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黑猫的故事(3)

原标题:黑猫的故事(3)

読み:渡辺知明

「クロの話」原文

养育我的城市是北关东的一个城市,自古作为丝织品行业的发源地而闻名。我的家在该市中心街稍微往北一点的安静的商店街那儿。我家租住的房屋是木结构二层建筑,临着贯穿市南北的县级路。房子原来是作为染铺使用的,所以柱子留有染着片片深蓝的斑点。

因为离家后面很近有所小学,家的前面是上学路,对做买卖很有利。可是,对阿黑和我家的人来说有一个不幸的情况。

从搬家之前就知道左隔壁是个鱼铺,可是,父亲一心盯在买卖上,没考虑到阿黑。不过,即使考虑了,也不能把有利于买卖的好地方换到其它地方。

阿黑开始偷东西是搬家后不久。当然,阿黑不是从开始就只瞄准了鱼。最初也是捕老鼠的。可是,不知什么时候转向了鱼。但是,把叼来的鱼嘭的一声放到到母亲面前的做法和捕老鼠时完全一样。

虽说是鱼,可叼来的并不是所谓有头带尾的整条鱼。大多是一块鱼块啦,三根卸货的鱼脊骨啦,剁成两半的鱼头等。

然而阿黑叼过一次特别大的东西。是一大块金枪鱼块儿。在那之前偷的东西,母亲觉得特意给人家送过去倒显得太夸张,就秘密做了处理。害怕被讨厌猫的父亲知道阿黑所犯的错。

可是,那时不能沉默了。母亲认真地用水洗干净占满泥的金枪鱼块,剪掉留有阿黑牙印的部分,带到隔壁给人家看看,付了钱。那天晚上,我们全家饱吃了一顿。

母亲承担了阿黑的行为责任。她照顾阿黑周全,除了家里的买卖和家务之外,还自己给阿黑喂食、大小便、洗浴,阿黑病的时候,自己一个人给它调治。但是,很少请我和弟弟帮忙。

阿黑因为是母猫,所以每年都有怀崽下崽这样的麻烦事。母亲也不能对这些承担责任。首先,阿黑怀崽,人又不知道,不过,小猫出生之后,母亲好像苦于处理它们。小猫不多,如果毛色特别漂亮,啥时候会有来要的人,但是,这样的时候很少。

小猫一般产五、六只,不过,它们能侥幸活下来一两只。首先,第一次被算数的是花猫,样子好像乱捏乱涂的黑色或茶色颜料一样。接着是红虎,再一只是茶色虎。

幸运活下来的是三色和斑杂比较多的小猫。其余数只不幸的小猫,眼还没睁,像老鼠一样唧唧叫着,就被母亲处理掉了。

小猫出生一过四、五天,小猫的数量总是在我不知不觉中减少。好歹我还没有关心到一边注意母亲处理小猫,一边去问母亲处理办法的程度。

然而,不知为什么,母亲吩咐过一次我和弟弟去执行处理小猫的任务。大概是我上小学三、四年级,弟弟还没上幼儿园之前的事。

我也喜欢猫,可是,刚生下来的像瘦老鼠一样的小猫,我一点也不觉得可爱。所以,母亲吩咐我的时候,我也没觉得那种处理方法特别可怕,就非常轻松地接受了。

母亲把四只小猫放到底部铺有软布的小瓦楞纸箱里,盖上盖后,用漂亮的红色包装纸包好。我从母亲那里接过那个箱子,带着弟弟走到河边。箱子轻得和它的大小不相称,那是四只小猫的重量。小猫继续发出微弱的唧唧声。

到达后,我偷偷地从桥上丢下小箱子的时候,感到有种浪漫感。然而,从那瞬间开始讨厌自己的行为。

我注视着在河面上开始慢慢漂动的小红箱子的时候,想用石子试着瞄准。我约弟弟比赛,朝它不停地投小石头块儿。我先命中小箱子。我感受到了穿透纸箱的扑通声。不一会,小箱子慢慢地沉到水中。

我吓了一跳。作为投小石头的靶子不单单是小箱子。那里面被封着四只唧唧叫的小猫。

我记得那天拉着弟弟的手,像逃跑一样,沿着黄昏发暗的道路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母亲什么都没问我们。我对母亲吩咐弄死小猫感到愤怒,故意轻浮地说。

“我从桥上狠狠地把箱子投到河里,然后和宏我们两个人,一个劲地投石块,箱子就沉下去了。特别有意思。”

“真的那样做了?真的?”

我被母亲激烈的话语吓住了,边哭边回答。

“哎,我是撒谎。可是,再也不想做了。”

于是,这次母亲哭起来。

“好啦,不再让那样做了。很抱歉,我知道了。”

那时,母亲三十二、三岁,哭得简直像小女孩一样。在记忆中我对此感到很惊奇。

从那以后,母亲没再让我们处理小猫。

关注日语港获得以下信息

学术会议通知/日语界活动报道/日语资料/文学朗诵/精品课程/还有更多精彩

日语港网站: http://www.jpinfo.cn http://www.ryjp.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