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曹雪芹描述之精准例谈:陪笑

作者 赵海忠

内容提要:曹雪芹描写人物有60多种笑法,其中“陪笑”一种有70次左右。《红楼梦》是叹人慨事末世之作,不乏囧人囧态、异人异态、畸人畸态,因而异于笑之常态的“陪笑”是一种生存和生活的必然。“陪笑”体现了曹雪芹对人物细小情状的精准把握和刻画。

关键词:曹雪芹人物描述陪笑

笑的本义是因喜悦开颜或出声。一般地讲,笑的构成要有两个条件。一个是要有喜悦的内因,一个是要有开颜或者出声的外在表现形态。在《红楼梦》中,作者对各种人物、各种笑法都有描述,如同时伴随其他动作的笑有:拍掌笑,拍案笑,携手笑,泣笑,点头微笑,拍着手笑,拍着手而乱笑,起身笑,理鬓笑,谈笑,立住脚笑,走过来笑,点头冷笑,晃着头笑,扎手笑 ,欣然跌足笑,咬着手帕子笑,摇着头笑,手捂着嘴不敢笑出来,摇头笑,侧身笑,掩面伏身而笑,忙施礼陪笑,趔趄着笑;表明性质的笑有:齐憨笑,冷笑,含羞笑,陪笑,强笑,假意含羞笑,假意笑,涎皮笑,勉强笑,讪笑,凑趣笑,搭讪笑;表示程度的笑有:大笑,哄然大笑,掌不住笑,呵呵大笑,噗哧一笑,哈哈大笑,哄然一笑,高声笑,哄堂笑;表示方式的笑有:忙陪笑,嘻笑,满面堆笑,嘻嘻笑,抿著嘴笑,忙笑,悄笑,鼻子里笑了一声,鼻子里一笑,似笑不笑,嗤的一声笑;表示场所的笑有:在旁笑,在窗外笑;表示参与人数的笑有:都笑,皆笑。等等。

上述粗略统计可以看出,曹雪芹写人物的笑,会因为人物的身份、场合、心理等条件的不一样而使用不同的描述性语言,充分体现了曹雪芹对人物特点的准确把握和精细描画。在上述 60余种笑法中,陪笑是较多使用的一种,大概有70次左右,也是一种非常特别的笑。

什么是陪笑呢,陪笑就是光有笑的外在表现形态,或者开颜,或者出声,但却不是发自内心的,没有喜悦的内在因素,只是由于某种原因不得不笑罢了。

《红楼梦》中陪笑之所以多,是因为《红楼梦》是一部叹人慨事之作,更是一部末世之作。在一派“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的特定氛围中,异于常态不自然的笑就是必然。当然,一般地理解,《红楼梦》描述人物事件多,人物关系复杂,人物具体状况又不同,陪笑,一种不是笑的笑便在所难免。

下面就将《红楼梦》中的陪笑作一梳理分析。

一、与甄士隐有关的三个陪笑

甄士隐是小说中一个非常特别的人物。是甄士隐为小说开了头,是甄士隐通天达地为读者透露了小说中某些非常重要的关节。但是,甄士隐神人也。小说在第一回之后,他就一隐而不见。小说写到甄士隐时,有两个陪笑。

当下雨村见了士隐,忙施礼陪笑道:“老先生倚门伫望,敢是街市上有甚新闻否?”士隐笑道:“非也。适因小女啼哭,引他出来作耍,正是无聊之甚,兄来得正妙,请入小斋一谈,彼此皆可消此永昼。”说着,便令人送女儿进去,自与雨村携手来至书房中。”(第一回)

却说封肃因听见公差传唤,忙出来陪笑启问。那些人只嚷:“快请出甄爷来!”封肃忙陪笑道:“小人姓封,并不姓甄。只有当日小婿姓甄,今已出家一二年了,不知可是问他?”那些公人道:“我们也不知什么‘真’‘假’,因奉太爷之命来问,他既是你女婿,便带了你去亲见太爷面禀,省得乱跑。”说着,不容封肃多言,大家推拥他去了。封家人个个都惊慌,不知何兆。(第二回)

