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内乡县古代历任县令

原标题:内乡县古代历任县令

内乡县已有两千多年的建县历史,其间“为官斯土者殆不下下r数百人”,然于年代久远,见于旧志记载的却廖廖无儿,其中循良著绩,兴学疗才,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种种善政之清官有之,离任时百姓攀辕卧辙,送之远郊,而后立德政、去思碑怀念;平庸无作为者更有之,贪官污吏更足不乏其人:但旧志对此多不敢秉笔直书。这里,我们选求了清康熙、同治和民国内乡县志》对50余位县官的政绩记载和评论飨溪者人云:“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占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似愿我们选录的这些县官评介,能够对广大读者,特别是为官从政者有所启示,并从中借鉴有益的部分。

汉、唐、宋代

刘 陶 字子奇,颖川定阴人,汉桓帝时为顺阳(今淅川辖地)长,县多奸猾,陶到官宣募吏民:有气力勇猛、能以死易生者,不拘亡命奸臧,于是剽轻剑客之徒过娄等…卜余人,皆来应募,陶责其先过,要以后效。使各结所厚少年得数百人,皆严兵待命,于是复按奸宄,所发若神,后以病免。吏民思之,歌之曰:“邑然不乐,思我刘君,何时复来,安此下民”,其德泽人民之心也深矣。

孟威 字颜,平昌人,唐肃宗时为临湍县令,威至临湍,户不满百,为政七月,尽室而归者千余家,重建厅事廨舍,左补阙李华为之作记。

雍方贤 北宋大观三年(1109年)知内乡县, “县民犷猾,轻逐宪纲,狱罪囚多病死者,或见鬼怪为厉。方贤以仁恕化民,病者药之,瘠之补之,多获保全,系囚无淹滞,狱禁屡空,邑以治安。”

金代

元好问 字裕之,太原忻州(今山西)人。七岁能诗,从郝大挺学,六年即学成,赴礼部秉文,见而异之。金兴定三年(1219年)进士,正大三年(1227年),由镇平调内乡令(县治在今西峡县城)。元好问为官清正,体察民情,劳抚流亡,边境宁谧。其间丁母忧回家守丧,旋回内乡,寓居白鹿原,结茅舍于菊潭之上,额日“新斋”。正大五年(1229年)服满补南阳县令。元好问是金元时期文坛巨匠,著有《遗山集》,在内乡留有大量诗篇,著名的有《宿菊潭》、《内乡县斋书事》等,从这些诗文中都体现了他忠君爱民,忧国忧民的高尚情怀。

元代

潘 逵 山东东郡人,元大德八年(1304)为内乡县尹.

“始建厅堂廨舍”,初具公署雏形。

孛罗答失 蒙古人,天历元年(1328)监内乡县事, “明敏聪惠,政平讼理,同内乡王知县(佚名)捐俸修学宫,置学田,建立堂庑,生徒乐育。内乡自徙县以来,学校始备于此。”

《内乡通考·论日》(以下简称论日): “崇重学校,为政第一要务,孛罗答失如此,岂寻常俗吏所可及哉!

明代

史惟一 陕西洋县人,洪武元年(1368)知内乡县。“时天下甫定,邑事废坠者,惟一多所修举(重建县衙,修建学宫),在官勤慎仁

恕,吏民悦服,祀名宦。”

论 日 知县者,一县之事皆当知也。知弊,则必除弊;知利,则必兴利。史惟一修废举坠,真无愧知县之职哉!

胡 恪 山东高唐州人,永乐元年(1403)知内乡县。“律己守法,民安事集,擢河南按察司佥事,祀名宦。”

论 日 官不守法,由不律己。胡恪律己守法,民所以安,事所以集也,崇祀名宦岂偶然哉!

邓 恂 字性善,安徽宿松县人,永乐九年(1411)举人,宣德初(1.426)知内乡县。“内乡山险地僻,赋役多不能办,恂示以诚信,十偿五六,贫窘者,罚赎以代其输。先知叶县,公勤廉恕,民戴之如父母,祀名宦。”

论 日 至诚而不动者,未之有也。官信民,故民信官,既诚且

信,何事不济?邓恂示民以诚信,而赋役皆办,其道得矣!

貊 安 安徽太和县人,监生,正统年问知内乡县。“宅心耿介,莅政公勤(补修县衙,重修城池),尚贤礼士,敦信恤民。景泰四年(1453),将考满而卒,民多思之,祀名宦。”

论 日 官以民为心,必能为民谋衣食,必能为民全性命,貊安殁而民思之,则其能以民为心可知矣!

