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怀念我的父亲母亲

原标题:母亲节,怀念我的父亲母亲

作者母姓(蔡福来),父姓(刘成方源),民主政协人士,中国曲艺演员,书画艺术工作者,中国(水浒画派)创始人,独创了(武松书法)体。获得水浒地区宣传部颁发的(当代武松)形象称号。个人现居住北京、济南两地,喜欢广交朋友,至今朋友遍及全国(据他本人说,知己没几人)!他说:到了这个年龄了(55岁),还在所有朋友中筛选志同道合的推心置腹的兄弟姐妹!

母亲不在了,父亲担当起母亲父亲的双重责任!记得小时候(1966年)父亲领着我到了天桥的东侧,用2分钱在一个大西瓜摊上吃了一个大大的西瓜,吃得肚子饱饱的!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父亲骑着大飞轮自行车(1969年),牌子是大金鹿的,在学校门口等着我,我坐在自行车的横梁上,两手抓着把,向同学们炫耀!我父亲来接我了!1972年,为了迎接西哈努克亲王来济南,附近的学校要去去迎接他,我的学校也是其中之一。而我有幸被选中了。当时我们需要穿统一的白色球鞋,为此父亲借了整条街也没有借到。我哭着闹着,因为没有白球鞋我就不能参加这次迎接活动!于是我父亲又骑着他的大飞轮自行车跑遍了整个济南市战友、同事的家里,终于把白球鞋给我借着了!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看见西哈努克坐着伏尔加轿车向我们挥手致意!此时我早已把给我满处借鞋的父亲给忘了!1976年唐山大地震,有一件事印象特别深,当时济南市也有余震。我放学后去倒垃圾,装垃圾的是个破脸盆,倒完垃圾后我就敲打着破脸盆往家走。当时我们住在铁路边的(北坦)平民里向阳大院,这一敲不要紧,大小七栋楼(现在叫简易楼),三层的四栋,二层的三栋,人们都争先恐后往外跑,有的都来不及穿衣服,还有的从二楼往下跳!幸好那时候的人身体都比较硬朗,加上楼层不高,没有伤着人!当地警察以为是有人搞搞破坏,没想到却是我这个无知少年倒垃圾图好玩儿而引起的恐慌!可怜善良的父亲再三给左邻右舍赔礼道歉!哥哥们逮住我噼里啪啦就是一痛乱揍!我躲在父亲身后才免遭了更多的疼痛!我记得我参加工作的第一天,五点钟父亲就起来,内心说不出的高兴,把他骑了多年的自行车擦了又擦送给我!1982年,我已经骑上凤凰牌自行车,而我的父亲还依然骑着他的大飞轮自行车从贸易楼到西郊肿瘤医院来回65公里给我得了癌症的母亲送饭和护理。母亲如果在世,今年已经91岁。1984年12月31日,母亲离开了我们!我回到家,父亲在我们面前忍住了一切痛苦,用蜂窝煤炉子给我做好了饭菜端到我面前。我有父亲在,感觉我们的家在,天也在!1986年7月份,我的一个业务关系的孩子来济南逛大明湖,父亲还是用他大飞轮自行车带着他来到我单位办公室门前。我看父亲脸上全是笑容!多年后我才认识到,(父亲)看到我被领导刚刚被提拔为主任,他才愿意带着人家来,这样显示他对儿子的支持与鼓励!1988年至1991年,我承包了一个文化艺术中心。父亲每天在艺术中心,一边看护着孙子,一边拿着鸡毛掸子给我打扫卫生,晚上给我们看门!1995年,还是我的父亲,因为白内障住进了医院,因大夫失职,把父亲本来患白内障的左眼搞成了右眼,结果给父亲造成了很大的痛苦!还是父亲用他的大爱,慈爱硬是独自把此事幸隐瞒了下来,因为他担心几个儿子知道了一定不会善罢甘休!1996年至2001年,满头白发的父亲,双眼都看不很清楚的情况下,还帮助我照看了五年的女儿!自己的退休工资全部都补贴了我家用。2002年,父亲这个年龄还在为儿女们操不完的心,加上家庭、社会及种种原因,年迈的父亲积累成疾,累倒下了。随之心情和精神的压力,让他瘫痪在床!每次回到家看见老父亲,我就抱抱老父亲,这样才觉得不空虚。但是没有感觉到自己对父亲的亏欠。因为有父亲在,就一直感觉我们家的天还在,非常充实!父亲的身体一天天衰落,粗心的我还没有察觉到。当后来哥哥们每天轮流来守候父亲,我还天真地认为没事儿,没有想过父亲即将离开我们!哥哥们最后的守候,是父亲最后的回光返照,因为我的无知,失去了和父亲最后说心里话的机会!每当手拿与父亲在一起的照片,我都泪流满面,觉得自己罪不可赦!当2004年9月份,120把父亲送到齐鲁医院急诊室。父亲吐出两口鲜血后便撒手人寰。这时我才感觉到我的天没有了,我的支撑也没有了!父亲身体平时很健壮,没想到79岁就离开了我们。到现在已经离开儿子,亲人已经13年了。要是活到今天,已经92岁。对于父母的早早离去,这都是我这个做儿子造的孽!从小父亲给我的父爱,如今我快60岁了才体会到!父亲离开我十几年了,我才深深地感受到,父爱大如天!我想起对父亲的孝顺,我永远亏欠父亲!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做他的好儿子!正值母亲节来临之际,我内心充满了对母亲的怀念,霎那间更激起了我对父亲不孝的内疚!所以母亲节我怀念母亲,同样也怀念我父亲!我的父亲是冒着枪林弹雨来到济南,见证了五星红旗插到了济南城墙上。父亲以后经历了大跃进,三反五反,大练钢铁,自然灾害和史无前列的文化大革命。一生的个人荣辱,家庭生活的艰辛,这些事情都没有压垮他的意志。父亲满脸的慈祥,和蔼可亲的形象,君子的彬彬有礼一直在儿子眼前浮现。我的母亲叫蔡玉白,是中国蔡姓家族的玉字辈;我的父亲刘殿忠,祖上是明朝时期从山西大槐树来到山东的。父母在解放区结为伉俪,先后生育了四个儿子,在山东省会济南扎下了根,有了五个孙子孙女,四个重孙子。伟大的母亲在那个革命精神饱满,物质匮乏的年代,没有想过什么福。母亲的离去,父亲担当起了做父亲和母亲的双重责任。二老生前多么想要个闺女,只能为四个儿子取妻生子,操够了心,受够了累,他们就这样带着对儿子们的牵挂遗憾地离开了人世……至今他们的儿子已经成为爷爷,每当母亲节,父亲节还有清明节我都心有感触,痛恨自己,怀念父母的恩情!我仰望天空,双膝跪地,向父母的在天之灵祈祷。如有来世,我一定好好孝顺你们,好好尽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