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90后美女创业者“情挑”周亚辉,揭秘风投圈的潜规则

原标题:90后美女创业者“情挑”周亚辉,揭秘风投圈的潜规则

来源:没事来怼怼 作者:怼姐

江山代有才人出,撕逼撕出新花样。

创建了号称“史上最快甩货平台”的空空狐CEO、“90后美女创业者”余小丹,在仅仅20天的时间里,被投资人,昆仑万维周亚辉甩出了空空狐,不知这速度会不会是史上最快。

2016年12月7日,余小丹在自己的个人公众号上发表文章《20天》,“琼瑶式”地描述了周亚辉如何在自己身患重病的情况下,抢夺“价值3亿”公司的始末。

而这个周末,余小丹和周亚辉的撕逼大战再度升级。

2017年5月4日,余小丹在微博发布长文章《空空狐历险记(第二季)》,控诉周亚辉控股后,彻底把公司经营成一个烂摊子,空空狐近日接连出现“系统升级”支付功能关闭”等状况,甚至没有人通知仍然持有10%股权的她。

2017年5月6日,周亚辉愤怒回应空空狐事件称,“士可忍,孰不可忍。”他认为,空空狐的故事是余小丹断章取义,自我炒作。他称余小丹不顾公司立场,肆意挥霍投资人的钱,用公司的钱买奢侈品包、给干妈每月发5万元工资、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带男友去国外旅游,还反咬投资人。

2017年5月7日,余小丹回应周亚辉前一日的发文,表示:“周亚辉发文章说我是为了炒作,全文从头到脚泼脏水侮辱,关于自己摘得干干净净。我对周亚辉不泼人格脏水,这里还是只说他作为投资人不专业”并对周亚辉的每项职责一一回应。

讲真的,余小丹和周亚辉的撕逼文章,真的好长,怼姐看的非常心累:抒情部分太多,讲述事实的太少。情绪渲染的文字一坨一坨地堆在那里,而涉及到关键部分,描述地不能再隐晦了。

而且,动不动就甩微信聊天截图,这是什么风气?

▲图片来源:哎哟少女丹

曹云金都在晒发票诶,怎么玩金融的还喜欢贴微信截图呢?

是合同没签啊?还是审计报告没做啊?还是转账记录被银行弄丢了?

从你来我往的撕逼文章中,我们能知道的是:

1、现在,空空狐在投资人周亚辉手里,创始人余小丹“退出”管理团队。

2、空空狐岌岌可危,余小丹认为,这是因为周亚辉经营不善,周亚辉认为,这是因为余小丹没有听取投资人建议。

3、周亚辉说余小丹一年花了5000万:买包包、和男友出国旅游、给自己发高薪、给干妈吃空饷……余小丹说,公司花的每一笔钱股东都知道。

4、余小丹说,二轮融资,周亚辉应该给空空狐4500万,结果就给了2300万,剩下的钱,三请四请都不到账。周亚辉的回应中,并没有反驳这件事。

因为合同、公司财报什么什么都没有,全都在打嘴炮,所以,怼姐也不知道谁说的对,谁说的不对。

但是,投资人和创业者这种应该上法庭的扯皮,怎么开始在媒体上你来我往了?这是拿网友们当法官?可是,网友能帮你们把钱要回来吗?

怪不得有网友说:“怎么看,都像炒作。”

1

不过,余小丹和周亚辉长长的文章中,暗藏着某些细节,透露出了“风险投资”这个领域里,不为人知的“潜规则”。

1、融资资金,是一点一点地挤出来的。

2014年4月余小丹创立闲置物品交易社区空空狐,任职CEO,空空狐于2015年6月获得由红杉资本领投的2000万人民币A轮风险投资,2015年8月获得由昆仑万维领投的1500万美金B轮风险投资。

余小丹

但是,投资方“跳单”了。

所谓“跳单”,是投资领域的专业术语,其实跟港产片里“放鸽子”的意思差不多,只不过“骗子”不同而已。前者是投资公司,后者多是歌厅小姐。论品质,可能后者比前者要好些。

余小丹说:

周亚辉在没有对赌协议的情况下,签订合同后一年没有打足款,最后毁约更改合同。周亚辉签订协议投资 4500 万。实际一年期间总共到账 2300 万,另有 300 万周亚辉支付给了 COO 季诺,没有用于公司运营。欠款 1900 万。

周亚辉在公开信中,也详述余小丹要钱,周亚辉迫于无奈打钱的过程:“我之前投了2600万”、“我按约定先打了500万进去到公”、“我又打了200万给公司”。

从周亚辉的描述看,钱,真的是一点一点地挤到了空空狐的账上。

很多创业公司虽然宣称自己获得了多少万的融资,但事实上,这些钱可能完全没有到位,只是合同上的一个数字——听起来很惊悚,说起来很唬人,实际上很可怜。

而有些投资方,确实会以各种理由不落实融资资金,这基本是风投行业的“规矩”了。

还不能去打官司要钱——诉讼耗时过长,而初创企业根本等不起,即使官司赢了,最快也要半年后才能拿到钱。而资金链断了,企业就死了。

而且,这种潜规则,不能公开说出来。

余小丹说,源码资本的合伙人曹毅在一次电话会议上对她吼:“你还想不想在圈子里混了?你公司还想不想以后融资了?”

