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追梦者基金朱波:90后创业项目回报几百倍 投出小马化腾、小马云是我天使投资原动力

原标题:追梦者基金朱波:90后创业项目回报几百倍 投出小马化腾、小马云是我天使投资原动力

在朱波看来,行业发展过程中,未知大于已知,曾经的红海也会变成蓝海,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时间,“尤其在今天,很多行业都是新行业。年轻创业者和年长创业者的优势、劣势差别不大,都有机会成功。”

文 | 王庆武

来源 | 投中网

ChinaVenture

NEWS

“我所投资的优秀90后创业者回报非常高,都几百倍。真正失败的90后创业案例就是王凯歆(原神奇百货创始人)。”坐在投中网记者面前的追梦者基金创始人朱波笃定而自信。

追梦者基金创始人朱波

4月12日,朱波刚刚主持完由投中信息主办的“第11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的“用投后管理挖掘企业价值”主题论坛,步步为营的针锋相问、妙语连珠的立论陈词,点燃着嘉宾和现场的热情。随后,接下来近1小时的采访,朱波用他惯有的激情和感染力,恣意表达着他对投资的看法。当然,这也并不妨碍他仍称“不在状态”。

2015年,在担任创新谷CEO期间,朱波成立了专注于早期投资阶段的追梦者基金。一年后,他将工作重心转向于此。他说,“我天生就不是安分的人。好像一条鲶鱼,走到哪里,都要‘搅个天翻地覆’”,这一次,他会给早期投资带来怎样的声响?作为“追梦首席官”,朱波擅于投资90后,一度挖掘了诸多知名项目,也经历了失败案例风波的起起伏伏,而今,他又会怎样总结这一群新生代创业者?对这一群体,他的支持态度是否也有了新的变化?采访中,朱波毫无避讳,一一侃侃而谈。

90后创业项目回报几百倍

“擅长投资90后创业者”,这是市场给予朱波颇为鲜明的标签,朱波坦言“也乐意接受”。

超级课程表的余佳文、次元仓的钱勇、兼职猫的王锐旭、礼物说的温城辉……这样一长串被投90后创业者名单,朱波已将其延长至十几个。甚至可以说,近两年来,比较知名的90后创业者背后,几乎都有朱波的身影。

“适合新生代的行业和年轻端的蓝海市场,还是属于这个年龄段创业者的专场。”对于这一群新生代创业者,朱波笃信终将有大成者,“今天很多机构不投年轻人,但我一直认为20岁左右的创业者最具颠覆性,他们是一个社会创业中的生力军。”

朱波的自信来自于已投项目的业绩表现。“我所投资的优秀90后创业者回报非常高,都几百倍。真正失败的90后创业就是王凯歆。当然,还有一两个项目经历过危险,不过现在都活下来了。”朱波向投中网记者表示。

在朱波看来,行业发展过程中,未知大于已知,曾经的红海也会变成蓝海,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时间,“尤其在今天,很多行业都是新行业。年轻创业者和年长创业者的优势、劣势差别不大,都有机会成功。”

例如,年轻人很多的思维、需求,年长者不见得知道。95后、00后对未来的社交、商业、生态,其认知和80后、70后明显不同。“如果今天60后跟我讲说要做一个面向新生代的事情,我首先会问他‘到底懂不懂新生代在想什么’。”朱波表示。

再如,90后没有患得患失,在创业道路上有时走得更加坚定,“本来什么都没有,也无所谓失去”。70后、80后创业中,很多时候,家庭的原因会导致创业夭折。朱波就曾经目睹一创始人因公司遇到困难发不出薪水,家庭开始闹分裂,最终委曲求全业务中止。

“在创业路上,年龄是一把双刃剑。90后需要更多的关怀。”到现在为止,朱波坦言,对90后确实花了很多时间,“有一点是蛮欣慰的,90后创业者会相互之间帮忙,他们比80后、70后更具有分享精神。”

技术、人工智能领域不投90后

当然,朱波也一再强调,对于90后创业并不会盲投,“90后去搞一个重资产,或去传统行业创业,我认为不是他的菜,应该更加专注于他们这个年龄段的事儿。”

