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乡土情怀 | 刘国林:潇洒关东人之爸爸的宝贝

原标题:乡土情怀 | 刘国林:潇洒关东人之爸爸的宝贝

爸爸的宝贝

刘国林/文

关东山,三件宝

人参,貂皮、靰鞡草

——录自民谣

不知为什么,一写这个题目,儿提时代的生活又在记忆中复活了。它总是带有一种诗的光辉,感情的色彩和奇异的激动人心的力量纷至而来,清晰如画,震颤着我的心灵。究竟为什么会有这种感情,实在是一种连我自己也说不大明白的事情。

三十多年前,完达山一带的老汉、小伙子们一到冬天都穿靰鞡头,就连我们这些刚缝上活裤裆的淘气们也都穿小靰鞡,很少见穿棉胶鞋的。不是没有,大都是穷人家,买不起。

靰鞡是用牛皮或猪皮缝制的,挺精巧,面上提起个高鼻子,抽了许多均匀的小褶,高高的翘起;左右两边各有三个耳子,样子有点象小船。靰鞡里絮的都是完达山一带的特产—靰鞡草。絮好后,先把脚伸进靰鞡里,踩均匀、实称,再把耳子穿上两根小绳,缠到靰鞡子上,最后再缠上有裹腿。穿上它,走起来蓬松松、暖和和的,就象踩到棉花包上,轻飘飘的,

一场大雪过后,跑到大街上看街上行人,嘿,都向出征的古代将士似的头盔,青一色的狗皮帽子,手戴白茬的皮手闷子,脚穿靰鞡头子,整个装束,威武极了!再听那靰鞡碾压积雪声,“吱吜”“吱吜”地,此起彼伏,声音是那么悠扬悦耳,那么细腻柔和,如小儿学语,似百灵鸟在树上啼鸣。

每到初秋,我都跟爸爸到完达山割靰鞡草。这时的靰鞡草没经霜点,翠绿翠绿的,柔和少女腰姿,秀如少女舒臂,一阵风吹来,她们顿时活跃起来,拥挤着,欢笑着,用她们那柔软的手不时地抚摸着我的面颊,好像也拂进我的心房,弄得我的心也痒痒的。我索性躺在草丛里,好像一个被巨大绿色的襁褓包裹着的婴孩。我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仰望叶片缝隙里露出的一块块天空。天空深燧,也更蓝了。草被风吹动,那一块块天空也跟着颤动。

爸爸没有我这份童心,他在不停地挥动着镰刀搂割着靰鞡草。一缕一缕地捆好,转眼就割一大片。草塘里塔头满地,一不小心就会绊一跤。可爸爸不管这些,照样跺着稳重短短的步子,浑身因为用力的缘故不停地抖动着。我常觉得他一定会由于劳累而跌倒,可他还是靠顽强的耐力坚持着,好像有一种什么力量推动他。

每回割靰鞡草都满满地装上一牛车。装完后,我就爬到高高的车上。坐靰鞡草车真过瘾,走起来不颠不晃,比骑牛还稳当。这时甭提我多高兴了:举目四周,三五成群的割草人在绿海中忙碌着,有的穿着上衣,有的只穿衬衫,有的干脆光着膀子,用各自不同的姿势挥动着镰刀,飞来荡去的燕子仿佛在和他们捉迷:抬头看天,天象一块块刚刚用泉水洗过的玻璃蓝的透明,蓝的醉人:低头看地,草绿的晶莹,绿的活泼,朵朵发亮的绿浪在眼前跳跃,连我和爸爸的身上都泼上了层淡淡的绿光。坐累了,就干脆躺在车上,就像在腾云驾雾似的。闭上眼睛,身子晃晃悠悠,象伏天仰在水面上顺水飘荡的滋味。不过比“飘仰”过瘾多了,甭费劲,也甭担心水呛了鼻子,还能听到音乐—牛车轮不紧不慢转动着,发出“嘎吱”“嘎吱”地响声,就象演奏一支曲子,又哪家的小姑娘躲在草丛里尖着嗓子唱歌……这时我睁眼偷看爸爸,他也象喝醉了酒似的,眯缝起双眼,咧开长满胡子的嘴巴,无声地笑呢!

