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周航的“腥风血雨”与贾跃亭的“飞升之劫”

原标题:周航的“腥风血雨”与贾跃亭的“飞升之劫”

贾跃亭坐不住了。

周航突如其来的“叛变”让陷入困境的乐视雪上加霜。周航对乐视与贾跃亭的公开喊话,成了易到提现危机之后的又一重磅炸弹。

事情的最新进展是,包括周航在内的易到三位联合创始人昨晚宣布辞职,而曾操盘“易到14亿贷款案”的乐视控股CFO吴辉也被报道早已离职。

贾跃亭昨晚开始对股民喊话,他把乐视当前的危机形容为非上市体系正在历经“飞升之劫” ——一个玄幻小说里才能看到的词汇。但不得不说,贾跃亭的话术简直滴水不漏,他有意识地将公司主体进行了区分,避免易到等陷入困境的业务对乐视网的冲击。

一、

除了乐视外,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周航很早之前就离开了易到。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但对于乐视和周航,这是稳定情绪的权宜之计,互有所求,心照不宣。

易到三位联合创始人周航、杨芸、汤鹏在昨日辞职声明中提到,去年6月之后,三人均陆续淡出易到管理层,为避免引发外界过度猜测,影响融资,就以名留实走的方式(创业家注:对外保留职务,保留人事关系并领取象征性薪酬)淡出,而易到由乐视派驻的以彭钢为首的团队管理。外界猜测多时的传闻总算有了盖棺定论。

不过,自从易到卖给乐视之后,直到今天双方决裂,易到也没有再宣布获得新的融资。而与此同时,一直到周航加盟顺为资本,乐视和周航也都还在坚守着这个“秘密”。

当时有太多的细节表明,周航早已经离开了易到。包括周航频繁来往国外,匿去“易到用车”签名,朋友圈不再发易到推广,甚至易到的法人代表也进行了更换。即便如此种种,在周航和乐视的口中,人们依然不会听到周航离开易到的字眼。

周航与贾跃亭终究不是一路人,双方在易到的交易达成之前只吃过一次饭,周航公开承认与贾跃亭存在分歧,他也没法理解乐视的生态化反和跨界颠覆。

周航与易到是貌合神离,他言谈之间传递着自己要离开的信息。”在这次风波发生几个月前,一位曾与周航多次接触过的知情人士曾向创业家透露,“如果他铁了心留下来,你问什么,他一定会说易到这好、那好,但交流时,他就说不喜欢乐视的做法。”

4月19日傍晚,周航的一封公开声明,宣告了他与乐视和贾跃亭走向决裂。周航“提醒”乐视要承担起社会责任,甚至直言乐视挪用了易到13亿元。友谊的小船算是彻底沉入海底。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双方最终撕破脸面的直接原因是股权谈判的破裂,周航获得了投资人的支持试图重掌易到,但乐视觉得给出的价格低得离谱,甚至荒唐。

据说,看到周航的公开信后,贾跃亭大怒,当晚便聚集了十余人,包括乐视控股和易到高管,以及两三名法务和律师,紧急商讨应对之策。其中一条是,乐视把周航的“叛变”比喻为现代版的“农夫与蛇”。

根源要回溯至2015年10月,滴滴已经和快的合并,与uber激战正酣,而出行领域的先驱易到没扛住,把70%的股权卖给了当时风头正盛的乐视,为今日的争端埋下祸根。

二、

在马云的湖畔大学开学典礼上,周航被请上了台。对于这个号称只讲失败的创始人课堂,周航是难得的案例。

界面曾描述了周航在湖畔大学遭遇的尴尬一幕。周航在台上讲的“失败教训”遭到了底下学员的呛声,认为周航“讲得不够痛”,有所保留。台下的人对“航叔”只把失败归结到“互相不喜欢”感到不满,甚至一位学员站起来直呼:“我不赞同你的观点。”

“航叔”原本是一个行业开创者。在滴滴和快的都不见踪迹的时候,江湖上流传的是易到的传说:国内首个共享出行的平台,加上优良的乘车体验,易到成功俘获了一众城市白领。

而周航更是被外界描述为情怀满满的知识分子。喜欢文学和哲学,喜欢哈耶克和《通往奴役之路》,没事写写文章。

在创业上周航有点另类,他不屑于价格战,强调原创,专注产品,把“共享汽车社会”的理想作为易到用车的终极愿景。

但不能否认的事实是,周航把易到做失败了。

固执和保守是周航复盘出来的教训。易到并非没有跑出来的机会,但周航认为他对用户的需求把握得最准,不应该去挑战出租车政府管制的体系,所以易到从始至终都没有进入出租车市场。当然,他也不愿意靠资本活着。

