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姑息治疗不是放弃 让生命更有质量

原标题:姑息治疗不是放弃 让生命更有质量

吴晓明

职务: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综合科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

主要研究方向:肿瘤急重症及并发症的治疗,如呼吸困难、消化道出血、颅内高压、肠梗阻、肿瘤并发的感染及胸、腹水等。

访谈实录: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人们常常把姑息作为贬义词,认为它是消极、保守的意思,但是在医学上,姑息治疗是一种积极的治疗态度。人的生老病死是人的正常规律,特别是老年人更应该正确地理解姑息治疗。本期《名医堂》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的是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综合科主任医师吴晓明教授,来给大家普及关于姑息治疗的知识。吴教授,您好,欢迎您来到我们《名医堂》节目。

吴晓明:谢谢。大家好,很高兴来到腾讯《名医堂》,那么今天来到这里呢,是想和大家一起分享关于姑息治疗,也就是缓和医疗这方面的一些知识。

主持人续续:吴教授,什么是姑息治疗,姑息治疗和我们平时知道的临终关怀有什么样的区别呢?

吴晓明:它是这样,姑息治疗其实我们现在更确切地说是缓和医疗。当然在我们国家翻译成姑息治疗,它包含着临终关怀,但是它不等于临终关怀。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就采纳了将缓和医疗尽早地纳入到疾病诊疗中这个政策。那么它强调就是说,对于一些病人,对哪些病人,就是对于可以预见未来死亡的病人,要尽早地在疾病诊疗的阶段,尽早地将缓和医疗考虑进去,然后与其他的治疗相辅相成。 拿一个肿瘤患者来说吧,如果这个肿瘤患者我们说,在早期的话,我们以治愈为主要的目的,缓和医疗可能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但是,也会参与进去。为什么呢?我们说缓和治疗的定义是对那些面临生命疾病危险的一些病人来改善他们的症状,控制他们的症状,改善他们的生活质量。病人一开始在早期诊断诊疗了,那么这个患者会出现一些心理的问题,他(她)会由此产生一些焦虑和抑郁,他(她)会想为什么我得肿瘤,别人怎么不得,他(她)会有这种想法。

主持人续续:我怎么那么倒霉啊。

吴晓明:对,就像你说的,我怎么这么倒霉就得肿瘤了。这时候呢可能需要我们医生来介入,就是缓和医疗介入了。就是说你在给他(她)抗肿瘤的时候,你可能要给予他(她)心理方面的关怀。这也属于姑息治疗的一个部分。随着肿瘤疾病的进展,我们也知道,肿瘤现在不是说都能治愈,大部分人医学可能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那么随着肿瘤的进展,可能有一些人就进入到肿瘤的中晚期。当他(她)的身体已经不适合再做抗肿瘤治疗的时候,我们说这时候就是缓和医疗,也就是姑息治疗就要占一个很大的比重了。那么我们就是要控制症状为主,那么到了他(她)临终前,就是我们说的他(她)的生存期可能只有三个月,我们说他(她)到了临终前了这个阶段,那么这个阶段就是我们要做的临终关怀。

主持人续续:最后一个阶段了。

吴晓明:对,最后一个阶段,临终关怀也就是在现在在我们中国我们常常说的安宁疗护。那么在这个阶段我们要给患者一个临终关怀,让他(她)有尊严,安详地离世。那么他(她)过世以后,我们还要给亲属做一些抚慰。整个这个过程,我们说叫姑息治疗。所以,姑息治疗它包括临终关怀,但它不等于临终关怀。 我们现在很多人就是往往一听到姑息治疗,他(她)就会和临终关怀联系到一起,他(她)认为这两个是划等号的。其实这两个不是划等号的。

主持人续续:刚才您讲到姑息治疗其实和缓和医疗其实是一个概念对吧?

吴晓明:对。

主持人续续:缓和医疗听起来好像更让人舒服一点?

