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金庸武侠奇妙杂学:美食佳酿、珍禽异兽、奇经八脉

原标题:金庸武侠奇妙杂学:美食佳酿、珍禽异兽、奇经八脉

金庸十五部武侠小说,内容包罗万象,除了写武功,写人物,写情感,写故事,书中还多有各类“杂学”,像文史知识、诗词对联、中医理论、琴棋书画、花鸟鱼虫、珍奇动物、美食佳酿……

1.广东美食

说起金庸武侠小说中的美食,大家常会提到黄蓉做给洪七公的叫化鸡、炙牛肉条、二十四桥明月夜,或者洪七公在华山之巅与杨过分享的油炸蜈蚣等。

其实,除了这些,在《神雕侠侣》中,金庸还曾写过一段关于广东美食的评价,也颇有意思——

那百粤之地毒蛇作羹,老猫炖盅,斑鱼似鼠,巨虾称龙,肥蚝炒响螺,龙虱蒸禾雀,烤小猪而皮脆,煨果狸则肉红,洪七公如登天界,其乐无穷。

从这段文字看,金庸对上述广东美食是真有体会,否则不会有这么贴切的描写。

而洪七公去了趟广东,不光大饱口福,而且烹饪水平也大进:在《射雕英雄传》压鬼岛,他烤个羊腿都颇为难吃,到《神雕侠侣》华山之巅,他已能做美味的油炸蜈蚣了。

2.美器佳酿

说起金庸笔下爱酒、懂酒之人,得数《笑傲江湖》最集中,像令狐冲、绿竹翁、祖千秋、丹青生等。祖千秋更是有一番“喝甚么酒,便用甚么酒杯”的配套理论——

“喝汾酒当用玉杯,唐人有诗云‘玉碗盛来琥珀光’,可见玉碗玉杯,能增酒色”;“关外白酒,酒味是极好的,只可惜少了一股芳冽之气,最好是用犀角杯盛之而饮,那就醇美无比”;

“至于饮葡萄酒嘛,当然要用夜光杯了。古人诗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葡萄美酒盛入夜光杯之后,酒色便与鲜血一般无异,饮酒有如饮血。”

还有,“饮百草酒须用古藤杯,百年古藤雕而成杯,以饮百草酒则大增芳香之气”,“梨花酒挂的是滴翠也似的青旗,映得那梨花酒分外精神,饮这梨花酒,自然也当是翡翠杯了。”“饮这玉露酒,当用琉璃杯。玉露酒中有如珠细泡,盛在透明的琉璃杯中而饮,方可见其佳处。”

3.奇经八脉

日常人们也常说五脏六腑、奇经八脉,但这两样究竟各指什么?金庸在《倚天屠龙记》中,借胡青牛研究张无忌所中“玄冥神掌”寒毒之机,给大家做了个科普——

人身心、肺、脾、肝、肾,是谓五脏,再加心包,此六者属阴;胃、大肠、小肠、胆、膀胱、三焦,是谓六腑,六者属阳。

五脏六腑加心包,是为十二经常脉。任、督、冲、带、阴维、阳维、阴跷、阳跷,这八脉不属正经阴阳,无表里配合,别道奇行,是为奇经八脉。

关于博大精深的中医,书中还说过这么一段话——

须知中国医道,变化多端,并无定规,同一病症,医者常视寒暑、昼夜、剥复、盈虚、终始、动静、男女、大小、内外……绪般牵连而定医疗之法,变化往往存乎一心,少有定规,因之良医与庸医判若云泥。

4.千古绝对

《射雕英雄传》中,郭靖与黄蓉赴桃源山中寻找一灯大师疗伤,为通过“渔樵耕读”中书生这一关,二人以文史知识和对联为题,进行了一番较量。

黄蓉问道,孔子门下“七十二人中有老有少,你可知其中冠者几人,少年几人?”那书生愕然道:“《论语》中未曾说起,经传中亦无记载。”

