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林忆莲:得体“做自己”,是成熟女性最高级的性感

  

  

本文配图选自林忆莲个人图片。

刚结束的《歌手》总决赛上,林忆莲最终摘得冠军头衔。

穿着黑白色套装,梳起男生头,以最爱的“帅帅”模样出场,51岁的林忆莲,笑容依旧如少女般迷人灿烂。

“岁月对一个女人最重要的祝福,无非是‘好看’。样子要好看,做事也要好看;开场要好看,谢幕更要好看。”

纵横乐坛三十载,林忆莲最衬得上这句话。

一个女人情商如何,就看她如何去拒绝

看早期的乐评文里写过,那个年代的天后里就属林忆莲难弄,好多人怕跟“Sandy姐”合作。

因为她挑剔,要求高,对编曲歌词都有许多自己的见地,不似一般女歌手好摆布。

“最早做DJ的时候,录完节目我常常会在家反复听好几遍,总觉得自己的声音和状态表现得不好,那时候我十几岁,给我定位是叽叽喳喳说八卦的小女生,我觉得并不适合我。”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界限,并且,会用一种很温柔的方式将这些自己并不喜欢的东西,拒之门外。

有人说:看一个女人情商如何,就看她面对不喜欢的人和事怎么拒绝。

  

工作中,碰到奇葩领导总是处处刁难,有的人会原地爆炸:“你怎么老是针对我?你行你上,我不干了!”;而有人就会以柔克刚:“你这样说虽然有道理,但我在想,是不是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呢?”

生活中,遇见不喜欢却总是甩不掉的人,有人会扭头就走:“都说了几次不要再找我了,烦不烦啊!”;有人则会选择首先把想法说清楚,如果对方不理解,那就避而远之,用沉默将自己与他默默划分开来。

不是说哪一种处理方式更高级,而是相对于那种简单粗暴的拒绝,如果有更好的,不会伤害到对方的办法,我们为什么不去用呢?

小时候,总会把自己看得过于重要,以至于觉得让自己舒服,就是全宇宙最大的事。但到了一定年纪,就会发现,其实世界是很大的,也是相互的,如果你的“舒服”是以伤害别人达成的,那这样的舒适,即便获得,也未必会心安吧。

商业包装下的流行天后,实际上也会叛逆,有着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不羁个性,独立的灵魂和强大的磁场,但我们所见到的林忆莲,却总是特别温柔,笑容灿烂,会主动给新认识的朋友一个拥抱。

就像《歌手》中,她每次出场,身后的鼓手,都是小她11岁的现任老公恭硕良,但从未刻意拿这件事出来炒作,她其实早已向节目组表明了态度。

把拒绝说在事前,是一个有着明确界限感的成熟女人会做的选择。

  

她为什么会让前任念念不忘?

林忆莲面对人生的态度,和李宗盛的那段婚姻纷扰最能说明。

离婚时,李宗盛说:“我们的爱若是错误,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Sandy……祝你幸福,找到你要的,你认为值得的。”林忆莲说:“我想我们都很好,亦做了一些准备迎接各自的未来。这似乎也不那么遥远,就让生命多添一种颜色吧。”

林忆莲说到做到,李宗盛却不行。

多年以后,在个人演唱会上,李宗盛与她隔空对唱《当爱已成往事》。唱到动情处,他哽咽难抑:“你不曾真的离去/你始终在我心底/我对你仍有爱意/我对自己无能为力......”

这么多年,无论李宗盛如何怀恋她消费她,她都当作未见,只字不提。

就好像当年,林忆莲婚后的行踪也是谜一样的疑团,有时传她与家人住在加拿大、有时在台湾、有时于上海,好友黄耀明更曾以“下落不明”来形容她。

演唱会里,唯一一次提及私事,是说他们的女儿喜儿要上大学了,她想送女儿一首《铿锵玫瑰》:“像旷野的玫瑰,用骄傲的花蕊,想摆脱那四季的支配。”即便这样却也没说,这是李宗盛为她创作的最后一首歌。

  