第一次陪笑是别人陪给他甄士隐的。当时的贾雨村,典型的破落书生,不仅前途未卜,而且食宿无着。而甄士隐呢,虽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但也算殷实可观。这样的地位身份和经济实力之间的巨大差距,使得贾雨村不得不给甄士隐陪笑脸。这次拜访,以严老爷来访而不了了之。和这个陪笑相当,在打听到前边留饭后,贾雨村只好悄悄“从夹道中自便出门去了”。脂砚斋注意到此时此景,蒙府本批曰:“世态人情,如闻其声。”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当初的穷儒,经过考试举荐,已然换了一个人似的。之后是革职云游,后来当朝启用旧职,加上贾政的推荐,贾雨村得以升迁。贾雨村想到甄士隐,说得更确切一点是想起了娇杏。想起娇杏也不会像当年那样给甄士隐陪笑脸了,而是“一片声打的门响”,“本府太爷差人来传人问话”。贾雨村此时根本上说并不是念及甄士隐当年的赠送银子和衣物之恩。妙在甄士隐已经和疯道人一起去了。而此时代替甄士隐给贾雨村陪笑的是甄士隐的丈人封肃。可谓物是人非,换了人间了。三个陪笑,陪出了世态,笑出了人情。不得不叹服作者之观察细,表现准。

二、林黛玉的几个陪笑

黛玉虽不识,也曾听见母亲说过,大舅贾赦之子贾琏,娶的就是二舅母王氏之内侄女,自幼假充男儿教养的,学名王熙凤。黛玉忙陪笑见礼,以“嫂”呼之。(第一回)

黛玉亦常听得母亲说过,二舅母生的有个表兄,乃衔玉而诞,顽劣异常,极恶读书,最喜在内帏厮混,外祖母又极溺爱,无人敢管。今见王夫人如此说,便知说的是这表兄了。因陪笑道:“舅母说的,可是衔玉所生的这位哥哥?在家时亦曾听见母亲常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小名就唤宝玉,虽极憨顽,说在姊妹情中极好的。况我来了,自然只和姊妹同处,兄弟们自是别院另室的,岂得去沾惹之理?”(第三回)

一语未了,只见赵姨娘走了进来瞧黛玉,问:“姑娘这两天好?”黛玉便知他是从探春处来,从门前过,顺路的人情。黛玉忙陪笑让坐,说:“难得姨娘想着,怪冷的,亲自走来。”又忙命倒茶,一面又使眼色与宝玉。宝玉会意,便走了出来。(第五十二回)

黛玉在贾家的身份是外人。且看看这几句话:贾母说:“请姑娘们来。今日远客(指林黛玉)才来,可以不必上学去了。”王熙凤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指林黛玉)!”贾赦说:“或有委屈之处,只管说得,不要外道(请林黛玉不要外道)才是。”贾母说:“你舅母你嫂子们不在这里吃饭。你是客(指林黛玉),原应如此坐的。”贾母说:“外客(指林黛玉)未见,就脱了衣裳,还不去见你妹妹!”贾母说:“那不是林家的人。林家的人都死绝了,没人来接他的,你只放心罢。”贾母说:“没姓林的来,凡姓林的我都打走了。”这些话,有的竟然就是直接对着林黛玉说的。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林黛玉要陪笑了。通过林黛玉的陪笑,我们可以感受、理解林黛玉那颗幼小而又敏感的心。实际上,林黛玉尖酸也罢,刻薄也罢,都与林黛玉本人的身份遭际有关。一方面是外人的身份,一方面是孤傲雅洁的内心,林黛玉的陪笑可以说是一种特殊情感与心情的流露。

