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观察』特朗普萧条,美国科技人才流失?BAT笑了

原标题:『观察』特朗普萧条,美国科技人才流失?BAT笑了

人工智能领域最重要的领军人物之一辛顿在三月底(Geoffrey Hinton)逃离了美国——“特朗普萧条”并不意外地在科技行业蔓延。

人们把这名新总统上台后由于政策和言论的不当带来负面经济影响叫做“特朗普萧条”,而以这名总统对于科技行业的忽视甚至是政策上的偏见,这种萧条的发生并不意外。

另一方面,这对于那些求贤若渴的中国公司百度、腾讯们则是个机会。

1,

《彭博商业周刊》说,现在美国一些行业正在经历唐川普总统带来的萧条,比如旅游业,因为他具有强烈歧视性的移民政策,极大地减少了美国海外游客量,“虽然海外游客数量一般只占到总游客量的20%左右,但花销却占据了半壁江山”。

科技行业自然也是没跑了——种种政策以及老总统的团队背景都是不利于这个行业的,的确有许多人盘算着离开这个国家,尤其是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研究人员们。

深度学习领域的大神辛顿在三月底就宣布要离开美国了,回到加拿大去带领一个新建立的人工智能研究机构——向量学院(Vector Institute),担任首席科学顾问的职位。

而这个机构建立的野心之心就是把那些流失到美国的人才招回加拿大,在对外的公关稿中,向量学院表示,尤其要将那些被谷歌、Facebook等公司挖走的人邀请回加拿大。

“对于想回到自己国家继续潜心科研的研究者来说,无疑是一件大好事——我已经走访了很多这样的人。”Hinton说。言下之意,美国并不再是一个怡人之地。

至少从经费上看,向量学院比起美国的大公司还是太单薄了——隶属于多伦多大学,将聘请25位新的教员和研究者,目前获得了来自公众和大公司的1.5亿美金,未来将致力于把纯理论和商业场景结合。

即便如此,辛顿还是要回到加拿大,并且邀请他的同伴们一起回去,如果了解当年辛顿如何两次进出美国,以及为人工智能领域做出的开拓,并不难感到美国进入的萧条之气。

辛顿而是英国人,祖辈都是有名的学者,比如曾曾祖父之一的乔治·布尔( George Boole)的代数成为计算机时代的一块基石,辛顿在剑桥读大学时对当时已现雏形的神经网络理论产生了兴趣,这种颠覆性的理论当时并不为学界所接受,辛顿来到当时思想风气上最为自由的美国加州,入驻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做研究,但博士后毕业学校没有给他教职,他回到了英国,做着一些和这个领域没有关系的研究。

第一次被叫回美国,是在一个深夜接到了兰德公司一个非营利组织的电话,对方告诉他说,关注到他所做的研究,希望能给他一笔经费资助他的研究,就这样,他搬回了美国。事后他才知道,这个组织因为开发核导弹攻击软件获得了数百万美元,因为是非赢利组织,他们必须把钱散出去,就选择了做神经网络研究的辛顿。

对于这种前瞻性的研究,无法盈利,始终需要大笔资金支持,2004年前后,适逢深度学习领域处于寒冬时期,难以获得捐助,加拿大CIFAR组织愿意拨款给辛顿,辛顿举家搬到多伦多。

到了2009年左右,美国国防部的关联研究机构DARPA决定投入深度学习研究领域,四处联系学者资助他们,包括资助身处加拿大的辛顿,以及当时正在斯坦福大学教授机器学习的吴恩达。也不难看出,当时这种资助并没有被国籍国界所限制,而是为了将基础研究推上一个新的阶段。

而到了2012年左右,因为数据和机器都不同往日,辛顿以及吴恩达等人在深度学习的基础研究都取得了重要进展,尤其是辛顿及其学生成立的创业公司,在2012年的图片识别比赛中,以深度学习技术为路径取得了最好的成绩。

谷歌为了能够把辛顿召入麾下,收购了辛顿和他学生的创业公司,一开始辛顿常常坐火车往返于加拿大和美国两地,最终,67岁高龄的他还是搬回美国。

2,

“特朗普可能在帮我们”,辛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辛顿这次召唤他的同僚们一起回到加拿大。新总统当然不是帮助他们回到加拿大,而是对科技行业种种政策以及忽视的态度在把创新人员们赶出美国。

3月中旬,特朗普的财政部新秘书Steve Mnuchin在公开场合表示,人工智能时代至少要到50年甚至之后才来临,还说这“甚至不在我们的关注范围内”。

说得出这样话也并不奇怪,川普政府至今没有一个像样的科技办公室。当特朗普宣誓就职后,本来还有大约50名工作人员留在白宫的科技中枢,这个人数本来就是奥巴马时期的一半不到,一些即将离任的人原本可以继续工作到3月,但很多人还是提前离开,他们不信任特朗普。

就这样,至今特朗普的科技政策办公室仍然没有领导,这岗位同时也是总统的首席科学顾问,负责环境的未来走向,气候变化的影响和艾滋病、癌症等关键领域的研究指导。

在特朗普团队内部缺乏科技领域相关专家的情况下,科研经费被大幅削减。就在3月16日,美国联邦政府公布了特朗普任期内的首份预算案——国防、国土安全等预算有所增长,而多个部门的预算遭到大幅削减,国家环境保护局(EPA)、美国国务院、农业部削减程度位居前三,而卫生和公共服务部、国务院、教育部被削减的金额最多,合计352亿美元,占削减总额的一半以上。