郑 时 安徽舒城县人,进士,原任监察御史巡抚江西,“风裁凛然,为用事者所忌”。天顺三年(1459)左迁(降职)知内乡县。“勤

于民事,兴教化,拓城郭,开水利,政治聿新,吏民畏怀,擢福建延平知府,历官至刑部尚书,祀名宦。”

论 日 郑时以名御史为县令,岂肯为俗吏之所为,观其兴教化,开水利,教养兼举,固治天下之大道也,何难小试于一邑哉!

徐 节 字时中,浙江寿吕人,进士,成化一卜二年(1476)知内乡县。“居官慈惠,政尚宽平,擢福建道监察御史,祀名宦。”

论 日 居上以宽为本,非徒博宽大之名也,谓其于整纲饬纪之中,有暇豫从容之乐耳,徐陈政尚宽平,庶几近之。

沃 颊(pan) 字文渊,浙江定海人,进士,成化十五年(1479)以监察御史左迂(降职)知内乡县事。兴利除弊,政绩卓然,扩建黉学,重修明伦堂,见公署“厅廨既颓,基址又窄狭,于是开拓鼎建,规模宽广”,“而其制始备”,前厅、后堂、知县宅、县丞宅、主簿宅、典史宅、申明亭、旌善亭,诸多建筑应有尽有。沃“禁奸佑良,募民积谷十万余石备荒,民无饥馑,擢荆州知府,祀名宦。”

论 日 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沃半页募民积谷十万余石,盖深有得于养民之道也。

王 环 山东平阴人,进士,成化中知内乡县。“政尚廉明,毁淫祠,修学校,卒于官,民哀思之。”

论 日 淫祠不毁,则人心不正;学校不修,则士习不端,康明如王环,忍不为吾民计久长乎!

袁 佐 湖北京山人,进士,弘治八年(1495)知内乡县。“清慎仁明,尤注意学校,政暇亲为诸生讲说,多所成就,擢御史,闻其卒,里巷设主以祀。”

论 日 学校所以正人心也,袁佐崇学校,其有意于正人心乎。

张 经 沈阳中卫人,进士,正德六年(1511)知内乡县。“政尚严明,时流贼赵遂(指农民军)掠河南,经修城储备,严兵守御,寇不敢犯。”

论 日 守城以储备为先,张经修城储备,寇不敢犯,其有真经济乎!

胡 裕 湖北武昌人,举人,嘉靖元年(1522)知内乡县。“宅心仁恕,莅政宽明,人不忍欺。去之日,吏民攀辕泣下。”

李 铨 四川绵州人,举人,嘉靖二十四年(1545)知内乡县。“清慎精明,吏畏民怀,于各里没桑园,教民蚕绩,捐俸施药,病者多

所全活,祀名宦。”

论 日 胡裕宽明,李铨清慎,皆贤令也.,而崇重蚕桑,李铨尤有功于民生。

聂 勋 云南举人,嘉靖二t六年(1547)知内乡县。“政尚简易,于民不扰,工于诗,盖清吏也。”

论 日 官以不扰民为先,聂勋政尚简易,故民安而事举。

荼 昊 字云冈,陕西耀州人,举人,隆庆末年(1572)知内乡县。“政尚简易,有古循良风,以疾去,民为之谣日:‘清白之操,循

良之政,惠我士民,室家俱庆’,有去思碑。”

王廷卿 浙江钱塘人,举人,万历二年(1574)知内乡县,“文雅谙练,承修儒学。”

论 日 茶昊之清白,王延卿之文雅,皆,^_所难,而重修儒学,王延卿尤有功于名教。

沈 榜 字二山,湖南临湘举人,万历九年(1581)知内乡县。“丈田亩,清浮粮,而民不扰,历任上元、宛平二县知县、户部主事。”

论 日 沈榜丈田清粮而民不扰,非有爱民之实心,能如是乎?