“虽然他有合伙人,但我觉得能够与他一起相互支持、激发的搭档并没有。”周航好友、航班管家创始人王江曾对创业家说,“他一个人在战斗,付出的努力和辛苦就会比我们大,所谓的出错概率也会比较大,一个人战斗就是这样。”

但周航低估了形势的发展。当易到还守着自己的地盘缓慢开垦时,滴滴和快的都拿着风投的海量资金进场。他所处行业的竞争实在过于激烈和残酷:这是一个拿几十亿美金烧钱的行业,回看十年都绝无仅有。这个行业的选手们也都彪悍十足:无论程维,还是卡兰尼克,无一不骁勇善战。只有周航看起来,像个性情温和的文人。

“我其实融钱一直都不困难,像2014年C轮的时候,我们有机会拿很多钱,当时应该说有机会拿到非上市融资里面最大的钱。但是我们没要。为什么没要?一方面考虑股权会稀释很多,另外很重要的就是我们对竞争形势的估计。我们没有想到如此的惨烈。”周航2015年10月在接受创业家采访时如是说。

很多人事后回顾,如果不是2015年资本疯狂涌入,也不至于造成如此惨烈的补贴大战。而易到或许能因此缓过来,避免当下的悲剧。但这种假设已经没有多少意义,而周航则用“腥风血雨”来形容创业本身。

“我觉得年轻的创业者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大家都是同一起跑线。虽然你觉得可能太过于丛林社会了,弱肉强食,优胜劣汰,速度很快,也很残酷,但是我觉得创业本身就不是过甜蜜的小日子,本身就是一场腥风血雨,急风骤雨。本来就是一个波浪起伏的人生,你怎么还能指望着一个甜蜜的小日子呢?”

三、

对于贾跃亭来说,这无疑是一场更加猛烈的腥风血雨。去年11月,贾跃亭发布了五千多字的“罪己诏”。这是外界首次看到乐视高层坦承战略失误。

乐视蒙眼狂奔多时,各路问题引发连锁反应,从业务到钱,再到人,乐视陷入泥潭已近一年之久。

钱是这家企业最急缺的东西。贾跃亭为这家企业构画了一个宏伟的蓝图,从最早买版权到后来做手机,从做电视到开始造汽车。人们赞赏乐视网早年大量购买版权的眼光,但另一方面,人们却在为乐视造车感到忧心忡忡。

这个耗资巨大的工程耗费了乐视上百亿的现金流,其命运也是一波三折,从工厂停建风波,到后来裁员风波。而今年初,融创火线驰援乐视150亿元时,孙宏斌明确表示这笔钱不涉及乐视汽车,因为他也“看不懂”。

被看作是整个乐视生态地盘的上市公司乐视网,也遭遇困境。作为当年A股市场的首家视频网站,乐视享受到了超高的市盈率。当资本环境向好时,坚挺的股市源源不断地为乐视其它业务输送养分。而如今,贾跃亭却不得不想方设法稳定上市公司的业务。

在缺钱的日子里,人也在散去。今年春节后,包括乐视超级汽车联合创始人丁磊、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乐视体育COO于航、乐视全球投融资业务主管郑孝明等多名高管离职。

乐视的持续动荡引发了连锁反应。2016年5月,乐视网曾打算收购乐视影业100%,确定的初步价格为98亿元。近一年后,融创中国150亿火线驰援乐视网,乐视影业融资后的估值为70亿元左右,估值在缩水。亚足联也在最近停止了与乐视的合作。

坏消息在一个接着一个。

乐视把周航的“叛变”形容为现代版的农夫与蛇。我们没有办法去了解贾跃亭此时的心境和真实想法。但我们可以看到乐视在发生的一些显性变化,过去一年时间,乐视的发布会次数锐减,但乐视网的停牌次数却陡增。根据创业家的不完全统计,乐视在最近半年时间,停牌次数已经达到了四次。在2016年,乐视网在交易日的停牌天数达到125天。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乐视和贾跃亭几乎没有再提七大子生态的概念。

但这并不妨碍贾跃亭诉说着乐视的光荣与梦想,他极力地为自己辩解:现实并非大家所看到的那样,乐视的未来一片形势大好。贾说,创业如登山,离山顶越近,前路越发陡峭,脚步也越发沉重。

不过,堵在门口要账的供应商和专车司机似乎并没有这么乐观。在他们眼中,多么宏大的生态都不如把几千元的余额取出来重要。

而贾跃亭又能否度过这次“飞升之劫”,登上山顶? 时间会给出答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