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仁宗奇闻:赵祯严于律己打发美女出宫的趣事

原标题:仁宗奇闻:赵祯严于律己打发美女出宫的趣事

仁宗奇闻:赵祯严于律己打发美女出宫的趣事

仁宗皇帝赵祯不光对人仁慈宽厚,还有很多诸如严于律己的奇闻趣事,史书中也记录了他大量严于律己的故事。身为九五至尊的宋仁宗,对自己的要求非常严格,衣食非常简朴。有一次,宋仁宗在散步,时不时的就回头看,随从们都不知道皇帝是为了什么。仁宗回宫后,着急的对嫔妃说到:“朕渴坏了,快倒水来。”嫔妃觉得奇怪,问仁宗“为什么在外面的时候不让随从伺候饮水,而要忍着口渴呢?”仁宗说:“朕屡屡回头,但没有看见他们准备水壶,如果我要是问的话,肯定有人要被处罚了,所以就忍着口渴回来再喝水了。”

一天,宋仁宗退朝回到寝宫,因为头痒,没有脱皇袍就摘下帽冠,呼唤梳头太监进来替他梳头。太监梳头时,见仁宗怀里有一份奏折,问道:“陛下收到的是什么奏折?”仁宗说:“是谏官建议减少宫中宫女和侍从的。”太监说:“大臣家里尚且都有歌伎舞女,一旦升了官,还要增置。陛下侍从并不多,他们却建议要削减,岂不太过分了!”仁宗没有接口。太监又问:“他们的建议,陛下准备采纳吗?”仁宗说:“谏官的建议,朕当然要采纳。”太监自恃一贯为皇上所宠信,就不满地说:“如果采纳,请以奴才为削减的第一人。”仁宗听了,顿然站起呼唤主管太监入内,按名册检查,将宫人二十九人及梳头太监削减出宫。事后,皇后问道:“梳头太监是陛下多年的亲信,又不是多余的人,为何将他也削减?”仁宗说:“他劝我拒绝谏官的忠言,我怎能将这种人留在身边!”

谏官王素曾劝谏宋仁宗不要亲近女色,仁宗回答说:“近日,王德用确有美女进献给我,现在在宫中,我很中意,你就让我留下她吧。”王素说:“臣今日进谏,正是恐怕陛下为女色所惑。”仁宗听了,虽面有难色,但还是命令太监说:“王德用送来的女子,每人各赠钱三百贯,马上送她们离宫,办好后就来报告。”讲完,他还泪水涟涟。王素说:“陛下认为臣的奏言是对的,也不必如此匆忙办理。女子既然已经进了宫,还是过一段时间再打发她们走为妥。”仁宗却说:“朕虽为帝王,但是,也和平民一样重感情。将她们留久了,会因情深而不忍送她们走的。”

宋仁宗赵桢在位期间,他的生活也比较检点。初秋的一天,官员献上蛤蜊。仁宗问,从哪里弄来的?臣下答,从远道运来。又问,要多少钱,答说,共二十八枚,每枚钱一千。仁宗说:“我常常告诫你们要节省,现在吃几枚蛤蜊就得花费两万八千钱,我吃不下!”说完,他也真的没有吃。

还有一次,宋仁宗早晨醒来,便对近侍说:“昨天晚上我肚子饿得很,睡不着,想吃烧羊。”近侍问道:“陛下为何不降旨命臣下去采办?”仁宗说:“我如果一开口,下面就因为这是我的命令,去大肆扰民,所以还是不开口的好。”

一天,宋仁宗处理事务到深夜,又累又饿,很想吃一碗羊肉热汤,但他忍着饥饿没有说出来。第二天,皇后知道了,就劝他说:“陛下日夜操劳,千万要保重身体,想吃羊肉汤,随时吩咐御厨去做就好了,怎能忍饥使陛下龙体受亏呢?”仁宗对皇后说:“宫中一时随便索取,会让外边看成惯例,我昨夜如果吃了羊肉汤,御厨就会夜夜宰杀,一年下来要数百只,形成定例,日后宰杀之数不堪计算,为我一碗饮食,创此恶例,且伤生害物,也于心不忍,因此,我宁愿忍一时之饿。”

在行政上,宋仁宗赵祯非常尊重主管部门的自主权,既不越俎代庖,也不刚愎自用。据宋人王辟之《渑水燕谈录·卷一》记载,夏竦死后,宋仁宗打算给他一个谥号“文正”。不料,负责官员考核的刘敞说:“给谥号是我们主管部门的事,我们挺负责的,你怎能侵犯我们的权利?再说,夏竦也不够格。”司马光也上书,说:“文正”的称号太高。于是,仁宗收回成命,同意将谥号改为“文献”。

仁宗对下人也很仁慈。有一次用餐,他正吃着,突然吃到了一粒沙子,牙齿一阵剧痛,他赶紧吐出来,还不忘对陪侍的宫女说:“千万别声张我曾吃到沙子,这可是死罪啊。”对待下人的过失,宋仁宗首先考虑的不是自己的不适与难受,而是下人因此而可能带来的罪责,可见他的确很仁慈。

宋仁宗对读书人是宽容的,没有兴过文字狱。嘉祐年间,苏辙参加进士考试,在试卷里写道:“我在路上听人说,在宫中美女数以千计,终日里歌舞饮酒,纸醉金迷。皇上既不关心老百姓的疾苦,也不跟大臣们商量治国安邦的大计。”考官们认为苏辙无中生有、恶意诽谤,仁宗却说:“朕设立科举考试,本来就是要欢迎敢言之士。苏辙一个小官,敢于如此直言,应该特与功名。”

苏辙仅仅依据道听途说,便在“高考”中“恶毒攻击”,倘若赶上“康乾盛世”,灭九族是必然的了。

宋仁宗主张尚德缓刑,遇到疑难案件,尽量从轻发落,即使对“煸动造反”的,也能区别对待,分清是真要造反,还是发牢骚。当时,四川有个读书人,献诗给成都太守,主张“把断剑门烧栈阁,成都别是一乾坤”。成都太守认为这是明目张胆地煽动造反,把他缚送京城。按照历朝历代的律条,即使不按“谋大逆”严惩,起码也得按“危害国家安全”治罪,仁宗却说:“这是老秀才急于要做官,写一首诗泄泄愤,怎能治罪呢?不如给他个官”。就授其为司户参军。作为一个封建帝王,能容忍苏辙的事,或许有人能做到,但容忍四川秀才的事,恐怕就没几人能做得到了。

宋仁宗死后,讣告送到辽国,“燕境之人无远近皆哭”,连“虏主”也握住使者的手,号啕痛哭,说:“四十二年不识兵革矣。”一个皇帝死了,让本国黎庶哭得涕泗横流的事,本不多见,但引得邻国百姓和皇帝痛哭,就更是凤毛麟角了。事实上,宋仁宗既没有宋太祖的雄才大略,也不像后来的宋徽宗那样多才多艺,他的过人之处,就是对臣僚、对百姓的比较宽容,即“仁”。

据有人考证,中国从黄帝开始到溥仪逊位,四千六百四十三年间,一共出了五百五十九个皇帝或国王。其中,有资料可查在位四十年以上的不足二十人,有的因穷兵黩武,导致国库亏空(如汉武帝刘彻),有的造成国家动乱(如唐玄宗李隆基),有的以亡国告终(如后主刘禅、梁武帝萧衍),而宋仁宗赵祯却稳稳当当地做了四十二年太平天子,这恐怕与他的“仁”政不无关系。

(本篇完)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