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双黄(十九)

原标题:双黄(十九)

....

瞳孔里保存了过多黄昏的肌理,脊背上的汗水是浩瀚的东海岸线。落入石子的水面,在几圈涟漪后愈合。落入风雨的山群,于晨昏交替时蒸腾。瞳孔里保存了过多黄昏的肌理,脊背上的汗水是浩瀚的东海岸线。

落入石子的水面,在几圈涟漪后愈合。落入风雨的山群,于晨昏交替时蒸腾。沿着藤蔓的方向往植物葱茏的地方走,颜色如浪花逐渐开成绿色的海洋。青瓦片堆叠在墙角,阳光徘徊,人的身影在白墙前入了画。这里只渡闲散时光,劝君莫到别处去。

鸟儿用小巧的双脚紧抓住了低悬的电线,望着闲散的人,在上面摇啊晃的。这让余姚想起海明威,他写的老人,在广阔的海洋里也曾遇过一只鸟儿,抓住钓绳望着他。可他不能趁刮起小风的当儿,扯起帆来把鸟儿带回去。

余姚拿起保温杯,喝两口温开水,她想如果有柠檬或者鲜橙或者盐,味道应该不错。在她这么想的时候,她看到了酸酸甜甜的西红柿,像红灯笼一样垂挂着。西红柿并不孤独,旁边还长着一株绿色的灯笼椒。植物在土壤里,是永不孤单的。

阳光很热了,虽然风还在柔和地吹着。风把天上的云块积聚起来,羽毛般轻盈地靠近,一团团聚起来,快速得像一夜就可以献身的情爱,在床榻落下云雨。在夜空的衬托下,月光朦胧,欢爱的身影刻画得很清楚,然后因激烈渐渐模糊,最后又因剧动戛然而止,扯了一层薄被遮挡。但是夜已经被濡湿了,耳旁吹的风也是湿软的,于是就蜷缩着,任夜皱成一团,等白昼摊开晾晒,情欲还是熏天。

余姚这个时候觉得非常疲惫,夜色还要很久才会降临,因此她竭力地想一些事情,记忆像蜘蛛吐丝一样结网。她能想起一些很久远的事情,比如她躺在婴儿床里,妈妈摇拨浪鼓的手突然消失了,随后她听见了音乐盒发出的旋律,她的父母在携手跳舞。比如她在上学途中看见在前方走的许煜突然停下来,发出被蛋黄噎到的声音,于是她把水递给许煜喝。

她应该拍拍许煜背脊的,就像大人通常做的那样,但是她没有,反倒摸了摸许煜的喉咙,像颗硬的会动的核桃,带着少年的气息和体温。她面红耳赤地收回手,指腹滚烫。那一刻她惊怯地想,是不是需要吹一口气,男生的喉咙才摸得的。此刻她忽然觉得那个场景熟稔而破碎,像柠檬汁一样,突兀地冲进鼻腔,又从眼睛里蒸发。

年华不经意地绵延,在余姚有限的所遇中,日光之下没有一点新事,重复的生活嗅起来像是搁在柜子里许久的樟脑丸味道。在许煜温暖的胸怀中,她忽然流了泪,因为她闻到了许煜身上洗衣粉的味道,混合着阳光的气味,扑鼻而来。许煜不做声,只是低头抱着她。在他眼里余姚从小就是一副豆芽模样,单薄瘦弱,泪水易于盈眶也易于蒸发。

“你呀,说你什么好。”许煜最后还是嗔怪道。

余姚抬起头来望着他,摸着他硬朗的脸。这么多年的面孔了——她想。

....

我必须承认

我写的一切都是假的

编辑| 笨象 图片| 来自网络

打开淘宝或者进入原文链接(微店)即可购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