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载VR 迷你KTV热锅炒冷饭(图)

原标题:搭载VR 迷你KTV热锅炒冷饭(图)

  

迷你KTV盈利迷你

创投圈,衡量一个项目是不是火爆的关键性因素就是融资,受到资本青睐的项目,不一定就是好的项目,但绝对是“火”的项目。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迷你KTV的热潮逐渐兴起,业内高呼新一轮的风口来了。截至目前,战局内的友唱M-bar已经获得友宝集团6000万元的A轮融资,互联网社交K歌公司唱吧宣布战略投资艾美科技的迷你KTV品牌“咪哒miniK”,具体金额未透露。一方得到了互联网公司的加持,另一方势必不能再单打独斗,唱吧的老对手全民K歌站在了友唱的身后。

布局在商场、游戏厅、电影院的透明“盒子”成为道具,背后隐藏的依然是互联网的斗争,当然,有互联网的地方才有热度。正如创投圈内的明星共享单车,没有搭上互联网这条线的时候,还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而加上互联网之后,才有能力挑起如今的“战争”。迷你KTV摸索着前人的脚印,信心倍增。

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崭新的项目,迷你KTV在没有大规模得到资本青睐的时候,早已默默耕耘数年。传统KTV的日渐衰落,成就了这种新模式的诞生。自从卡拉OK从日本诞生至今,K歌早已成为大众娱乐中占比很高的一部分,量贩式KTV一度成为社交场所的重中之重,然而随着人们消费行为的不断变化,这种曾被推崇的社交方式不再受到青睐,传统KTV行业日落西山,几年间行业中的巨头钱柜、大歌星、好乐迪等纷纷在全国范围内关店、歇业。

以天津为例,新金融观察记者在走访中发现知名连锁品牌米乐星已经关闭了其位于南开区新时代广场内的门店,曾经生意火爆的好乐迪南京路店再也看不到消费者排队等空房的“盛况”。

于是,变革势在必行,迷你KTV应运而生。以友唱为例,其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安武的另一个身份是厦门一家叫做前沿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兼总经理,该公司成立于1998年,主营业务正是经营KTV点播系统等产品和服务。所以,友唱是一个带有近20年传统血脉的“新生儿”。这并非个例,而是行业内的普遍现象,几位玩家背后站着的几乎都是传统行业人。

那么传统行业搭上互联网的顺风车,就能轻松起飞了吗?罗安武信心满满,当被问及对市场规模预期的时候,他果断回答:“至少不能比共享单车少吧……而且做共享单车的企业到现在还在烧钱,我们可不烧钱,机器卖出去就赚了!”

事实却有些尴尬。济南一位经营者坦言位置和客流是盈利的关键,一旦失去好的场地,迷你KTV几乎与盈利无缘,“最差的一个地点,四台机器一天的收入仅35元”。然而入局者众多,真正的“好位置”又能有多少?

“神助攻”还是“猪队友”

所以,互联网玩家们找到了新的玩法。据悉,新入局的嗨皮乐镜欲借助科技“红人”VR技术为迷你KTV的市场再添一把火。

开个2㎡的个人演唱会?梦想有了,真的能实现吗?VR技术作为前两年大热的投资门类,如今面临着被唱衰的命运,此时还欲拿它来做文章,不知算是找了一个“神助攻”,还是“猪队友”。

“如今提到VR这个词,仿佛就是个笑话,这就是硬件发展不完善就匆忙商业化的恶果。”一位从事计算机硬件开发的业内人士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不是技术本身有问题,而是时机不对,技术还不成熟,过早地受到资本吹捧推入市场,换来的就是相对较差的体验和难以挽回的声誉。”

高端产品因价格门槛注定让真正的VR技术成为小众者的游戏,既是小众,就势必难以吸引足够的内容商抱团,“谁也不想花几千甚至上万元买回来一个高端设备后,没有多少可以观看的内容”。

而低端山寨的泛滥,更是毁了VR技术的名誉。久而久之,就像狼来了的故事,再也没有用户愿意对这项技术提起兴趣。

VR已成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此时迷你KTV欲拿它做文章,显得不太靠谱。况且与传统KTV相同,迷你KTV也同样面临着音乐版权的问题,在已然显现的同质化竞争背景下,没有丰富充足的曲库作为支持,很难在众多对手中脱颖而出。“再新的形式,也需要扎实的内容做依托,VR如此,迷你KTV也是如此。”上述业内人士总结道。所以,2㎡内的厮杀,不仅仅是对线下、线上流量的争夺,接下来的重头戏是关于高额版权费的战争。

想要生存,并且能够打败对手,烧钱在所难免。

像迷你KTV这样低投入、自主化的“甩手掌柜”式项目并不少见,有风靡一时却被智能手机革了命的“大头贴”、跳舞机,也有依靠刚需存活至今的自动贩卖机。成败因素不一而同,这一次的新玩法能否搭上互联网的便车顺利起飞,等待玩家们的恐怕是一场持久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