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生物科技界的造假行为,会让硅谷越来越危险吗?

原标题:生物科技界的造假行为,会让硅谷越来越危险吗?

编者按:今年福布斯公布了医疗健康领域 30位30岁以下的青年才俊榜单,Freenome 公司的创始人 Gabriel Otte 上榜。Freenome 是一家做液体活检的公司,拿到了知名投资机构 a16z 的 65亿美元种子资金,看起来前途无量。然而,Gabriel Otte 最近因文凭造假被人发现了,之后剧情会如何进展呢?

Gabriel Otte 是康奈尔大学的毕业生,17岁在苹果公司工作,2011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读研究生,并在 Shelley Berger 博士的实验室工作,课题是“基因与计算生物学(GCB)”。 但是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Otte 离开了实验室。

无论 Otte 离开了实验室的原因是什么,都并没有阻止Otte在他的采访中声称他已经完成了他的博士学位。他在公司的网站上还写出自己头衔是“Gabriel Otte博士”(尽管最近被删掉了)并把读博期间的完整账单作为行业会议的头条。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我(Jeremy Leipzig)从来没有见过Gabriel Otte ,也不是博士生。我只是一个生物信息学程序员,试图找到别人的学术成果。是的,我很好奇为什么一个基因组学企业家兼首席执行官没有第一作者或第二作者的论文,也没有开源的生物信息学项目。除了Berger实验室手稿上靠后的名次外,他在科学界几乎不为人所知。GCB项目页面上没有他。你可以查到过去10年里宾夕法尼亚大学所有公开发表的论文。但是他不在其列。

收集了一些证据后,我联系了Buzzfeed的高级技术记者Stephanie Lee。她正在积极撰写关于Freenome的文章。 Lee曾在“San Francisco Chronicle(旧金山纪事报)”工作,现在她身兼两职,既是“行业助手”又是“调查记者”,她的代表作品证明了后者的实至名归。Lee将Otte退出研究生项目的一些细节,以及其他的排版错误和困扰着Otte的误会都汇集在了一起。最终,像许多吸引人的故事一样,背后有一个诺大的真相。这个故事以记者尝试掩盖的谎言开始,最后真相却小的不值一提。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一个更大骗局的一部分?还是只是Otte迅速崛起过程中的一个绊脚石。但它让我想到了青年、遵守道德伦理、没有第一手硅谷创业经验的自己。我只能猜测这是某种冒险的英雄崇拜,不符合最基本的专业审查标准,最终只为换取一个好的噱头。

一位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的杰出哲学教授越来越怀疑Otte检测出自己父亲得了前列腺癌的故事。你的父亲是不是打电话给你,告诉你他的PSA(这个测试因为误报而恶名昭彰)结果是正常的。我们打电话一般只是讨论家庭进步事宜。这个看似美好的亲情故事并没有让我高兴。因为我需要更充分的理由才能相信,脱细胞的DNA的液体活检将比标准方案具有更准确的预测性和较小的侵入性。

这个年轻人可以因为任何理由退学,没有人会质疑或者关心这个问题。由于目前有很多技术公司都是由研究生、本科生甚至辍学者建立的神话,早日退出实验室并不羞耻。这个故事导致了我的一群朋友和同事们的猜测,其中许多人一直在问我同一个问题:那些歪曲的东西,极其容易被反驳。为什么Otte要承担这样的风险呢?

我们不知道Otte是否是一个被误解的、病态的骗子,还是只是一个年轻且愚蠢的人。Freenome中成熟的人应该是 a16z 的合伙人Vijay Pande博士。Pande博士是计算生物学领域的杰出人才,他经常扮演的角色就是著名的年轻天才。对于 Otte 的学历伪造问题,要不就是 Vijay Pande 不在乎,要不就是他屈服于年轻有为定律,不想去证明这件事。数百万人与此利益相关,尽职调查在哪里?

即使有好的指导,20多岁就运营一家生物技术公司是个好主意吗?例如:伊丽莎白·福尔摩斯19岁就创立了Theranos。科学不是工程,建立临床诊断方法与编辑应用程序是非常不同的。有太多的因素导致“p值操控”和其他形式的选择性真理,即使是无意识的。在工作中,我遇到的好科学家往往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信心,但最初对自己的结果却持怀疑态度。养成这种行为习惯需要很长时间,即使他们不需要取悦管理投资者、媒体和像我这样的捣蛋分子。我认为硅谷的风险投资公司正在找寻虚假发现和重复性研究的“出口”。把二十多岁的人(不管他是否是博士)作为警示对象,就类似于一个灾难的说明。

所有这些都表明“一直模仿它,直到你成为它”的创业公司文化正变的越来越糟。这是一个危险的时期,因为在医疗保健和生物技术方面,Freenome 正在开发的具有预测性的黑匣子机器学习技术越来越受到重视。没关系。无论你是否能预测癌症早期,这些预测都不会被FDA的老派生物统计学家所重视。不清楚这些类型的诊断(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学习和改进)应该如何适应上世纪使用的药物测试。不清楚这些类型的诊断型创业公司自上而下的欺诈行为是否成熟。在风险投资公司退出之后,这种类型的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在Theranos之后,我原以为负责人会严抓严打。我想,我还是需要继续寻找论文。

翻译来自:虫洞翻翻译者ID:王炜 编辑:杨志芳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