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城会玩:给他人施电刑作为消遣

原标题:城会玩:给他人施电刑作为消遣

忘掉棒球吧。20世纪20年代美国人最喜欢的消遣是给别人施电刑。我(原作)没在开玩笑。

从20世纪20年代的科学和科技期刊上,你会发现科技迷是一群古怪的虐待狂。《科学与发明》和《实用电工》等杂志上,就曾刊登了无数人们吹嘘他们以给别人施电刑为乐的故事。

《实用电工》杂志曾在1923年9月刊上刊登了一封读者来信,这封信讲述了一个卑鄙的电击恶作剧故事:

不久前一名年迈的绅士走入商店,他的胳膊下面夹着一台电击机。等其他客人走了之后,这位绅士向我咨询了这样的问题:“我想知道你是否能将这台机器的功率加大一些。有不少坚强的家伙觉得他们比其他人更坚强,因为他们能够承受这种机器所有级别的电刑。我就想看看他们被施加电刑的样子。”

“好啊,”我说,“我们可以让他们触电而亡。等几天就行,”于是他开心地走出了商店。

第二天我们做了点调整,这样指示器就跑到了最高点,第二级别被切断,一个半英寸(1.27厘米)长的电火花点火线圈被接了进来。只有真正的老手才能享受这种价有所值,而新手根本察觉不到这样的差异。我们担心这样的惩罚太严厉,于是我们将机器摆在了板凳上,兴奋地等待着鱼儿上钩。不久我们那儿最出众的一位居民进入了我们的视野。我们走上前,同他在门口攀谈。那会儿我们正准备找点架吵的时候,他开口询问道:“这个垃圾是什么东西?”

“为何这么说,如果你有个价值连城的垃圾,你就用不上阿拉丁神灯了。”

“你觉得我以前从没见过这种东西么?丢个硬币进去,让我们来试一试。”

他拿出了一个硬币并打开了指示器。电击级别一路向上,我不知道我那会儿是怎么想的,我就那样看着把手将整个机器的前半部分撕裂。这一切都很值得。他向后挣扎了十英尺(3米),但他还是顺势将里面的东西带到了一个大型电动机上。他自由之后,靠在一个盒子上不停地颤抖。这时屏住呼吸的人们才有多余的呼吸大笑,他们现在肯定会用它。机器的主人知道这件事之后过来找我,令我惊讶的是他说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他让我再把机器修好。

机器的主人只用了它短短一段时间,就将它带了回来,与之一起的还有一个很长的故事。当我们将账单给他的时候,他说这比他预料中的要多,不过他挤出了一个笑容并说:“这比猴子腺体(monkey glands)便宜多了,不论它们价值几何。”

我不知道这里的猴子腺体指的是什么,不过我猜这与20世纪20年代某些承诺能让人拥有超人力量的专利机器有关。

我认为这个故事最好的地方在于它并不像我收藏的20世纪20年代的其它杂志那样含有种族歧视,这是一个小胜利,真的。

墨西哥人至今依旧会付费享受电击的感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