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半岛时评】郑继永:文在寅的中韩关系“经”

  

改善对华关系意图明显

文在寅就任伊始,在外交上的作为就令人印象深刻。在不到一周时间内,韩国新政府的外交举动就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重要议题。细看目前的“文在寅式外交”,大致可归纳出以下几个特征:

一、“通话外交”。文在寅在上任两日内,就分别与美、中、俄、日、英、德、澳等多国首脑通话,之后称“与周边大国的关系已修复”。二、“特使外交”。通话之后,文在寅政府又宣布,除向中国“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派代表团,还将向中、美、日、俄等国派遣特使,以图迅速“平定”周边外交。三、“对话外交”。文在寅在选举时就称“要在当选六个月内访问平壤”,当选后也表态“将在适当时机访问平壤”。来华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韩方代表朴炳锡,还与朝鲜代表金英才进行了短暂会晤。四、“情分外交”。文在寅的选战团队与目前任命的外交安全官员,以学者型、专家型居多,不仅深谙外交安全业务,在相关领域或对象国也多有较深的人脉关系。

在这一系列外交方向上,对华外交无疑是文在寅政府的重点之一。竞选时,文在寅就指责朴槿惠“将韩中关系搞得一团糟”,要求停止部署“萨德”,交由下届政府处理。上台后,他在第一时间宣布暂停“萨德”部署,不仅向中国派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代表团,还宣布拟派前总理李海瓒作为特使访问中国。

从特使的任命看,文在寅缓和中韩关系的意图明显。李海瓒在卢武铉时期就做过特使访问中国,可谓韩国国内亲卢武铉系的领头人。作为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及新政府的超级元老,李海瓒被任命为赴华特使,足见文在寅政府把对华外交放在了何等重要的位置,也表明其打破中韩关系坚冰的决心。除了李海瓒,特使团中的民主党议员沈载权是著名“知华派”,前韩中日合作事务局事务总长申奉吉也曾担任韩国驻华使馆公使,国防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徐周硕则是军事专家。由是观之,李海瓒特使访华时,将把重点放在打开中韩关系突破口和“萨德”问题上。

推动中韩关系破冰的内外动因

推动中韩关系破冰,文在寅政府有着深刻的内外动因。首先,“萨德”部署问题已累加成韩国外交的高危“堰塞湖”。在该问题的催化下,中韩关系遇冷、韩美关系生变、韩朝关系生危,而韩国完全束手无策。在中美元首会晤后,朝鲜半岛形势一日三变,但韩国却因总统换届而几无入手之机。韩国的被忽略成为文在寅政府一上台就面临的外交“大山”,若不疏解“萨德”问题导致的“堰塞湖”,韩国外交将始终危机难解。

其次,打通“不通”外交才能开创韩国主导朝鲜半岛事务的新时代。朴槿惠时期极端无视中国利益的做法,使中韩关系顿生梗塞。文在寅就任后发现,不但中韩关系受阻,韩美关系也因此波折不断,另外韩日关系因釜山“慰安妇”少女像一事如鲠在喉,韩朝关系更是切断已久。韩国外交面临四方“不通”的难堪境地,如何打通对华外交,无疑将成为文在寅外交首秀的一大看点。

第三,对华外交也是文在寅政府亟需的经济后盾。文在寅胜选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其解决社会经济乱象的承诺给韩国民众带来希望。因此,尽快打通对华外交,搭上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顺风车,成为韩国新政府转危为机、重新实现经济起飞的基础工作,这也是文在寅就任后立即派代表团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目的之一。

第四,加速改善对华外交,也是服务于文在寅政府国内政治目的的重要手段之一。如果新政府一开始就能顺利重启中韩外交关系,则将对朴槿惠时期保守势力的“极端外交”形成重手反击,不仅能显示新政府实力,为文在寅接下来的执政铺路,也有利于奠定韩国在东亚国际政治安排中的地位。

阻力与挑战

改善中韩关系意愿虽好,但新生的文在寅政府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层面都将面临阻力。

从国内看,遭受挫败的在野党为“驯服”文在寅、给共同民主党以颜色,定会在阁僚任命、法案通过等问题上,对文在寅政府和共同民主党形成严重擎肘,新政府改善对华关系的努力,也会成为受影响的领域之一。这种政治上的反对将会广泛而长期存在,文在寅面临的政治局面短期内难平静。从国际看,朝鲜半岛的国际政治走向已出现新局面,文在寅政府的新动作会否扰动中美有关半岛问题的沟通或让朝鲜产生不现实的幻想,还要观察。

经历25年的发展,中韩关系在经济、安全、外交、文化等多方面深度融合的态势已然初现,但它还牵涉到中朝、中美、朝韩等多个双边和多边关系。不断成熟的中韩关系,要求文在寅新政府做好以下平衡。

其一就是中韩关系中安全与战略的平衡。安全关系是中韩关系的短板,尤其是两国在半岛问题上的战略疑虑,决定着中韩关系的深度,“萨德”问题就是最突出的表现之一。

其二是韩国在中美两国竞合中的定位与平衡。至少未来5到10年内,中美竞合仍将是东亚地区的大趋势,如何顺应这一趋势将成为文在寅政府的重要抉择。朴槿惠时期的极端“一边倒”摇摆,已经证明是韩国外交的灾难,这应成为文在寅政府的镜鉴。

其三是对朝关系的平衡。朴槿惠政府中后期,朝核问题严重激化,这里有朝鲜以拥核追求极度安全的因素,但更有韩美对朝外交、经济与军事围攻的原因。如何不以极端手段又能使半岛局势稳定向好,也需文在寅政府在新局势下做出正确判断与平衡,进而通过与大国合作从根本上解决这一跨世纪难题。(作者是复旦大学朝韩研究中心主任)

【中韩关系研究中心】

朝鲜半岛论坛
微信号: Korean_Studies

论坛宗旨:关注朝鲜半岛局势,发布权威评论,打造一流学术平台。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