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我们不聊IP,我们聊故事|云莱坞IP大会:剧本、小说、漫画

原标题:我们不聊IP,我们聊故事|云莱坞IP大会:剧本、小说、漫画

近几年的北京电影节,我们在享受集邮般的经典电影展映的同时,也逐渐开始思考其在产业和艺术上还能有哪些清晰的立意和建树。在这方面,北影节仍存在着定位模糊的问题,但不容忽视的是,北影节的“电影市场”板块已经逐步形成规模,为各类产业交流活动提供平台。4月20日,活跃在电影界的编剧社区与影视版权交易平台“云莱坞”举办了北影节电影市场板块的特约活动“云莱坞IP大会:剧本、小说、漫画”,邀请各创作行业从业者和各路媒体,讨论行业内故事资源的整合运作方式,以及“云莱坞”的服务模式。

云莱坞是专业的编剧社区与影视版权交易平台,云莱坞IP大会,是由云莱坞在北京国际电影节举办的专场活动,旨在向影视行业推介云莱坞平台的35部优质作品。

写作者(影视编剧、类型小说作家)在这里能免费享受涵括版权保护、版权交易、法务支持在内的一站式服务,同时可在云莱坞社区学习编剧技巧,结交编剧朋友,寻找影视项目合作;影视方(制片人、导演、影视策划)在这里能得到精准、实时、个性化的故事、剧本、编剧推荐,所有推荐均通过专业影视开发团队筛选及智能算法双重评估。

云莱坞现活跃着数万名实名认证编剧、小说作者、影视人。上线第一年,云莱坞促成影视改编权交易数亿元人民币。云莱坞现已组建影视行业最专业的编剧经纪团队,为平台优秀编剧,提供专业、标准、高效的经纪服务,深度帮助编剧发展自己的职业道路。

云莱坞的模式既有对时下网络平台与IP盛行火热图景的应和,也有对好莱坞成熟模式的效仿,他们既热衷于为新人编剧建立平台,也在不断购入日系推理小说的版权(如东野圭吾的十余部作品版权)、外国电影的翻拍权(如日本电影《丈夫得了抑郁症》等)。如创始人吴又所介绍,他们也学习了好莱坞的剧本“黑名单”模式,然而正如好莱坞以“黑名单”为基础建立起来的收费剧本数据交流网站在吸引了众多投资方和编剧的同时,也因业界种种潜规则而遇到一系列问题,云莱坞也经受着华语电影界的剧本荒现状的挑战。正如吴又自己所坦陈:“东野圭吾有90多部小说在国内交易,每一本都可以改编成电影吗?我不这样觉得。甚至我们引进的这十余部里,我觉得也并不是每一部都适合大家买……这其实是我们面临的很严峻的事,就是我们缺真正好的中国故事。”这或许是身处故事创作市场的第一线的肺腑之言。

以下是活动言论精华节选:

北京国际电影节

主题:云莱坞IP大会:剧本、小说、漫画

时间:2017年4月20日(下午)

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一层多功能5厅

嘉宾:

吴又,北京云莱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

应萝佳,合众睿客创始人。著名制片人、编剧经纪人。

参与作品:《零下三十八度》《乱世书香》《火线三兄弟》《女子军魂》《当婆婆遇上妈》《我的糟糠之妻》《五十玫瑰》《纸醉金迷》等。

忻宁宁,制片人,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开发中心第二工作室副总经理。

参与制作《健忘村》《快手枪手快枪手》《滚蛋吧肿瘤君》《煎饼侠》《火锅英雄》《十万个冷笑话》《赤道》《解忧杂货店》《玩命爱一个姑娘》等万达多部优秀作品的开发和制作工作。

张静,翻翻动漫副总经理。

翻翻动漫集团是日本集英社中国大陆唯一版权代理,拥有漫画行、良筑良作、新星杯、欢小铺等多个动漫子品牌。

周健森,北京文化·摩天轮文化传媒开发总监。

北京文化·摩天轮文化传媒参与制作《同桌的你》《心花路放》《解救吾先生》《我不是潘金莲》《有完没完》等多部影视作品。

吴又主题演讲

我们今天讲的主题,在我看来它并不是IP,它应该是故事。一个非常好的制片人和一个普通的制片人,之间隔着什么?在我看来,它隔着一个好的故事。我前一段时间看《人类简史》,说人和动物之间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在人会讲故事。

我们作为影视行业的人,我们一直在渴求一个好的故事,好的小说,好的剧本。在好莱坞,好莱坞的编剧工会有2.5万个注册的职业会员编剧,但是在中国,我觉得这种差距是巨大的,我们的差距是在底层上,这是我今天特别想说的,也是云莱坞一直在做的。很多人在说云莱坞在做什么?云莱坞做的事情是非常简洁的,我们做的一切事情都围绕着故事。

