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金庸笔下男欢女爱,韦小宝与七女“大被同眠”压轴

原标题:金庸笔下男欢女爱,韦小宝与七女“大被同眠”压轴

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侠客、美女间,除了精神层面的情,同样也有男女间的性。不过,金庸对两性之欢的描写,全部“发乎情而止乎礼”,并无露骨文字。

即便是小色鬼韦小宝,在丽春院中与七女乱搞,也不过是“抖开大被”“胡天胡地”,此外并无具体描写,更不用说牵涉到郭靖、杨过等大侠了。

下面,就几个相关情节,说来看看。

1.郭靖与黄蓉

郭靖向来老实,黄蓉则于性知识年少无知,于是,《射雕英雄传》中两人虽两情相悦,且时常同远行、同住店,却一直没“做夫妻”。

不过,二人在牛家村密室疗伤时,有次却很悬乎,险些“出事”。

当时,陆冠英与程瑶迦在密室外搂抱调笑,郭靖“听到陆、程二人亲热笑语,身旁又是个自己爱念无极的如花少女,渐渐把持不定,只觉全身情热如沸,转过身子,伸右手去抱她肩膀”。

此后,黄蓉以身撞他,软猬甲上尖针刺入臂肉,“郭靖一阵疼痛,怔了一怔,忽听得村中公鸡引吭长啼,脑海中犹如电光一闪,心中登时清明,缓缓放下黄蓉手腕,惭愧无已”。

——整部《射雕》,牵涉郭靖、黄蓉间男女“性事”的,尽止于此了。

2.杨康与穆念慈

杨康有个特点,就是每次见穆念慈,都猴急地想与她“做夫妻”。

在长江边市镇蒋家宅第,听穆念慈说从北京一直跟他到此,“晚晚都望着你窗上的影子,就是不敢……”杨康大为感动,“低下头去,在她脸颊上吻了一吻,嘴唇所触之处,犹如火烫,登时情热如沸,紧紧搂住了她,深深长吻,过了良久,方才放开”。

“……完颜康见她双颊晕红,眼波流动,哪里还把持得住,吐一口气,吹灭了烛火,抱起她走向床边,横放在床,左手搂住了,右手就去解她衣带。

穆念慈本已如醉如痴,这时他火热的手抚摸到自己肌肤,蓦地惊觉,用力挣脱了他的怀抱,滚到里床,低声道:‘不,不能这样。’”

——穆念慈很能坚持,没让杨康得手。不过,她也没能坚持多久,在铁掌峰时,终被杨康花言巧语迷惑,失身于他,并怀上杨过。

3.杨过与多个女子

与父亲杨康一样,杨过从小就风流。

为救陆无双、程英,少年杨过曾张臂抱住李莫愁,大叫“喂,大美人儿,你到我府上伤人捉人,也不跟主人打个招呼,太不讲理,快放下人来。”李莫愁“自十岁以后,从未与男子肌肤相接,活了三十岁,仍是处女之身”,此次被杨过抱住,“心中一凛,不知怎的,忽然全身发软”。

——杨过当时不过是个无知少年,这里要表现的实是李莫愁压抑的情欲。

杨过为陆无双接断骨时,“解开外衣后,露出一件月白色内衣,内衣之下是个杏黄色肚兜。……杨过情窦初开,闻到她一阵阵处女体上的芳香,一颗心不自禁的怦怦而跳。

杨过双手微微发颤,解开她的肚兜,看到她乳酪一般的胸脯,怎么也不敢用手触摸。……伸手去摸她肋骨,一碰到她滑如凝脂的皮肤,身似电震,有如碰到炭火一般……”

——如此“露骨”描写,在金庸已算少有了。

杨过见完颜萍眼波犹如小龙女的一般,“突然间大叫一声,扑上去一把抱住完颜萍,猛往她眼皮上亲去。完颜萍见他如痴如狂,心中又惊又喜,但觉他双臂似铁,紧紧箍在自己腰□,当下闭了眼睛,任他恣意领受那温柔滋味……”

——拿别人当小龙女替身,杨过这算痴情还是滥情?

4.尹志平与小龙女

《神雕侠侣》中,小龙女被欧阳锋点穴于夜晚的野外,尹志平乘机将其奸污。书中这样描写——

“(小龙女)眼上微觉有物触碰,她黑夜视物如同白昼,此时竟然不见一物,原来双眼被人用布蒙住了,随觉有一张臂抱住了自己。这人相抱之时,初时极为胆怯,后来渐渐放肆,渐渐大胆。小龙女惊骇无已,欲待张口而呼,苦于口舌难动,但觉那人以口相就,亲吻自己脸颊。

“她心中一荡,惊惧渐去,情欲暗生,心想原来杨过这孩子却来戏我。只觉他双手越来越不规矩,缓缓替自己宽衣解带,小龙女无法动弹,只得任其所为,不由得又是惊喜,又是害羞。”

