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本报专访 | 戴建峰:另类“追星人”

原标题:本报专访 | 戴建峰:另类“追星人”

戴建峰

在2月25日中央电视台《开讲啦》节目中,重庆星空摄影师戴建峰分享了自己的代表作和故事。1个月后,世界星空摄影师联盟“夜空下的世界”在上海佘山天文博物馆举办摄影展,戴建峰作为其中唯一一名中国摄影师参展。在此之前,行走在世界各地,戴建峰昼伏夜出,约会星空近百次,作品4次荣登NASA天文每日一图、3次登上美国《国家地理》网站的一周太空图片……

在与本报记者方妍的对话中,戴建峰如数家珍地介绍着一幅幅照片,照片里的每一颗星星、每一个星座都了然于心,他讲述着那些照片拍摄的独特经历,以及其蕴含的对人类文明发展、人与自然关系的深层思考。

戴建峰作品:夜空的涟漪

拍摄地点:西藏日喀则地区岗巴县

戴建峰作品:十二月的雨夜

拍摄地点:云南省昭通市大山包

戴建峰作品:辉煌的贡嘎山

拍摄地点:四川省甘孜州子梅垭口

戴建峰作品:黄山上空的银河拱桥与流星

拍摄地点:安徽黄山

访谈对话,这就开始

方妍:从一个痴迷网游的工科宅男到辞去稳定工作成为行走世界的星空摄影师,先说说你的“突变”吧。你是怎么迷上星空摄影,并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的?

戴建峰:我是重庆人。重庆是山城,也是雾都,我从小到大就没有关于星空的记忆。大学毕业我在一家汽车公司做工业设计,是典型的宅男。2011年7月,我和同事一起去郊游,在贵州的梵净山下,我一个人走出农家院,抬头看到了漫天繁星,一下就被震撼了,就像有一种封印被解除的感觉。我拿出手机想记录下来,却发现手机拍到的只是一团黑——在此之前我从未接触过摄影。

由此,我便开始每天泡在网络论坛上,自学疯补起天文和摄影知识,并入手了一台宾得K-r相机。 2011年8月8日,我加入重庆一群天文爱好者组成的小圈子,到重庆合川区的鼓楼观星拍摄,那是我星空摄影启蒙的一晚:我用望远镜看到了月球的环形山、陨石坑;月沉后,银河升起来了,我们躺在防潮垫上数英仙座的流星雨;小伙伴们一起教我认星星……

那次之后,我就一发而不可收拾。拍摄的照片也屡屡刊发在《天文爱好者》杂志、美国《天文学》(Astronomy)杂志上,2012年12月,我在云南拍摄的双子座流星雨照片登上了NASA天文每日一图——那对于天文爱好者来说,就像圣杯一样的存在。对我来说,拍到好照片,有人喜欢,媒体刊发,是一个良性的循环。在权衡之下,在2015年,我下定决心辞职,专心追星。

戴建峰作品:星空之境

拍摄地点:西藏山南地区羊卓雍错

戴建峰作品:印度尼西亚日全食

拍摄地点:印度尼西亚特尔纳特

方妍:星空摄影像是个“靠天吃饭”的事,拍摄中有什么难忘的经历?

戴建峰:天文现象的迷人之处,在于它就在那里,取决于你是否有毅力、有缘分与它邂逅。现在我“完全跟着星空走”,会精心挑选季节和时间,线路也根据独特天象制定。2013年,我计划拍摄贡嘎山星空,筹划了一年时间:需要考虑地面景观,还要搭配星景,需要计算什么时候银河会出现在雪上的上空,哪个季节天气更适合,去拍摄的成功率更高。我定在高原的春天,也就是6月去,那时还没有进入雨季,银河也会在前半夜升起。观星还要看月相,恰当亮度的月亮,可以给照片进行天然的补光。摄影是光与影的艺术,用电筒去补光和月光直接洒下还是有差别的,还是尽量用大自然的光。

无奈的是,前半夜,云海就漫上来了,我们等了6个小时,计划中的银河从贡嘎雪山上升起的画面没有拍到,但是展现了另一种奇观——贡嘎主峰、杜鹃花、云海、星空,都出现在一个画面中,当秋季银河出现,黄道光浮现时,我才按下快门。拍星空要做计划,做了计划又赶不上变化,变化时还需要等待最佳的时机。这次按下的快门,让我第一次被选入《国家地理》网站的一周太空图片。

戴建峰作品:银河、启明星和曙暮光

拍摄地点:云南省昭通市大山包

方妍:很多未接触星空摄影者,对其浅层的认识就是星轨、银河的影像,对你来说,技法之外什么最重要?如何通过摄影传递观点?

戴建峰:2014年4月,我去了西藏。尽管高原反应、天气状况等问题使拍摄充满困难,但身体下地狱,眼睛上天堂。极其幸运的是,我拍摄到了喜马拉雅山上空极其罕见的气辉涟漪。

气辉现象,是高层大气的微弱发光现象。那时我拍下的漩涡状的气辉,是我此前见所未见的。回看拍摄的照片,我发现有一张上面有红色的闪电状,在查询资料后才知道,我拍下的是红色精灵现象,是发生在云对地的闪电之后所引发的光亮气辉。我辗转联系到专门研究红色精灵现象的台湾成功大学物理系,他们查到我拍摄的当晚,在距离我两百公里以外的地方——孟加拉国的上空,有很强的雷暴系统,而漩涡状气辉和红色精灵现象就是雷暴催生的。

