂变成“初创公司”,国外互联网+教育这样玩

从最根本上来看,一家初创公司就是一台可学习的机器——能够帮助创始人理解世界,通过不断获取信息、不断进化,来服务于现实世界。如果初创公司自己不能持续地学习和适应外部世界,最终将难逃走向死亡的命运。

和很多初创公司一样,那些所谓“成功”的学生同样具备很强的抗压能力、能够不断吸收新的信息并且不断挑战自己。因此,现在K12学校里出现大批初创项目的情况也就不足为奇了。更重要的是,精心搭建的创业文化能够帮助学校转变传统的教学方法,挖掘新的教学模式,从而惠及学生。

国外教育科技媒体特别列举了几个项目,这些都是利用创业文化的思维帮助学生进行思考,为他们进入大学做准备。作者并不是要求学校将现有的教学模式丢掉,而是把这当作一种尝试。与初创企业相似的是,学校中构建“创业家项目”要基于创造新事物的动力,而最终能否成功,则取决于整个团队的能力。

Laurel School,位于美国俄亥俄州Shaker Heights,是一家PK-12阶段的私立女校。该校目前提供两个创业家项目,分别名为Capstone项目和Veale Venture Challenge项目。Capstone项目鼓励高中学生主导自己的学习过程。学生有很多方式帮助其找到研究的重点,比如基于自己所选文章进行的双周讨论,访问硅谷企业家,或者与专业领域的专家导师会面等,这些都可以在他们毕业之前实现。

Veale Venture Challege则是一个对高中阶段学生开放的项目。学生制定商业计划并向投资者呈现,通过一系列活动帮助学生在就读时就开始自己的事业。

“成为创业家更多需要一种心态,需要有抗压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和热情”。物理教师卡尔(Taylor Kaar)这样说道,他同时兼任学校的创业项目主管。“这些技能和特质是当代非常需要的,一个学生在学校创业项目中学到的技能未来可以应用到任何一个领域。”

另外一所学校Louisville Collegiate,是一所同时招收男女学生的JK-12走读学校。和Laurel School学生自愿选择的方式不同,Louisville Collegiate把这种创业家的思维方式融合到了课程的很多方面。

在这所学校,培养中低年级学生的创业家思维被视为学生成功的关键。学校会教授学生一些创业思维的核心原理——同理心、反思和“问题即机遇”等,并且鼓励他们有意识的去运用。在六年级的时候,这种经过培养的思考方式就会派上用场,用在他们需要完成的研究课题、团队合作以及一些跨学科项目上,比如设计和测试滤水装置等等。

说到创业项目,Louisville Collegiate的高中部以其广泛的项目而著称。其中一个由所有高一学生参与的长达一个学期的项目,让学生有机会与当地企业和企业家接触,最终由学生向CEO和董事们介绍自己所设计的解决当地问题的方案。

想深入探究的学生,可以选择为期2个学期的选修课,了解创业过程中如何解决问题以及初创企业中的企业家精神。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学生升入12年级之后,就可以将自己的创业技能和思维付诸实践,所有高年级的学生都有机会到当地的企业去实习。

该校负责学术事务的助理校长卡特利特(Tracie Catlett)表示,学校的创业课程让学生自由提出自己的想法。“创业教育要求学生掌握将问题转化为机遇的技能,以及进行市场研究,承担风险和人际交流的能力。”

另外,学生向企业展示自己方案的活动,会激发学生潜在的积极性,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作品可能会对当地的企业产生影响。

Montclair Kimberley Academy(MKA)是作者瓦伦汀所任职的学校。这所学校所有高年级的学生每年在4月底前完成自己的作业。5月期间,他们要完成一份自己的毕业设计或实习项目,或者海外考察,或者也可以参加一个名为Startup 101的项目。

发起者在构思这个项目时只考虑一个似乎很简单的问题:当在校学习更像是在一家初创公司工作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答案很快就有了——“在校学习更像是初创企业”绝不意味着作业、评分、考试或者课程表,而是指明确的开始和截止时间、为工作而存在的线上线下空间设计,扩展和分享人际关系,不断获得的新体验,以及持续不断的反馈——在这个过程中没有老师,有的只是向导。

基于这种设定,Startup101项目用一个月的时间让学生来实践,目的是让学生找到一个值得解决的问题,进行深入的研究,之后设计一个可直接在市场中应用的概念和计划。

项目开始的前两年,几乎每个高年级班级中都有10%的学生自愿参与到其中,并且高效完成了任务。在项目开始的第二天,当瓦伦汀走进教室时就知道这个项目成功了:整个黑板都贴满了便利贴,学生们都充满了热情。这种团队合作的场面,不禁让人想到了舞台表演或是比赛开场前后台热火朝天准备的场景。

在第一年的项目中,9名参与的学生虽然彼此认识,但从没有以这种形式合作过。在项目中,他们不断调整方案和Logo的设计,积极的和同辈及专业人士交流,访问设计公司(Aruliden)、几个科技巨头(Facebook和Google)和创业空间(比如Quirky、Techstars和AlleyNYC)。在项目的倒数第二天,他们需要把自己的最终设计呈现给由风投资本家、行业专家和创业校友组成的评审小组。

来自花旗创投Citi Ventures的企业家Tejpaul Bhatia在与一个学生团队会面后表示:“学生们能这么快理解创业精神,并运用它们来解决现实世界的问题,这让我感到很兴奋。”

这个学生团队的成员Heather Milke对于自己团队的最终展示是这样形容的:

“Startup 101的最终展示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庆祝和分享我们这段时间取得的成就。但是,最后这场“演讲”我们也是非常认真对待的。当我们向投资者和企业家展示创意时,我们想要寻求支持,希望听到一些建设性的反馈意见,从而完善我们的创意。这次演讲是Startup101项目的最终环节,但我们也希望这成为我们公司的一个开始。”

如果从传统教学的观点看,Startup101里没有“教师”这个角色。事实上,对他们来说,任何一个遇到的人都是他们的老师。更重要的是,在项目过程中学生们相互学习——彼此分享编码、设计反馈或者遇到的问题。这是在“真实世界”中人们做事情的方式。

更重要的,这个项目也证明了一点:不需要外部和人为的激励,学生们在学校也能实现学习和高度参与。而且运作这样一个项目时,学校其实不需要一位全能的“专家”来作为向导。

瓦伦汀表示,Startup101并不是要打造下一个估值数十亿美元的app,尽管这是硅谷创业者们赖以奋斗的一个目标。有学生在项目开始的最初都认为他们可能是在创造下一个Facebook。

但是创业家项目不应该以“打造下一个Facebook”为出发点。正确的思路是,学校通过这些项目让学生学习团队合作、解决问题、举一反三和利用关系来创造等等这些能力,尽自己所能去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

很多学生急于为一个问题寻求解决方案,但瓦伦汀鼓励他们去回顾、理解需要解决的问题或者其中存在的机会。“如果他们在完成项目时对如何定义问题有了更好的理解,进而发散出任何有创意的想法,做到这一点,我们就认为这个项目获得了成功。”

(原文作者:Stephen J. Valentine,教育家,学校领导和作家,现任Montclair Kimberley Academy助理校长及学术部主任;Dr. Reshan Richards教育家和创业者,现任哥伦比亚大学教师学院助教,互动白板品牌Explain Everything联合创始人)

本文为决胜网互联网+频道原创文章, 作者:茶茶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决胜互联网+,来源:

更多“互联网+教育”资讯,请点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