张 鲤 山东胶州人,岁贡,万历问知内乡县。“居官清介,常持钱市中买饼,敝衣敝冠(敝,破旧),人多笑之不顾也,而政事修理,寻以丁忧去。”

论 日 人所以能为清官者,由其自奉俭约也。张鲤敝衣敝冠,虽似矫情,而清风介节,常留芳名于邑乘,观者亦可知所从矣。”

尚从试 字钦阳,陕西华阴举人,“万历间由南召知县凋任内乡。多善政,重修学宫,创建奎星楼,纂修县志,时称卓著,寻以(丁)忧去。”

论 日 尚从试崇重学校,是以正人心美风俗为急务也,其得教民之道乎。

李若讷 字季重,山东临邑人,进士,万历间以息县知县调知内乡。“清惠精明,民爱而畏之,迁归德府同知,历官湖广荆南道副使。”

论 日 清,则民不忍欺;明,则民不敢欺。李若讷为民所爱,又为民所畏,非真能清且明者乎。

张时俊 山东沂水人,万历四十一年(1613)中进士,四十二年(1614)知内乡县。 性极仁孝,推诚至爱,士民咸宜,擢工部都水司主事,历任开封府知府。”

论 日 张时俊推诚于民,而民皆宜之,诚能动物,宣其然乎。

董 为 四川举人,天启间(1621—1623)知内乡县。“平允抚民,课士不怠,修文昌阁,置漏泽园,历官苑马寺卿。”

王鼎彦 湖北蒲圻人,举人,天启间(1624一1627)知内乡县。“出政严明,作养士子,善于诗,书法遒劲,为人博雅高洁,造丹江浮桥,以便行者,历官陕西榆林道佥事。”

论 日 董为课士不怠,王鼎彦作养士子,皆知急先务者。

陈嗣虞 陕西华阴举人,崇祯初年(1628)知内乡县。“清贞孤介,直道不回,有抚字之恩而无催科之扰。”

论 日 寓抚字于催科,方能不扰民,陈嗣虞无催科之扰,其善为抚字者乎。

艾毓初 陕西米脂人,进士,崇祯四年(1631)知内乡县。“时流寇横行,毓初修筑防守,日夜戒严,不惮风霜者数载,民得旦夕之安,迁襄阳府同知,历官分守南汝道参议。

论 日 艾毓初守城御寇,民始得安,盖能吏也。 ,

江朝明 字望之,安徽歙县人,贡士,崇祯十三年(1640)以新野主簿署内乡县事,“爱民礼士,出政清平,申请除荒征熟,兼去马户,以活民命,内民至今戴德。”十四(1641)还本任,“逆贼破城,衣服辞阙,骂贼死节。”

论 日 江朝明除荒征熟之请,惟知有民;辞阙骂贼而死,惟知有君。君民念重,身家念轻,是谓全忠。

清代

胡养素 北直(今北京北)人,贡士,顺治初年(1644)知内乡县。年逾古稀,道德高尚,颇有爱民恤孤之心。时,清朝初主中原,到处兵荒马乱,驿递疲软,时常遭敲诈勒索。甚而有殴打驿丞,抢走马匹的现象发生。胡为减轻人民负担,申请上宪,本奏朝迁,蒙皇上恩准,特镌刻《恳恩怜恤碑》一通,明书圣谕旨意,若有违者,究查严办(碑现存大门外)。顺治三年(1646)李自成余部攻内乡城,胡战死。

陆登甲 辽宁锦州人,国学生,顺治三年(1646)知内乡县。“安集还定,招抚流离,时南方未平,多兵事,登甲百计应饷,不苦孑遗,士民德之,历官两淮都转盐运司运使。”

姚工亮 字代人,浙江嵊县人,顺治五年戊子举人,康熙九年庚戌,知内乡县。

姚诗中 广东番禺人,监生,同治六年(1867年)十二月任内乡知县,捐盐提举衔。

姚象谦 洛阳人,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辛卯恩科殿试金榜,任职内乡县丞。

刘缉尧 山两曲沃人,顺治四年(1647)以进士知内乡县。“政称廉能”,迁刑部主事。

王襄明 陕西渭南举人,顺治十一年(1654)~内乡县,“纂修县志”,十六年(1659)f~考选为监察御史。

论 日 陆登甲办兵差,不苦民,可谓能吏;刘辑尧以廉能著:王襄明纂修县志,皆有足称者。

张凤翼 湖北江夏(今武昌)人,选贡,顺治十八年(1661)知内乡县。政务便民,勤于治事,修学宫、县署、城池,复古兼隐亭,民称不扰,卒于官。”

论 日 张凤翼政务便民,故能百废俱举,官民之相通,岂不

微哉。

马万里 山西壶关人,拔贡,康熙四年(1665)~1]内乡县。“省刑罚,不勾摄,并修县堂,工不烦民。康熙五年(1666)夏因妖僧事罨(gua误(官吏因过失而受谴责)降调,百姓保留,不得请,攀辕卧辙,如婴儿之失慈母焉。”

