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院长观点|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养生专家?先要会治病!

原标题:院长观点|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养生专家?先要会治病!

“不会治病,怎么可能成为养生专家?”

——刘清泉 北京中医医院院长

刘清泉,主任医师,教授,现任北京中医医院院长、急诊科及ICU学术带头人,中医感染性疾病基础研究北京市重点实验室负责人、北京市中医研究所所长、北京市中药研究所所长。

从事中医、中西医结合内科医疗、教学及科研工作28年。主要研究领域是中西医结合防治突发传染病、脓毒症、耐药菌感染、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心肺脑复苏、不明原因发热等内科急危重症及疑难杂症。

“中医从起源初始,就以解除病人痛苦为目标,中医首要的、基础的功能是治病救人。但近些年,提到中医,说急症救治的越来越少,反而说康复养生的越来越多,这其实是本末倒置了。”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不会治病,怎么可能成为养生专家?”

刘清泉是中医急症救治方面的专家,他对中医急症救治的信心,来源于多年的实践经验。

早在2003年3月,刘清泉就参与了北京市第2例输入型“SARS”的救治工作,并协同有关专家制订了有关“SARS”的中医药治疗预防方案,为进一步开展中西医结合救治“SARS”奠定了基础。刘清泉当时参与“SARS”前期的抢救工作,并协同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科开展临床救治,并且提出了中医药的治疗方案。

“应发挥公立中医院主体作用”

“如果一家中医院用70%的西医手段解决病人的问题,这样的中医院其实已经不能称之为中医院了。但目前中医院这种现象很普遍,这是中医整体行业不够自信的表现,导致中医生存和发展之路越走越窄。”刘清泉直陈当下中医院发展问题。

“从国家层面来讲,要想把中医做好、推动中医的发展,在扶持、规范民营诊所发展的同时,更应大力支持公立中医院,充分发挥公立中医院在发展中医药事业、保障人民健康过程中的主体作用。”刘清泉说。

对于近期一些地区对于民营医院申办门槛降低,刘清泉态度鲜明地表示持反对意见。他认为,现在游医江湖泛滥成灾的原因就是门槛过低,应提高行业准入门槛,强化中医院的管理,这样才能够为中医的生存环境正本清源。

刘清泉认为,有些民营医院过于趋利,对我国中医从业环境和行业生态造成了不良影响。他举例称,有名老中医在他们医院开的方子,一个方子7天的药,也就两三百块钱,而在民营诊所开的方子,同样是7天的药,一千多块钱,有的好几千块钱。

刘清泉直言,历代医家追求的境界,无不是花最少的钱、用最少的药、扎最少的针,尽快减轻病人痛苦恢复健康。

而有的私立医院会根据药价给医生一定的提成,导致中医大夫趋利化行为日趋严重。相对而言,不管是普通医生还是名老医生,是退休的还是在职的,公立医院对每张处方的价格都有比较严格的限制。

“先能治病,再谈养生”

最近几年,随着电视里各种养生节目的火爆,养生成为全社会都在关注的一个热点。

刘清泉直言,“在中医学里面,中医大夫能治病是基础,养生是中医大夫在这个基础上的更高追求。现在,很多所谓的中医养生专家,连号脉治病都不会,却到处大谈特谈养生,这是什么养生?”

“所谓上工治未病,是历代医家孜孜以求的最高境界。任何一个高明的中医大夫,他的成长之路都是从治已病开始的。”刘清泉说,“中医大夫有‘上工、中工、下工’之分,上工都是从下工、中工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古语云,望而知之谓之神,闻而知之谓之圣,问而知之谓之工,切而知之谓之巧。”刘清泉说,“其中,号脉是巧,是术的层面。现在如果一个养生专家,从来不会号脉看病,他告诉你如何养生,能信吗?”

谈及近几年火爆荧屏的各类养生节目,刘清泉认为这些节目是在“人造名医”。如果通过这些养生类电视节目的热播,让老百姓学会了很多实用的居家养生方法,达到强身健体的效果,去医院看病的人数减少了,医院的门诊量有所下降,那可以算作是养生节目达成了最好的宣传效果。现在的现象却是,节目播出以后,去医院看病的人越来越多了。

刘清泉直言,“我一直坚持一个理念,我们的医生,首先要学习医学的知识和救命的本事,不去学习和传承这些东西,而是追求名利,那就成了忽悠。现在很多养生专家哪来的?他会看病吗?我认为,如果不会治病,就不能称之为养生专家。”

“很多急救领域,中医比西医更具优势”