三、与刘姥姥有关的几个陪笑

于是刘姥姥带他进城,找至宁荣街。来至荣府大门石狮子前,只见簇簇轿马,刘姥姥便不敢过去,且掸了掸衣服,又教了板儿几句话,然后蹭到角门前。只见几个挺胸叠肚指手画脚的人,坐在大板凳上,说东谈西呢。刘姥姥只得蹭上来问:“太爷们纳福。”众人打量了他一会,便问“那里来的?”刘姥姥陪笑道:“我找太太的陪房周大爷的,烦那位太爷替我请他老出来。”(第六回)

红玉上来陪笑问道:“姑娘们可知道二奶奶那去了?”(第二十七回)

一问,吴新登家的便都忘了,忙陪笑回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赏多少谁还敢争不成?”探春笑道:“这话胡闹。依我说,赏一百倒好。若不按例,别说你们笑话,明儿也难见你二奶奶。”吴新登家的笑道:“既这么说,我查旧帐去,此时却记不得。”探春笑道:“你办事办老了的,还记不得,倒来难我们。你素日回你二奶奶也现查去?若有这道理,凤姐姐还不算利害,也就是算宽厚了!还不快找了来我瞧。再迟一日,不说你们粗心,反象我们没主意了。”吴新登家的满面通红,忙转身出来。众媳妇们都伸舌头,这里又回别的事。(第五十五回)

刘姥姥是《红楼梦》中涉笔较多的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形象。从结构来说,刘姥姥是作者将文笔落实到贾府的开始;从艺术作用来看,刘姥姥担负着旁观者的角色而让读者逐步接触到贾府;从行动意义来说,刘姥姥伏线千里,对《红楼梦》中几个关键人物命运起着关键的作用。但是,刘姥姥最初来贾府的目的非常清楚,不过是讨点好处。所以,刘姥姥是一个有求于别人的人,所以和贾府门人说话也得陪笑,其情其景可想而知。这种陪笑,既缘于人穷,又缘于志短。红玉由于偶然的机会为王熙凤办了一件事,这对于一心想着爬上来的红玉来说,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但是办完事回复领功的时候,王熙凤已经“不在这山坡子上了”,所以红玉这时急于找到王熙凤,不仅要回复领功,而且要体现办事效率,所以就陪笑问探春宝钗。也就是说,这时红玉的笑根本不由衷,但是为了达到目的也就只好陪笑了。这与一般情况下对探春宝钗是否尊敬喜欢没有关系。吴新登家的给探春陪笑完全是失职之后的尴尬。一般情况下,管事的也不一定要理论个多清楚。但是探春是新政,需要体现她本人的才干,也需要办几件干净清楚的事来伏人,于是就不客气了,吴新登家的只有陪笑领骂挨批的份了。

四、与王熙凤有关的几次陪笑

话说凤姐正与平儿说话,只见有人回说:“瑞大爷来了。”凤姐急命“快请进来。”贾瑞见往里让,心中喜出望外,急忙进来,见了凤姐,满面陪笑,连连问好。凤姐儿也假意殷勤,让坐让茶。(第十二回)

贾珍一面扶拐,扎挣着要蹲身跪下请安道乏。邢夫人等忙叫宝玉搀住,命人挪椅子来与他坐。贾珍断不肯坐,因勉强陪笑道:“侄儿进来有一件事要求二位婶子并大妹妹。(第十三回)

贾珍见凤姐允了,又陪笑道:“也管不得许多了,横竖要求大妹妹辛苦辛苦。我这里先与妹妹行礼,等事完了,我再到那府里去谢。”说着,就作揖下去,凤姐儿还礼不迭。(第十三回)

凤姐忙向贾蔷道:“既这样,我有两个在行妥当人,你就带他们去办,这个便宜了你呢。”贾蔷忙陪笑说:“正要和婶婶讨两个人呢,这可巧了。(第十六回)

尤二姐陪笑忙迎上来万福,张口便叫:“姐姐下降,不曾远接,望恕仓促之罪。”说着便福了下来。凤姐忙陪笑还礼不迭。二人携手同入室中。(第六十八回)

