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传染病对妊娠的影响(6):流感

原标题:传染病对妊娠的影响(6):流感

  由于我国二胎政策放开,生育高峰将在我国再次出现。为了迎接生育高峰,更好地做好优生优育工作,各大医学院校都在积极地培养妇产科医学人才。一周多以前,北京大学医学院请我为他们举办的助产士培训班讲课,讲传染病对妊娠的影响。刚讲完课不久,媒体就曝光了宜宾一家医院由于将一位孕妇梅毒和艾滋病的检测结果丢失,造成新生儿感染梅毒和艾滋病毒暴露的事件。看到这篇报道,我认为对公众进行妊娠期传染病预防宣传也很重要。于是决定分期将我为助产士们讲课的内容写成科普文章,发表在网上,希望那些备婚、备孕的男性和女性及其他们的家属了解传染病对妊娠的影响,在婚前和孕前做好传染病的预防,防止孕期染病,生出健康宝宝。今天,我们要谈的内容是流感。

  流行性感冒(简称:流感)是由流感病毒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流感病毒属正黏病毒科,俗称“流感病毒群”。流感病毒包括甲、乙、丙三型,分别引起甲、乙、丙三型流感。其中甲型流感病毒具有高度易变性,在动物中广泛分布,常以流行形式出现,具有季节性,可突然暴发,迅速扩散,造成不同程度的流行。甲型流感曾多次引起世界性流感大流行。2009年3月,甲型HlNl流感在墨西哥爆发,并迅速在全球蔓延。仅仅几个月,全球就有超过170个国家的将近28万人确诊为H1N1感染,包括高危人员在内的死亡人数超过7000人[1]。世界卫生组织已宣布将此次流感大流行警戒级别升为6级。因此,甲型流感的危害性最大,仍是人类面临的主要公共健康问题之一。

  流感病毒并不引起胎儿畸形或先天性感染,但孕产期妇女是甲型流感高危人群。以2009年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中的数据为例:我国孕产期妇女甲型H1N1流感的感染率是非孕人群的2~4倍,病死率是非孕人群的20~40倍。5320例重症病例中,孕产期妇女520例,占重症病例的9.8%;581例死亡病例中,孕产期妇女108例,占死亡病例的18.6%[2]。澳大利亚-新西兰当年的妊娠妇女占两国总人口的1%,而因重症甲型H1Nl流感感染需入住ICU的患者中孕妇却占到9.1%[3]。

  妊娠期患流感后疾病容易加重的主要原因为:妊娠期子宫增大横膈上移,压迫肺脏,腹式呼吸受限,呼吸道分泌物较难清除,容易并发肺部感染,发生低氧血症,导致病情加重;妊娠期循环血量增加,心率增快、心脏每搏输出量增多、机体耗氧量增大,心肺功能下降。再加上妊娠期妇女担心药物对胎儿的影响,常常导致治疗延误。因此,妊娠期感染甲流后容易并发肺炎、低氧血症和心肺功能衰竭。

  孕产期妇女发生重症流感和死亡的风险主要在孕中晚期。美国的一项研究显示,在2009年甲流流行期间流感病毒感染的孕产妇并发心、肺损害住院的比例随孕周增加显著升高,早、中、晚孕期的入院率分别为没有合并症孕产妇的2.9倍、3.4倍及7.9倍。孕妇患甲流更容易并发肺炎、ARDS、肾衰竭、肺栓塞和死亡[4]。在我国的一项研究中,479例孕妇甲流患者中,孕早、中、晚期分别占7%、25%和68%;105例死亡病例中,孕早、中、晚期分别占1%、32%和67%[2]。说明孕产期妇女发生重症和死亡的风险主要在妊娠中晚期。

  疫苗接种是预防甲流最有效的手段,计划怀孕的育龄女性最好在孕前接种流感疫苗。孕产期妇女的家庭成员在流感流行季节前接种流感疫苗,家庭成员在获得免疫力后,可减少孕产妇感染甲流的危险性。怀孕不是流感疫苗接种的禁忌证[5]。许多研究结果表明,孕妇接种流感疫苗是安全的,在怀孕前、妊娠早、中、晚期和哺乳期的妇女均可接种[6, 7]。因此,接种疫苗后意外怀孕可以继续妊娠,在流感大流行期间孕妇可以通过接种疫苗预防。

  孕期要保证充足的睡眠,保持良好的精神心理状态,饮用足够的液体和食用有营养的食物;注意个人卫生,经常使用肥皂和清水洗手,尤其在咳嗽或打喷嚏后要洗手;尽量避免外出尤其是前往人群密集的场,尽量避免接触流感样病人;流感流行地区的孕产期妇女必须外出时尽可能戴口罩;及时处理使用后的口罩,避免重复使用口罩,重复使用的口罩使用后必须严格消毒和烘干;尽量避免触摸眼睛、鼻或口;保持家庭和工作场所的良好通风状态;家人出现流感症状应注意及时就医,并与孕产期妇女隔离,避免孕妇受染。妊娠妇女一旦出现发热等流感样症状应及时到医院就医,早期诊断,早期治疗,可以避免疾病加重。不论妊娠哪个阶段,在流感起病48小时内都应该使用奥司他韦(达菲)治疗。

  References

  [1] Jain R, Goldman RD. Novel influenza A(H1N1): clinical presentation,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Pediatr Emerg Care. 2009. 25(11): 791-6.

  [2]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当前我国甲型H1N1流感疫情形势. 2009-12-30. http://www.docin.com/p-98838958.html.

  [3] Webb SA, Pettila V, Seppelt I, et al. Critical care services and 2009 H1N1 influenza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 Engl J Med. 2009. 361(20): 1925-34.

  [4] Jamieson DJ, Honein MA, Rasmussen SA, et al. H1N1 2009 influenza virus infection during pregnancy in the USA. Lancet. 2009. 374(9688): 451-8.

  [5] Goldman RD, Koren G. Influenza vaccination during pregnancy. Can Fam Physician. 2002. 48: 1768-9.

  [6] Influenza vaccination in pregnancy: practices among obstetrician-gynecologists--United States, 2003-04 influenza season.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05. 54(41): 1050-2.

  [7] Receipt of influenza vaccine during pregnancy among women with live births--Georgia and Rhode Island, 2004-2007.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09. 58(35): 972-5.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