黄蓉则给出了答案:“刚才我明明听你读道: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五六得三十,成年的是三十人,六七四十二,少年是四十二人。两者相加,不多不少是七十二人。”

——哈哈,这是典型的脑筋急转弯题。

随后便是对对子。书生出上联“风摆棕榈,千手佛摇折叠扇”,黄蓉对以“霜凋荷叶,独脚鬼戴逍遥巾”,不光工整,而且暗骂书生;书生出上联“琴瑟琵琶,八大王一般头面”,黄蓉对以“魑魅魍魉,四小鬼各自肚肠”,连“渔樵耕读”四人全骂了。

另外,黄蓉还转用黄药师一首诗(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得许多鸡?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对付书生,让饱读孔孟之书的朱子柳“呆在当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原来这首诗是专以讽刺孔孟的。孟子讲过一个故事,说齐人有一妻一妾而去乞讨残羹冷饭,又说有一个人每天要偷邻家一只鸡。黄药师就说这两个故事是骗人的。

这首诗最后两句言道:战国之时,周天子尚在,孟子何以不去辅佐王室,却去向梁惠王、齐宣王求官做?这未免是大违于圣贤之道。

——其实,上面这些脑筋急转弯、对联、讽喻诗,并非朱子柳、黄蓉或黄药师所作,都是中国古以有之的著名段子,金庸不过是拿来一用而已。

5.珍禽异兽

金庸最爱写动物,他笔下各种奇异动物数不胜数,什么神雕、灵狐、白猿、朱蛤、闪电貂……不过,其中最多、最吓人的还要数毒蛇,像欧阳锋爷俩儿能驭使万条毒蛇,太吓人了!

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些,而是相对靠谱的几样。

先说郭靖的小红马。汗血宝马是真有的,金庸借朱聪之口,给大家做了详细介绍——

当年博望候张骞出使西域,在大宛国贰师城就曾见到汗血宝马。“据史书上说,贰师城附近有一座高山,山上生有野马,奔跃如飞,无法捕捉。大宛国人生了一个妙计,春天晚上把五色母马放在山下。野马与母马交配了,生下来就是汗血宝马了。”

而汉武帝为了得汗血宝马,曾大动兵戈进攻大宛国,致使连年战争,许多人死于非命。

《神雕侠侣》中提到过一种蛇蟀,也甚是神奇。

说少年杨过在桃花岛时,与郭芙、二武兄弟斗蟋蟀,曾在一条毒蛇旁得到一只小黑蟀,神勇无比。书中说:“原来蟋蟀之中有一种喜与毒虫共居,与蜈蚣共居的称为“蜈蚣蟀”,与毒蛇共居的称为“蛇蟀”,因身上染有毒虫气息,非常蟀所能敌。”

在绝情谷时,杨过身中情花之毒,最终是靠断肠草解毒而活。

书中,黄蓉曾对小龙女说:“我师父洪七公他老人家曾道:‘凡毒蛇出没之处,七步内必有解救蛇毒之药’。其他毒物,无不如此,这是天地间万物生克的至理。这断肠草正好生在情花树下,虽说此草具有剧毒,但我反复思量,此草以毒攻毒,正是情花的对头克星。”

果然,此后杨过吃了断肠草,情花之毒逐渐解除。

不过,是否真如金庸书中所说,蛇蟀与毒蛇共居,毒物旁必存克星,就不得而知了。

6.奇花异草

《神雕侠侣》中那一旦动情即让人浑身疼痛的情花,估计是金庸先生虚构,但《天龙八部》中那种种茶花,却似并非虚言。

在曼陀山庄,段誉向王夫人科普云南大理的茶花——

“大理有一种名种茶花,叫作‘十八学士’,那是天下的极品,一株上共开十八朵花,朵朵颜色不同,红的就是全红,紫的便是全紫,决无半分混杂。而且十八朵花形状朵朵不同,各有各的妙处,开时齐开,谢时齐谢。”