戴建峰作品:小星球的气辉

拍摄地点:西藏山南卓木拉日冰川

当年9月,气辉涟漪照片登上了NASA的天文每日一图。两个月后,一个捷克的气象学家联系到了我。原来NASA有一个团队在研究气辉,专门有一个卫星在太空中不间断捕捉气辉现象。雷暴产生的气辉可以理解为像在平静的水面扔进去一颗石头泛起涟漪,雷暴就是那块石头。我在地面拍摄到了,NASA在太空也捕捉到了,这张照片不仅是一张摄影作品,还成为了科研资料。另外,我在地面拍到的照片相对于卫星拍摄的照片,更容易被大众接受,因为照片还具备了美学的元素。后来,这个科学团队写了一篇论文,在2015年11月的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上发表了,我的那张照片被选为封面。

由此我想到:普通的天文摄影爱好者拍摄记录下的罕见的天文现象,会为科学家的研究提供帮助,科学家也能通过这些照片让科学更“平易近人”。很有幸的是,经朋友推荐认识了NASA和中科院研究天文学的科学家,我便尝试去“搭桥”,把葡萄牙天文摄影爱好者拍摄到的涟漪状气辉的照片,发给NASA的科学家;把四川的天文摄影爱好者拍摄到的中间层潮涌的影像发给了中科院的研究者。

我尝试着征集更多的摄影作品作为影像数据为科研服务,并在自媒体、北京天文馆、国际上的space whether(空间天气)网站和earth sky(地球天空)网站,发布征集信息。

戴建峰作品:秋季星空,昴星团与加州星云的合影

拍摄地点:西藏昌都来古冰川

方妍:你曾说过星空摄影让你“摆渡心灵”,其间是否遇到过困难?包括拍摄过程中和走在自由摄影师的路上。

戴建峰:在西藏羊湖拍摄,被9条野狗追过;坐摩托车,被冰雹狠狠砸了一路;独自向珠峰大本营徒步,中途走错了路;尼泊尔之行,掉进冰河,水淹到腰部,脱下的裤子和鞋子两分钟就结了冰……

这只是我经历的险境,其实我内心也经历了过山车。2016年,我的一个星空保护区项目搁浅了;另一方面,生活模式的转变令我无所适从,很难确定明天在哪儿,工作时间和收入都不稳定。当爱好变成工作时,拍摄、写稿的焦虑,时刻折磨着我。

陷入消沉后,我开始出门旅行,重新回到星空下。这就是“摆渡心灵”的关键。在泰国清迈,我意识到自己的目标——自己拍摄的星空很美,但地点遥远、路途危险,普通人难以企及。而照片再震撼,也抵不过亲眼看一眼银河的魅力。于是,我决定引领更多普通人去领略自然和星空的壮美。

德国哲学家康德说过:“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心灵感到深深的震撼: 一是我们头上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法则。”对我来说,仰望星空,才能审视自己,是跟自己本心对话的机会。

戴建峰作品:骑向世界之巅

拍摄地点:西藏日喀则地区珠峰大本营

戴建峰作品:南斗北斗天两垂

拍摄地点:西藏日喀则地区佩估错

方妍:很多星空摄影师都自发地倡导对黑暗天空的保护,你是否也是如此?

戴建峰:2012年4月,我在重庆南山上,拍摄了一张照片,画面里划过的是往返重庆江北机场的航班轨迹,仿佛以此作为分界线,上面是星光,下面是灯光。我们现在身处的城市中,灯光污染遮蔽了星光。拍摄这种照片,美学是其中一部分,更多的是反映问题,提出环保的理念:灿烂的星空并不只存在于天文学家的实验室中,灯光和星光在博弈,如果我们不加以保护,星空会离我们越来越远。

我现在是国际暗夜协会北京分会的代表,正在参加暗夜保护地的试点工作。光污染会带来很多弊端,不只是我们没办法仰望星空那么简单,会影响天文观测,影响生态系统,还造成能源浪费。而暗夜保护,并不是说把灯全部关闭,而是要呼吁大家合理地使用灯光,让我们的后代还能够仰望星空。一个人的影响会很小,但十亿人的合力能做得更多更好。

戴建峰作品:重庆星夜

拍摄地点: 重庆市南岸区南山

方妍:你说“星空摄影师”标签不够用,“追星人”更为恰当,谈谈未来的计划吧。

戴建峰:我最近正在申请艺术基金,开启“一带一路”星空和文化的项目《丝路星空》,拍摄、记录、研究和保护丝绸之路的星空自然与文化资源。“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有着地貌、人文和宗教的差异,但是头顶的星空却是相同的。我们在西藏林芝的南迦巴瓦峰看到启明星升起,一小时后这将同样出现在巴基斯坦克什米尔地区的南伽帕尔巴特峰上。丝绸之路本就是中西文化交流之路,我想以星空为纽带,展现不同国家不同文明下的人类共有的文化、历史遗产。在这个项目中,我还计划做一些科普性质的分享,并制作纪录片。

除了拍摄,我正努力做平台。去年年度,我在微博上发起了#中国最美星空#的话题,获得了超过1千万的阅读量,还拉上一些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成立了中国星空摄影联盟。从前星空摄影爱好者很零散,且存在竞争关系。而我想团结爱好者,并鼓励大家不要只把照片留在硬盘里。

同时,我在尝试做一些科普性的平台,让更多的人参与到科学中来,也让科学更普及。星空摄影不只是美学的,记录式的,它也可以实实在在为科学做贡献。

戴建峰作品:拍摄猎户

拍摄地点: 西藏阿里地区扎达土林

丝路星空

Silk Road At Night

“一带一路”国际星空摄影展

活动时间:2017年5月—7月

活动地点:北京天文馆

策展人:戴建峰

36名中外摄影师,38个国家和地区,1片星空,56幅摄影作品,邀你一起来看!

·文章选编自《中国摄影报》·2017年·第29期·2版,转载请注明。

更多精彩内容,就在中国摄影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摄影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