“在社会上普遍有个误区,认为中医只能治疗一些慢性病。其实在很多急救领域,中医比西医更具优势。”刘清泉说。

近些年,中医在抢救危重病人方面尝试了很多治疗方法,取得了较好的疗效。刘清泉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比如在我们北京中医医院,ICU(重症病房)里呼吸机依赖的非常少,我们这里有和国际一样的复杂细菌感染,但我们这出现耐药菌感染的几率已经在减少,我们的脱机成功率很高。原因就是中药的合理使用,直接降低了病人的死亡率。”

一提到细菌感染,人们大多首先想到的是西医的抗生素。事实上,中医治疗细菌、病毒都很有效。上世纪6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都知道,那个年代的人身上长了疮就是靠中药治疗的。

疮其实就是细菌引起的,那时候没有抗生素,但是经过中医外科研究、治疗,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现在,人们很少长疮了,变成了肺炎、脓肿,长到身体里面了。我们就可以将以前中医疗疮的好经验拿过来,研究怎样更新并加以应用到体内炎症治疗上。”

刘清泉特别指出,中医在治疗抗生素滥用导致的菌群抗药性增强方面,有很好的疗效。我们的研究在中药治疗耐药细菌感染方面进行了深入的研究。

发现中药能够延缓/逆转多重耐药细菌,与抗菌素联合使用,达到提高临床耐药菌感染治疗率、降低严重感染病死率的效果;同时,可明显预防细菌耐药性的产生,拓展细菌感染性疾病的治疗手段和措施,提高细菌感染性疾病的治疗效果。

中医的优势在医疗、急救领域,但现在却得不到重视和研究,如果现在的中医人都不去努力,“国内同行都不认可你,那么中医还谈什么走出去呢?即便走出去了,在国外也很难得到认可。所以,这些年,除了政府之外,中医自身的问题亟需剖析,应该尽快找到问题症结,先自强,再自觉,这是得到认可的基础。”

“中医大数据研究,要突出个性化内容”

随着“互联网+”的流行,“互联网+中医”也成为中医行业的一个热词。刘清泉表示,做好“互联网+中医”,不仅可以优化中医诊疗流程,还可以对整个诊疗过程中大数据进行积累和挖掘。

刘清泉同时也指出,大数据研究可能更关注的是某一类疾病的共性分析,而一个中医大夫最优秀的特质,恰恰是他个性化的诊疗方案。共性化的原则,比如虚则补之,实则泄之,寒则热之,热则凉之,这种原则在实际治疗中具有普遍意义。

“拿中国金元时期名医来讲,丹溪先生倡导滋阴学说,创立丹溪学派,善用养阴的药物;

张从正形成了以攻邪治病的独特风格,善用攻下疗法;

李东垣是中医“脾胃学说”的创始人,善用调整脾胃的方法;

刘完素是中医“寒凉派”的创始人,善用清热解毒的方法等等。

虽然流派不同,最后疗效都很好。如果使用大数据分析,如何把这些名医成功治疗经验中最宝贵的个性化内容保留下来,是个非常值得研究的问题。

最担心的问题是,中医的大数据研究,可能把个性化的数据过滤掉,只留下共性化的数据信息。而事实上,特例的这部分恰恰可能是治疗中最具有价值的部分。”

刘清泉表示,中医药至今发展了几千年,事实上已经形成了信息含量极其庞大、内容极其丰富的“大数据库”,只是这种“大数据”经历代中医人不断分析、总结、完善,形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中医药理论体系和各种宝贵经验的汇总,而没有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体现出来而已。

“与其再重新去建立新的中医药数据库,不如先把几千年来先祖们留下的宝贵经验理解好、分析好、运用好。”刘清泉说,“具体而言,可以分为‘互联网+中医’和‘互联网+中药’两部分”。

他具体分析认为,以“互联网+中医”而言,比如,互联网对中药药品质量的提升,会有较大的促进作用。像中医饮片,讲究道地药材的产地,通过中药的信息化系统,可以扫出每一类药的产地原料等,甚至对每一种药进行溯源。

其次,在医的层面上,刘清泉不主张通过互联网去进行医疗,他坚持医疗行为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诊治,应该是“面对面”完成的。在网络上,最多进行一些咨询服务,而绝不可以在网上进行诊疗。中医看病讲究“望闻问切”四诊合参,其中“切”也就是号脉,这部分中医诊疗中个性化的部分,必须“面对面”。

来源:经济参考报

本文转载自中医医院微信

图片来源网络

编辑:宋子荧

公众号ID

bjsygj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