“比之‘十八学士’次一等的,‘十三太保’是十三朵不同颜色的花生于一株,‘八仙过海’是八朵异色同株,‘七仙女’是七朵,‘风尘三侠’是三朵,‘二乔’是一红一白的两朵。这些茶花必须纯色,若是红中夹白,白中带紫,便是下品了。”

“‘八仙过海’中必须有深紫和淡红的花各一朵,那是铁拐李和何仙姑,要是少了这两种颜色,虽然是八色异花,也不能算‘八仙过海’,那叫做‘八宝妆’,也算是名种,但比‘八仙过海’差了一级。”

“再说‘风尘三侠’,也有正品和副品之分。凡是正品,三朵花中必须紫色者最大,那是虬髯客,白色者次之,那是李靖,红色者最娇艳而最小,那是红拂女。如果红花大过了紫花、白花,便属副品,身份就差得多了。”

7.文字书法

《神雕侠侣》中,朱子柳曾将书法与一阳指结合,以自创武功大战霍都,只见他“毛笔摇幌,书法之中有点穴,点穴之中有书法,当真是银钓铁划,劲峭凌厉,而雄伟中又蕴有一股秀逸的书卷气”。

在比武过程中,朱子柳以书法版一阳指“写”出多部中国古代书法名帖,而黄蓉在旁一一向草包女儿郭芙介绍——

楷书精品“房玄龄碑”,“是唐朝大臣褚遂良所书的碑文,乃是楷书精品。前人评褚书如“天女散花”,书法刚健婀娜,顾盼生姿,笔笔凌空,极尽仰扬控纵之妙”;

“草圣”张旭的“自言帖”,“如疯如癫、如酒醉、如中邪,笔意淋漓,指走龙蛇”,杜甫“饮中八仙歌”诗云:“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

石鼓文,是“春秋之际用斧凿刻在石鼓上的文字”,“用笔越来越是丑拙,但劲力却也逐步加强,笔致有似蛛丝络壁,劲而复虚”,“每一字都是盘绕纠缠,倒像是一幅幅的小画,一个字也不识得”,却已是最古的大篆。

除了朱子柳,《倚天屠龙记》中,张三丰曾空临“丧乱帖”的“羲之顿首:丧乱之极,先墓再离荼毒,追惟酷甚”这十八个字。“王羲之是东晋时人,其时中原板荡,沦于异族,王谢高门,南下避寇,于丧乱之余,先人坟墓惨遭毒手,自是说不出满腔伤痛,这股深沉的心情,尽数隐藏在“丧乱帖”中”。

8.月饼来历

《倚天屠龙记》中,八月中秋时,明教曾在蝴蝶谷举行大会,誓师杀鞑子。

会上,教主张无忌做了重要讲话,”今日在此尽欢,此后相见,未知何日。众兄弟须当义气为重,大事为先,决不可争权夺利,互逞残杀,若有此等不义情由,总坛决不宽饶。”

众人齐声答应:“教主令旨,决不敢违!”呼喊声山谷鸣响。当下众人歃血为盟,焚香为誓,决死不负大义。是晚月明如昼,诸路教众席地而坐,总坛的执事人员取出素馅圆饼,分飨诸人。众人见圆饼似月,说道这是“月饼”。

后世传说,汉人相约于八月中秋食月饼杀鞑子,便因是夕明教聚义定策之事而来。

张无忌教主,蝴蝶谷大会,这些自然是小说家言,但也有民间传说以为,朱元璋抗元时,军师刘伯温曾下令将“八月十五夜起义”纸条藏于饼中,分派各地义军,从此便有了月饼。

其实,除了上面这些,金庸笔下的各类学问还多得很,像围棋、五行、音乐、诗词……说其十五部武侠小说是部包括万象的百科全书,并不为过。

(作者:飞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