初冬的晚上,月亮从村东的山口爬出来,高高地挂在房东的树梢上时,爸爸就开始坐在小院中,锤靰鞡了他右手擎着一个手榴弹状的木榔头,有节奏地起落着。柔滑修长的靰鞡草在他的左手不停的、地翻动着、跳跃着。“咣咣”地锤草声,就像擂鼓似的,在夜里传得很远,震的茅草屋都在颤抖。听到爸爸那有节奏的锤草声,我就像欣赏美妙的音乐。不是吗?就连那圆圆的月儿也动了情,不大一会儿,就游到房子上头,分明是来听爸爸奏出的乐曲的。在看那一缕缕靰鞡草,眨眼间就被锤得焦黄焦黄的了,月光一晃,仿佛都是从金子里抽出来的金丝线……爸爸又把它重新捆好,够一车了,再拉到镇上卖。

一次,我跟爸爸到镇上卖靰鞡草,我长这么大头一次上街头。眼睛也不好使了,耳朵也不够用了,脚也不知往哪迈了,只见马路上的人像流水一样的淌来淌去,忽然在人流中,我发现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小孩。脚上穿着一双“小白鞋”,厚厚的鞋口还绣着云卷。一打听爸爸,才知道叫“毡疙瘩”。我拉着爸爸的手不放,说啥也要买“毡疙瘩”。爸爸那张被尘土腌透了的、树皮一样粗糙的脸上淌着热汗,支吾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却慢慢从兜里掏出一个冻得象石头蛋子似的粘豆包给我:“林子,听话!爸钱不够用,好好跟爸爸干活,下次来保准给你买……

从此,我就总跟爸爸一道去甸子里割靰鞡草,到屋前的空场上锤靰鞡,到镇上去卖靰鞡草。我跟他老人家学会了捆靰鞡草,学会了锤草,学会了絮靰鞡。总之,爸爸是我生活的指导者,我和爸爸在一起生活有一种清新愉快的感受。

三十多年的岁月象流水一样淌走了,而今,我已步入壮年。爸爸更是满脸皱纹,须鬓皆白了。可他身板儿倒挺结实,还干这干那地闲不住。小妹总看不惯爸爸,爸爸还没进屋,她就急忙拿着扫帚跑出来给他掸去身上的泥土,才允许他老人家进来。爸爸伸手端饭碗,小妹也跑过来说:”这不是您的碗,我来替您拿!”爸爸脱靰鞡,抖落的靰鞡草落了半屋地 ,小妹总要唠叨几句:“爸,您又摆货摊了,皮鞋、胶鞋您不要,偏爱穿这靰鞡头,弄得满地都是草!”每听这话,爸爸总摇了摇头,叹口气说:“你们这一辈子得好了,托共产党的福,冻不着,饿不着。可我就怕你们惯坏了!爸爸那时候……”说着,他那苍老的眼神,不知漂移到什么地方去了。小妹可听不进去,总数叨爸爸:“你们是啥时候?现在是啥时候?老黄历看不得了!”说完,就扭头中跑到她的房间去了。

爸爸的寂寞,却像铅一样压在我的心头,一个偌大的问号钩子般地扯着我的思绪,我品味着他老人家空话语的滋味。这话里含着什么呢?含着爱吧?含着希望和力量吧?也许只含着他老人家的追忆吧?爸爸讲过:”关东人从祖先开始就靠靰鞡草裹脚取暖了,到俺这一辈说不清多少年、多少代了……”想到这里,我才大悟,爸爸总爱穿靰鞡,何止是一种嗜好呢?小妹的嗜好是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衣柜里挂满了她各式各样的新潮服装。可她还是比这个,比那个,就是不满足。前几天,破天荒求我来了,告诉我:“电大老师布置个作文题目是《我的爸爸》。咱爸土里土气的有啥可写的呢?若不然你给我写吧!”

我不答应她,她把嘴撅得老高,使劲用眼睛瞪我。看她那可怜相,顽皮相,我无可奈何。告诉她:“好妹妹,别着急,我想出来了。你看爸爸那双宝贝靰鞡,还有那靰鞡草都像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无声而深情,它该给你多少宝贵的启示、值得你深思啊!你就以它为题材写爸爸,哪些地方不懂,就去问爸爸,还愁写不出来好文章?”

刘国林,1950年生,中国作家协会黑龙江分会会员。1975年以来,创作地域散文1000多篇,先后在《人民日报》、《青年文学》、《散文》、《儿童文学》、《延河》、《萌芽》、《少年文艺》、《北方文学》、《北大荒文学》、《青海湖》、《雪莲》、《四川文学》、《作品》、《青春》、《山西文学》、《厦门文学》、《黄河文学》等全

国报刊发表散文作品近600篇。

【声明】本文系作者授权发布。

最具人文情怀微刊《美读苑》,敬请关注、赐稿。

信箱 : 403261280@qq.com顾问 : 红柯 远洲编审 : 力力(sxliuli197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