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古人吹起牛来,根本不讲道理!

文丨字媒体(微信:zimeiti-sogou)

你以为“杯子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三圈”这种就是夸张了吗?文字君告诉你,古人在诗词里夸张起来,脑洞可以绕地球三十圈!

说到脑洞,苏东坡绝对是不负众望的。传说他曾经用“未出庭前三五步,额头先到华堂前”吐槽他妹额头大。

古代民居建筑是要先过门、入庭,才能登堂。如果人还在前庭,额头却已经登堂入室了,那这额头得有一个院子那么大啊!都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不过,这位拥有罗汉鱼同款额头的苏小妹是否真有其人还不好说,所以这句脑洞大开的诗,也可能是后人杜撰出来安在苏轼身上的。但苏轼这枪躺得也不冤,毕竟他用夸张的手法黑过自己的弟弟苏辙。

苏轼嫉妒弟弟的大长腿,就在《戏子由》里调侃:

“宛丘先生长如丘,宛丘学舍小如舟。

常时低头诵经史,忽然欠伸屋打头”

当时苏辙在陈州宛丘这个地方教书,坑弟达人苏轼就给他起了“宛丘先生”这么个外号,还说他长得像山丘一样高,住的地方却像核舟一样小,伸个懒腰都能撞到屋顶……这种体验应该连姚明都无法为我们讲述吧。

另一位北宋名人范仲淹给岳阳楼写了一篇流传千古的软文,殊不知唐代的李白早就写过了,只不过因为涉嫌虚假宣传,传播得没有那么广而已。

在《与夏十二登岳阳楼》中,脸不红心不跳地在岳阳楼上装了一次逼:

“云间连下榻,天上接行杯”

说他在高入云间的楼上下榻设席,与天上的仙人传杯饮酒。然而,自古以来岳阳楼最高也就三层而已······这样睁眼说瞎话,李白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有夸大的,就有缩小的。“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的黄河在先民眼里,就是一条小溪,《国风·卫风·河广》如是说:

“谁谓河广?一苇杭之。

谁谓宋远?跂予望之。

谁谓河广?曾不容刀。

谁谓宋远?曾不崇朝。”

意思是说:谁说黄河又宽又广?我说黄河连小木船都容不下,只能用一叶芦苇大小的木筏划行。谁说宋国很遥远?我踮起脚尖就能看见,一个早晨的时间就可以回去。

真是不得不服这位想家想疯了的宋国游子,要知道黄河最宽处两岸距离可达二十公里,别说一只小木船了,上万只小木船都容得下。

都知道现在的拆迁队很厉害,但古代的拆迁队更是开挂般的存在,贾岛《题兴化寺园亭》里这么写:

“破却千家作一池”

为了修建一个池塘就瞬间拆了一千户人家,那建好整个园子不是整个市镇都被拆完了?

/拆迁大队长“绿巨人”/

古代的皇帝也不是吃素的!作为唐朝的第十八位皇帝,有“小太宗”之称的宣宗李忱用法无私,重用贤臣。

最重要的是他潜心发展科技,提前上千年就掌握了智能手机的核心技术,还在他写的《百丈山》中如此炫耀:

“日月每从肩上过,山河长在掌中看”

原来早在唐朝,中国皇帝就已经靠低头刷手机知晓天下事,乔布斯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皇帝是技术宅,大臣们则个个身负神技能。

有自带神力的,就像“刺手拔鲸牙”的韩愈,现代人闲来无事最多在游戏里打打怪,韩愈手痒就想着去找鲸鱼过招,还打算徒手把鲸鱼的牙齿拔下来。比徒手打老虎的武松厉害多了呀!

以前一直不懂为什么韩愈写了篇《祭鳄文》鳄鱼就灰溜溜地跑了,现在才知道原来韩愈是让水族们闻风丧胆的大Boss啊!

还有烧钱炫富的,就像杜甫笔下的左相李适之:

“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

天天酒兴一来就像鲸鱼吸水一样毫无节制,钱也是成千上万地砸在酒水上。看完除了觉得李适之很能喝之外,对唐朝官员的油水之多也有了直观的感受!

如果唐代皇帝也来反腐的话,目测杜甫的《饮中八仙歌》能把不少人拉下马。

李白虽然没当上什么特别大的官,但胜在身体机能异于常人。他在《上安州裴长史书》中说自己因为基友身亡伤心过度,于是:

“炎月伏尸,泣尽而继之以血。

行路间者,悉皆伤心。

猛虎前临,坚守不动”

原来眼泪流干了,还能流血!不过能流血泪的李白不是第一个,据《礼记·檀弓上》记载,孔子的弟子高子皋因为至亲去世“泣血三年”。

所以“泣血”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李白的厉害之处在于老虎都到跟前了竟然还不吃他!可能是老虎也看到了李白身上的主角光环了吧……

有时不得不佩服古人的脑补能力,听个琵琶曲能听出“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看个舞剑也能看出抗日神剧的既视感。

当年杜甫去看公孙大娘的弟子李十二娘舞剑,一激动写下了《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说不仅公孙大娘:

“一舞器剑动四方”

连她徒弟李十二娘舞器剑也是: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转身间仿佛有火球在翻滚,跳起来还能和天上蛟龙齐飞。

突然间就对抗日神剧里那些手榴弹打飞机、八百里开外一枪干掉鬼子的桥段多了一分理解。

不过这还只是表演,上了战场那更是厉害了我的古人!打都不用打,用气势就能手撕鬼子。像岑参《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里:

“四边伐鼓雪海涌,三军大呼阴山动”

都还没兵戎相见,光是擂个鼓,喊个口号就能让山崩地裂,然后制造出雪崩活埋鬼子,这样的神功护体就问你怕不怕!

不过,要说到最狗血的画面,还得数李贺对暑热的描写。普通诗人想表达“握草,好热啊”,一般都会想到“田水沸如汤,背汗湿如泼”,毕竟这是最直观的感受了。

而脑洞更大一点,像梅尧臣就写成:

“燥者欲出火,液者欲流膏。飞鸟厌其羽,走兽厌其毛”

震惊!天气热到连动物都想裸奔!

但是这些跟李贺比起来还是弱爆了,因为他诗里的动物都热到变异了!在《罗浮山父与葛篇》中,李贺写下了一句要想象力十级的人才能想出的:

“蛇毒浓凝洞堂湿,江鱼不食衔沙立”

洞穴和江河本来应是避暑胜地,如今都成了大火炉。洞里的蛇表示自己已经快要窒息,因为天气闷热蛇毒积聚不散,凝结成粘糊糊的雾气布满了整个山洞!

江里的鱼表示自己已经不是鱼了,什么都不吃只吃土,结果就吃变异了,嘴里衔着沙粒一条条立在江里。这到底是怎样一种画面?连达尔文都要大惊失色!

所以,看了古人们写的这些事,瞬间觉得连神剧里的狗血画面也没那么狗血了呢!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