众姬妾丫鬟媳妇已是乌压压跪了一地,陪笑求说:“二奶奶最圣明的。虽是我们奶奶的不是,奶奶也作践的够了。当着奴才们,奶奶们素日何等的好来,如今还求奶奶给留脸。”(第六十八回)

邢夫人直至晚间散时,当着许多人陪笑和凤姐求情说:“我听见昨儿晚上二奶奶生气,打发周管家的娘子捆了两个老婆子,可也不知犯了什么罪。论理我不该讨情,我想老太太好日子,发狠的还舍钱舍米,周贫济老,咱们家先倒折磨起人家来了。不看我的脸,权且看老太太,竟放了他们罢。”说毕,上车去了。(第七十一回)

这些笑大都是别人陪给王熙凤的。第一次,是贾瑞欲和王熙凤相好时贾瑞陪给王熙凤的。贾瑞是一个猥琐而落魄的男人,在王熙凤的眼中没有一点点地位。但是贾瑞这个癞蛤蟆偏偏想吃王熙凤这只天鹅的肉。所以是“满脸陪笑”,集讨好、套近乎、肉麻于一体,大有能和熙凤笑一笑,就是立马下油锅、钻火海也在所不惜的意味。庚辰本就在此批着“如蛇”二字。第二次和第三次,是贾珍由于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之后求王熙凤协理宁府时陪给王熙凤的。按理说,贾珍是王熙凤的大伯子,完全没必要也不应该给王熙凤陪笑脸,但事急无法顾及这些,只能是舍耻陪笑脸。第四次是贾蔷刚刚在贾珍那里谋得“下姑苏聘请教习,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等事”,贾琏表示怀疑,王熙凤从中说话,贾琏才予以准确的答应。所以,当王熙凤提出他带两个人即贾琏奶母赵嬷嬷的两个儿子赵天梁、赵天栋去时,贾蔷不仅满口答应,而且陪上一个灿烂的笑脸。甲戌本侧批是:“写贾蔷乖处。”曹雪芹用笔也比较巧,在上述的几个陪笑中,贾瑞的陪笑是由于王熙凤的貌,贾珍的陪笑是由于王熙凤的才,贾蔷的陪笑是由于王熙凤的权。粗略来看,貌、才和权,也是构成王熙凤形象的主要方面,可谓陪笑之中见形象。

这里边最辛酸的陪笑要数尤二姐的了。偷鸡摸狗,鬼鬼祟祟,以最不适当的方式与王熙凤会面,真是让人担心她的命运。而最阴险的陪笑应当说是邢夫人陪给王熙凤的了。明是陪笑,实则是给脸子瞧。这也是王熙凤接受的最难堪的陪笑了。

五、贾政的几次陪笑

水溶见他语言清楚,谈吐有致,一面又向贾政笑道:“令郎真乃龙驹凤雏,非小王在世翁前唐突,将来‘雏凤清于老凤声’,未可量也。”贾政忙陪笑道:“犬子岂敢谬承金奖。赖藩郡余祯,果如是言,亦荫生辈之幸矣。”(第十五回)

贾政忙陪笑道:“今日原听见老太太这里大设春灯雅谜,故也备了彩礼酒席,特来入会。何疼孙子孙女之心,便不略赐以儿子半点?”(第二十二回)

贾政听了这话,抓不住头脑,忙陪笑起身问道:“大人既奉王命而来,不知有何见谕,望大人宣明,学生好遵谕承办。”(第三十三回)

贾政上前躬身陪笑道:“大暑热天,母亲有何生气亲自走来?有话只该叫了儿子进去吩咐。”(第三十三回)

贾政又陪笑道:“母亲也不必伤感,皆是作儿的一时性起,从此以后再不打他了。”(第三十三回)

有人指出,贾政者,假正经也。不管如何,贾政在一般读者的心目中是一个不苟言笑、严肃的人。在小说中,作者一共写了贾政的五次陪笑。其中两次是陪给权贵们的,三次是陪给贾母的。这也是贾政生活中的两座大山。所以说,单是一个陪笑,曹雪芹也绝不轻易随便使用。

