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人民的名义》收视率破5,再讲讲这部政治深水剧

原标题:《人民的名义》收视率破5,再讲讲这部政治深水剧

文|凤凰涅槃编辑|朴芳

“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也”——《孟子·万章下》。

主旋律反腐剧《人民的名义》自3月28日在湖南卫视首播,屡屡创下收视纪录,即使受到盗版影响,但截止目前,累计全网播放量破了100亿,收视率破5!!!而考虑目前还有十余集没播完,收视率甚至最终有望破6。

要知道2012年的剧王《甄嬛传》收视率才3左右,2015年的《芈月传》破4已经被业内惊呼吊炸天!但是《芈月传》虽然赢了市场,但是输了口碑,网上的评分一路断崖式下跌,可谓叫座不叫好。

《人民的名义》难能可贵的是作为一部主旋律国剧,收获恐怖收视率同时,也抓住了普通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的心理,其口碑也是“一路高歌”猛进!

本剧的成绩在当今快餐文化大行其道的文化氛围中用“奇迹”两个字形容并不为过。依托影视剧的形式,真实、震撼地展现了普通人视野中的“已知”的腐败圈和“未知”的政治圈,既让老百姓“解气”又替老百姓“揭秘”从而一箭双雕,堪称国产反腐政治剧的集大成者。

揭秘中国纸牌屋

《人民的名义》在总结以往反腐剧同时,又超越了以往的反腐剧。它深度展现了一个普通老百姓向往猎奇的领域——“官场”。

周梅森的夫人孙馨岳在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说:通过挂职锻炼,他(周梅森)熟悉了政府体系运转的过程,对官场的了解和认识都更加深刻。

这就是《人民的名义》不同或者超越以往反腐剧的一个特征——“讲政治、懂规矩”

称呼:本剧对各级领导干部的称呼非常考究:党内的称呼其实中央在1965年就发过通知《关于党内同志之间的称呼问题的通知》,重申“今后对担任党内职务的所有人员一律互称同志”,并要求通知发到基层。

但是随着社会发展,党内庸俗化情况逐渐抬头,同样的是高梅森编剧的反腐剧《至高利益》中,就出现了称呼省委书记为“老板”的情况,现实生活中称呼上级为老板、大哥、哥们儿、兄弟情况也比比皆是。

为此2016年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再次重申“党内一律称同志”。

剧中基本上是在“同志”和“职务”之间变换。这一点的政治严谨性就远超其它反腐剧。

拉帮结派:以往的反腐剧如《生死抉择》也提出了“圈子”的概念,但是缺乏一种政治“裙带性”,显得很刻意,也无法引发观众的思考。

(《生死抉择》剧照)

《人民的名义》则提升了以往政治剧在“拉帮结派”方面的深度:如高玉良师生自然而然组成的“汉大帮”:不仅紧跟现实,同时也具有历史传统。

我们知道古代官员之间联系的一个纽带就是“同窗”(同学)、“同年”(同年考上进士之意),很多古代影视剧里面官员介绍自己都有一个标准的“套路”:XX年(皇帝的年号)进士。

同时,宋代之前录取的进士称主考官为“座主”或“座师”,对座主则自称“门生”,老师具有天然的权威。如同剧中季昌明那句话“老蒋搞了一个黄埔系,高玉良搞了一个汉大帮”。

党领导:剧中第一集,季昌明拦住陈海说明检察院是“双重领导”体制从而前往省委汇报,反映了一个中国政治事实:党领导一切。

这里就有一个话题,根据宪法规定,上级人民检察院领导下级人民检察院的工作的领导体制即垂直管理体制,那党的领导体现在哪里呢?主要体现了政治领导上即各级党委领导本级人民检察院的党组,并通过党组实现党的政治、思想和组织领导。

同时,党委不能直接向检察机关下达指示或命令,更不能直接代替检察机关作出属于检察职能范畴的决定。

简单的来说,同级党委管的是组织和政治但是不能管业务,但是大家都懂得,业务是人做的,人构成了组织,组织属于党委管,人能游离于组织之外吗?所以剧中季昌明的一句台词道破了天机“出了乱子谁兜着呀?”。

拘和规:第一集的省委紧急会议上,针对对丁义诊处理出现了两种不同意见即“拘”和“规”,这也放映了中国党和国家对待贪腐干部的一种特殊处理。

“规”就是我们经常在新闻上听到的“双规”即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代清楚自己问题,属于党内的纪检委通过组织纪律对于贪腐干部的一种审查;

