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除了过瘾,我们为什么爱看邪典电影?

原标题:除了过瘾,我们为什么爱看邪典电影?

情色、暴力、视觉冲击......无论你是否听说过“邪典电影”,你一定或多或少遇见过其中几部。

每年举办于洛杉矶 1988 画廊的“Crazy 4 Cult”,2010 年的艺术概念图

不论你是否曾经听闻说“邪典电影”这种说法,在过往的观影经验中你一定都会遇到过那么几部。

如果你还没看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那你有可能看过影史经典《卡萨布兰卡》;

或者你还没有机会在周末夜体验载歌载舞的《洛基恐怖秀》,但大卫•林奇你总会在某个时候不小心看过一部;

本多猪四郎听起来有点陌生(初代《哥斯拉》的日本导演),但是新版的《哥斯拉》会让你意识到这是“邪典”作品被主流文化收编的产物;

你或许不理解西方影迷对《星球大战》的痴迷狂热,但是类比《指环王》的中土世界对你的吸引,就不难解释了。

《指环王1:魔戒再现》剧照

“邪典电影”是基于集体观影的一种文化抵抗与选择行为,是影迷自发揭竿而起式地对学院派的正统电影批评表达不满,是用脚投票地反复进入电影院观看某部影片,从而形成了围绕在影片本身之外的一圈文化光晕。然而,这种集体性的观影仪式,在大陆本土文化中缺失了一段时间。

对于成长于“淘碟热”时代的中国大陆 80、90 后,流连于街角巷尾的逼仄盗版碟贩卖小店是青春记忆的闪光点,对盗版种子资源网站如数家珍,但或许错过了在电影院的黑暗中。

这也可以相应解释,为何北京小西天的中国电影资料馆门外时常大排长龙队,为何每年 4 月和 6 月京沪两地的电影节会形成热热闹闹的抢票生态,说白了,这是影迷在“找补”。

追溯“邪典”英文“cult”的本义——祭仪(尤其指宗教上的),“邪典”电影观看的仪式感是这个概念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因而,“邪典”于我而言,特性之一是基于在电影院空间中的集体观影行为,从而在民选的基础上产生的(多是令人出其不意的)投票结果。

其次,你或许会质疑,“邪典”难道不是意味着“小众冷门”?为何票房大卖的“星球大战”、“指环王”、“终结者”也可荣登此榜?这与“邪典”的另一个特性有关:它们有一种魔力可以吸引观众反复观看,尽管对情节早已了如指掌,但是却忍不住再从头来一遍的冲动。 这在某种程度上构成了“邪典”之“典”的含义。

《星球大战》剧照

一个我本人感受到“邪典”启示的经历:年少时在家乡铁路局的附属文化宫电影院里,和寥寥无几的几个观众,一起观看了内参性放映的《指环王2:双塔奇兵》。史诗的厚重,那时是看不大懂的,而中土世界的瑰丽壮阔却是打开了新一方的想象天地。购买了(盗版)DVD 之后,几乎每年都会重看一次。长大后接触“邪典电影”的历史,才知道自己碰巧融入了千禧年之后这股全球性的“邪典狂潮”。直到去年晚些时候在伦敦的 Prince Charles Cinema 刷了“指环王”三部曲连映的午夜马拉松,这份“邪典”的念想才算圆满。

最后,“邪典”电影的精神与某种文化反叛相关:最初是为了打破文化禁忌,挑战审查制度,因而暴力、色情、渎神等元素成为“邪典”观众的心头好。同时,在视觉美学上追求某种“大开眼界”的震惊效果,践踏底线,冲击刻板印象,让观众的观影期望落空,“边缘感”是“邪典电影”始终如一的追求。

这个三个标准是我对于“邪典”电影的某种期待,时而满足其一,时而三者皆中。这份 “邪典电影本纪”的选片标准也是依据以上三点来考察的。

“邪典电影”(cult film)在常识性的介绍,将它分为 8 种类型:  “无上烂片”( “Sobadit’sgood”):

“无上烂片”( “So bad it’s good”):影评人 Michael Medved 总结此类影片通常为小成本、质量差、被评论界群嘲的影片,但却在影迷却从中获得了出其不意的喜感,代表作品如《外太空计划 9》(Plan 9 from Outer Space)和《房间》(Room)。

