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尔-波普彗星的“前世今生”

原标题:海尔-波普彗星的“前世今生”

周一 · 最新发现|周二 · 牧夫专栏

周三 · 太空探索 / 周三 · 天文测试

周四 ·观测指南|周五 · 深空探测

周六 ·星空的诗 | 周日 · 天文周历

海尔-波普彗星的“前世今生”

20年前,在著名的海尔-波普彗星来临时,天体摄影学家John Goldsmith旅行于世界各地,拍摄下了以古迹为背景的彗星照片。这些照片,仿佛还原了4200多年前的古人所看到的情景。

早在二十年前,海尔-波普彗星于1997年通过近日点的时候,世界各地的天文爱好者都有幸目睹了这颗著名的彗星。在这个备受瞩目的事件里,我又一次踏上了天体摄影的征途:去拍摄这颗彗星出现在吉萨金字塔群和巨石阵这两个著名古代遗迹上空的情景。

海尔-波普彗星经过吉萨金字塔群上方时的宏伟景观。John Goldsmith

1995年7月,美国的两位业余天文学家艾伦·海尔和托马斯·波普分别独立地发现该彗星。1997年4月,当它经过近日点时,这颗彗星带来的精彩表演,激发了来自全球的目视观测者、天文学家和天体摄影学家的热情。

对我而言,一张偶然拍摄到的天文照片,让这颗彗星的出现显得很特别。在它被发现的六天前,我接到格兰特索纳特的电话,他是一名来自西澳大利亚州的天文爱好者。他提醒我,在人马座有一颗可疑的新星。我用焦距50mm的镜头,拍摄了一系列照片,试图记录下他所观察到的东西,但是我没能察觉到照片中不同寻常的东西。

1995年7月,笔者在寻找人马座的一颗可疑新星时,拍摄到了海尔-波普彗星的早期影像。John Goldsmith

大约一周后,海尔-波普彗星在人马座被发现的消息浮出了水面。我突然意识到,最近对那部分天区拍摄的照片很可能包含这颗彗星。随着越来越多的细节信息和精确数据披露出来,我仔细检查了这些照片,最终在一张模糊的照片中找到了这颗彗星。这张照片记录了海尔-波普彗星在被发现前,远在十亿公里外的影像。

彗星的细节信息越来越丰富,天文学家发现,这颗彗星上一次回归是在4200多年前。这个事实引起了我的注意,并激发了我的想象——我想知道这颗彗星在4000多年前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又会是谁看见过它。古文明时期有人见过它吗?古埃及人或是创造了巨石阵的人见过它吗?

带着这些疑问,我突然意识到天体摄影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为什么不去记录下海尔-波普彗星在这次回归时,经过古遗迹上空的情景呢?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我仔细拟定了从西澳大利亚州到埃及,再到英国巨石阵的旅行计划。

与古文明的邂逅

到了开罗之后,我花费了将近三周的时间来拍摄它出现在吉萨金字塔群上空的场景,这种激动人心的场景很难用语言表述。站在沙漠的边缘,远眺金字塔群和狮身人面像,当余辉落下时,海尔-波普彗星带着它弯曲的尘埃彗尾划过天际。

吉萨金字塔上方的海尔-波普彗星。John Goldsmith

泛光灯多变的光照射在金字塔上,镭射光在声光秀中交相辉映。彗星在开罗和吉萨嗡嗡作响的夜空中悄然出现,伊斯兰教的祷告声在沙漠中久久回荡。

甚至在开罗市中心,苏丹·哈桑清真寺的上空,依然能看到这颗明亮的彗星。当清真寺里装饰有新月造型的高塔挡住我视线的时候,一位当地的摊主邀请我去他的屋顶上拍摄,这让我能有一个良好的视角来拍摄彗星越过塔尖的情景。我们在这个有利的位置观察着彗星,楼下繁忙的夜生活依然在继续。

笔者从楼顶拍摄海尔-波普彗星,它正经过清真寺有着新月造型的塔尖。John Goldsmith

我的下一站是英国的巨石阵。我向一位英国的继承者寻求帮助,并最终获得了进入巨石阵的许可。在巨石阵的星空下,一个清澈的夜空中,我拍摄到了海尔-波普彗星,这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上周我还在埃及炎热的沙漠里,如今却又明显地感受到寒夜里的丝丝凉意。当黑暗降临后,彗星带着那弯曲优雅的彗尾出现在了巨石阵的上空。

海尔-波普彗星带着弯曲的彗尾,经过巨石阵的上空。John Goldsmith

不一会儿,我停了下来,翻开了帕特里克·摩尔先生的《仰望星空》。在“天文学和古文明”这一章的空白部分,我写下了“1997年4月28日,我在巨石阵中的夜空下阅读本章节”。

笔者坐在巨石阵中,在书眉上写到“1997年4月28日,我在巨石阵中的夜空下阅读本章节” 。John Goldsmith

著名彗星的精彩演出

著名的彗星总会带给我们一些不可思议的经历。百武二号彗星于1996年接近地球的时候,彗尾在天空中达到了60°的广度。十年之后,2007年的麦克诺特彗星展现出了令人惊叹的画面,它那扇形的尘埃彗尾横扫了西部的夜空。接下来,2011年漂亮的洛夫乔伊彗星粉墨登场,它拖着长达20°的幽灵般飘逸的彗尾,出现在夜幕降临后的东南方位。以上彗星已经给了我们太多的震撼,就更别提我在1986年第一次看到哈雷彗星的难忘经历了。

拍摄海尔-波普彗星是我探求宇宙、风景、文明和夜空之美过程中的一个小片段。我深深地陷入其中,这引导我去探索夜空与世界人类文明的关系,最终促成了我那篇题为“宇宙,文明和风景”的博士论文。我也有幸了解到澳大利亚土著居民的天文学知识,包括位于澳大利亚西部偏远地区那有着悠久历史的巨大撞击痕迹——沃尔夫溪陨石坑。

距离海尔-波普彗星的离别已经二十年了,夜空依旧令我着迷,并源源不断地带来新的奇迹,天体摄影也让我拥有了记录非凡事件和景观的手段。

作者:John Goldsmith

翻译:pig| 校译:朝花夕拾

排版:毛毛虫 | 配乐:解仁江

责任编辑:解仁江

〖天文湿刻〗牧夫出品

微信号:astronomycn

无尽的守候

谢谢阅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