吴晓明:对。我们国家可能刚开始专家们定的,因为我们这个协会,中国抗癌协会姑息与治疗康复委员会,他们当时定的就是姑息治疗,所以大家还用。但是有时候大家现在也有很多人在用缓和医疗。缓和医疗我们也可以说对于患者而言,可能是一个叫最佳支持疗法,也可以这么说。

主持人续续:您没给我说之前,我觉得姑息治疗就是到了中晚期的患者,就是没治了以后才介入到的一种疗法。并且我觉得姑息治疗有是放疗、化疗,再加去疼痛。是不是一个很粗暴的感念,但是您刚才讲了,其实还有很多人文关怀的这种东西在里面,包括对亲属的一些关怀。

吴晓明:对,包括一些对亲属的抚慰,哀伤的抚慰,因为患者走了以后,家属的情绪有的很悲痛,我们做大夫的也要去进行一些抚慰的工作。

主持人续续:刚才您讲到现在姑息治疗基本上是三个阶段是吗?

吴晓明:对。

主持人续续:姑息治疗是只用于这种癌症的这样的一个患者吗,还是其他疾病在临终之前都会用姑息治疗?

吴晓明:你说在台湾话,其实是有把八种疾病都列入到姑息治疗的疗护中心,就是医保支付的范围之内,包括我们熟悉的神经源性病变。

主持人续续:姑息治疗已经在医保范围之内了?

吴晓明:对,很多国家都是在医保范围之内的,你像神经源性病变,说的这个渐冻人,肾功能衰竭,也属于这个范围。对于一些你可以预见的就是说这些疾病,它不可能治愈的,不可逆的。

主持人续续:一直要发展下去的这种疾病?

吴晓明:对,这种疾病都可以纳入姑息治疗的范围中。

主持人续续:刚才您讲到前期的话,早期这种癌症患者也加入一些心理方面的治疗方法,也叫做姑息治疗。可是如果这个患者早期的话后面被治愈了,前面的这段治疗也叫姑息治疗吗?

吴晓明:可以啊,因为我说了,姑息治疗其实是一个症状控制,他(她)在治疗的过程中,你不管是抗肿瘤治疗也好,放疗也好,化疗也好,它会产生一些副作用。那么产生这些副作用,我们临床的大夫来给他(她)把这些症状缓解了,控制症状了,改善他(她)生活质量了,其实就是在做姑息治疗的工作。但是我们很多的大夫没有意识到。

主持人续续:没有意识到我是在做姑息治疗?

吴晓明:对,没有意识到在做姑息治疗,就像你刚才说的一说姑息治疗,他(她)就跟临终关怀联系到一起了,他(她)觉得他(她)做的工作不属于姑息治疗这个范畴。当然他(她)刚开始只占一小部分,因为他(她)的症状表现得比较轻,不像慢慢疾病进展了,那么各种各样的疼痛,呼吸困难,各种各样的症状都出来了,我们就是姑息治疗介入的比例就要多。

主持人续续:我明白了,其实以前医生也一直在做这个事情,现在只是把这个事情给定义了,有一种说法叫姑息治疗。那您觉得把这个范畴定义出来对于患者和医务人员的意义在于哪呢?

吴晓明:我觉得对于患者来说,是能明显他(她)生活质量的。你比如说有的患者我们现在同疼痛开始说起,你看最初的时候,姑息治疗就是因为1990年由我们孙院院士和几个老前辈们在牵头下,然后世界卫生组织在我们国家开展了第一期的癌痛培训班,那么推动了姑息治疗的发展。到了1994年中国抗癌协会成立了癌症康复与治疗委员会,可以说协会的成立又推动了姑息治疗的进步。在不断发展的过程当中,你看今年又发展了安宁疗护的病房规范化管理的规定。

主持人续续:在不断规范的过程当中这些患者也得到实实在在的医生的一些保护治疗?

吴晓明:对,因为如果我们大夫要是有这个理念的话,在治疗的过程当中,他(她)会及时地处理患者的一些症状。就是你没有把它提出来,他(她)可能也在做,但是你关于心理方面的,他(她)可能会忽视,疼痛方面可能会忽视。要把姑息治疗的这个概念提出来以后,在诊疗的过程当中,他(她)会重视这方面。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就是一条条的列出来,应该这个心理应该疼痛怎么怎么样,所以这个事情其实还是要规范化的。虽然姑息治疗整体是一个比较大的范畴,但是它的每个细则的话医生都应该按照这个规范化去治疗。

吴晓明:对。

主持人续续:明白。是不是到了中晚期的患者本身除了这种癌症以外,还有其他的并发症一起就是一起困扰他(她)?

