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西长街的长沙拳王,一拳击倒俄国大力士多维诺夫斯基

原标题:西长街的长沙拳王,一拳击倒俄国大力士多维诺夫斯基

2014年,八拳被列为长沙市非物质文化遗产。2015年10月,八拳第七代传人羊定国成为非遗项目传承人。为使八拳不致失传,羊定国打开门授徒,并将其毕生领会之八拳奥义整理出版。

下文是羊定国2006年7月31日所口述。

羊定国。

我1966年开始习武,1973年从师龚寿泉先生学“八拳”。恩师龚寿泉是王润生的得意弟子之一,因此我有幸成为拳王的徒孙。

在拜龚寿泉先生为师之前,我就知道“王拳、范棍、向文章”这誉满全国、称为武术界三绝的说法,其中“王拳”指的就是我师祖王润生,“范棍”是“棍精”范志桂,“向文章”指的是向恺然,也就是武侠作家平江不肖生。

龚寿泉,羊定国的师父。

师祖王润生是长沙县白沙乡人,从小就非常好学,曾拜杨开慧的父亲杨昌济为师,学古典文学和基本的拳术。杨昌济对他非常器重,后来他留学日本,也是因为得到了杨昌济的赞助和鼓励。

师祖王润生的八拳,是从被称作“异人”何延广那里学到的。何延广四十多年没遇到对手,当时在湖南很有名。王润生把他请到家里,天天像对待长辈那样对待他。何延广在王润生家里住了一段时间后,被王润生的一片诚意感动了,便把他的绝技“八拳”传给了我的师祖。

向恺然曾经说过:“八拳拳理博大精深,即知非世俗拳师所企仰其至。”何延广之所以把八拳传给我的师祖,也是因为看中了我师祖的资质。

王润生和黄兴志同道合,经常来往。有一次,黄兴的哥哥黄牧去浏阳和焦达峰策划革命的事情,黄兴怕出事,请王润生陪他哥哥一起去。去浏阳的路有一段因山洪暴发,被洪水淹没了。黄牧对那段路的地形不熟悉,只好在当地请了一个身强力壮的人,让这个人背他过去。结果呢,这个人看到黄牧身上的包裹比较沉重,想劫财,故意背着黄牧向水深的地方走,企图找机会下手。王润生跟在后面,看出了这个人的企图,用脚尖踢了下这个人的环跳穴。这个人立马晓得踢他的是个厉害角色,这个财劫不得,把黄牧背到没有洪水的地方后,一文钱都没敢要,赶紧溜了。

1905年,王润生在杨昌济的赞助和鼓励下,去了日本,考入东京弘文学院,一面读书,一面练拳。

师祖王润生这个时候,“八拳”已经练得很好了,在留学生和日本武术界有那么点名气。一次,一个叫田野清太郎的柔道家“慕名前来”,非要找王润生比试比试,看王润生是不是真的厉害。师祖王润生考虑到柔道和中国武术打法的不同,提议谁将对方打倒在地就算谁赢。田野同意了。据说田野高大健壮,力大如牛。而我师祖却身矮体瘦,像个病人。才一动手,师祖王润生就把田野给掀翻了,一连两次,田野都是才动手就被打倒在地。田野不服,借口太轻敌了,要求重新比过。最后一次,田野恼羞成怒,死死抱住王润生的手臂,想借自己身体上的优势,把王润生压倒。没想到,王润生用八拳摆步,把田野像丢木头一样朝后一甩,把田野甩得不能动弹。后来把田野送到医院检查,田野的腰脊椎骨折了。从这次以后,不仅中国人,连当时很有优越感的日本人都很佩服王润生。“拳王”这个称号就是从这个时候喊起的。

另一次,王润生和向恺然在东京街上看到日本浪人在侮辱中国人。日本浪人人数众多,蛮不讲理。王润生和向恺然看不过,一起上前,一连击倒十多个浪人,打出一条街后,浪人再也不敢上来了。后来,向恺然把这件事写进了他的《留东外史》中。