但是如果我们仅仅只想找到一个好故事,我觉得那是我们的欲望,那是一个结果。我们怎么在我们这个行业的未来,为这个产业能够做更多的事情,我们怎么有可能找到那些好的故事?我觉得我们必须要回到创作者层面来思考这个问题。IP,从我们这个行业来说,我们觉得有小说,有剧本,有漫画。我们为小说的作者做了什么?在日本,文库本,有发行量上千万,到现在为止也有六百万漫画杂志。其实我自己做出版做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虽说我出版了一系列畅销小说,但是我们整个行业为类型小说作者做的其实不够。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我们所看到的只有一种文体,就是网文,600万字的网文在发展。但是3万字—5万字的中长篇小说,15万字—25万字的类型小说,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支持。

我们再说到编剧,编剧我们又为他们做了什么?在好莱坞,编辑工会成立于1921年,到今天有将近100年的历史了。我们一直在喊缺编剧,特别缺编剧,但是我们有编剧工会吗?我们的编剧散落在各地。今天我们也有编剧过来,是从外地过来,从其他行业过来,有很多年轻人想成为编剧,在中国有300万—400万写作者,这里想成为编剧的数以百万计,但是他们找不到组织,找不到有标准的服务,找不到我去发展自己,应该怎么能走出来?

当我写下第一个剧本的时候我究竟该找谁?我该把我的剧本随便发个邮件投给制片人吗?在座的都知道,我们很少去看那样的剧本,我们没有编剧社区。网文的写作者有奇点,你写一个小文章有朋友圈。但是在整个中国泛文化、泛娱乐产业里,编剧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在好莱坞,原创编剧占到整个行业创造故事的50%,50%的片子是由编剧写出来的。1921年有编剧工会,1979年有CAA这样的公司,但是到今天为止我们也没有真正为编剧去做什么。漫画作者,我们待会儿也可以听到我们的嘉宾,就是翻翻动漫的张静,他们一直在为漫画写作者创造一个非常好的环境。

在今天,我觉得大家越来越重视源头了,我们不要成为故事的掠夺者,我们等在这里去找好的故事,我们希望好的故事能花一千万,花多少钱买下,其实我觉得它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我们可以在全球发现牛逼的故事,但是我们如果要去发展人,我觉得必须要从本土出发。因为文化的问题永远需要我们靠本土解决,只有本土的作者才能够创造本土的故事。

一个编剧怎么写出来?大家可以想一下,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编剧,编剧是正态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尤其是当他开始决定成为一个编剧的时候,当他写下第一个剧本的时候,他怎么办?所有的制片人主要都在朝阳区,编剧怎么办?我们知道,在好莱坞大部分编剧处女作是最牛逼的,25—35岁可以写出在奥斯卡、戛纳获奖的作品。但是他们没有办法到朝阳区,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荒诞的事情。

我觉得编剧需要一个社区。网文写作者有一个社区,编剧如果没有社区是非常麻烦的一件事情。为什么?因为编剧没有C端的读者,C端读者不愿意去看剧本,编剧无法把自己的剧本发到期刊上,编剧的剧本无法出书,编剧几乎没有任何通路,我觉得编剧是我们这个行业最需要去关注,最需要去帮助的一部分人群。

中国整个影视行业,在今天我们的拍片量已经和好莱坞对齐了,就是是我们所需要的编剧这个公众已经和好莱坞是一样的了。但是,我们整个通路是堵死的。好莱坞发展了100年,我们要用好莱坞传统的方式在家中去建一个好莱坞,我们一点一点靠人工发现这些人是很难的事情。所以我们希望能把云莱坞发展成一个编剧社区,在过去一年里面,也验证了我们整个的想法以及编剧的需求。从一开始我们的用户,编剧占到5%。为什么?因为你根本不知道编剧在哪里。到今天我们编剧用户占到63%,这是在12个月之内发生的。编剧有好有坏,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够把里面好的编剧发现。编剧需要的读者就是在座的这些最专业的读者,所以说我们整个云莱坞社区都是实名认证,非常严格的实名认证。我希望编剧读者是能够非常专业的。

除了社区,我们为编剧,为写作者业提供了非常标准的服务。我们基本的理念是让基础的服务能够免费化,比如说版权保护,版权交易,法务的维权,这其实也是编剧工会提供的最基础的服务。在交易的环节,我们在过去的12个月里面,整个平台上撮合交易数亿,在最近一次版权交易周里,整个平台上撮合报价超过1.9亿,这也是我们一直在为编剧做的事,希望好的写作者能够在云莱坞上面发展自己,能够养活自己,能够在这个行业里很有尊严的生活。