吴晓明:很多,中晚期的肿瘤病人,你比如说我们常见的病人骨转移了,我们最常见的就是病人疼痛,国外统计有70%、80%的病人,在中晚期都会表现出疼痛。

主持人续续:疼痛也算是一种并发症吗?

吴晓明:疼痛是啊,骨转移引起来的疼痛,它是一个症状。

主持人续续:它也是一种症状,需要治的一种病。

吴晓明:特别需要关注,并且是去治疗它。

主持人续续:我以为癌症就是应该疼,原来它应该单列为一种病来治?

吴晓明:对。还有其他的你像患者肿瘤转移到胸膜、腹膜,还有心包的话,可以引起胸腔积液、腹腔积液,心包积液。那么压迫了上腔静脉,可以引起上腔静脉综合症。有的肿瘤原发的或者继发的颅内肿瘤,可以引起颅内高压。胃肠系统的疾病和妇科的一些疾病,最常引起肠梗阻,也是我们常见的。还有有出血,这个肿瘤病人各种各样的出血,我们科都能碰见。比如说肺部的喀血,消化道的呕血和便血,包括妇科病人的阴道出血,还有泌尿系统的尿血。各种各样的并发症,我们都有。

主持人续续:就是到了中晚期其实是一个很综合很复杂的一个治疗方案了?

吴晓明:对,我们在处理这些疾病的时候,我们要根据病人的情况。当然要危机他(她)生命的时候,我们肯定要积极抢救。同时,视病人的情况我们该做哪些抢救措施,如果说是特别晚的病人,我们就是说想给他(她)治疗,可能我们所用的药物也对他(她)起不了任何作用的情况下,我们可能牵扯到一个和患者家属沟通的一个问题了。

主持人续续:所以我觉得都是很棘手的问题。

吴晓明:对,很棘手。

主持人续续:那是不是很多到了中晚期这种患者,他(她)可能这个患者死因并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于这些并发症?

吴晓明:对。

主持人续续:我刚才听您讲都好急迫了。

吴晓明:对,但也不是绝对,有的病人是经过我们治疗症状控制了,出血止住了以后,他(她)可以后续的治疗。我们有很多病人在我们科经过积极地治疗,只要他(她)身体允许的情况下,他(她)可以继续去做放化疗,可以去做手术。比如有的病人来了他(她)就是出血,那么出血的情况下,他(她)可能不适合马上做手术,这种直肠或者肿瘤的病人,那么先给他(她)止血。止血了以后,有的需要先做化疗,有的不需要做化疗,那么就直接可以先去做手术。并不是说一出现并发症,有宣布着他(她)没是了,不是。有很多也经过我们积极治疗以后,病人完成了后续的治疗。

主持人续续:还是可以延长这个生命的时间的?

吴晓明:对。

主持人续续:您觉得在最后的姑息治疗的过程中,存在着哪些常见的误区呢?我们刚才讲患者到了中晚期他(她)的并发症也很多,还有加上本身肿瘤的一些症状,是不是在治疗的过程中容易会出现一些误诊或者错诊,或者没有能够让这个患者得到更好的一个治疗方式的方案呢?

吴晓明:应该不会,因为我们碰到这种急诊的话,我们往往会有一个多学科的会诊,比如说出血的病人在我们评估他(她)的身体状况以后,我们首先是要积极地抢救生命,我们可能就请相关的科室,比如我们可以请介入科,请外科,请腔镜科,就是说看他们有没有办法首先把病人的出血止住,来挽救他(她)的生命。当然如果说多学科会诊以后,大家评估以后,觉得这个病的的确确很晚了,就是没法再进行下面的操作的时候,我们肯定在平衡了治与不治的利弊后,我们可能会和家属说,告诉他病情,就是说我们可能真的没有办法了。

主持人续续:我们其实接下来如果这种情况下,还会不会让患者能够最后的时间能够让他(她)更舒服得离开,这个是我们主要的一个目的?

