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刘士余上任15个月 78“散户”被罚近23亿

原标题:刘士余上任15个月 78“散户”被罚近23亿

  

  5月2日,一份巨额罚单在资本市场引起轰动,这距离证监会上次开出的天价罚单还不足两个月。根据证监会披露,“牛散”朱康军因利用49个账户操纵“铁岭新城”和“中兴商业”两只股票的违法行为,被没收违法所得2.678亿元,并处以2.678亿元罚款。此前朱康军曾因内幕交易在2016年4月被罚90万。

  有市场评论认为,散户朱康军两度被罚的案例,是刘士余履新后“从严治市”的典型之一。新京报记者根据官方披露信息不完全统计,刘士余上任证监会主席后的15个月内,证监会累计开出156份“罚单”,其中,约有1/4的罚单开给了违规“散户”。对散户罚款总金额22.97亿元(不含被没收违法所得)。

  63份罚单惩治散户“投机”,最高被罚没12亿

  截至2017年5月5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一职已满440天。

  新京报记者根据证监会官方披露信息粗略统计,在刘士余上任后的15个月内,证监会对外开出了156份行政处罚决定书。这一数字与其上任前的15个月里证监会做出的处罚数量相比,增加了19%。

  在156份市场罚单中,有63份是针对“大中小”散户的违规行为,实际遭受处罚的个人为78人。对散户罚款总金额22.97亿元(不含被没收违法所得)。数据显示,这些散户分别为各自在资本市场的“不轨”行为付出了金额不等的代价。仅从罚没金额来看,针对个人最小的惩罚为5万元,最严厉的罚没则高达12亿。

  1个多月前,证监会针对唐汉博等人做出的连续两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唐汉博等人涉嫌操纵沪股通标的股票“小商品城”,交易金额近30亿元,获利4000余万元。此外,唐汉博等人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4月期间,涉嫌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操纵其他5只内地股票,非法获利近2.5亿元。证监会依法从重作出顶格行政处罚,两案合计罚款超12亿元。

  处罚金额第二名则是黄信铭等人组成的炒股团。2016年6月,证监会开出了一份罚单,黄信铭、黄正中、谢冠华等人涉嫌团伙操纵首旅酒店、劲嘉股份、珠江啤酒等上市公司股票,被罚没6.5亿。

  案情显示,黄信铭、谢冠华、陈囡囡等6人,利用账户组,买卖相关股票并通过账户间交易影响其价格,在这一作案团伙中,黄信铭起主要组织、决策作用。

  最终,证监会责令黄信铭依法处理其非法所持有的证券,没收黄信铭违法所得3.25亿元,并处以3.25亿元罚款。与此同时,公安部门也对黄信铭等人进行立案调查,此前据媒体报道,黄信铭夫妇潜逃至新加坡,警方正在采取措施促使其归案。

  与上述案例相比,最新处罚案例朱康军案的5亿罚单,位居第三。朱康军与“第一名”案例当事人唐汉博一样同为“惯犯”。根据过往信息,此次被证监会通报之前,朱康军曾经因内幕交易在2016年4月份被罚款90万,当时朱康军涉事的该笔交易本身亏损超1亿。

  63份罚单中有37份涉及内幕交易

  从63份处罚决定书的处罚原因看,“内幕交易”是散户违规并受到惩治的主要因素。根据新京报记者的统计,63份罚单中有37份涉及内幕交易,比例远超一半,是散户受罚的最普遍原因。操纵市场21例,是散户受罚的第二大原因。

  在这些内幕交易案例中,有些被处罚人自己是内幕信息的“第一手”获得者,更多的人则利用亲属、朋友、老同学的社会关系间接获知内幕信息,“精准”潜伏,进而得到投资收益。

  数据显示,在因内幕信息受罚的37个案例中,通过内幕交易获利最大的案例来自“苏嘉鸿”。2016年4月26日,证监会披露的处罚决定书显示,苏嘉鸿因内幕交易威华股份,被罚款6537万元,并没收违法所得6537万元。该案例中,自然人苏嘉鸿在关于威华股份的内幕信息公开前,与内幕信息的知情人频繁接触,获知威华股份的重组信息,在此期间使用他人账户买入公司股票并适时卖出,累计获利6537万元。