因为打败了日本的柔道高手,很多中国留学生都想拜他为师。那时,向他学过拳法的有烈士柳直荀的父亲柳午亭,有李淑一的父亲李肖耽,还有黄兴、向恺然等。

这年(1905年),同盟会在东京招收会员。王润生在黄兴的介绍下,加入了同盟会,和杜心五一起担任同盟会会员的安全保卫工作。

1912年,王润生从日本回到长沙,住西长街水来庙。王润生回长沙不久,向恺然也从日本回来了。他们一起在学宫街创办了名为“国技会”的武馆。请来杜心五、柳惕怡等武术名家一起切磋武术。前来报名的学生有好几百。有一次在教会员练拳时,有二十几个会员要求和王润生比比。王润生让这二十几个会员站成一个圆圈,同时出拳打他。他在圈子中间左闪右晃,会员们的拳脚没一下挨着了他的身。相反,他用扫堂腿四周扫了一圈,二十几个会员全都倒地。

1913年下半年,王润生又到了日本。这次他考进了日本帝国大学体育系,专门学习体育。学习之余,他又教了部分中国留学生练拳。

1915年,祖师爷王润生第二次从日本留学回来后,专门到北京会见著名的太极拳家(吴氏太极拳)吴鉴泉,和吴鉴泉一起研究太极拳。他们两人一见如故,相互切磋,各自都很有收获。后来师祖去繁从简,独创了太极操,并著书立说,写了本《太极操》,由上海大东书局出版发行。

1928或1932年,湖南国术考试的四位评委,右二为王润生。

1916年冬,王润生应向恺然的邀请,去上海教拳术。那时上海来了个俄国的大力士,叫多维诺夫斯基。这个多维诺夫斯基比我师祖小六岁,虎背熊腰,据说力能举鼎。他听说王润生是拳王,而且也来到了上海,心里不服,特意找到我师祖,要试一试身手。王润生不想和他比试,说习武是强身健体,不是好勇斗狠,不想和人家较长短。结果,那个俄国大力士以为王润生怕了,不敢和他比,讲话态度很不礼貌。在旁边看着的向恺然很气愤,不客气地告诉这个俄国大力士:王先生不是不敢和你较量,是怕伤了双方和气,使你难堪。

那个俄国大力士听向恺然这么一讲,急了,说如果真被王润生打败,决不迁怒任何人。话说到这个份上,王润生不好继续推辞,两个人就开始比试了。俄国大力士用西洋拳法,直拳、勾拳、摆拳飞快地击向王润生的头颈要害部,想凭自己的快拳和过人的力量把王润生击倒。师祖躲过多维诺夫斯基的一番猛攻后,用八拳的小车轮招式打在多维诺夫斯基的头和胸上。多维诺夫斯基四脚朝天倒在地上。我师祖去扶他,结果俄国大力士不服输,脚刚站稳,就突然一拳向王润生的头部打去,王润生头一偏,用八拳的当头炮拳法击中对方的下颚。俄国大力士再次倒地,碰掉两颗门牙,血流满面,爬起来一句话不说,就捧着脸跑了。这件事轰动了上海滩。

师祖王润生曾担任湖南高等实业学校、明德中学、长郡中学的体育教员。1932年,被邀请为全省第二届国术考试的评委。1936年,在湖南省国术俱乐部董事会任董事,教授太极拳;同时应精武会湖南分会的聘请,兼任武术教练。

1937年,湖南大学校长胡庶华请师祖担任湖南大学体育系教授,兼教武术。王润生任教后,人缘关系极好,深受师生们欢迎。1938年下半年,长沙文夕大火后,师祖随湖南大学迁往湘西辰溪。在去辰溪路上,有一天遇到一伙土匪来打劫,王润生用“八拳”中的三步跳把这股湘西土匪打散了。1941年夏,日军轰炸辰溪,我的师祖王润生不幸中弹,伤重不治而逝。

师祖王润生文武双全,教徒弟除武技外,更注重做人的品德。师祖王润生较为有名的徒弟有武侠小说家向恺然、武术大师柳午亭、李肖耽、龚寿泉等人。现在八拳的传人有龙奉武、我、曾柏林、张荃等。

我年轻的时候曾遇到过我师祖的儿子王立(音),我问他练没练八拳。他说他练八拳做什么,没练。这让我有点遗憾。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日本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