吴晓明:是,主要目的。对于这些已经明确办法进行任何治疗的别人,我们的任务就是说让他(她)舒服,尽可能让他(她)舒服得走完他(她)最后的那一程路。我们要做的我们要和家属沟通,在我们科我觉得我们医生在这方面做得还是不错。有个别的家属会要求提出来,这个患者很积极,要做什么器官插管,要做这些有创操作,一般我们也会告诉他(她),你做这些东西的利与弊,在我们科可以说经过我们医务人员的沟通,99%的病人我觉得都比较能接受放弃这些有创操作。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现在人的理念,就是对于生命那种理念也是有些改变?

吴晓明:在改变。

主持人续续:我们在不断地教育,其实他们也是在改变的?

吴晓明:对,在改变,说到这个改变,我觉得媒体也在这方面起了一些作用。前几年我们开会的时候,我就老在想一个问题,我也和大家交流过。我们看媒体的节目,都是说养生,随便换哪个台都是养生。有时候我们就在想,中国人难道就能长命百岁,当然长命百岁现在不是个难题,但是你能永远活下去吗?没有死亡教育,但是近几年以来,所以我说我们姑息治疗在发展在进步,就是说近几年媒体也在做这方面的宣传了。包括中央台,包括很多频道,也开始进行一些死亡教育。我们一些医护人员也在他(她)能力范围之内也再做这方面的宣传。

主持人续续:我前两天在公众号上还看到一篇文章,就是中国人因为医疗技术的进步,中国人的平均寿命越来越长了,但是如何在这个寿命的时间里能够活得更幸福,活得更快乐,其实这个是最重要的,而不是说这个时间的这种硬性的延长。所以我其实觉得在这个癌症的治疗,尤其是姑息治疗的这个理念上,其实体现的跟那个还是很吻合的。

主持人续续:对,我们要做的就是说在患者,刚才我说的在患者最后的阶段,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她)活得更舒服,提高他(她)的生活质量,在这个基础上延长他(她)的生命。

主持人续续:是,刚才您也讲到,其实癌症患者伴随着的这个疾病的症状,还有一个就是疼痛,疼痛是一直我们的医生需要给他(她)做一些治疗是吧?

吴晓明:对,疼痛我刚才说了,在国外统计大概有70%、80%的中晚期病人都会出现疼痛。

主持人续续:还有百份之十几的没有疼痛吗?

吴晓明:对,当然也有。

主持人续续:很幸运了。

吴晓明:对,不是百分之百,但是在我们国家我们协会,我们做过一个调查,可能我们的范围也比较小,仅限于北京地区几家医院。我们调查出来的数字没有国外这么高,我们分析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国人能忍,他(她)有疼痛不说。到我门诊看的病人,没有说轻度疼痛就来就诊的。都是中度到重度疼痛才来就诊。重度疼痛的病人,你听到我们在病房查房的时候,你听到他(她)的叙说,就是大夫救救我,说这个疼的感觉就是生不如死,疼痛起来恨不得撞墙,这是一个50多岁的男病人告诉我的。

主持人续续:要疼到这种程度他(她)才去找大夫?

吴晓明:这是我说的住在病房的病人,但是他(她)之前肯定是疼痛没有很好的控制,他(她)不是因为这个住院,他(她)不是因为疼痛才住院。但是在门诊也碰到这种病人,他(她)有疼痛不说。上个月我碰到一个我们放疗科的一个病人,病人是肺癌,正在做放疗。进来的时候,跟他爱人一道进来的一个男病人,据说还是一个干部吧。外地的,他来了以后愁眉苦脸的,就说疼啊。医生也给开了药了,因为他是住院病人,医生也给开了药。但是他觉得这个药没有控制住疼痛。我们现在医院的大夫这个概念还是有的,就是你去止痛门诊吧,就去止痛门诊了。我问了以后,我给他调的药,我说你第二天来,我星期三出半天门诊,星期四出半天门诊。我说你第二来,你告诉我这个药,我只给他开了一天的药。我说你告诉我这个药的效果,如果不好,我再给你调药。结果这个患者来了以后,第二天就是你看他进来就跟第一天的状态不一样,就是很高兴地进来了。

