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血字的研究.帝都篇2

作者:咻叭

4,

一个月之后的某天,我终于在项目间隙得到了几天闲暇时光。我早早起床,出门买了早餐,夏洛克那几天也在家,于是我也帮他买了一份。

他那天起得有些晚,精神不算好。在看到早餐后,心情才算好一些了。

我当时正在水槽边清洗前两天堆积如山的碗筷,他忽然开口道:“你可以把那些小模型拿到客厅里涂,这没什么的,人人都有小癖好。”

我感到心里一沉,不爽的感觉陡然而生。

“所以说嗑药不是你最大的问题,偷窥才是喽?”我恶语相向。

他没有停下进食,但目光如炬地盯住了我。

不得不说那锐利的目光有点儿让人无法直视,不过我握紧了洗了一半的锅铲,算是为自己壮胆。

“这还需要我解释吗?你怎么知道关于模型的事?你偷偷进去看过了对不对?趁我睡着的时候?我记得我们一开始就说过不干涉彼此隐私的对吧?”

夏洛克吃完了最后一个包子,喝光了豆浆。

“好吧,我可以接受你不爽这个现实。不过我确实没有什么偷窥的爱好(偷窥一个男人,你开玩笑吗?),到目前为止我没有进过一次你的房间,无论是否得到了你的允许。”

“那模型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并不觉得在三十多岁之后还玩模型是件非常丢人的事,不过我确实把所有的包装盒和其他一些证据都妥善地处理掉了。莫非他真的很神?

夏洛克指了指我的睡裤,“你的裤子上时常有干掉的颜料,这很容易看到。”

“可你知道我是个搞美术的,这很可能是画作品的时候弄上去的,关模型什么事?”我嘴硬道。

“好吧,暂且不说你平时画画的时候都是用电脑和手绘板的——别冤枉我偷窥,你搬家的时候把它们放在客厅里放了两天——也不说如果你是个用画板和颜料创作的传统艺术家的话,为什么不充分利用客厅里这两扇大大的落地窗。我们依然盯着你的裤子,因为答案就在那上面。”

我茫然得看了看自己穿了一周有余的睡裤,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对,膝盖那里亮亮的地方是胶水的痕迹。而如果我料想的不错的话,如果你现在脱去橡胶手套,那么指尖那里也应该有同样的东西。”

“好吧。”

“还有你的袖口,那些粉末可不是什么颜料,据我所知你也不会下厨。结合颜料和胶水痕,那只可能是你打磨模型时候留下的……另外……”

“够了够了。我想我已经说了好吧……”我及时打断了他,丢下锅铲,以示投降。

我败了这一回合,但是心里仍不服气。

“那么请你说说看,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设计师的呢?据我所知当时小石并没有告诉你这些,你有调查过我?”我抛出下一个问题,在一开始的几天里,这事一直困扰着我。

“你发给我的第一句话里用了两个‘~’符号,而根据你是小石同学的这一点,说明你已经是个年过而立的人了。你不可能是女生,小石绝不会介绍女生跟我合租。年过三十的男人,依然童心未泯,很明显你的工作和艺术有关。”

“那昼伏夜出呢?你怎么会知道这一点?”

“小石知道我的习惯,他不会介绍一个朝九晚五,没有任何怪癖的正常人与我合租的。而设计师最常见的‘怪癖’就是昼伏夜出了。”

我点头称是,不得不承认夏洛克果然很神。然后我带着挫败感继续埋头洗碗,而他则心满意足回屋去了。

二十分钟后,我咚咚地敲开了他的房门。

夏洛克一脸不快地打开了房门,屋里拉着窗帘,显然他没在做什么好事。不过此刻他的双眼并不浑浊,而我也管不了那么多。

“你说的神乎其神,这我承认,不过并不是没有破绽。即使你知道我的工作和艺术有关,你为什么不会想到我是搞音乐的呢?而说到怪癖,也许我也是瘾君子,或者我是个gay,你怎么能那么轻易的就得出结论呢?”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的脸,显然觉得这很有趣的心思盖过了刚刚的怒气。

“如果一个人在自己的朋友圈里放出了自己参与过的所有游戏和电影截图,并且列举了凌晨一点、两点、三点、四点和五点的北京是什么样子。那么得出我的结论就没有那么难了。”

说罢,他解气地一声大笑,不由分说地关上了门。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