回过头看那些政府科研资金主动寻找研究者,世界上最聪明的人都流向美国的时代在这里被切断了。

如果说研究经费的削减还可以由那些富可敌国的科技公司补给上,但政府在人才政策上设置的障碍,让很多公司都头疼。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3月31日晚间发布一份备忘录,加大了企业通过H-1B签证将外籍技术工人引入美国的难度——这项政策或许改变美国的人才政策的根本,不仅仅把外籍员工挡在了门外,也把有天赋的学生挡在了外面。

《彭博商业周刊》最近在报道中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印度学生原本考上了南加大研究所,但因为看到政府在H1-B政策上的收紧,对于并不富裕家庭的学生,如果不能够毕业后留在美国赚工资,就难以偿还高额的学费贷款,他开始重新考虑来美国求学这件事情。

3,

相比加拿大以大学为机构出面挖人,中国大公司们则更激进,毕竟这个领域顶尖的人才大多数在美国。

他们愿意以风险资金买下整家公司,愿意为了这些人专门在某地开设办公室,甚至是把公司管理权交给这些人……

就在美国硅谷的风投因为政治环境的不确定以及经济周期等原因而变得谨慎时,中国的风险投资资金比以往更为勇猛。最近Upfront Ventures发布的报告显示,相比2015年,2016年有约两倍VC减少投资——比例超过30%,空缺正在由中国资金补上,这个报告专门提到,单单百度一家就募了32亿美元用作风险投资,部分将在美国市场开展人工智能相关的收购,报告指出,百度的这32亿元资金包括一支A轮基金和一支晚期基金。就在上周,百度就全资收购硅谷AI初创公司 xPerception。

除了百度,阿里、腾讯都在硅谷大肆投资和收购,虽布局各有不同,但的的确确能够和谷歌、Facebook有所抗衡。

对某个领域的重视背后是一家公司对技术的敏感度,实际上,一直到2012年李彦宏才接触到深度学习,他找到王海峰等技术高管开始讨论这项技术,“Robin认为深度学习未来非常重要,所以差不多2012年12月份的时候,开始跟我讨论建立深度学习研究院这个事,到2013年初就正式成立了”,现任百度AI技术平台体系总负责人王海峰向媒体回忆百度接触深度学习的始末。

前Facebook资深科学家徐伟是2013年5月加入百度在硅谷的研究院的,他在Facebook是坐在扎克伯格身边的人——小扎喜欢把自己不了解的领域的员工安排在他身边坐着,徐伟一直花了很大精力在深度学习领域,但Facebook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做,听说百度要做的时候,徐伟去了百度。

徐伟之后,2014年5月,吴恩达也加入了百度,他也是深度学习领域重要的领军人物之一,自他加入,他的许多学生或者是仰慕他的人,甚至辞去教授职位来到百度。《财经》杂志在最近那篇报道里提到,从2013年至今,除了徐伟、吴恩达,百度吸纳的T10级(T为技术序列,最高是12级)以上的人工智能专家就达到数十位。

除了高级别的,一些年轻人也愿意加入这家公司,百度的硅谷实验室地区一度群星济济,包括被称作“世界上最好的黑客之一”的楼天成,也在当时加入百度的无人车项目。

包括百度在内,在硅谷开设分公司,给出的都是能够和当地公司对比的薪资,据业内人士透露,吴恩达的薪酬水平在千万美元级别,在吴恩达走之后,百度打算在硅谷再建第二个研究院,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对于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他们愿意开出高于一般薪酬15%的价码。

这样的做法也影响了一批中国公司,滴滴、阿里云都开始在硅谷开设研究为主要方向的分公司。据知情人士透露,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一段时间以前曾专门拜访百度美国研究院,学习百度在这方面的经验和做法。

除了硅谷,有消息称百度未来还要在西雅图开设实验室——那里有微软、有亚马逊,也有大量人才。腾讯也在最近宣布将在美国西雅图组建20人左右的人工智能研究团队,腾讯科技报道说,马化腾解释开设在西雅图的原因,“因为很多微软的人不肯离开西雅图,所以我们就在旁边设。”

但挖人越来越难。据消息人士透露,中国公司为了挖人,咬咬牙能够给出百万年薪,但即便这样也不一定能够成功,很多工程师的顾虑是,许多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的业务还没有清楚的规划,他们下不了决心放弃在微软或者其它大公司职位加入中国公司。

百度动手早的确占了优势。他们在2014年推出的少帅计划——向全球招聘9名30岁以下的人工智能人才,年薪百万起,尽管当年看起来像是个噱头,回过头来看,后来公司的群星云集,和公司对这个领域的人才的渴望和敏感是密切相关的。

这家最近做的一件重要的事情是李彦宏把公司管理权交给陆奇。顶着”美国职场最成功的华人“Title的陆奇在华人工程师群体的确有极高的声誉,对于进一步引进人才,的确是个利好。但从陆奇上任之后的种种动作来看,这名猛将在砍掉百度很多与主营业务弱相关的业务,把更多精力集中在人工智能上,对于外界也是一个正面的信号。

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成就在逐渐显示出来,Navigant Research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推荐了一系列值得关注的自动驾驶公司,其中百度以颠覆者的名义出现在榜单上,而榜单特别指出,百度正是因为其执行力而在这个行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以百度为首的中国公司对人工智能人才的渴望前所未有的激进,他们有钱、有清晰的产业计划、有过领导全球大公司经验的Leader……

至少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确看到了百度等公司的新机会。

(来源:新芽NewSeed)

===============================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人工智能 百度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