  与内幕交易相比,操纵市场案例在数量上虽然少于前者,但非法获利的金额和罚款金额都远高于前者。据记者统计的数据,前述21份“散户”罚单中,非法获利金额最大的一例即黄信铭,违法所得3.24亿(被罚没6.48亿),其次是唐汉博,违法所得2.92亿元,最新公布的朱康军案位列第三,为2.67亿元。

  有被罚者来自浙江证监局

  记者发现,在被处罚的63个案例、共计78名散户中,有的被处罚对象自身是证券公司员工,有人则来自证券监管部门。

  在证监会2016年12月15日的一份通报中,广发证券南京北京东路营业部员工赵哲民,借用他人证券账户并融资进行股票交易,累计获利40.2万元。证监会认定,赵哲民作为证券从业者,违反了“证券公司从业人员在任期内不得借他人名义持有、买卖股票”的规定,对赵哲民处以没收违法所得,并罚款120.6万的惩罚。罚款金额相当于赵哲民非法获利的3倍。

  与赵哲民情况类似,华泰证券吴江盛泽镇市场路营业部员工陆婷婷也因违反上述规定受到重罚。案情显示,陆婷婷利用其配偶账户交易股票,获利18.8万元,证监会最终对其处以37.7万元的罚款,并没收违法所得。

  2016年4月25日,证监会公布的一份处罚决定书中,一位来自地方证监部门的官员受到处罚。案情显示,在上市公司炬华科技内幕信息敏感期,潘荣伟多次与内幕信息知情人、炬华科技董事长丁某华进行通话,并利用自己亲属的账户买入该公司股票,而自2008年起至案发当时,潘荣伟在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担任干部。至于潘荣伟在案发前的具体职位、其权力对上市公司构成多大影响,尚无公开信息。

  根据证监会通报,原浙江证监局潘荣伟在证监局工作期间,通过实际控制潘某荣证券账户,持有买卖股票共获利13.7万元,并在2013年参与炬华科技内幕交易,违法获利约14.2万元,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规定。

  潘荣伟作为证券监管部门公职人员,最终被处以42.7万元罚款,并没收违法所得14.2万。除此之外,潘荣伟本人还因此事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人大教授内幕交易亏40万,被罚110万

  除了多数利用各种违规行为投资获利的“牛散”之外,被处罚的案例中也不乏“投机”不成反而亏损的“熊散”的存在。据记者统计,刘士余上任后遭处罚的78名散户中,8人“投机”不成反而被罚。

  这些违法交易的散户中,有人头衔颇为“高阶”,并拥有深厚的证券专业背景。2017年1月,证监会披露处罚决定书,自然人宋常因内幕交易、短线交易被罚款110万元,并被禁入证券市场。

  在此之前,宋常曾担任京能置业、菲利华、贵人鸟、神雾环保、天地科技等多家公司独董,并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同时为中国注册会计师和人大教授。案情显示,宋常利用其学生间接获得上市公司国发股份内幕信息,提前买入进行股票交易。而最终该次内幕交易并未带来丰厚收益,反而亏损超40万元。除此之外,宋常的几笔违规短线交易也以亏损收场。其不轨投资行为累计亏损约50万。

  近日被曝光涉操纵市场的牛散朱康军,也曾有过“熊散”的经历。在此前的一场内幕交易中,不盈反亏,并遭罚90万。

  据报道,2014年,朱康军利用所获知的内幕信息提前潜伏上市公司博元投资,并巨额配资押注,指望借预期中的重组大赚一笔。 2015年3月,博元投资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被证监会移送公安机关,重组成为泡影,公司在两个月后退市。朱康军从中亏损超过1亿元。

  随后,朱康军内幕交易和信披违规的事实被查证,广东当地监管部门对朱康军信披违规情况和内幕交易行为共处以90万元罚款。

  新京报记者 张泉薇 实习生 林红

  【编辑:魏巍】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