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品味张先 | 富贵才子的浪荡情事

【诗词背景】

一百种人生,有一百种活法。而以风流著称的人生,北宋一朝,首推两大才子,分别是张先和柳永。

不过,张先和柳永虽然都很风流,阅女无数,但是其人其情却又是不同的。柳永政治失意,堕落红尘,常年留恋于烟花柳巷,所交往之人,莫过虫娘佳娘酥娘,尽是风尘女子。而张先很不一样,其人早年富贵公子,中年科举入第,一生锦衣玉食,浪荡华丽。所交往之人,有红尘歌姬,有良家女子,有绝世名妓,更有庙庵尼姑。

如果给风流设立一个门槛的话,柳永的风流主要靠金钱,而张先的风流,钱多也有所不能及。

本篇文章,先略去张先其他,专注于八卦他的浪荡情事。

相传张先年轻的时候,曾与一名小尼姑相好。后来被庵中的老尼姑发觉之后,对其严厉制止,并且还把小尼姑关在池塘深处小岛的阁楼上。然而,即便如此,也抵挡不住张先“猎艳”的脚步。为了与情人相见,张先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划船来到小岛上。然后小尼姑放下梯子,让张先上楼。如此风流日久,深得人性快活。后来二人被迫分手,张先多有不舍,便写下了《一丛花令》,表达自己的眷恋。

【词境还原】

《一丛花令》张先

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离愁正引千丝乱,更东陌、飞絮濛濛。嘶骑渐遥,征尘不断,何处认郎踪。

双鸳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桡通。梯横画阁黄昏后,又还是、斜月帘栊。沈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

近来,师傅对我(张先以小尼姑的口吻)的管教愈加严格,为了让我断绝与你的交往,竟然把我锁在这池心岛的阁楼之上。每每当我来到这阁楼上远望,心里就是充满感怀。再也无法轻易和你相见了,日子对我来说,突然变得如此难熬。

虽然每天都有吃斋念佛,各种经书也一直都在诵读。但是,在我心里面,又有什么事情,能比你更好,能比这份感情更为浓烈呢!?

分别日久,如今春天都将要远去,而我心里,离愁别恨,也是日日渐浓。这离愁,就像是水边杨柳枝条,千丝万绪。当晚风吹起的时候,柳条轻扬,飞絮漫天,更是弥漫东陌之外。在那里,我们曾经相识,如今想起,那份悸动,依然萦绕我心。

看着有马队走远,远远还能听见马匹鸣叫。马队经过,尘土扬起,让我心里生起担忧,害怕不能及时认出你前来的踪迹。

近处的池塘,清水溶溶,黄昏时候,水光映衬着霞光,甚为美好,更有两只鸳鸯,在水中畅游,这场景,无意就加深了我对你的思念。

这池塘的湖心岛,与世隔离,交通不便。还好你那么机灵!每次你来看我,都能从南面或背面,划一叶小舟靠近。

黄昏过后,暮色渐沉,四下无人,我将梯子横在画阁之后,期待着你的到来。每每想起师傅对我严加管教,断绝与你交往,我心就一阵难受。真的好感激你不辞劳苦!如今,我又可以和你在一起了,我喜欢偎依在你身边,看帘外的斜月,听你口中描绘的外面的世界。

你也曾劝我多次,为何美好年华,却要守身事佛。我近来也在沉思自己当初的选择,春日苦短,人生百年,看桃花杏花,每逢春日离开,都要嫁给春风,追风而去。而岁月流逝,我也许不该这么浪费我生命里的春天。

【诗词背景】

除了小尼姑之外,张先还和北宋名妓谢媚卿也有过一段情事。

当时,张先去玉先观,在路上碰到了名妓谢媚卿,开始时,两人对擦肩而过,却彼此互不相识。然而两人声名早已在外,张先是一个风流才子,谢媚卿则是江南一代名妓,后来在别人的引荐之下,两人相互仰慕,目色相对。一才子,才韵既高,一佳人,秀色绝世。自然,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此事之后,张先填词《谢池春慢》,将这段情感,化作文字里的记忆。

【词境还原】

《谢池春慢·玉仙观道中逢谢媚卿》张先

缭墙重院,时闻有、啼莺到。绣被掩余寒,画阁明新晓。朱槛连空阔,飞絮知多少?径莎平,池水渺。日长风静,花影闲相照。

尘香拂马,逢谢女、城南道。秀艳过施粉,多媚生轻笑。斗色鲜衣薄,碾玉双蝉小。欢难偶,春过了。琵琶流怨,都入相思调。

晚春季节,黎明时分,卧室里,沉香未灭,云烟还在缭绕,小窗外,四下无人,庭院正正深深。今要去道观祭拜,连黄莺鸟都想来一起凑凑热闹。时不时,就能听到它在欢快啼叫。

睡梦醒来,丝绣的被子,面对这春晨的清寒,略略显得有一些薄寒,而画阁窗外,渐渐明朗起来,旭日斜照,新的一天终于来临。

我上车赶往玉仙观,宝马雕车,朱红阑干,车外是一片广阔的原野。暮春时节,飞絮蒙蒙,漫天遍野,我心飞扬,难以尽言。

大路平坦,路两旁都是新生绿草,充满朝气。偶尔经过池塘,池水也是风平浪静,轻风渺渺。

这样的天气,让人的心情特别好。心内无事,身外阳光处处暖照,更有清风袅袅袭来,温柔轻许!看车外路边,时有鲜花成丛,花蝶相照,闲情几许,阳光日暖,人生至此,欢乐之至。

