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半亩花田||初冬的第一场雪

  

初冬的第一场雪

  

对于一个常年生活在钢筋水泥林中的我,如果隔一段时间不去郊外透透气,便觉得是件郁闷的事了;对于一个生长在北方城市的我,冬天若见不着纷洒飘扬的雪花,便觉得更是件奇怪的事了。就是在这样的心境中,我迎来了包头今冬的第一场雪。

十一月初一-------这个特殊的日子、这个初冬的凌晨,一切都还笼罩在阴郁灰朦的空气中,我们一行五人踏踩着街灯斜射下来的光影,开着车一路疾驰向土右旗方向的国恩禅寺驶去。 不知何时苍白的天空竟纷纷扬扬的下起了雪,这些晶莹剔透的白色精灵们撒着欢、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争先恐后的扑到人们的身上、车上、树上、屋顶上.....瞬间,周边的一切便被银装素裹起来,千朵万朵如席如花,压低了寒枝,捲啸着世界;路边那一群鼻子红红、脸蛋红红,一边哈着气,一边打雪仗堆雪人的快乐小屁孩,便浪漫着人世间的大美情怀,好一幅白雪丹青的水墨画。

在快乐的吵闹声和不成曲调的歌声中,车子很快就驶入了目的地。下车后,首先印入眼帘的是通体金色的地藏菩萨像,虽然鹅毛般的雪花向他飞来,但他身着袈裟,左手端握宝珠,右手持锡杖,依旧熠熠生辉,面朝南方苍茫辽阔的大地,身后连绵起伏的山峦尽在他的莲花榻下,慈爱的眼神、 微微上扬的唇角威仪而慈悲,济渡众生,喜迎八方朝拜的人。

拾阶而上,标有“国恩禅寺”的门廊在风飘雪舞中庄重威严。漫天的雪花卷来丝丝寒意,模糊着天与地的界限。这样的雪天,注定将使行途落寞,让游人寂寥,而我们在同行的老秦的引领下,选择这样的日子来朝拜,内心却是暖暖的。佛院内有几处佛堂,我们按行走的左右顺序依次觐香膜拜。爬行到半山腰时,不知从哪闪现出一群身着黄色袈裟、脚穿黑色布鞋的佛家弟子,他们面带虔诚、步履轻盈、低声细语,沿石阶盘旋而上,去藏经阁做功课。而我们的相遇,无意间又沾染了几分慈悲与仁爱。

“滴铃铃”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惊扰了我心灵的宁静,“谁这不识相,偏偏这时候来电话”我心里嘀咕着,不情愿的从包里拿出手机来。刚一接通,就听那边传过一个急促的声音:“你到哪了?雪大吗?这边雪很大,路滑,路上到处是肇事车辆,高速路口已经封了......”“好了,知道了,马上就回”我很不耐烦的匆匆把电话挂掉。 在朝阳洞前,老秦为我们讲述了朝阳洞的来历。原来洞里面有两条蟒蛇成仙 ,专为周边百姓消灾祛病,而百姓不忘其恩德在此设立了排位,以此供奉。刹那间我肃然起敬,怀着虔诚与恭敬的心,步履轻缓的走进庙里,觐香,三叩六拜,祈福恩泽。

下山的路很滑,脚步踩过的地方留下一串串黑乎乎的印记,瞬间又被白雪覆盖了,我们五人扶着栏杆,弓着腰,弯着背小心翼翼互相搀扶着走着。突然,又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回来了吗,高速口封了,开车没事吧.....”“行了、行了,我马上回家了”没等对方说完我又匆匆几句挂断了电话。“是啊,这么大的雪,回去的路会不会有危险?”这时,心里不由的惴惴不安起来。“快走吧,我家先生说市区雪很大,高速封口了,让我们路上小心....”我焦虑的大声喊着。

白日里的雪,寒冷逼人,于是冰天雪地间,人与人之间又平添了许多温暖。 走到观音殿的平台上,同行的曹小妹一发平日的顽劣与嬉闹,掏出手机不时从这儿拍拍,那儿照照,嘴里还不停的大声嚷嚷“好美啊!好漂亮啊!好清新啊!我爱你,2016年的第一场雪”,这声音穿破宁静的空间渐渐飞向远方。我们紧随其后的四人不由得被她吸引,停住脚步,也拿出手机左转转右拍拍起来。

不知啥时,雪停了,眼前一片怡人的景色。金灿灿的阳光从山顶直射下来,印照着山中的佛院,那金色的塔顶、橘红的屋檐、汉白玉的长廊围栏以及一地的雪白,在周边山上釉绿深色的松林的印衬下越发显得神秘、安详;举目远望,山顶的白雪是金色的,青松的边框是银色的,山下空濛辽阔的土地夹杂着渐行渐远的铁塔给人一种空旷、深邃的感觉,一种豪放的情怀在此激发,奔腾的火种重生!眼前是雪盖高山的气魄,是谷底回音的幽静,还有那佛院飘扬出来的佛缘与静心的木鱼声。这奇世美景,宛若浓妆素描的泼墨画,难免依依不舍,眷恋怡情。 阳光下的寒风更猛,我们踏着雪的身子前行,嘴里和鼻孔里的气流被冻成白雾,在脸部环绕,暖着那绷紧的面容和僵硬的耳朵,老秦尾随在我们身后,不时拿出他过气的“苹果”,“咔咔咔”的拍照,妄图寻找精美的画面,寻找更美的存在;更妄图把陪伴着我们温暖的佛院,叙旧谈心,欢歌笑语,你推我桑的爱意,永远冰封成画面;留着了漫天的浪漫,留着了满脸的笑容,留着了白雪飘飞下的那个地方、那群人。

几经周折,来到山下,回头望去,地藏菩萨仍然身披金衣颔首微笑,壮观的门楣依旧庄重伫立,远处的山峦在阳光的照射下飘渺出团团雾气,低幽的谷底引领着人们的视线涌出无线的遐想。转过头来,一抹的平川,一望无际的柏油路承载着我们的暖情、友情与亲情蜿蜒曲折的通向家园。一时间,这温婉柔媚的画卷,将人与自然、人与佛缘、人与事物、人与人绾在一起,融化在“和谐与爱”的调和里,看不分明了。

  

作者简介:

火玫瑰(微名),杨俊,追求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爱好文学,尤其十八、十九世纪的欧美文学,喜欢观看欧美经典影片;多年前常有杂文见诸于报端,偏执古典、浪漫的事物。业余爱好各种运动,尤其偏爱旅游、户外、瑜珈、自驾、唱歌、羽毛球、篮球、摄影、朗诵等。内心纯净、快乐、惬意,愿与书为伴,与您为友,结伴同行!

  

执行主编:依然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