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盘踞医院周边抢活 “黑救护”内斗伤人

原标题:盘踞医院周边抢活 “黑救护”内斗伤人

原标题:黑救护抢活儿伤人案背后的江湖

“黑救护”中介被控寻衅滋事罪

记者探访医院发现“黑救护”小卡片 摄影/本报记者 屈畅

为了“抢生意”、拉客源,盘踞在医院周边的“黑救护”之间展开内斗,不仅伤及同行,更波及患者家属。今年33岁的高进步以向病患介绍黑救护车为生,长期在朝阳区崔各庄乡地坛医院附近活动。去年7月9日,为了抢生意,高进步动手将另一辆黑救护车的司机及救护车承包人打伤,其间伤及患者家属。昨日上午,此案在朝阳法院温榆河法庭审理,高进步被控寻衅滋事罪。

缘起

一“黑救护”中介怀疑被抢活殴打他人

在昨日庭审期间,高进步称,自2009年开始,他就在北京从事黑救护车相关产业,最近几年他在医院里发广告,看见有病人家属要联系救护车出院,就帮忙联络黑救护车。高进步解释,他自己没有救护车,在这条产业链中他扮演的是“中介”角色,即联系黑救护车来接病人,从中获得提成。

庭审中,高进步抱怨称,此次是受害人王龙、付玲玲抢了他的“生意”,他才动手打人。他称,当天病患家属主动联系他叫了救护车要去山东,他揽下活,通知了跟他合作的个体救护车车主,随后车主派司机高军驾驶救护车去了地坛医院。

据他回忆,车快到的时候,家属突然给他打电话,说暂时不去山东了。不一会儿,他发现王龙的救护车驶入了地坛医院停车场。因为之前被王龙抢过活,他记住了王龙的车牌。随后,高进步上前和王龙沟通,但他称王龙先动手打了他,然后他还了手。高进步还坚称,当时只有他一个人动手打了王龙和付玲玲,没有叫其他人来。

据了解,这并非高进步第一次因“同行内斗”犯案。2012年6月,他在肿瘤医院门口发黑救护车广告卡片期间,和另一伙同行起了纠纷,双方动了手,他曾因此被拘留。

受害人王龙表示,他是河北省保定市某诊所司机,驾驶一辆河北牌照的救护车,该车被付玲玲承包,付玲玲找到需要车辆的病患后,会联系他过来接。付玲玲补充称,车辆是她购买的,只是挂靠在保定市某诊所名下,她平时就用这辆黑救护车接活挣钱。

去年7月8日,王龙接到付玲玲的通知,去地坛医院接病人和家属,然后去山东菏泽。8日晚11点,家属联系王龙,称受到了“黑社会”的威胁,有人要求家属租用特定人的救护车回山东。王龙表示,当时自己也有点害怕,但还是来到了地坛医院。9日凌晨1点,王龙驾车来到地坛医院停车场,当时付玲玲和两名病患家属也坐在车上。王龙称,正当他准备开车进入停车场时,被高进步及其带领的七八名男子拦住,其中几人还手持棍棒。王龙随即被拽下车遭到殴打,付玲玲和一名病患家属也受伤。

揭秘

“黑救护”或划分医院地盘揽活

检方指控,2016年7月9日凌晨1点左右,在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地坛医院的南门停车场内,因黑救护车抢活一事,高进步与司机王龙发生争执,高进步随后伙同他人将王龙和车上女子付玲玲打伤。经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两被害人均属于轻微伤。同时,此次事件造成王龙所驾驶的车辆砸损,经鉴定,损失价格为2720元。

昨日上午,此案在朝阳区温榆河法庭开庭审理。据了解,高进步联系的黑救护车司机高军称,他在北京帮车主开黑救护车,8日晚,车主让他去朝阳区地坛医院拉一位病患回山东菏泽。当晚高军将黑救护车停在住院部附近,在等待病人期间睡着了。9日凌晨1点左右睡醒时,看到一伙人正在围着一辆救护车厮打,打人一方有负责在地坛医院联系业务的高进步。

高军称,地坛医院的活都是高进步给的,如果平时其他人去医院拉活,肯定得和高进步打招呼,不打招呼通常就会发生争执,因为高进步占据着地坛医院,不让别人拉活。

据了解,在地坛医院做“黑救护”中介时,高进步和医院停车场管理人员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警方发现,高进步经常用微信转账给停车场管理者,但管理者解释称,他和高进步关系一般,有时高进步向他借钱,之后会通过微信还钱给他。