——一次被许多人不能接受的奸污之事,在金庸写来,也不过是“以口相就”“宽衣解带”“任其所为”而已,下笔极为节制。

5.张翠山与殷素素

《倚天屠龙记》中,张翠山与殷素素属一见钟情,且殷素素主动多些。

与谢逊同船漂往冰火岛时,张翠山凑近殷素素想对其悄悄说句话,不想她正转过脸来,“张翠山的嘴唇正好在她右颊上碰了一下。……殷素素满心喜欢,将头斜靠在他的肩头,霎时之间充满了柔情密意。……低声道:‘你喜欢我,我是很高兴。’”

此次,二人算是互表心意,随后又在浮冰上结为夫妻。不过,他们真有夫妻之实却直至到了冰火岛后。

初上岛,二人一直茹毛饮血。这天,终于想法取得了火种,于是“融冰成水,烤肉为炙”。所谓饱暖思淫欲,“当晚熊洞之中,花香流动,火光映壁。两人结成夫妻以来,至此方始有洞房春暖之乐。”

——“花香流动”“洞房春暖”,金庸把夫妻之事写得既隐且美。

6.张无忌与赵敏

张无忌与赵敏的事,发生在绿柳庄陷阱之中。

为逼赵敏放他出去,张无忌想出一狠招:挠脚心!脚心本就怕痒,更何况是内力擦动涌泉穴!此招一用,果然奏效。

赵敏屈服后,“骂道:‘贼小子,给我着好鞋袜!’张无忌拿起罗袜,一手便握住她左足,刚才一心脱困,意无别念,这时一碰到她温腻柔软的足踝,心中不禁一荡。赵敏将脚一缩,羞得满面通红,幸好黑暗中张无忌也没瞧见,她一声不响的自行穿好鞋袜,在这一霎时之间,心中起了异样的感觉,似乎只想他再来摸一摸自己的脚。”

——赵敏应该就是从那时起,对张无忌有了感觉吧?想来,奇妙得很!

7.虚竹与梦姑

《天龙八部》,在西夏皇宫冰库中,虚竹发现身边莫名其妙多了个姑娘。

“虚竹难以自己,双手微一用力,将她抱在怀里。那少女‘唔唔’两声,凑过嘴来,两人吻在一起。……(虚竹)将那少女愈抱愈紧,片刻间神游物外,竟不知身在何处。那少女更是热情如火,将虚竹当作了爱侣。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虚竹欲火渐熄,大叫一声:‘啊哟!’要待跳起身来。但那少女仍紧紧搂抱着他,腻声道:‘别……别离开我。’虚竹神智清明,也只一瞬间事,随即又将那少女抱在怀中,轻怜密爱,竟无厌足。”

——虚竹太“惨”了,不光被天山童姥逼着吃肉饮血,还被破了淫戒。

8.韦小宝与七女子

金庸笔下最荒唐的男主人公,非《鹿鼎记》中的韦小宝莫属。

这天,在其母供职的丽春院一个雅间,韦小宝“抖开大被,将余下六个女子盖住,踢下鞋子,大叫一声,从被子底下钻了进去。胡天胡地,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桌上蜡烛点到尽头,房中黑漆一团。”

后来说起这事,韦小宝道:“那一晚黑暗之中,我乱搅一起,也弄不清是谁。阿珂和荃姐肚里都怀了我的孩子,那是两个了,记得还有一个,这可不知是谁,慢慢的总要问了出来。”

——哈哈,韦小宝那晚共三次!

后来,在通吃岛,韦小宝见苏荃、方怡、公主、曾柔、沐剑屏、双儿、阿珂这七个老婆全都如花似玉,心中大乐,道:“你们七人,个个是我的亲亲好老婆,大家不分先后大小。以后每天晚上,你们都掷骰子赌输赢,那一个赢了,那一个就陪我。”

公主呸了一声,道:“你好香么?那一个输了才陪你。”韦小宝笑道:“对,对!好比猜拳行令,输了的罚酒一杯。那一个先掷?”这一晚荒岛陋屋,春意融融,掷骰子谁赢谁输,也不必细表。自今而后,韦家众女掷骰子便成惯例。

——哈哈,谁输了是谁,这是惩罚还是奖励?!

虽说有七个老婆,但其中韦小宝真爱的,还是最贴心的双儿。去罗刹国时,韦小宝就单带她同行。

有天晚上,“韦小宝和双儿在总督府的卧房中就寝,炉火生得甚旺,狐被貂褥,一室皆春。”

——写韦小宝与其他女子在一起则是“胡天胡地”,与双儿“大功告成”则是“狐被貂褥,一室皆春”,用词文雅得很。

偏爱双儿的,只怕不光韦小宝和众多读者,还有金庸先生自己吧?

(作者:飞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