比如,追梦者基金投资的一个二次元项目,主要针对1998-2000年的女生群体;之前所投资的王凯歆,“定位也非常精准,主做初一到高三学生的电商”。“这些创业者本身就是这个年龄层次的消费者和需求者,对这一领域也最为了解。”朱波表示。

目前,追梦者基金所关注的领域中有两个行业,不会投90后。朱波指出,以技术、人工智能为驱动力的新一波创业浪潮当中,90后的创业者越来越没有优势,因为需要有技术、资源的积淀。泛文化、泛娱乐、轻社交,这些属于90后比较擅长的新生代行业,仍是追梦者基金关注的重点。

其次,对90后项目投资中,朱波会更加审慎地看创业者心智成熟度,“尤其是对于女性创业者,我们会更加谨慎。如果女孩子没有感情经历,我们现在是不敢投的。因为女孩子往往会因为感情放弃事业,类似情况也碰到过。”

事实上,追梦者基金已投资了不少女性。“比如,心潮的邹邹,心理学博士,其心理测试、心理解压产品在业内已具有一定知名度;另外一个极具有梦想的女生,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已经做得非常好;还有一位专门做网红经济的,在北美和国内都很有起色。”朱波介绍,“其实,有很多的女性创业者做的不错,她们的特点都是有一定的阅历,自己能够认识到什么最重要。王凯歆最大的弱点就是一张白纸,当她受到外面诱惑时她完全分不清楚哪些对自己有帮助。”

延展到整个90后创业者群体,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什么?朱波认为是“缺乏经验,在公司发展过程中往往容易迷失自己。”朱波表示,这些年轻的创业者在初期拿天使投资时,还是非常认真的,“一分钱掰两分钱花”;但到A轮以后,一下子拿到几千万元以后,他们往往缺少对资本和行业的敬畏。“所以,回头来看,神奇百货案例中,在A轮完成后,如果把公司治理架构、董事会、财务把控准,小丫头再怎么闹也闹腾不到哪里去。因为没有把控,所以她完全不知道钱的重要性,随手就乱花了。这对我们来讲是个惨痛的教训,投后的管理对年轻的创业者至关重要。”朱波认为。

经过一定时间的反思,目前,追梦者基金更加注重投后管理。现在,追梦者基金5、6个人的投后管理团队,合伙人中,专门有一人来负责,以此防范于未然。每个月都会要求被投企业将所想要了解的一些运营和财务数据报上来。财务人员和监控人员,能看得到这个公司的变化,能够预警这个公司在费用开支、现金流、业务发展是不是健康。例如,发现公司资金可能只够使用5、6个月了,就会预警公司尽快要做到收支平衡,或提前启动下一轮的融资计划。

“这样监控的好处是,防止创始人没钱发工资了才告诉你。我们碰到过这样的情况。很多时候创始人会这么认为,投资人已经投了我那么多钱,不会眼睁睁看着我死,其实这种想法是错的。投资人会做到风险管控,一旦发现公司没什么希望的话,他宁愿把公司放弃也不愿意继续投资。”

其次,也会花很长时间来帮助公司解决下一轮资金问题。

朱波坦言,正是基于经验所限,90后创业的失败率可能会更高。“当然,我们不能指望他什么错误都不犯。关键是把控好风险,怎么选择、甄别出一些优秀的创始人;做好投后管理,帮助这些创业者,第一,不要偏离社会价值观;第二,怎么在舆论导向过程中保持清醒,不能迷失自己,这样才有机会让投资组合做得更加漂亮。”

朱波认为,“要给创业者多点宽容,因为他们在成长。如果一个社会对这些创业者要么捧杀、要么棒杀,是社会的巨大损失。不能用一件事情否定一个人、否定一个公司。创业都是在学习、磕磕绊绊中成长。摔一跤磕一下没问题,但不要在同一个地方继续摔。”在这一点上,朱波表示非常欣慰,所投的90后创业者,学习能力非常强。“无论是余佳文还是温城辉,他们的学习和成长还是非常快的。他们具有一定的反思精神,温城辉的高调裁员、余佳文的回归低调,都是他们成熟的表现。”

