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朝鲜“核武器之父”是谁?竟取得如此辉煌成就?

原标题:朝鲜“核武器之父”是谁?竟取得如此辉煌成就?

  朝鲜局势因朝鲜执意拥核而紧张,全世界目前都在眼盯着已进行过五次核试验的朝鲜,会不会引爆第六次核试验。

  朝鲜尽管被有的人称之为“弹丸之国”,然而就是这个所谓的“弹丸之国”,却“矢志不渝”开发核武器,至今已进行了五次核试验,据称已拥有氢弹还实现了核弹头小型化,经常放话“让华盛顿成为核火海”,而且其 第六次核试验已“准备就绪”,将听从金正恩的命令随时启动。

  朝鲜在空前孤立、一穷二白的状态下,研制并拥有了核武器,这不能说不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奇迹。

  对于朝鲜拥核的“坚决执着”,抛开是非与对错、公理与正义姑且不论,可是对于朝鲜的“核武器之父”究竟是谁,还是很有必要予以知晓。有多个朋友询问至诚大兵:朝鲜“核武器之父”是谁?朝鲜是怎样研制并拥有了核武器的?

  至诚大兵我不敢班门弄斧,特此将看到的资料加上个人的分析点评,一并奉献给朋友们,敬请大家给以指点。

  一、朝鲜虽然国家不大,领导人却颇有前瞻,梦寐以求拥有核武器。1955年,朝鲜在平壤建立了第一个核物理研究所。1956年金日成出访苏联时,特意访问了莫斯科郊外的核能发电厂。他在一群苏联专家的簇拥下,详细了解这家工厂的运营情况。画面上的金日成在专家讲解模型时,神情专注,不时地点头,显得很有兴趣。至诚大兵点评:说到朝鲜的核武器“牛逼哄哄”,就不得不讲到“白头山”的开山鼻祖金日成。虽然至诚大兵对金日成没有多少好感,中朝关系由“鲜血与生命凝聚的友谊”走到今天的“超冷”似敌氛围,完全是金日成时代的战略指向所至。然而,具体说到朝鲜的核武器,我们的确佩服金日成那时候的高瞻远瞩,能够在战争的一片废墟之上着眼于未来发展,国小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拥核“大梦”,相信他在参观苏联核电厂以及核设施的时候(我们不妨穿越一下时空看看金日成出访苏联时的神情专注模样),就下定决心要让朝鲜研制开发并拥有核武器,朝鲜的核武器“蓝图”即时描绘,多少有一些成竹在胸的味道。再到后来的金正日和金正恩,都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金日成“遗训”,表面上就朝核问题不断与国际社会周旋,暗地里却“坚决执着”地继续研制拥有核武器,并朝着深化小型化方向迈进。

  二、前苏联为朝鲜核开发与核研制进行铺垫,建立了第一批核专家以及首个核物理研究所,奠定了朝鲜拥核的坚实基础。仍然是1955年,朝鲜成功地与苏联签署了《关于成立联合核研究所协定》,接受苏联援助,和平利用核能,两国在核能基础理论研究方面展开合作。1959年9月,朝鲜又和苏联缔结了《关于帮助朝鲜建设原子能研究基地协议》,规定双方合作范围包括地质调查、协助朝鲜建设研究用核反应堆及对朝方人员进行培训等。合作协议签订后,超过300名朝鲜留学生被派往苏联学习核物理,仅在莫斯科以北110公里杜布纳市苏联最大的核试验室——“苏联联合核研究所”,就先后为超过250名朝鲜核研究人员提供了培训。至诚大兵点评:想要拥核是不少国家尤其是萨达姆、卡扎菲、阿萨德等政治强人一致的梦想,为何朝鲜最终有了核武器而其他国家“空悲切”反送了“众卿”性命?在这个苏联研究所是时不乏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来此培训的技术人员,但朝鲜核武最终“一枝独秀”傲然称雄,让美日韩坐不安席,无疑是朝鲜的派员规模和学习热情以及相当敬业的成员智慧和报国精神,导致朝鲜核武器走向成功。但是,倘若没有苏联核技术的大规模国际培训与合作,朝鲜无论多么地有能耐有人才,恐怕也难以如愿开发核武器成功,从这个意义上说来,冷战的国际大环境与条件,催生了朝鲜的核武器。