恋爱时,她特别勇敢,不在乎外界的眼光,爱了就是爱了(与李宗盛恋爱时,他还身处一段婚姻关系中);不爱时,更是果断,将那些甜蜜的过往封存,绝不流连忘返。不会把伤口撕裂开来呈献众人,更不会让自己从枕边人变成捅刀人。

林忆莲说:“爱情是非常美妙的一件事,它应该是给你动力,给你享受。可是你要先找到自己是怎么样一个人,自己一个人过得很快乐很自在,那么,当爱情来的时候,它才会是一个美妙的东西。”

我想,这样的女人才是真正的“懂事”——她明白好好爱自己,才能好好爱别人的道理。也因此,反倒让与她有过交集的男人们都难以忘怀,评价甚高。

李宗盛说:“像林忆莲这样的女人,只听她的声音,便足以爱上她。”

恭硕良说:“她是艺术家,而我们只是音乐人。”

得体的“做自己”,是成熟女性最高级的性感

优秀的女人大多是雌雄同体,独立却不乏女性的柔媚,倔强亦有不着痕迹的风情。

《伤痕》中她说:“为何临睡前会想要留一盏灯,你若不肯说,我就不问”;《为你我受冷风吹》中她说:“若是爱已不可为,你明白说吧无所谓”;《失踪》中她说:“她说她找不到能爱的人,所以宁愿居无定所地过一生”。

林忆莲的歌词,其实就是她个人性格的展现。

  

她感性,在《中国之星》中,孙楠的一首《留什么给你》,让林忆莲湿了眼角,原因是她看到了孙楠的努力和成长。许志安带来《你为什么背着我爱别人》,让林忆莲泣不成声,哽咽道:“你的歌感动了我,给了我庞大的力量和勇气”。

她叛逆,1995年林忆莲,曾被香港传媒报道指恋上有妇之夫李宗盛,赔上了天后事业。她就直接卖掉半山豪宅搬离香港,此后结婚、生女、婚变,都不对媒体交代。

她勇敢,与李宗盛离婚后第二年就不顾流言,与初恋男友复合。年近五十,仍旧选择相信爱情,与小她11岁的男友恭硕良结婚,并邀请女儿做伴娘。

……

其实这样的林忆莲,何尝不是每个新时代女性生活中的自己?

年幼的时候,我们会觉得自己就是全世界的中心,待人处事不顾他人感受;经历了社会的洗礼,吃了些亏后,又会觉得做人要低调,开始活得小心翼翼;又过了一个阶段,发现人生的沉重和苦难时,反倒不想再关心别人的脸色,更觉跟随内心声音的重要,重新学会了“做自己”。

成长有时候就是一个兜兜转转的过程,其实我们走过的路,都没有白费。

此时,我们的“做自己”不再是年轻时横冲直撞,自己内心空虚也让别人感到不适的。而是温润如水,静默而又强大地扎根在我们的内心。

就像林忆莲一样,是一种得体的“做自己”,却也是成熟女性最高级的性感。

  

“年少不懂李宗盛,长大方知林忆莲。”

这句话,我也是现在才懂。

● 电台配乐:林忆莲李宗盛《当爱已成往事》 ●

妍妍对你说:

欢欢这篇稿子,看的我非常唏嘘。

年少不懂李宗盛,长大方知林忆莲。他们二位,都是我非常喜欢的公众人物,有着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虽为明星,但在那个“从前慢”的时代里,和今天的明星也有很多不同,他们都是有核有肉有虫眼有甜香气的饱满果实,真实而美好。

我们总在祝福女性“永葆青春”,皮囊上的年轻靓丽固然好,但如果岁月能让一个女人的情绪更舒展,个性更机敏,行为更得体,面对世事纷扰时更有勇气,“成熟”又有什么不好呢?

她是一朵铿锵玫瑰。真希望我也能长成她那样。

妍妍

欢欢 80后天蝎女,专栏作家、广告写手,最没耐心的新手妈妈,蔫痞的老愤青。

公众号:悠悠和谣谣(youandyao)

寻找读行者

  

● 听说点赞的人会更美 ●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