论 日 马万里心诚爱民,民亦爱之如父母,观于攀辕卧辙可见矣。

谢兆龙 浙江余姚人,由吏员任博罗县丞,康熙六年(1667)~知内乡县。“秉性严介,政以剔蠹为先,勾摄悉遣原告,无一胥役下乡。并不罚赎,九年(1670)庚戍竟被沦罢,既去,士民思之。”

论 日 谢兆龙不遣胥役下乡,真能为民除害者乎,

李 煜 浙江归安人,康熙十三年(1674)“以卫辉府经历署内乡县事,下车问民疾苦,革弊兴利。时大兵南下,由陕西抵湖广,取道内乡,煜申请巡抚,谓内乡距商南五百里,山路险阻,驿站久裁,供应无出,得矣,勒石遵守,一方永受其惠,迁宜良知县。”

张拱辰 字天圣,江苏武进人,贡监,康熙十六年(1677)“由曲沃县丞擢知内乡县。赋性慈祥,饬躬节俭,不以聪察为明,人受和平之福。”

论 日 姚工亮(传略)爱民课士,李煜革弊兴利,张拱辰不以聪察为明,皆可为法。

高以永 浙江嘉兴人,康熙十二年(1673)会魁(礼部会试l{1单科夺元者),十九年(1680)知内乡县。时县内地多荒芜,以永下车广招来贷贫民,令其广开垦,植农桑,流民四处返回,开地四十余顷。“在事数年,温厚和平为治务”,修县署.,建琴治堂,“崇德化,慈祥之声传闻遐迩,迁直隶安州知州,士民立德政、去思二碑于仪¨前,历任户部江西司员外郎主事。”

论 日 高以永广开垦,植农桑,其有造于内乡县,宜其崇祀名宦也。

王长年 字平侯,陕西渭南人,康熙九年(1670)进士,二十七年(1688)知内乡县。“忠信明决,摘发如神,迁户部福建司主事。,,

徐 及 镶白旗人,监牛,康熙三十‘八年(1699)知内乡县。“捐俸募金,重修奎星楼”,“雅意作人,知所先务,康熙四十二年(1703)

以内艰(母丧)去。”

论 日 张自强以教谕而加意学校(传略),徐及以知而雅意作人,皆知所先务,不愧其职。

武介宣 山西盂县人,康熙卜四年(1675)举人,四十三年--(1704)知内乡县。“重修兼隐亭,并修长庆新堰,民享其利,又与儒学张自强、禹永年协力重修明伦堂。”五十~(1712),经考核升任,.

论 日 武介宣百废俱举,贤令也,后之览者,可以兴矣..蔺惟谦陕两蒲城人,进士,康熙五卜二年(1713)以镇平知县署内乡县事,“封先贤巫马期之墓立石为记,详定春秋上丁,印官亲往致祭,置护坟地五亩,又作申尔忠死难序,历晋兵科。”

论 曰君子务其大者远者,蔺惟谦不存五日京兆之心,首一表彰先贤为急务,可谓君子矣。

袁儒忠 顺天宛平人,进士,雍正十一年(1733)知内乡县。“创建普济宫,捐谷二十互,捐银三十 西 置地十五亩,穷民均占实惠,巡抚王俊撰碑记。”

论 曰 文王发政施仁,必先斯四者。袁儒忠创普济堂。加惠穷民,其知本哉。

徐荀龙 浙江钱塘人,廪生,乾隆四年(1739)知内乡县。捐廉俸,构味经书院十余问,生童来学者,每月给膏火银五钱,远方会课诸生,亦酌给纸笔,规则八条,阐明教学之旨,士子感之,立德教碑。

论 曰 徐荀龙创建味经书院,阐明学旨,其举动岂俗吏所可

及哉。

蒋希宗 江苏吴县人,举人,乾隆十三年(1748)知内乡县。次年“详请以明末死难申尔忠,人忠义祠,士民感之,后知彰德府事。”

论 曰 居官而表彰忠义之人,其人之忠义可知,故吾有取于蒋希宗。

杨 傅 贵州人,举人,乾隆五十六年(1791)知内乡县。操守清正,谳狱精详,朔望讲乡约,以道化民,舆论翕然。”

论 曰 朔望讲乡约,教民之要务,乃或以为故事,不肯实力举行,或竟全行废坠,若罔闻知,何哉,若杨傅可以为法矣。

胡 岣 山西山阴人,监生,嘉庆元年(1796)~H内乡县。“时楚中教匪齐二寡妇窜入南阳境界,兵马络驿过内乡,嘉庆二年滋扰更甚,峋周旋其间,保全殊多,去时百姓送之郊外。”