“拘”指的是刑事拘留,属于党外的司法手段,一般贪腐案件纪委完毕后,都会有那么一句“开除党籍、公职,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简单的说“规”影响的是贪腐人员的政治生命、“拘”影响的是贪腐人员的生理生命。

一切为了政绩:《人民的名义》捧红了达康书记,而达康书记整天挂在嘴边就是经济发展和GDP。剧中孙连城不经意的一句靠地皮捞政绩的牢骚话道出了现实中地方政府面对GDP考核指标的无奈。

本剧旗帜鲜明的展现了当今官场升迁的“试题”——政绩,这是以往政治类影视剧罕有涉及或者说没有深入探讨的内容。

政绩就是一个官员的政治成绩,“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顶层设计下最直观的表现莫过于GDP增速,本剧中李达康之所以对“一一六”事件和丁义诊出逃噤若寒蝉,就在于有可能重蹈林城的覆辙:引发投资商出逃从而导致自己主政的京州GDP滑坡;

而高玉良之所以先于李达康进入省委常委班子,也是因为主政吕州时期,GDP大幅度上升从而在政绩考核中得了“优秀”;

原著小说中,易学习跟李达康因为GDP与廉政建设的矛盾闹的很不愉快,以至李达康暗含“廉政影响经济发展”这样的潜台词,这何尝不是现在很多地方值得深思的现实呢?

“政治小说第一人”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的成功离不开原著小说的打下的框架。

中国反腐小说作家,比较有影响力的主要有三个:陆天明、张平和周梅森。相较于前两者,周梅森的作品虽然主线是反腐,但是却不拘泥于反腐。

它的作品在反映政治人物宦海沉浮中充满着社会变革中人与人、人与社会、交织在一起所带来的激烈碰撞,整体风格带有浓浓的家国情怀,因此周梅森收获了“中国政治小说第一人”的美誉。

周梅森自己讲述《人民的名义》创作过程中曾说:年过60的他把8年前写到十几章作品拿了出来,做以重新的构架,深入采访、重新布局,结合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取得的时代成就,堪称二十年来内地反腐剧的“归纳总结”。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之后,中国的反腐电视剧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苍天在上》、《天网》等极具震撼性的作品问世引发巨大轰动,《苍天在上》播出于1995年,该片当年收视率跟新闻联播持平,可见观众对此类题材的关注。

随后的十年间反腐题材影视剧进入自己的“黄金十年:《刑警本色》、《生死抉择》、《忠诚》、《大雪无痕》、《国家公诉》、《绝对权力》相继跟大家见面,”

这些作品在社会变革大背景下都具有独特的视角,《人民的名义》则从大视野上基本上囊括了上述反腐剧的各种特征。看了这一部剧等于把内地反腐剧“大纲”搞清楚了,自然会有一种“高屋建瓴”的满足感。

打虎上山

《人民的名义》在揭露腐败深度方面显示出了两方面的突破性:一是打破了以往反腐题材“刑不上国(含副国级)”的红线:

当年《苍天在上》作者陆天明接受同名电视剧改编时候曾经回忆“由于贪腐涉及了副省级领导让有关领导顾虑重重,要求陆天明对剧本进行修改,使得这部电视剧险些流产。”

《人民的名义》则“捅破了天”:剧中的大老虎赵立春位居副国级属于国家领导人。其原型基本上可以定位十八大后落马的原国家政协副主席苏荣。

另一方面,本剧中官员贪腐的数额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上亿之多,而且通过小官巨贪非常直观、震撼的展现在观众面前。

本剧另一方面突破是第一次大胆的揭露了官员“不正当两性关系”这样既广为人知,但又“不好意思”说出来的事实,真敢拍!

现实主义的回归

《人民的名义》将观众从虚无缥缈、脱离实际的仙侠剧、婆媳剧拉回到现实中来。接地气的情节,充满家国情怀的风格让人在思考中产生感动。

所以《人民的名义》的成功,更多体现的是现实主义题材的魅力。很长时间以来,当很多人都在讲什么用户年龄、性别,讲网感、大IP,讲超级大剧、讲颜值、讲粉丝经济时,狠狠打了那些人一记耳光。

事实证明不是我们拍不出来好的作品,而是给一点阳光就能灿烂!毕竟在这片土地,现实中有那么多值得去拍的“故事”和“事故”啊。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