坎普和罪恶快感类电影(camp and guilty pleasure):虔诚的“邪典”影迷能够包容甚至庆贺影片的尴尬与粗制滥造,并从中提取出坎普、讽刺、真情实感等优点。《洛杉矶时报》影评人 Chalon Smith 坦言:技术失误反而能使影片被赋予“大胆前卫”的头衔。

怀旧类电影(nostalgia):

学者 Brigid Cherry 表示:“怀旧”是“邪典”电影的重要元素,Ernest Mathijs 更深刻地陈述:“邪典”电影使用“怀旧”作为一种抵抗资本主义将“时间”也作为一种经济体来贩卖的形式。《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的影迷观众大多出生在电影上映之后的年代,然而当他们看到影片中对过去的描画,距离感激发了一种美好的向往之情。

《回到未来》剧照

午夜场电影(midnightmovies):

作家 Thomas Croder-Taraborrelli 将午夜场电影比作七十年代的美国观众为了抵抗政治和文化保守主义的反应。而这些午夜场影片也打破单一的类型限制,播放时间大多深夜开始直到凌晨,有时候是两场连映(double bill),构成了都市夜生活神秘的一部分。不是所有人都能抵抗睡意而观看午夜场的,因而这种举动成为了“邪典”影迷引以为豪的一部分。

艺术与剥削电影(artandexploitation): “邪典”电影一般是被学院派或者主流学术界忽视的一些作品。学者 David Andrews 论述“邪典”电影具有男性视角的、青少年导向的、民粹的以及色情公开化的特点。约翰 •沃特斯(John Waters)是较早受到学界关注的“邪典”电影作者型导演,而他“令人恶心”的作品(如《粉红色火烈鸟》Pink Flamingos) 等亦拥有自己的拥趸。

《粉红色的火烈鸟》剧照

B级片和类型电影(Bandgenrefilms):

B级片、科幻片、奇幻片和恐怖片是“邪典”电影中的主要类型。《雨中曲》(Singin’ in the Rain)等歌舞片在邪典电影界亦有一席之地。

《雨中曲》剧照

动画片(animation):

如学者 Brian Ruh 所说,动画片并非一个典型的“邪典”电影类型,然而由于有些作品在动漫迷中并没有群体性的追随,但却在电影领域收获了大批喜爱者,如大友克洋的《阿基拉》(Akira)。“邪典”的划分也更便于这类影片(尤其是非英语影片)在国际市场上的发行。

《阿基拉》截图

非虚构类电影(nonfiction):

“伪纪录片”(mondo films)通常将非西方世界的国家描绘成“刻板化、神秘、诱人、不道德、充满欺骗又野蛮无知的”。尽管带着种族歧视的嫌疑,而如学者 Mathijs 和 Xavier Mendik 所说,这些影片也侧面呈现了打破文化禁忌的一种自由主义态度。

对于一个中国影迷来说,每个名词听起来都有点耳熟,但又很陌生。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种对于“邪典”电影的定义。换言之,以上八种类型所囊括的所有作品都可能带有邪典性,但如若找出一个标准的定义用以界定每一部单独的作品,又是难上加难。在此情况下,怎样 在本土的文化语境中,讲述“邪典电影”的历史与近况,为这个术语祛魅,使其成为一种电影常识,从而打开一个新的观影视野,是我们努力想做的事情,也是做这个专栏的初衷。

换个角度,从时间维度上看,邪典电影的发展脉络,可以划分为 5 个时期:

模糊的早期:

1-11 介绍的是 1970 年代之前的早期“邪典电影”作品(最早可延伸到 1920 年代),彼时“邪典”的概念还未出世,因此需要从后世的立场审视其美学风格,寻找其对后世作品有迹可循的启示性意义。影片的类型也是五花八门,包括“吸血鬼始祖”《诺斯费拉图》、“怪兽之王”《哥斯拉》、“丧尸大师”乔治•A•罗梅罗的《活死人之夜》等;

《诺斯费拉图》剧照

顺势兴起:

12-20 聚焦“邪典电影”兴起的七十年代,在冷战、越战、民权运动、嬉皮文化等特定的时代政治经济背景下,“邪典电影”成为了这一时期集体无意识的投射,离经叛道, 怪异非常,代表作如:《洛基恐怖秀》、《橡皮头》、《哈洛与慕德》等;

《洛基恐怖秀》剧照

黄金时代:

21-29 过渡到八十年代,这是“邪典电影”的黄金时代,随着技术的发展和类型的复合, 这个领域产生更多的新可能性。视觉文化的革新,娱乐流行文化大行其道,电子游戏、 漫画书、迪斯科、青少年亚文化等元素都为“邪典”电影的蓬勃发展提供了可供把玩的场域,打造出的作品如:《鬼玩人》、《猛鬼街》、《辣身舞》等;

汇入主流:

30-39 描述的九十年代,全球化浪潮来袭,昆汀•塔伦蒂诺的《低俗小说》横空出世,“邪典电影”不再是北美地区的孤掌难鸣,全世界都开始讨论这个新鲜的术语,“邪典电影” 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当它势必从小众狂欢走向主流文化的聚光灯下,那么也意味着“邪典”灵光的消散。主流电影对“邪典”电影及其导演的兴趣,使得片厂对“邪典” 电影试图进行炮制和收编。除了《低俗小说》,代表作品还有:《谋杀绿脚趾》、《杀出个 黎明》等;

《低俗小说》剧照

式微与消亡?:

40-50 接轨我们所处的千禧年后,直至今日,已有学者提出“邪典电影已死”的学术悲鸣。电影也逐渐意识到“政治正确”的需要,而再难见老式“邪典”电影中的性别歧视、种族主义等“政治不正确”的内容。信息爆炸的时代,势必又带来新的感官体验,“邪典”电影的改革在所难免。代表作品如:《杀手阿一》、《死亡幻觉》、《林中小屋》等。

《林中小屋》剧照

“邪典电影本纪”专栏选取的 50 部作品是基于文献研究基础上同时融入了个人口味的最终成果。如上文所说,我个人最看重的“邪典”电影的集体观影仪式感,在甄选的过程当中,也参考了伦敦、洛杉矶等几所 funky 气质的戏院(伦敦的 Prince Charles Cinema,洛杉矶昆汀的戏院 New Beverly Cinema 等)长期放送的片目,希望选出的作品在当下仍具有“邪典”的活力。

专栏中的 50 部影片也覆盖邪典电影发展中的各个历史时期。除了时间的跨度,本片单也力争考虑到范围的广度,类型包括科幻片、恐怖片、惊悚片、奇幻片、歌舞片、动画片等;在国别上,有意关注亚洲乃至华语本土的作品,收入了日本、韩国、香港以及大陆本土的、 具有“邪典”特质的影片;在大众/小众的分野上,也既收录了在影迷心中如宗教般存在的 “星球大战”系列,也囊括了少被提及的《天外魔花》、《夜深血红》、《妖魔大闹唐人街》等作品。“邪典”电影是“可遇不可求”的,没人能立志策划拍摄一部成功的“邪典”电影, “邪典”的灵光是在某个特定时空下的电影院中,观众与影片的奇妙邂逅。

这次研究和写作之旅对于我们而言更是一个探索、发现与分享的过程。好在“邪典电影”的本质就是挑战、质疑与解构,预留给我们的倔强一个最后的理由。

相比于阅读一本教科书的正统心态,我诚邀您以一种观看拼贴画的心情浏览整个作品集, 这是一个镶嵌在整体框架之下的个体经验叙述,除了对宏观影史的回顾,我们也期望能够分享独特的个体观影感受。或者您也可以把它当做一份品尝菜单,面对“邪典电影”这顿满汉全席,权且先在这区区 50 部作品当中,管中窥豹,渐入佳境。

这是一个旨在令那些因种种原因从未被系统记录过的电影文化和电影史获得其应有尊重的专栏;

这是一间有史以来最系统讲述邪典电影历史与美学体系的虚拟课堂;

也是一部令你对邪典电影的来龙去脉形成清晰脉络的观影指南。

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荧屏杂锦,也算不上什么正经荐片清单,只是通过50部精选作品,拂去那些杰出小众电影上的偏见的尘霾,带你感受邪典电影发展历程中的50个美妙的瞬间!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