论 曰 官以有功德于民为贤,胡峋当兵乱之时,保全危城,使百姓获安,其功德岂可没哉。

吴 松 广东恩平县人,嘉庆十二年(1807)举人,道光元年(1821)署内乡县事。“不受贿,考试公明,剔弊厘奸,士民颂之,后为河内知县。”

论 曰 古人云,官不受贿,如女不失节,此石戒铭,清,所以居慎勤之先也。吴松清风介节,脍炙人口,其考试公明,尤为士林所称。

刘本伟 陕西绥德州举人,道光八年(1828)知内乡县。“内乡旧有味经书院,经前任萧公(绍鸣)改为菊潭书院,惜有名无实,学舍不敷生徒居住,且时为上官往来馆舍。山长修脯与童膏专恃,历任县令劝捐挹注,本伟摄篆斯士为之恻然。遂邀集地方董绅募捐输世款,买来东门内高姓宅一所,修门楼、堂斋、厨房,聘岁贡王道升为山长,切实讲学。除修筑书院应用花费外,将所余之款存当号生息,作为书院常款及每月生童膏火及课卷奖赏之用,又刊刻书院条规、捐款生息章程于石,以垂久远。虽他政无可考,即此一端亦足见其以实心行实政云。”

陈梦莲 光绪元年(1875)知内乡县。“先县署陋规,按月由各衙快供给烧烟盐菜钱,名为米面班子,衙快藉此名色遇民讼事明目张胆公然勒索。梦莲出示禁止,事载前东壁碑记,嗣后讼案、差役有所忌惮,不敢横征暴殓矣。”

高袖海 江苏宿迁县举人,光绪四年(1878)知内乡县。“袖海善政多端,每月朔望亲讲圣谕,引导民之向善。秋旱筹赈实行荒政,不忍民之颠连。兴教济众,此其荦荦大者。他如亲阅试卷,清积案,尤为克尽天职。至于见黉宫倾圯而修理之,知深山多匪而缉捕之,建奎星阁于书院,补四门之城垣,贤劳卓著,诚可嘉也。”

全德谦 光绪七年(1881)由举人大挑一等知内乡县。 “米面班子弊政虽经前任陈公出示禁止,奈积弊难返,陈公去后旧弊不免复萌,德谦性严厉,遇事能断,且对于疑难案件时好微行查访,一闻米面恶习仍在,遂惩治差役,以儆效尤。从德谦后此弊廊然一清。又前任白公修义仓十三间,至德谦增仓廒十八问,将拟秋积仓谷,先令民间广种春谷,此皆足见其大有为也。,,

章炳焘 (现存内乡清代县衙主持营建者) 字厚甫,浙江会稽县(今绍兴)人,光绪十八年(1892)以钦加同知衔正五品官摄内邑篆,二十六年(1900)交卸时太平无事。炳焘历任九-_年,得以专心土术工程,如崇圣祠、巫马祠、县署、考院、仓廒、明伦堂、奎星楼以及城隍庙、建佛寺、奉仙观,一切修筑皆由炳焘擘画经营,竣宇雕墙焕然一新。又冬设粥厂以赡贫乏,倡办区阳以重农务,招募捕盗营以缉奸宄,扩张节孝祠以励阃(坤)范(妇女的道德规范)。且秋涝而备渡船,丰稔而积仓谷,驸城而增义塾,种种善政,绰然有古循良风。惟刑罪过严,堂讯时往往一笞数于,甚而有立毙杖下者,揆之人道主义未免有憾。后署中牟、临颍两县,民国初殁于开封。章炳焘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在内乡民间至今还留下了许多传说故事。

史悠履 广东番禺人,拔贡中乡榜,先任淇县知县, “光绪二十七年(1901)与章炳焘对调来内,悠履承炳焘修筑之后休养生息不事,更张地方实利赖之县署,旧有小粮历任多隐未上报,悠履尽征尽解,此足见其操守,平时嘉于课士,每月除例定一课仍照进行外,又命教谕、训导书院等处各加一课,共为五课,皆由悠履筹发奖赀。又雅好吟咏,每诗课命题往往先自拟作为士模范,遇地方各界题赠无不酬干¨,著有《菊潭骊唱》诗集,在内乡任后升为在任候补道。当时舆论有评,以联语者曰: …有仁心,无仁政;是好人,非好官’,盖与章(炳焘)比较而云然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