贾政要想在那个社会混下去,权贵们是贾政所不能忽视的。水溶乃北静王。按照小说中介绍,为秦可卿举行路祭的有四王等多人。何谓四王,即东平王、南安郡王、西宁郡王和北静郡王。而且“原来这四王,当日惟北静王功高,及今子孙犹袭王爵。现今北静王水溶年未弱冠,生得形容秀美,性情谦和”。所以贾政陪笑,一方面是感激,另一方面是敬畏。至于贾政给忠顺王长史官陪笑,一方面也是敬畏,另一方面还是一种“抓不住头脑”心中无底的陪笑。

贾政给贾母陪笑,第一次是承欢讨好,虽然有点不自然,但也显得诚恳,同时也反映了贾政内心的孤独和寂寥。庚辰本明确指出,“贾政如此,余亦泪下”,应当说是点明了贾政的内心。第二次和第三次贾政给贾母陪笑,是因为贾政毒打贾宝玉,贾母放开言语痛骂之后贾政的悔恨和无地自容。

六、贾宝玉的几次陪笑

众小厮忙断喝拦阻,宝玉忙丢开手,陪笑说道:“我因为没见过这个,所以试他一试。”(第十五回)

宝玉见他不理,只得还陪笑说道:“你也出去逛逛再裁不迟。”(第二十八回)

宝玉便觉没趣,半日,只得又陪笑问道:“谁叫你给我送来的?”玉钏儿道:“不过是奶奶太太们!”宝玉见他还是这样哭丧,便知他是为金钏儿的原故;待要虚心下气磨转他,又见人多,不好下气的,因而变尽方法,将人都支出去,然后又陪笑问长问短。……宝玉只管央求陪笑要吃,玉钏儿又不给他,一面又叫人打发吃饭。(第三十五回)

宝玉素习与别的女孩子顽惯了的,只当龄官也同别人一样,因进前来身旁坐下,又陪笑央他起来唱“袅晴丝”一套。(第三十六回)

宝玉和妙玉陪笑道:“那茶杯虽然脏了,白撂了岂不可惜?依我说,不如就给那贫婆子罢,他卖了也可以度日。(第四十一回)

宝玉听说,一径往花厅来,耳内早已隐隐闻得歌管之声。刚至穿堂那边,只见玉钏儿独坐在廊檐下垂泪,一见他来,便收泪说道:“凤凰来了,快进去罢。再一会子不来,都反了。”宝玉陪笑道:“你猜我往那里去了?”玉钏儿不答,只管擦泪。(第四十三回)

宝玉只当是说他,自己忙来陪笑说道:“因我偶步到此,不知是那位世交的花园,好姐姐们,带我逛逛。”(第五十四回)

宝玉听他方才的话,忙陪笑抚慰一时。晚间果密遣宋妈送去。(第七十七回)

一语未了,只见他嫂子笑嘻嘻掀帘进来,道:“好呀,你两个的话,我已都听见了。”又向宝玉道:”你一个作主子的,跑到下人房里作什么?看我年轻又俊,敢是来调戏我么?”宝玉听说,吓的忙陪笑央道:“好姐姐,快别大声。他伏侍我一场,我私自来瞧瞧他。”(第七十七回)

曹雪芹在宝玉身上使用的陪笑也非常严密,绝不混用。宝玉是整个《红楼梦》之中给人陪笑最多的一个人。看看上面几个陪笑,贾宝玉一般主要是将笑陪给女性和小人物,甚至是比较“低贱”的人。比如二丫头、玉钏、龄官等。从这一点来看,贾宝玉在其思想的深处,确实是有平民意识,具有“亲民”举止,具有“亲女”举止。如庚辰本在贾宝玉给二丫头陪笑之后批曰:“一‘忙’字,二‘陪笑’字,写玉兄是在女儿分上。”在贾宝玉给玉钏连着三次陪笑后,蒙府本两次批曰:“何等涵度!”、“写尽多情人无限委屈柔肠”。在宝玉给龄官陪笑后,蒙府本作长篇批:“非龄官不能如此作势,非宝玉不能如此忍,其文冷中浓,其意韵而诚,有富贵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之意。”这种面孔一方面与贾宝玉的年龄有关系,但是主要是与他的情感指向和思想修养有关系。在封建社会教育体制下,一个显赫贵族家庭的公子能够给别人陪几个笑确实不易。

