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放互联网医院一条生路,给那些创新的人留一点勇气

原标题:放互联网医院一条生路,给那些创新的人留一点勇气

近期,关于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舆论持续发酵。相信,绝大多数行业从业者都被诸如“互联网医院15日内全部叫停”的标题,吓了一大跳。耸人听闻的标题固然可以引来众多围观,但对于解决问题实在没有什么大的帮助。

说实话,这个征求意见稿对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影响非同一般,真的需要认真对待。虽然它不大可能彻底阻挡历史前进的脚步,但还是有可能大大改变我们医疗服务体系改善、创新的进程。

在这样的关键节点,难道我们仍然仅仅是围观以及满足自己的好奇心?难道大家心中没有一点疑问:为什么互联网诊疗一定要发生在医疗机构之间?为什么互联网医院、云医院、网络医院这样的名称不能用?为什么不能审批设置虚拟医疗机构?

一个最主要的质疑和担忧就是医疗安全。

互联网医疗兴起五年多以来,医疗安全像一个挥散不去的幽灵紧紧的缠绕着所有行业里的创业者。可是,在整整五年的发展历程中,互联网医疗究竟有没有造成医疗不安全?没有!相反,它极大的便利了人们求医问药。或许可以质疑互联网医疗仅仅解决了皮毛问题,但这不恰恰是我们应该给它更多成长空间的理由?

还记得一位在线咨询创业者的线下诊所开业时候曾经感慨过,当年做在线咨询,人们嘲笑他外行,后来要做诊所,还是被嘲笑外行;可是坚持了这么多年之后,这些外行真的就一点一点从咨询到诊疗到机构都做起来了,而且越做越繁荣。所以,给创新一点机会不是很好?

又还记得早年的民营医院小散乱差害人命,一直不受待见。但我们的新医改决策层认识到了发展社会办医的长远意义,改革启动九年来坚持推动社会办医。你看民营医院的数量不是都超过公立医院;大量优质的民营医院不是收获了患者、资本市场的认可;我们给创新一个机会,她不是给了我们很好的回报?

也还记得,当初医生要走出体制多点执业的时候是多么艰难,不公正待遇、穿小鞋、受排挤等等。可是,当医生越来越多的走出体制自由执业,世界变坏了?难道那些走出体制的医生不是创造了更多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难道他们完全以患者为中心的服务不好?

为什么要彻底禁止互联网医院?

难道大专家通过互联网能够为有需求的患者提供医疗服务不好?难道这样更高效的配置医疗资源不好?难道医生通过这样的机制获得了更多的收入不好?

当然,互联网医院确实是新鲜事物,真的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安全问题。那我们为什么不能采取措施,让它变得安全?哪怕开始管得严一点、步子慢一点,但做了总比连做的机会都没有要强吧。

如果有一天,互联网诊疗服务真的解决了安全质量问题,让我们的患者可以足不出户便享受到顶尖的个性化医疗服务这不好吗?如果这样的未来值得憧憬的话,那至少得给他们一个实践的机会吧。

有人说,不能拿患者的生命健康做实验。但起码互联网医院运行到现在还没出过问题吧。这难道不值得肯定、不值得鼓励、不值得发扬,不值得我们鼓励他们向前更进一步?哪怕只是一小步,积跬步致千里这不是古训吗?

想一想,如果我们连这样一点容忍创新的胸怀都没有,那未来会怎样?我们的患者会怎样,我们的医生会怎样?

最近几天,某地医生回扣的事件引发了高度关注。我们常说,医生付出了十几年的时光才成长为如今的专家,值得过上体面的生活。可现状却逼得他们不得不靠商业贿赂来维持体面的生活,这难道不更加令人唏嘘?解决医生体面收入的问题难道不是已经迫在眉睫?如果互联网医院能够为医生提供这样一个获得阳光合法收入的渠道,难道不能有所尝试?

医疗是个高门槛的行业,创业不易。大浪淘沙过后,现在还留在这个行业里的人,都是有些长远理想的。他们希望为美好的医疗和未来做一点事情。然而,每每当努力刚刚开始的时候便被厉声呵断,还会有多少人愿意真心追求长远。我们总不想把大家都变得急功近利吧。

很多人观点不同,认为医疗行业应该按部就班、稳扎稳打,比如开诊所、开医院、开医疗集团、建医联体。这都没问题。那些确实可能都是搞好医疗行业的正确姿势。但我们应该也没有必要因此而排斥互联网。多一个路径,也许就能更早一点儿到达目标。

前几天,中国倡导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写入联合国决议。如果说中国的这一理念获得了全世界的认可,那为什么在医疗领域不能给那些创新更多一些的鼓励和空间?

作为普通民众,我们当然希望得到的医疗服务都是高品质的、安全的,希望所有这个行业的从业者都能收到严格规范。但同时我们也希望医疗服务体系能够不断创新、不断完善,不断的满足广大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医疗需求。

放互联网医院一条生路,给那些创新的人留一点勇气。

延伸阅读:

论中国医生解放运动的虚假繁荣与泡沫破裂

国家卫计委关于互联网医疗亮出的底牌,信息量大到值得一读再度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