不过,更是让我喜出望外的是,在城南故道,竟然遇到了传说中的谢媚卿。现在还记得当时的场景,虽然只是擦肩而过,但是一阵香气扑鼻,连我的马都受到震动。

待我回首细看,美人流风回雪,又似轻云闭月。面容秀丽,含羞娇艳的她,虽然只是淡淡的妆彩,却也胜却粉黛三千;她轻言一笑,妩媚娇羞,回首百媚,让我心如小鹿。

她的衣服,颜色艳丽,丝质轻薄,春风吹起,迎风独立。而纤瘦的腰肢,玲珑的曲线,明雪的肌肤,在纱衣笼罩下,若隐还现。而胸前挂着的碾玉双蝉,更是那么精致,衬托肤色,尤显堆脂如玉。

这样美好的偶遇,是多么难以遇见啊,于是我们一起登山,相见如故,情生悱恻,情意连绵,奈何春色都要结束了。

而我们情深愈浓,柔情如梦,痴心一片,再难化开。真不忍分别时候,思念成怨,珠落玉盘,细听,都是深深的离情别怨。

【诗词背景】

张先晚年辞官,寓居杭州,在此期间,张先多为官妓填词,自古才子佳人,这些官妓得到才子填词,身价往往随之上扬。张先之名,与柳永略有相似,故其词也一时风靡。

然而,张先在杭州填词虽多,却忽略了龙靓。

后来龙靓给张先写了一首诗索词:“天与群芳千样葩,独无颜色不堪夸。牡丹芍药人题遍,自分身如鼓子花。”张先得到词之后,了明其意,便赠词一首,为《望江南》。

【词境还原】

《望江南·与龙靓·般涉调》张先

青楼宴,靓女荐瑶杯。一曲白云江月满,际天拖练夜潮来。人物误瑶台。

醺醺酒,拂拂上双腮。媚脸已非朱淡粉,香红全胜雪笼梅。标格外尘埃。

今晚的钱塘,热闹非常,人声鼎沸。而青楼之上,又有笙歌酒宴。看着龙靓为我推荐的美酒,香气扑鼻,盛满月光!

一曲清幽,像是天边白云一样,虚无缥缈,而钱塘江上,江月正圆,映照在江水之上,散作漫天星光,而远远可以看到天边正有海潮滚滚而来。

看四处,月光清野,远处海天一线,近处仙女清歌,虚无渺茫,仿佛仙境,想必一定会有人把这里当做东海瑶台!

酒过三旬,已经有些醉酒醺醺,夜风吹来,一股燥热,慢慢涌到脸上。

而此时,当我再看你的时候,你也已经醉酒脸红,娇羞妩媚的脸蛋,已经不是之前淡粉的颜色。然而此时,你却更加漂亮了。你也如我一般,醉意昏沉,脸色绯红,在白色的月光笼罩之下,犹如落雪笼着梅花,白里透红。

这种标致,超脱凡尘,羽世独立,不惹尘埃!

【故事后续】

张先一生安享富贵,诗酒风流,颇多佳话。直到晚年八十岁的时候,还娶了一个十八岁的姑娘为妻。为此,苏轼还写过一首诗戏弄他“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张先除一生富贵,风月无边之外,也比较受文人士大夫群体的认可,一代文宗欧阳修,苏轼,也都是他的坐上佳客。

虽然张先科举入仕,但一生未进入权力的中心,料想其志也不在此。远离政治的缠斗,锦衣玉食,尽享风流,何尝不是畅快的一生。张先一生长寿,享年八十九岁而终。

【韦煜观点】

韦煜认为韵词之美在于:合于音律,工于意境,臻于情感。

同是风流才子,然而张先和柳永对比,观感却是不一样的。柳永的风流词,处处流露着悲观与无奈,更有世事唯艰的感慨,比如“待作真个宅院”。而张先的词,经常可以感受到富贵气息,比如“缭墙重院”、“尘香拂马”。

一样的风流才子,然而,贫与富对人造成的差异是现实的。

张先的一生,快活浪荡,而现实社会中,这样的人,应该也是不缺的。因为,人性千古以来,可能都是大同小异的。

我写的是宋词,思考的是人性。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