主持人续续:舒服了。

吴晓明:对,我一看我就说,我说看来效果不错。“太好了,我昨晚可是睡了一个好觉,我好长时间都没有睡过这么好的觉了”。因为你这个疼痛我们知道,疼痛很多病人是疼得睡不着觉的,或者是常常会疼醒的,你要如果不治疗的话。这个病人就告诉我,后来我给他又继续开的药,我走的时候我说了一句话,这样可以补你这几天的觉了。他说,“大夫,这不是,这补了我一年的觉”。说明这一年来,这个病人他都在疼痛,他不说,他如果疼痛早点就诊的话,他可能疾病发现得更早一点。

主持人续续:所以很多事上不要那么太能忍,不要那么太能扛,该说出来要说出来。

吴晓明:对,中国人就是太能忍了

主持人续续:你要没事就哼哼唧唧,别人会说你怎么那么矫情娇气。

吴晓明:对。包括家属,包括我们有些大夫可能都会这样认为。

主持人续续:别那么娇气。

吴晓明:有时候给病人看完了以后,他(她)前脚出去,后面家属会给你说,“大夫,我看他(她)没有那么疼”。会这样说。其实我们要相信患者的主诉。

主持人续续:自己的感受?

吴晓明:对,自己的感受,他(她)说多疼一定有多疼,因为中国人很少有那种无病呻吟的,一般都是很能忍的。

主持人续续:您觉得治疗疼痛能够帮助他(她)提升癌症治疗的一些效果吗?

吴晓明:可以啊,这是肯定的。我刚才说了,如果疼痛一直困扰着他(她),首先一个他(她)睡不好,吃不好,吃不好免疫力要下降,而且还产生抑郁、焦虑一系列的不良情绪,这都会影响你的抗肿瘤治疗。这也是我们经常在门诊和病房教育病人的,而且很多病人都是这么说,就像我刚才说的你把他(她)疼痛控制好了以后,他(她)的状态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续续:第二天就有改变了?

吴晓明:第二天就有改变。

主持人续续:现在是不是绝大多数的癌症患者都能来治疗疼痛呢?

吴晓明:应该不是,没有那么普及,很多患者在他(她)能忍的情况下,还在尽量在忍。还有的疼了就到药店随便买点止疼药,就是先吃上。

主持人续续:像咱们医院有开设这种很规范的疼痛门诊,其他的医院是不是都有这样的一个门诊?

吴晓明:都有,现在是三甲医院要求要有这个止痛门诊。

主持人续续:一说到止疼我觉得它是一个挺简单的事,可能就是去药店买一点止疼药,吃一片就好了,那癌症的这种疼痛的治疗和普通的疼痛治疗有什么不一样呢?

吴晓明:是不一样的。因为癌症治疗,我们说首先要按照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有一个三阶梯治疗法。

主持人续续:疼痛还有三阶梯的治疗法?

吴晓明:对,就是说你第一阶梯要用什么药,第二阶梯用什么药,第三阶梯用什么药。给病人评估了疼痛的程度以后,看是轻度疼痛,还是中度疼痛,还是重度疼痛,根据疼的程度不同选择不同的药物。

主持人续续:我来了以后,我说我很疼,那您怎么来评判我的疼痛级别呢?

吴晓明:我们有一个评分的叫数字评分法,对不识字的病人我们还有一个笑脸评分法。我就会问你,1到3分是轻度疼痛,不影响你的生活,不影响你的睡眠。4分到6分是一个中度疼痛,中度疼痛可能会影响你的一些活动,你晚上睡的时候可能会疼醒。7分到9分是一个重度疼痛了。重度疼痛基本上你不能入眠,常常会痛醒。10分是一个剧烈的疼痛。

主持人续续:人家说生孩子的痛就是10级的痛是吗?

吴晓明:生孩子的痛有一个指数,生孩子的痛可没有肿瘤这个痛来得痛苦,比生孩子的痛要多好几倍,它有一个指数测定。

主持人续续:我以为生孩子的痛是人世间最痛的痛了。

吴晓明:不是。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讲到癌痛的治疗有三个阶段,那这三个阶段的用药是不一样的是吗?

吴晓明: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续续:我们平时吃的那种止疼药应该是最轻级别的用药吗?