  三、朝鲜“核武器之父”脱颖而出,徐相国作为核心的“科学天才”,拒绝苏联诱惑毅然回国一心打造朝鲜核武器。朝鲜留苏的这超过300余名学员,毫无疑问都成了日后朝核开发的骨干力量,包括朝鲜原子能研究所所长、原子能工业部部长崔学根,研究与核武器直接相关的核反应堆物理学的丁根,以及日后的朝鲜“核武器之父”——徐相国。徐相国的正式头衔为金日成综合大学物理学部讲座长(系主任),但他还有一个秘密职位——朝鲜劳动党中央国防委员会“极秘委员”。1966年,徐相国从金日成综合大学毕业后就留学苏联,28岁时在苏联获得博士学位。苏联曾劝他加入苏联国籍,但徐相国婉言拒绝,回归朝鲜。至诚大兵点评:朝鲜核武器之所以成功开发,实属朝鲜的幸运,选拔了忠心耿耿被称为“科学天才”的徐相国参与,使其成为了主导朝鲜核武研发计划的灵魂人物,也是朝鲜“大浦洞—1”型导弹的主要研发人员。徐相国不仅能够坚定报国志向,拒绝苏联优厚条件的诱惑回国,还利用年轻时曾只身周游俄罗斯,留学结交的广泛人脉,将与核相关的设备和零部件运回朝鲜,建立完善朝鲜核研发设施。身为朝鲜“核武器之父”的徐相国,一心扑在打造核武器大业上,大多数时间他都在核研究设施内从事研究,可谓纵有千难万险,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四、朝鲜采取“母鸡带小鸡”举措,大量培养核武器人才,形成梯形核技术团队结构。朝鲜还在金日成综合大学、金策工业大学、平城物理大学等高校设立核人才培养基地,选拔最优秀的学生学习与核相关的专业。徐相国等第一流的朝鲜核科学家在科研同时,都会亲自在这些学校教学。至诚大兵点评:朝鲜核武器牵一发而动全身,让美韩日谈核色变,还与朝鲜核专家的梯次配备与可持续发展分不开。由于朝鲜重视“依核治国”,再穷再苦不让核人才出现断层,核武器开发置于强国强军首位,采取“母鸡带小鸡”举措,大量培养核武器人才,取得卓然核武器成就,在这批顶级专家的带领下,迄今朝鲜自己培养的核研究人员已超过3000人,高级人员200多名。如此庞大核武人才规模,朝核武器开发中的各种问题当然就能迎刃而解。

  五、抓住千载难逢的“获核”良机,花血本招揽核武器国际人才,走捷径利用国际核黑市买来核技术。苏联解体后,原苏联的核研究人员大量失业,国际核黑市活动猖獗。朝鲜充分利用这机会,通过各种渠道将数十名前苏联核科学家聘请到本国工作,还四处搜集、购买核技术,更伪装成合法的贸易公司化零为整购买所需零件。朝鲜还与巴基斯坦“核弹之父”卡迪尔·汗建立了联系,他亲口供认曾于1990年之后卖给朝鲜两种型号20多个用于浓缩铀的离心分离机,他还访问过朝鲜,参观指导过朝鲜的核设施。朝鲜核研究人员也曾秘密访问过巴基斯坦。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专家曾指出,宁边核反应堆的钚提炼技术处处都有“巴基斯坦制造”的印记。至诚大兵点评:说一千道一万,朝鲜的核武器反正是成功了,那是在研制核武拥核的目标下,朝鲜对核研究投注了更多资源,加之国际环境的混乱“趁浑水摸鱼”所致,然而,在朝核问题上毫不退缩的朝鲜之所以“牛逼”,总是与朝鲜“核武器之父”徐相国超人的智慧与努力分不开的(本文参考资料摘自《国家人文历史》2013年第6期,周斌文章《金日成时代朝鲜核战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