“追梦首席官”希望投出小马化腾、小马云

对于90后创业,朱波寄予了厚望。在这一过程中,他满腔热忱,希望能够做到为这些年轻的创业者“添砖加瓦”。

“帮忙不添乱,在他们需要时,能够挺身而出为他们站台;当他们遭到非议时,能够用投资人更加理性的视角来提醒。”这是朱波坚持的一个原则。

此前,超级课程表余佳文第一次遭遇舆论压力时,朱波便写了一篇文章,阐述余佳文是一个靠谱的创业者。神奇百货王凯歆创业出现变故之际,朱波也发声对她裁员、处理事情表达了逻辑上的认同,只是对她操作的手法和粗暴对待员工的做法不支持。

事实上,在追梦者基金投资组合当中,90后创业者不超过20%。但为什么另外80%被投项目没被格外关注?在朱波看来,原因很简单,不具有引爆点。90后创业者往往言论大胆,善于吸睛,也饱受争议,所以,人们对90后创业会以更加异样的眼光看待。

对此,朱波也并不十分在意。在他看来,当下的天使投资人更加像活跃在娱乐圈,愿意为创业者站台,善于作秀。“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品牌,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热点,因为天使投资人更需要品牌影响力,获得更多的认知。”

但在“追梦”这条道路上,朱波已逐渐铺好自己的赛道。

朱波1996年在美国创立Ne True通信公司,3年后成功上市。之后又经历了几次创业,包括做3G通讯和搜索。2008年朱波进入华为投资部,主导投资了昆仑万维、暴风影音这样的明星公司。四年之后,朱波创办了创新谷,以“孵化器+天使投资”的模式,开始真正跨入天使投资人领域。2015年,在担任创新谷CEO期间,朱波又成立了专注于早期投资阶段的追梦者基金。一年后,他将工作重心彻底转向于此,“来完成在投资上的追求和目标”。

之所以叫“追梦者”,朱波表示源于梦想,“因为自身特别喜欢遐想各种各样的事,一直在梦想的实践与追逐的过程中。创业者也是有梦想的,追梦者基金希望成为这些创业者的伙伴,助其成就梦想。”

正因如此,外界也给朱波冠以“追梦首席官”的称号。朱波笑言,“有些投资人非常理性,有些非常感性,我属于感性多一点,很多投资选择则因创始人的梦想、情怀是不是能打动我。”

朱波认为,要成为一个伟大的投资人一定要有情怀和梦想。这点直接带来的更大可能是,在别人对这个项目不看好的情况下,逆主流去投,反而能够成功,“这种故事比比皆是,无论马云、Facebook,早期都经历过很多挫折、白眼,再逐步成长。理性财务投资人,通过财务数据分析、判断,可以投出一个财务数据不错的项目,但是他很难投出伟大的公司。”

朱波也直言,在今天,大家都看好、一窝蜂去做的事情肯定一堆“鸡毛”,或许会有一到两个成功,但是其他大部分注定都会失败。”

当然,天使投资有千百条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有看问题的不同角度,但这不妨碍他们都投出相当不错的“独角兽”。朱波坚持一点则是,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打法,不要迷失自己。

追梦者基金目前的战略布局则是,其一,偏爱于在人工智能、科技创新领域中寻找“护城河”项目;其次,从物联网、互联网金融、大数据、云计算这类基础设施中,寻找新的机会点;其三,泛娱乐、泛文化作为消费升级的一部分也在积极关注。

“相对来讲,以商业模式为主的创业创新,可能不是我们最大的关注点。从最近的项目案子和所投的范围来看,跟前五年发生了质的变化,所投项目质量越来越高了。”朱波表示,现在挑选项目比以往更加挑剔,要求更高,对创始人的背景调查和竞品调查会更加严格。

于梦想而言,现阶段,朱波希望把天使投资做得更好,“这是一个长期的活儿,可能这辈子我还会做一些别的事情,但是天使投资我不会放弃。我自己没有办法成为像马化腾、马云之类的优秀创业者,但至少我心里有梦想,希望能够投出小马化腾、小马云,能够看到他们的成长。这是我从事天使投资最原始的驱动力。”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