深度服务,其实这是我们今年一直面临的挑战。因为优秀的写作者都需要更深度的服务,云莱坞在深度服务上我们一直是希望和所有行业的人站在一起,能够逐步加强深度的服务。在今天我们一直在建立我们的IP管理中心的团队,他们每一个人都和在座的很多公司有深度对接,今年我们会锁定5家制片公司,和每一家制片公司进行深度合作。我们也希望能和编剧服务层面,能和最专业的编剧公司,能够为编剧提供更加标准化的服务。

我们希望能写作者建立一套标准的服务体系。在座的很多都是制片方,云莱坞能为制片方做什么?也是几点,我们希望能持续为制片方提供好的IP,好的剧本,好的编剧。今天云莱坞上面的编剧有4万以上,里面好的,优质的编剧我们觉得也是数以千计。云莱坞的IP库里面,版权库里面目前有10万以上,我们上架的版权一直保持在1万以上。这些版权从全球不管是日本、欧美、本土,我们都会持续的提供。另外我们每个月都会做一次版权交易周,大家可以去关注。

主题沙龙

吴又:我们每天都在找故事,我们是怎么找故事的?以后我自己认为去找故事是非常辛苦的一个事,比如说找《藏地密码》这样的小说,豆瓣7分多。实际上你需要阅读上千本的“垃圾”,才有可能找到一个相对我们觉得还可以的小说。中国新编剧几位都做过我们的评委,我们找到一个剧本,几乎要从300—400个剧本来找到一个,勉强可以进入周赛的剧本,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辛苦的事,所以大家平时是怎么找的?

应萝佳:我们还是网络阅读。可能故事来源比较多,网络的阅读,我们看到的小说、电影、漫画,国内、国外的东西。当然我们自己跟编剧接触比较多,所以有时候是一个概念,是因为这些东西转化出来的概念会生发出一个新的东西。当然成熟的东西也在不断涌现,的确量很大,的确是在沙子里面淘金子。当然我们自己是在找人跟故事之间做一个衔接,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慢慢筛出来,因为有一些故事本质上是有长板,有特点的,本身不是说这个故事全部拿来就直接可以用。但是这个长板再把编剧的长板加起来,可能就能成为一个好东西。

忻宁宁:渠道上跟大家差不多,从网上看点击率,有人来投稿,我们每天会收到将近100个剧本,邮箱里有一堆未读邮件,根本看不完。看一百个剧本里有一个觉得还可以得救已经非常好了,找到好故事是非常难的。比较行之有效的是直接找导演,这样比较轻松一点。包括找萝佳,她们的概念很好,是一个团队也发散一些故事。

因为我们作为制片人来说,判断项目可能是从商业角度来判断的,什么样的适合市场,什么样的适合年轻族群,我们引申回来和一些导演、编剧聊,这对我们来说是比较行之有效的方式。从我们公共邮箱里查剧本,发现好的项目其实这个概率非常低。

吴又:你最近一次找到好的剧本,或者发现一个好的故事,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

忻宁宁:最近一次是编剧拿着剧本里找我。

吴又:是成熟的编剧还是新编剧?

忻宁宁:是非常优秀成熟的编剧,他有一个原创剧本。当然有很多血肉的地方要修改,但是骨骼是有很好的基础的,他们的题材也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题材。所以并不是说我自己去大海捞针的去找,而是那个编剧过来找我的,就像萝佳手上有很多好剧本先推给了我,是一样的道理。

周健森:我面临更多的状况是必须在海量的故事当中去做筛选,换句话说我的工作更多的不是在找故事,而是做一个故事的评判,这个工作对我来讲其实消耗的东西会更多一些。

我们其实不太重视所谓IP这个概念,对我们来讲故事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它可能来自于小说,来自于漫画,来自于我们看到的网络文学,有可能来自于戏剧。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有可能来自于新闻,来自于真实事件,渠道是非常多元的。只要当我们看到有这样一个故事,或者它可能是一个故事的雏形,这个故事雏形有可能发展成符合电影项目操作可能性的,我们就会以这个故事为一个基准生发出来,开发一个项目,这是我日常工作中的一个状况。

忻宁宁:我觉得在一个电影行业比较健康的状况下,是应该并驾齐驱的。而且对于电影圈来说有不同的公司,不同的平台,每个公司的需求是不一样的。比如说作为大平台来说,规模化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定要有两个支撑,不管是IP还是原创。从我个人喜好来说,一些中小型影视公司还是应该抓好自己原创的这一块,因为这是最根本的生产力,最核心的价值,对于编剧这一块应该有一个充足的尊重和认识和实力,这是非常重要的。

周健森:一样,两条腿走路。北京摩天轮文化我们两个方向都在做努力,我们一方面和传统的文学家、小说家,传统叙事作品的创作者跟他们保持非常密切的合作关系。另一方面我们也在寻找一些新的原创故事,有可能它是一个想法,我们找到一个好的合作者来帮助我们把这样一个想法变成一个切实可行,用来拍摄的故事和剧本。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大量年轻的合作者,他们会带着他们新的原创点子、故事过来。只要故事能打动我,我不在乎它的来源是哪里,关键是这个故事好还是不好。

吴又:你这边年轻编剧是不是会很多?比如说90后的。一方面会有原创力量,另一方面会有委托创作,现在整个情况会是怎么样的?