七、贾琏的几次陪笑

贾琏听说,忙陪笑央求道:“好人,赏我罢,我再不赌狠了。”(第二十一回)

贾琏只得忍愧前来,在贾母面前跪下。贾母问他:“怎么了?”贾琏忙陪笑说:“昨儿原是吃了酒,惊了老太太的驾了,今儿来领罪。”(第四十四回)

贾琏忙进去,陪笑道:“打听老太太十四可出门?好预备轿子。”贾母道:“既这么样,怎么不进来?又作鬼作神的。”贾琏陪笑道:“见老太太玩牌,不敢惊动,不过叫媳妇出来问问。”(第四十七回)

贾琏的陪笑全是猥琐事。或者是偷情留下了物证,或者是幽会情人被人发现。所以贾琏的陪笑就有一点笑不由己,勉强作相。如贾琏在平儿发现其行李物品之中有一绺头发后陪给平儿的一个笑,蒙府本就作“彼此用强用霸”批,说明贾琏只不过此时有把柄在平儿手中,所以不得不陪笑。

八、袭人和平儿的几次陪笑

王夫人正坐在凉榻上摇着芭蕉扇子,见他来了,说:“不管叫个谁来也罢了。你又丢下他来了,谁伏侍他呢?”袭人见说,连忙陪笑回道:“二爷才睡安稳了,那四五个丫头如今也好了,会伏侍二爷了,太太请放心。恐怕太太有什么话吩咐,打发他们来,一时听不明白,倒耽误了。”(第三十四回)

平儿冷笑道:“你们明白就好了。”又陪笑向探春道:“姑娘知道二奶奶本来事多,那里照看的这些,保不住不忽略。俗语说,‘旁观者清’,这几年姑娘冷眼看着,或有该添该减的去处二奶奶没行到,姑娘竟一添减,头一件于太太的事有益,第二件也不枉姑娘待我们奶奶的情义了。”(第五十五回)

平儿忙陪笑道:“多谢。”(第五十五回)

凤姐便叫倒茶。小丫头子们会意,都出去了。这里凤姐才和平儿说:“你都听见了?这才好呢。”平儿也不敢答言,只好陪笑儿。(第六十七回)

平儿忙陪笑道:“姑娘怎么今日说这话出来?我们奶奶如何当得起!”(第七十三回)

平儿忙也陪笑解劝,一面又拉了待书进来。周瑞家的等人劝了一番。(第七十四回)

袭人和平儿是没有地位的下人,但在下人阶层中又有一定地位。他们的身份非常特殊。或者说,对上人,他们是下人。对下人,他们又是上人。尤其是平儿,由于王熙凤在贾府之中的特殊地位,更显出不一般来。所以,他们的陪笑小心翼翼,他们的陪笑战战兢兢。

通过如上罗列和简要分析,陪笑是曹雪芹对人物特定身份、处境乃至特定思想、情感的准确把握。通过陪笑,我们处处感受到《红楼梦》奇诡而不谐和的人际关系,领略了当时多种社会情景、人生境况。“陪笑”的精准使用启示我们,注意从细小之处体会曹雪芹的艺术功力,注意从细小之处体会《红楼梦》的伟大。这些细小,一方面指的是曹雪芹对人物细小生活情状的具体把握,一方面指的是曹雪芹能够通过特定的文字将这具体的把握表现出来,即使是一个字,一个词,他也会多加考虑,多加推敲,并且最终予以准确的选择。

欢迎转发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您的每一次转发,都是对我们的最大支持。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