吴晓明:对,我们平时吃的我们说是非载体的药物,像我们最常见的去痛片,氨基朌这些都属于非载体的药,像这种用于轻度的疼痛。

主持人续续:癌痛所有的用药都是载体类的用药吗?

吴晓明:不是,我们中度疼痛可能要用到弱阿片类的药,像曲马多、可待因,大家听起来可能比较陌生的这些药名。到重度疼痛的药就要用阿片类的药。

主持人续续:我现在还听说治癌痛的药很多要用吗啡,就是大麻来治疗,如果用这一类的药物来治疗的话,会不会产生什么副作用?

吴晓明:阿片药可以说是治疗癌痛的一个主要药物,你说的吗啡其实就属于阿片药,强阿片药。

主持人续续:是一个类型的?

吴晓明:对,一个类型的,当然它会产生副作用,但它是治疗中重度癌症的主要的一个药物。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吃了这一类的药物以后,立马就能有效果?就完全不疼了吗?

吴晓明:大多数病人是这样。

主持人续续:那效果还是挺明显的。

吴晓明:挺明显的。

主持人续续:其实疼痛的治疗还是比较容易治疗的,只要是你有意识去做的话?

吴晓明:只要你规范地去做,你按照我们医生告诉你的规范的去做,当然在这个里面有一个评估,有一个详细的评估过程,我们可能要不断地给患者调药。根据个体的差异,根据疼痛的性质,我们可能还要除了阿片药以外,我们还要加一些辅助的药。

主持人续续:也是一个非常综合的一个治疗的方案?

吴晓明:

主持人续续:根据每个人的不同,都是很个性化的一个治疗?

吴晓明:很个性化,甚至有的病人还会选择近几年开展的一些介入治疗的疗法,很少,但大部分病人可以说用药物可以控制疼痛。

主持人续续:我们平时吃个止疼片,别人就会说,你说吃这样的药物,这个会产生依赖性,会有副作用,会影响什么什么,不好,这个癌痛的这一类药会不会副作用更大呢?

吴晓明:那倒也不一定,当然阿片药,它有它的副作用,最常见的副作用,就是便秘。因为它抑制胃肠蠕动,它可以引起便秘。我们在用药的时候,我们大夫就有责任告诉患者,你应该注意哪些事项,避免这些副作用,怎么来解决。当然它还有一些其他的一些副作用,比如说恶心呕吐,它和所有的药一样,每个药都有副作用。只要我们认真地处理,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主持人续续:吴教授我还有一个特别想问您的问题,您每天接触的都是中晚期的患者,包括他们的家属,每天都面对着都是人最后的一段时光,他们的情绪可能是非常复杂的。您跟他们做交流,说您这些治疗方案的时候,怎么样能够很艺术地去表达,能够让他们接受呢?

吴晓明:我觉得我首先是尊重每一个来就诊的患者和家属。我可以根据他们不同的情况来交流,我记得去年我们接触的一个病人,是一个晚期乳腺癌,她其实已经知道自己的乳腺癌一年多了,她因为讳疾忌医,就不到医院看病。其实她的家离我们医院不远,她就不来看病。结果在家拖到什么时候,拖到我们医院肝转移。她是因为腹水,呼吸困难,到我们科就诊的。我们积极给她检查,完善检查,给她做治疗。她儿子从外面出差回来了,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说,“大夫,我走的时候我母亲好好的,怎么到你这来,现在躺在病床上成这样子了”?带着质问的口气问我。我说小伙子你妈妈病了多长时间你知道吗,他说他走的时候他妈妈是好好的我说你可以跟你爸爸交流。你妈妈是没有告诉你,怕影响你的工作,然后我又把他叫到办公室来。我把他妈妈的片子,他妈妈因为是肝转移,我拿了一张正常的肝脏的片子,和他妈妈肝脏片子做对比。我说正常的肝脏是这样,你妈妈的肝脏现在是这样。你看上面就像筛子一样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肿瘤几十个,你妈妈现在为什么这样,就是因为她没有及时地治疗。这个小伙子听完我的话,就再也没说什么了。 我们要理解家属的心情,有时候看到亲属这样,会很着急,会有各种各样的疑问。

