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之烽烟四起诺门坎(三十一)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之烽烟四起诺门坎(三十一)

2.1.10 一战打出来六年和平

让人纳闷的是,前线的战斗竟然是苏军首先停止的。就在各路日军溃不成军的时候,占尽优势的苏军却并没有赶尽杀绝,反而戏剧性地停止了追击。1939年9月1日,苏军到达苏联和蒙古所主张的边界线后便不再往前推进,其做法与“张鼓峰事件”时如出一辙。表面上似乎很大度,我只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一块就不超出范围,深层次却是另有原因。

苏联人的重点在西线,相对远东而言他们更关注欧洲的局势,目前斯大林还不想在远东进行一场大规模的战争。这里远离他们的欧洲中心,给军队的补给带来诸多不便。如果战事进一步扩大,就意味着补给能力还要大大加强,这势必影响他们在西线的战力。斯大林只想把日本人彻底打疼,让他今后不要再随便捣乱,他还没有精力、也没有能力一下子把他们打死。

眼前斯大林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那就是和希特勒一起去瓜分波兰,这大概才是他们主动停战的根本原因。如果将北极熊换位当做“光头强”的话,对于日本这个“熊二”而言,“熊大”德国的威胁更大。但现在“熊大”还不是敌人,双方还要合起来一起干事。

在战场上吃了大亏的日本人却不想就此停战。虽然日本的生产能力和运输能力都远远弱于苏联,但它的补给基地比苏联人近得多。更重要的是,从精神上来说日本人根本无法接受失败的结果。从明治维新以来,日本的对外战争都是一路高歌猛进,几乎每战都以胜利告终。这次一下子栽了这么大一个跟斗,想让他安安生生地吃下这个亏恐怕是不太容易的。这口气要是不撒出来,没准自己能把自己给憋死。

东京的参谋本部在得知第六军惨败特别是几个联队整建制被全歼的消息后恼羞成怒。大日本帝国皇军竟然败给原来的手下败将,是可忍孰不可忍?况且还有潜在盟友德国和意大利的观察团在那里看着,这老脸往哪里放?参谋本部立即决定从中国战场抽调驻青岛的第五师团、驻河南新乡和开封的第十四师团、野战重炮兵第九、第十联队等部队回援关外。同时在本土集结12个野战高射炮联队和22个汽车中队准备随时登船开赴“满州”。为了加强前线的无线电通信联络,还额外调集了三个电信中队准备一同前往。参谋本部这次不是被动地接受关东军的“战果”,而是要主动地来收拾关东军剩下的烂摊子了。

东京准备大打出手的好消息传到满洲,关东军一片欢腾,上上下下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植田司令官立即下令驻牡丹江的第二师团、驻佳木斯的第四师团立即做好开赴诺门坎前线的准备。关东军参谋部紧急制定了一个以“夜间进攻、白天固守、步步为营”为准则的作战方案,意图依靠自己的优势步兵和高超的夜战能力消灭哈拉哈河两岸的苏蒙联军,重新划定“蒙满”边界,一雪前耻。

关东军指示各部队在执行进攻任务时每次只推进500米便就地挖散兵坑固守。白天如果遇到苏军坦克和装甲部队的进攻就采用肉弹战术击破之。要说这关东军也真是挨打不长记性,真忘记了这种战术之前早已报废了吗?于是乎在新的战斗没开始之前,撅腚挖洞训练便成了前线参战官兵对苏作战的主要准备工作。呼伦贝尔大草原被日本人挖得到处都是洞坑,日本兵瞬间仿佛变成了一群老鼠。

苏军停下来并没有说不打了。为了应对随时可能扩大的战事,苏军兵力也在不断增强。第五十七特别军升格为第一集团军后,苏联最高统帅部给朱可夫增派了两个摩托化步兵师,一个机枪旅和一个坦克旅,朱可夫手上的苏军兵力增加了一倍以上。朱可夫并没有把这些人都拉到一线,而是作为战略预备队放在后方。一方面因为都部署在一线势必加大补给的压力,另一方面现在一线的兵力对付小日本已经绰绰有余。以苏军的机动能力,一旦前线需要的话这些部队很快就能到达前线。

1939年9月3日,正当关东军为未来的战斗积极备战的时候,东京参谋本部忽然传来了一条惊天的坏消息:立即结束所有作战行动,从关内和本土出发的各部队立即停止向“满洲”进军。看到这样的电报,包括植田司令官在内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原因很快就清楚了。就在朱可夫发动反攻、日军节节败退的8月23日,苏联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与德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在莫斯科正式签定了被称为“史上最荒唐婚姻”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两个世界上最言而无信的国家心怀鬼胎地握了手。

这一条约的签定震惊世界,也让日本无比尴尬。因为《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与先前德国与日本签订的《反共产国际协定》从根本上是矛盾的。自己的盟友突然与自己的敌人成了互不侵犯的“友好邻邦”,这不仅意味着日本原先为牵制苏联与德国缔结的反共协定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还意味着日本被它所一直信任的德国盟友出卖了。——女朋友结婚了,新郎不是自己,反而是自己的仇敌。这一惊天霹雳让日本人一下子懵了,也为之后的日德同盟罩上了一层难以消除的阴影。

如此重大的打击使得参谋本部内部的对苏强硬派全部闭上了嘴。无奈之下,一向不怎么管事的参谋总长闲宫院载仁亲王只好放下的平时最喜欢玩的鸟笼子,亲自走上前台来收拾残局。载仁亲王找到了一个对苏联妥协冠冕堂皇的理由:“在对华作战期间,我们必须维持北方边境的平静。”

前线的关东军还像煮熟的鸭子一样肉软嘴硬。1939年8月30日,参谋次长中岛铁藏中将亲赴长春对关东军首脑进行说服工作。植田还不服气,要求最后再来一次“更大规模、真正的作战”,可以保证作战过程中不渡河,战场只限定于河东地区。他把之前决定的“夜间进攻、白天固守、每次前进500米”的思路向中岛次长做了汇报,不但拒绝执行国内的停战命令,还请求参谋本部派出更多的增援部队,

中岛次长本来就是一个老好好,听了植田的话也觉得很有道理,只好回去将植田等人“抗命不遵、拒不停战”的表现以及提出的建议给载仁亲王描述了一番。载仁听后大为震惊,要求中岛次长再次前往长春,严令关东军必须在9月4日之前停战。

植田司令官还是不同意,要求起码允许关东军再进行一次小规模战斗,最少也要把前线阵亡将士的尸体抢回来吧?植田还强调,如果连这一要求也得不到允许,他将递交辞呈。

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载仁亲王。给你脸不要脸,打了败仗你还有理了?9月3日,参谋本部向关东军司令部再次发出急电,内容一反往常的商量口气:“立即主动结束诺门坎战事,停止一切战斗行动。”

诺门坎事件移交外交谈判解决。

(图片:日军钢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