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专家解读“醉驾入刑”松动:权贵是否易被法内开恩

原标题:专家解读“醉驾入刑”松动:权贵是否易被法内开恩

“醉驾不再一律入刑”最近引发争议。有网友担忧法律松动之后,醉驾、酒驾行为会不会反弹,尤其是一些权贵群体会不会更容易被“法内开恩”。长期关注“醉驾入刑”的法学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刑法研究室主任刘仁文进行权威解读,指出“醉驾一律入刑”所面临的法理和实践问题,并提出对于不需入刑的醉驾行为,还要进行适当的行政处罚,以继续保持法律的威慑力,避免公众担忧的负面效果。

文丨刘仁文

醉驾是否不再一律入刑最近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起因是最高法近日公布了《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对危险驾驶罪等8种常见罪给出了量刑指导意见。

其中关于危险驾驶罪规定:“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根据犯罪情节决定是否入刑,这在刑罚理论和刑法制度上都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具体到醉驾,因为“醉驾一律入刑”已经实践了几年,而且确实取得了很好的现实效果,所以很多人担心如果法律松动,醉驾、酒驾行为会不会反弹,尤其是一些权贵群体会不会更容易被“法内开恩”。这样的担忧可以理解,不过对于“醉驾一律入刑”,还是需要更全面地看,不光看到过去的功绩,也要看到所带来的问题,这样才能更准确判断是否要继续“一刀切”。

酒驾一律入刑的好处显而易见,“一刀切”地从严执法,可以起到最大化的威慑作用。但这样的“一刀切”,从理论和实践来看,也面临着很多问题。理论上,和刑法总则第13条有矛盾,既然“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那么醉驾也不应该例外。

实践中的问题也不少,比如对醉驾行为人的刑罚适用有失均衡。拿缓刑适用来说,据媒体报道,在醉驾入刑之后1年内,广东、安徽、重庆、云南对危险驾驶罪适用缓刑的比例均超过40%,部分法院判决缓刑的比例更是高达73%。而浙江省同期对危险驾驶罪适用缓刑的比例仅为11.9%,江苏也仅为16.17%。这种极不均衡的缓刑适用状况,显然不符合刑法的平等性要求。

还有司法资源被占用的问题。尽管醉驾入刑在司法成本的投入上是必要的,但也不能忽视对于度的把握。据一些基层法院反映,醉驾案件已经占到了他们所审理的全部刑事案件的1/5,甚至更高。司法资源向醉驾案件过度集中的现象日趋严重。如果这种状况不能改善,不仅司法负担难以承受,而且也必然会影响到对一些严重犯罪的打击。

所以这次最高法的指导意见,可以说是基于法理和实践的一次理性回归。虽然过去的“一刀切”对于强化法律权威、预防人情腐败等有好处,但同时也有弊端,如何扬长避短,是现在需要考虑的。

公众认同“醉驾一律入刑”,主要是肯定其在治理酒驾上的功效,但实际上除了入刑威慑之外,加强执法的确定性也可以起到同样效果,即加强对醉驾案件查处工作的常规化和制度化建设,提高对酒驾行为的查处率。一旦喝酒就容易被抓、被罚,威慑力未必小于法律文本上的“醉驾一律入刑”。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实现对醉驾案件的处罚衔接,充分发挥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的互补作用。对普通的酒驾尚需进行行政处罚,而醉驾要重于酒驾,所以,对“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醉驾行为,还有必要进行行政处罚。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73条第3款的规定,对被不起诉人需要给予行政处罚的,人民检察院应当提出检察意见,移送有关主管机关处理。同时,根据《刑法》第37条的规定,对于被免于刑事处罚的犯罪人,可以由主管部门予以行政处罚。

宽严相济刑事政策是我国现阶段的基本刑事政策,其核心要求是综合考虑行为的客观危害、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区别不同情况,对行为人依法予以不同处理。醉驾不再一律入刑,并不意味着醉驾可以免于法律追究。只要执法继续应有的力度,同时以行政处罚等加以惩戒,相信告别“一刀切”之后,醉驾、酒驾的情况依旧能得到有效控制,不会“后果很严重”。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