案情

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

2016年10月12日,通州警方将高进步抓获归案,次日,因涉嫌寻衅滋事,高进步被朝阳警方刑事拘留。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高进步随意殴打他人,致使二人轻微伤,情节恶劣,其行为已经触犯了我国《刑法》相关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两名被害人王龙和付玲玲还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付玲玲索赔医疗费、丢失现金等各类损失5.2万余元。王龙索赔医疗费、金项链损失等费用共计约4万元。王龙和付玲玲表示,不认可高进步被控寻衅滋事,事发后,王龙一条金项链不见了,付玲玲放在车内的2万多块钱也消失了。两人认为,高进步等人抢走了这些财物。高进步否认了该指控,称没拿两名被害人的财物。公诉机关表示,关于财物丢失一事,目前只有受害人的证言,并没有其他证言和证据辅助,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没有指控高某犯抢劫罪。此案并未当庭宣判。(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文/本报记者 杨琳

调查

“黑救护”打游击 多通过电话联系

黑救护车每公里收费12至20元不等

尽管相关部门对黑救护车现象进行多次打击,但昨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部分黑救护车转入暗处,继续招徕患者。昨日下午,北青报记者以患者家属身份前往多家医院探访。在朝阳医院急救站,一名自称是120工作人员的男子,主动向北青报记者介绍,他手上有救护车资源,如果用北京牌照的救护车将患者送往外地,价格为每公里20元。

同时,他称除了北京牌照的救护车,外地牌照的救护车也可以预订。该男子给北青报记者提供了一位“张大夫”的电话。他介绍,“张大夫”手中有不少外地的救护车,可以“在北京‘接私活’”。男子还告诉北青报记者,因为这些“接私活”的人没有固定的位置,所以需要救护车,只能通过电话联系。

随后,北青报记者致电“张大夫”,他称自己专门负责联系外地的救护车。据他介绍,相比每公里20元的北京牌照救护车,外地牌照的救护车收费是每公里12元。“张大夫”表示,外地牌照的救护车和北京牌照的结构一样,车上有必要的抢救设施。“包括心电监护、呼吸机等,配套仪器设备一应俱全。如果路上出现意外,我们会尽力去救治,路上也不用担心交警。”

医院仍散落黑救护车小卡片

昨日下午,在东四十条附近的某家三甲医院,一名保洁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以前黑救护车车主经常在医院内招徕生意,主要是通过发放小卡片,甚至在住院楼直接和有需要的家属面谈等方式。“现在我们每天巡逻的人多了,遇到小卡片都给清理掉,小卡片招不到人,也就少多了。”

但北青报记者发现,医院中仍散落不少黑救护车的小卡片,但并未看到有人现场散发小卡片。其中,一张印有“北京安达护送中心”字样的小卡片,正面印有醒目的救护车图片,上面还留有联系人姓氏和联系电话,而在卡片背面,标注有救护车配备的各种急救设备,并介绍车辆“负责送往全国各地”。

自称急救设施齐全无随车护工

除了散发小卡片或在医院内揽活,网上也聚集了不少“黑救护”。昨日下午,北青报记者在网络商城上联系到一位黑救护车车主,建立联系后,对方提出要求要“电话里详聊”。

北青报记者以患者家属的身份询问,能否将一名患者送往山东菏泽。车主介绍,如果用由普通汽车改造成的假救护车,费用全算下来为4500元。“这个车是改造的,除了患者还可以坐5个家属,上面的急救设施都是齐全的,你们只需要带着医生嘱咐的东西和一床被子就可以了。”对于车上是否配置医护人员的问题,车主回应称自己以前“跟救护的人学过,护工会的我都会。”

车主说,他也可以为患者提供正规的救护车,“但是价格要贵得多,因为必须要配备一个副驾驶和一个护工,到菏泽全算下来至少要6000元钱。”车主坦言,无论是改装救护车还是正规救护车,都是外地牌照的,“我们不停在固定的地方,需要车的话要至少提前一天预约。”

文/本报记者 屈畅 实习记者 杨子希

(责编:鲍聪颖、高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