主持人续续:负面情绪表现出来。

吴晓明:对,还有的患者特别晚了,可能到临终期了,要做器官切开,要求做一些有创操作。我们这个时候也会告诉他(她),我把器官切开的利和弊讲清楚。我觉得我们在和患者交流的过程当中,有时不妨多问几句。对于门诊就诊的患者,有时候我们接触的很多是家属,因为患者疾病比较重,可能来不了。你从患者的家属的一些言词当中可能了解,只有通过患者家属的叙述,才能了解一些患者的状况。 我去年碰到过一个患者,来了以后,爱人就是抱怨特别多,这个患者脾气怎么怎么不好了。当时跟我叙述患者的疼痛以后,我判断是由于下颌骨的一个炎症,我给用了药。我做他爱人很长时间的工作,走了以后后面的患者说,大夫你负责看病还负责做心理工作啊。后来这个患者我觉得家属回去跟患者说了,患者后来给我写了一段话,吃了你的药首先炎症控制住了,不疼了,不然的话晚上疼得根本睡不着觉,我们说牙疼本来就不是病。首先是药到病除了,听他爱人叙说了这个看病的经过以后,他觉得你这么关心我,让我觉得这是医患关系和谐的一个表现。他特别写了一段话给我。

主持人续续:医生在这个阶段更应该是要特别的有爱心,去关心他们,他们也是能够感受得到?

吴晓明:能够感受得到,其实我们在和他们交谈过程中,有时候我从他们身上也学到不少东西。有的病人很坚强,很佩服他们在诊疗的过程当中面对疾病很坚强,积极地治疗。各种各样的故事,有的只有你能看见有的人对爱情很坚贞,就是在一方有病的时候,另一方是不离不弃,也有很多感人的事情。

主持人续续:经常有人说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最后的七天,你要做什么,您经常看到的都是这样的情形。

吴晓明: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一个情形。

主持人续续:对,有固定的时间了,最后其实表现出来很多人性的一些东西。

吴晓明:对,这个时候也是我比较困惑的一个问题,我们是两个星期前病房走了一个病人,这个病人42岁,一个企业的女性高管,很能干的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在我查房的时候跟我说,我们都知道她的生存期可能不超过一周。这个时候她跟我说,“吴主任我不想走,你救救我”。面对这种病人,我们现在说不要对病人隐瞒病情,但是我觉得你面对这种病人说不出口。我只能告诉她,我尽力。我当时没法跟她说,其实她特别明白,她在之前把她所有的事情,家里面所有的事情都安排了,包括她的墓地都买好了。

主持人续续:在做整个姑息治疗的过程中,不管考验患者和家属,其实也考验医生的心理?

吴晓明:非常考验我们医生的心理,我们有的医生自学了心理,一个是在工作当中能用到,一个是让自己的心理来强大。因为做我们姑息治疗的大夫来说,就像您说的,虽然也和一些治愈好的病人打交道,但是更多的可能和即将要走的患者打交道。

主持人续续:治疗一段时间以后,人肯定会产生感情的。其实走了以后,大家心里谁都很难过。

吴晓明:对。

主持人续续:刚才听吴教授您讲了这么多,我们知道姑息治疗是一种非常综合的学科,包括您刚才讲到有治疗癌症本身,并发症,还有治疗疼痛,还要解决心理问题,包括我们医生自己心理强大的这些问题,这些都要解决。目前我们在医学院里还没有姑息治疗的专门的一个学科去做学习?

吴晓明:对。

主持人续续:您觉得作为一名姑息治疗经验非常丰富的医生,应该具备什么素质?整个学科在国内的一些建设和推动您有一些什么样的自己的看法呢?