2、这钱不是你想花,想花就能花。

余小丹说:

股东每个月检查账务,每年由红杉资本指定权威机构做审计,也就是说,都知情,周亚辉、红杉、源码对这些决策都有一票否决权,比创始人权力大得多。

周亚辉

就像夫妻俩,丈夫花的每一分钱,老婆都要知道,而且还要经过老婆同意。

更重要的是,你还要按照投资人的想要的方式花:投资人让你720°托马斯旋转地花,你决不能360°转体后空翻地花。

所以,出现了投资人一会儿嫌弃余小丹“花钱慢”,一会儿说余小丹花钱多,再过一会儿让余小丹“在女性二手交易平台上卖手机”等等。

这里就出现了投资人和创业者的根本矛盾。投资人认为,你花我的钱,就该听我的。创业者认为,这是我的孩子,你赞助了点奶粉钱,就想管孩子上学工作娶老婆?

嗯,这种矛盾,和奶奶辈与父母辈在关于养孙子的问题上产生的矛盾,如出一辙。

此外,投资方还会空降高管,作为对创始人的“扶持”。

例如,空空狐的COO季诺,余小丹认为季诺的薪酬300万,高于业内同行,而余小丹“自己的奖金是红杉资本推荐来的高管COO的不到1/5”。即便如此,季诺仍然是空空狐的COO。

3、风投门槛越来越低。

“风险投资基金”每年拿着巨额的管理费,投资初创型公司,享受初创公司成长的红利。

红杉资本作为业内出名的公司风投,管理费高达2%,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目前总管理资本量约533.72亿人民币,每年仅管理费一项收入,就近10亿。

如果投资了阿里巴巴、滴滴这样的而企业,投资回报率更是惊人。

受此诱惑,很多外行人,纷纷进入风投领域。

昆仑万维的周亚辉,就是从游戏领域,转到风投领域的。

2015年初,昆仑万维上市后,周亚辉身价倍增,此后短短一年时间里,周亚辉以昆仑万维以及香港投资公司名义投资的企业不下16家,金额超过30亿元。

投资领域有互联网金融、影视业、移动营销服务、O2O、物流、同性恋网站、机器人、海外浏览器甚至人工智能,始终在追逐“风口”。

游戏转行、没有创业公司投资、孵化经验,追逐“风口”,所以,余小丹质疑周亚辉“作为投资人不专业”。

但是,越来越多可能并不专业的投资人,正在涌入风投领域。

从游戏转型来的周亚辉,从网红转型来的“奶茶妹妹”章泽天,从国民老公转型来的王思聪。另外还有,人人网董事长陈一舟、小米董事长雷军等等。

说实话,满世界撒钱谁不会呢?但是,孵化一个创业企业,扶持一家创业公司,仅仅有钱就可以吗?

2

风投行业“潜规则”特别多,说到底,也是因为风投行业,风险特别大。所以,投资人会设定众多条条框框,限制创始人的权利,保障投资人的利益。

有的创始人是真的只想套现走人,但是,创始人走了,投资人也很难再找到合适的人接管,企业基本上就算“死了”。这种把投资人当做提款机的创始人并不在少数。

余小丹在“重病”期间,还和男友在海外旅游。这件事,站在投资人的角度来看,就是有“套现”的嫌疑。

另外,有些情况,创始人不是故意为之,却会造成初创企业猝死,给投资人带来利益伤害。

例如,合伙人拆伙,“夫妻店”感情破裂,还有创始人重病。这些风险,投资人都会考虑到,并设定合同条款,避免相关损失。

而且,很多创始人,都很年轻,甚至没有工作经验。

神奇百货的王凯歆,98年出生,高中辍学创立神奇百货,曾被投资人疯狂追捧,最终却曝出数据作假,沦为“神奇少女之殇”。

王凯歆

余小丹,作为“90后美女创业者”,同样噱头十足,但是,企业管理经验和公司运营能力,可能都有所欠缺。

站在投资人的角度上,提出相关建议,希望创始人采纳,也是人之常情。

“高学历”的余小丹,显然非常擅长卖弄文字技巧,鼓动网络人心。以“情”动人,把自己塑造成柔弱、病怏怏、看淡金钱名利的坚强少女形象。

最终,操纵大众的同情心,想投资人周亚辉逼宫。周亚辉为形象考虑,不得不出面回应。

但是,显然周亚辉出于商人本色,文字带有“资本嗜血的险恶用心”,在余小丹的“情意绵绵”下,显得冷漠和市侩。

余小丹却凭着这场“情挑”投资人的大戏,轻而易举地上了头条,拿了热点,获得了关注度。

据周亚辉说,余小丹还要二次创业。如果是真的,不知道哪家风投会获得余小丹“情挑”的机会。

说到底,“风投”这件事,风险很大,而法律对投资者和创业者的约束又都太少,“道德风险”激增。

但是,只要还有利可图,类似的“撕逼大战”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