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正文

跟孩子讲,我们相识相恋的故事

原标题:跟孩子讲,我们相识相恋的故事

可以说,是我的读书贪念,成就了我的姻缘

2008年8月,耐不住老妈一天800个电话催促,我踏上了从济南开往西安的列车。车开启后,我掏出柯艾略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

随着火车的晃晃荡荡,我跟着圣地亚哥一起放羊,云游四方。柯艾略写得太棒了,我被深深地吸引,忘记了这是整个行程的“口粮”。3个小时后,我一口气把这本9万字的书读完了!

旅程漫漫。我闭上眼睛养了会儿神,开始打量四周,很快把目光停留在斜对面的男孩身上。他捧着本书,读得正酣。我把身子往下滑,低头抬眼,试图看清书名。男孩恰巧换了个坐姿,成全了我,是严歌苓的《第九个寡妇》!

我并不是一个擅长搭讪的女孩,也深谙“读书时最讨厌被打扰”定律,只能巴巴地等。

后来男孩去洗手间,把书反扣在桌子上。他前脚刚走,我立马伸手把书拉过来翻阅。我看到书的扉页有个盖章,印着:山东师范大学读书馆。

原来是学生。

我翻书时,脑袋里涌出一个想法:如果能跟他成为朋友,以后就不愁没书读了!

正想着,男孩回来了。我慌忙把书递回去,男孩笑笑,摆摆手说你看吧,又在包里一阵摸索,掏出一本阎连科的《日光流年》。

“啧啧,还是学生富裕哪!”我在心里感叹。

吃晚饭时,男孩说,他也看过《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他还说,我读书时不断嘟囔的诸如“简单的事情往往最异乎寻常,只有智者才能看透”、“他不想寻根问底,以免因无知而丢脸”、“这不是陌生的世界,这是个崭新的世界”类值得反复品读的句子,他也欣赏。

就这样,我俩从探讨《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开始,说起了《飘》、《红楼梦》、《梦里花落知多少》、《莲花》、甚至还聊了聊圣经。我,尤其是他,聊得神采飞扬,唾液横飞。

后来,我成为他的女友又晋级为他妻,每每论书,皆是针尖对麦芒。

有好几次,说不过他,我便骑在他身上,掐住他脖子,发表我的观点。他多次绷着笑,摇头感慨,“还是火车上那个温柔的女孩好哇!”

在火车上,为了达到“成为朋友,继而有书读”的目的,我采取“大方向顺着他,小见解开出花”的原则,给与他认同,称赞,甚至仰视和崇拜。

后来成为我老公的他说,当时他就下定决心,今生不能错过我。

都回到济南后,我们果真成了朋友。我经常去他那找书看,一来二去便熟了。

又三个月后,等彻底熟透了,他开始正式追我。

我当时懵了。我那时毕业快三年了,26岁,剩女一枚,可他是个学生娃,而我又排斥姐弟恋。他掏出身份证给我看,竟然比我还大1岁!

原来他是在读研,且还有两个月就毕业。他跟我说,只要我愿意做他女友,他愿意与我一起回到西安,立业成家。

我的眼睛湿润了。上次老妈800个催归电话,目的是相亲,图得是我能在她身边找一个好婆家。

我决定把他带给妈妈看。

第一次登门,他送给侄子一套儿童读物。那时哥嫂正为侄子看电视没节制而头疼,是他一点点绘声绘色的朗读把侄子的目光从屏幕上拽至书里的。

爸对他啧啧称赞,说爱读书有耐心的小伙子,一定不错!

侄子读了一会儿书,问他,“未来的姑父,为什么我读书的时候,书里的场景会跑到我脑袋里呀?”

他问小盆友,“你脑袋里的场景好看吗?”

“比电视里演得好看好多倍!”侄子答。

嫂子在一边逗他,“看你新姑父买的书好,还是看电视好?”

侄子答,“书好!”

“为啥?”

“因为看书不加广告。”

大伙被小侄逗得哈哈大笑。

就这样,2010年初,我们举行了婚礼。2年后,你就出生啦!

直到现在,你的爸爸妈妈依然相爱,并且深爱我们共同的孩子,你这个宝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