吴晓明:我只能说我个人的看法,首先就像你刚才说的,首先要让医生知道姑息治疗这个概念,从医学院校,从医生开始就要学习这门课程,要建立一个完善的姑息治疗的学科,教材里面要和内科、外科一样,教材里要有这个课程。从国外翻来的姑息治疗的书都是厚厚的一本,里面的很多。从姑息治疗开始,从教材我们要开始就有这门课程,让学生接触到这个学习。 现在我们国家是没有这个学科,在1987年在英国就把姑息治疗定义为一门学科了,我们国家现在都没有。面临这个尴尬的境地,就是我们科的大夫其实不做放化疗,也不做手术,但是我们科的大夫晋升的时候必须去考肿瘤内科,没有姑息治疗这门学科。包括现在做安宁疗护的这些医护人员要晋升,它没有这个专业,没法去考这个专业,没法晋升。我们国家连一本正规的姑息医疗的杂志都没有,国外有很多种,我们国家没有。

主持人续续:国外的这种死亡教育做得很好。

吴晓明:做得很好。2015年智库做了一个80个国家的死亡的调查,就是死亡质量调查。我们国家排71位。

主持人续续:我们国家在治病这方面还是很先进的,每次一问专家,就说我们跟美国差距不大,我们一些先进的东西都有。但是可能在这一块其实弱势还是挺明显的。

吴晓明:对,可能跟我们国家传统的观念,就是谈生不谈死,我觉得还是几百年遗留下来的观念有关系。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姑息治疗跟这个经济水平发展也是有关系,当人们一开始只是解决这个事,现在开始考虑精神层面上的一些问题。所以对于这种死亡什么的接受度也是越来越高。

吴晓明:对,像国外的接受度就高,在美国1982年就把缓和医疗就纳入到医保里,在全国有1500个安宁疗护的照顾项目,分布在各个不同规模的医院。

主持人续续:我们国家现在的姑息治疗有没有纳入医保呢?

吴晓明:有一些东西肯定是没有纳入医保的。

主持人续续:不管是从政府层面,还是从我们医学院学科本身,包括我们医生自己在姑息这一块都还需要提升挺多的?

吴晓明:对,这是一方面,就是从医学生要开始进行教育。第二个,我们国家卫计委也出了安宁疗护中心的管理规定,它也是姑息治疗的一部分,应该选择一些适合的医院做一些示范基地。比如说姑息治疗的示范基地或者安宁疗护的示范基地,在不同规模的医院做一些示范基地。让大家都去学习,然后都提出问题。我们现在知道安宁疗护中心里面规定了医生、医护人员要定期考核,可是这个考核没有教材,没有统一的培训计划。你考核什么呢,可能需要这些在座的人不断地摸索,相关部门出面,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以后,可能制定出全国统一规范的符合国情本身的姑息治疗的方案。你说美国的安宁疗护,你要拿护士安宁疗护资格证书,要通过五大主题、28项技能和159个知识点的考核,才能拿到安宁疗护护士的资格证书。

主持人续续:原来这是很有学问的很规范的要去学习的东西。

吴晓明:不是大家认为的姑息治疗跟临终关怀一样,如果没有什么精神内涵或者知识内涵的东西在里面,其实还是要去学习和研究的。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讲的样板间这个规范做得怎么样?

吴晓明:现在没有统一的数字,大概全国有几百家,有的是在安宁疗护中心,就是文件发表以后,我最新了解的我们北京的海淀医院成立了一个安定来护病房,离我们很近的。今天刚刚看到的是首钢医院,在石景山那边,他们成立了一个安宁疗护的病房。当然我说了,安宁疗护病房跟姑息治疗病房还是有点区别,因为安宁疗护病房更倾向于临终关怀病房。

主持人续续:其实是都在进步,也在发展是吧?

吴晓明:对。

主持人续续:今天的采访时间进行到最后了,最后吴主任您再给我们总结一下我们的采访内容,再给我们网友关于姑息治疗方面给大家一些意见和建议好不好?

吴晓明:听过这个课以后,我想大家对于姑息治疗有了一些了解,当你们的亲属或者是朋友,身边有亲属和朋友得了一些我们目前医学还没有办法解决的疾病的时候,你们要知道有姑息医学这门学科社。另外,当患者出现了一些疼痛、抑郁、焦虑,还有一些不舒服症状的时候,你们要想到及时地就诊,把你们的不舒服告诉医生,我相信医生都是会及时给你们处理的。另外,要想告诉大家,我们不仅要关注生命的长度,我们更要关注生命的质量,谢谢。

主持人续续:再一次感谢吴主任作客我们本期《名医堂》节目,我们这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更多内容请查看原文

喜欢就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疼痛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