应萝佳: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数据还是50人上下,因为有些编剧有自己的工作室,也会有不断增益的过程。但是我们一直在控制人数,是因为我一直在做一些最基础的研究工作,因为我是以人为本,编剧是一人有限公司,其实是编剧自己创作,就是做一个初创公司。我们也是一对一的研究他们的过程中,自己在成长。

我跳回到刚才的话题,其实我们也是各种公司有IP找过来的,也有一个概念的委托创作。有一些公司我觉得它还没有做好做原创的准备,或者概念的准备,也就是说你们公司里最核心的,不管是制片人还是你们的开发团队建好了没有。如果还没有到一定程度,还是买一些有意思的IP,因为它至少是一个素材基础。我们没有对任何公司不尊重的情况,但的确有时候有基础你才好做。

吴又: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论坛很难深入的聊很多话题,其实我们今天聊的也特别聚焦,不管是类型小说还是编剧、剧本还是漫画,这一块我这么多年来有一个感受。就是我们去寻找这些故事的时候,我们怎么能够帮助找这些写作者,怎么能帮助到漫画家,怎么能帮助到类型小说作者,怎么能帮助到编剧。可能除了极少数公司投入到这样产业链的优化建设,基础设施里面,也需要和大量的制片公司在一起完成这样的事情。

比如说我们没有自己大量的文库本,不是一家,而是一群专注于做出版的小说群体,类型小说可能很难发展起来,包括动漫也很难发展起来。像应老师这边做编剧方面的公司,包括云莱坞这样的平台,我觉得基础设施型的公司可能在今天是我们必须要付出的整体产业成本,这些没有出来。如果故事压在制片人的头上其实是特别痛苦的一件事,我看到很多导演和制片人,其实拍完这部片子,拍完之后才进行下一步的开发,开发时间几乎占到了每个项目百分之七八十的时间。导演、制片人在我们这个行业里本身已经处在极度稀缺的状态了,如果让他们的空窗期有很长一段时间,可能是对我们这个行业巨大的浪费。与此同时我们的创业者也是非常巨大的量,只不过他每天在写各种各样的故事,需要更好的被发现,更高效,更低成本的被发现,整个行业能一起完善整个机制,帮助他们发展。

我们可以从全球发现好的故事,但是从发展人的角度,我们可能要聚焦在本土的人才里,才能够解决这样的问题。今天我们这个册子里其实外版小说占得非常多,我们引进了十几部东野圭吾的小说。公司当然希望它能被交易出去,对我个人来说其实是一个比较沉重的事,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东野圭吾有90多部小说在国内交易,每一本都可以改编成电影吗?我不这样觉得。甚至我们引进的这十余部里,我觉得也并不是每一部都适合大家买。当然如果大家要买我们也不会拒绝,这其实是我们面临的很严峻的事,就是我们缺真正好的中国故事的,我们可以把全球的小说,全球的故事持续引进过来。但是作为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我们希望我们能够真正为本土的创作持续努力,从各个角度,不管是漫画、剧本、小说,我们能够让创作者活得更好,能够使有才华的人更容易在这个行业里被扶持出来,谢谢大家。C

—推荐阅读—

看40年前的伍迪·艾伦如何与女文青相爱互虐

经典图集|发动机的轰鸣,就是最好的春药

这两位绝代影后的悲剧在于,爱戴她们的人也想看她们彼此憎恨

他是日本颜值最高的秃顶作家,也是旬报十佳电影的摇篮

他是中国最坦诚敢言的圈钱导演,也只有他才能拍出《大话西游》这部经典

《12怒汉》上映60周年,10大经典法庭片书写人类文明史

大师|是他将喜剧之王的冠冕传给周星驰

《美女与野兽》:这一场女人的春秋大梦

不落不磊:真爱铁粉深刻分析真人版《攻壳机动队》五宗罪

尊敬的读者:

欢迎到当地邮局订阅《电影世界》。2017年我刊定价仍为25元,全年300元,每月5日出版,国内邮发代码:12-3。境外读者请与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联系,国际订阅代码:M667。

除邮局订阅方式外,可以直接致电我社发行部订阅。凡到我部订阅,8折优惠,全年240元,平邮或快递。

联系人:王春梅 电话:010-59007171-2020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