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79年对越反击战,我军在靠松山伤亡6名师团职军官

原标题:79年对越反击战,我军在靠松山伤亡6名师团职军官

靠松山是什么地方?在历史上,靠松山位于越南高平省东溪县城东北约3公里处,东距广西布局关约12公里,是东溪地区的著名地标。该山海拔701米,地形险峻,一条数米宽的窄路盘山而上,七曲八折,沿途急转弯有二、三十处之多,看上去惊心动魄。当地有一首顺口溜是这样说的:靠松山,靠松山,一条蛇道往上盘,崎岖道路弯连弯,悬崖峭壁两边悬。靠松山曲径通幽,本来是一处风景胜地。然而到了1979年2月,这里却成为了炮火连天的战场。

1979年2月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打响时,广州军区陆军第42军配属大量坦克装甲车辆,组成步坦快速梯队,从广西布局关突破边境,直插东溪县城。越军则依托边境主要交通线沿途各制高点设置防御,节节阻击中国军队。靠松山,就是东溪县城外围的一道天然防御屏障,这样奇险的地形极为不利于装甲部队行动。越军石安县独立营营部带1个连负责防卫靠松山,利用山上有利地形构筑阵地,配置了轻重机枪、高射机枪、无火力炮、火箭筒、反坦克导弹等火器,组成严密火力配系,封锁了盘山窄道。

2月17日拂晓,广州军区陆军第42军以126师配属陆军第43军坦克团(欠3营)为第一梯队,突破边境向东溪猛插。8时30分左右,第43军坦克团前卫1营率先杀到靠松山。担任尖刀连的坦克1连刚上靠松山就遭到暗藏于盘山路两侧山洞的越军火力猛烈袭击。1连连长王庆雪、指导员林梦珠毫不畏惧,指挥全连剩下的5辆战车沿盘山路向山顶猛冲,以后车掩护前车,单号坦克向左,双号坦克向右,用高射机枪和坦克炮猛烈压制设伏越军。跟在后边的坦克2连也集火向两侧之敌开炮,先后打掉山上的5个敌火力点,有效吸引了越军火力。在坦克2连的掩护下,坦克1连猛打猛冲,先后摧毁越军火炮6门、冰雹反坦克火箭3具、高射机枪和重机枪数挺,打掉多个反坦克小组,杀开一条血路,奋力冲过了靠松山。坦克2连、3连也紧随其后,乘山上越军被打得人仰马翻之际,加速冲击,亦强行通过了靠松山。

不久,第43军坦克团2营和指挥第一梯队行动的师、团前指也进至靠松山。越军集中了更加猛烈的火力进行阻击。由于快速梯队前面的坦克被击中阻住了道路,后面的坦克车辆又接连而至,结果在越军火力攻击下陷入被动,先后有7辆坦克和装甲车被击毁击伤。搭乘坦克前进的步兵伤亡也很大,幸存者在越军的弹雨中纷纷跳车躲避,一时间盘山路上散落了一地伤亡者和丢弃的武器装备。当时我军指挥坦克和装甲指挥车上都竖有两根天线,因此遭到了经验丰富的越军集中火力攻击。126师前指和坦克团指挥员乘坐的装甲车、坦克相继被越军击中起火。第43军坦克团政治处主任陈佃合跳下车来步行,被越军机枪子弹射中当场牺牲。126师副政委林凤云也弃车徒步前进指挥作战,不幸胸部中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林凤云强忍剧痛将随身携带的机密文件销毁,尔后壮烈牺牲。

第43军坦克团团长王修伦的指挥坦克中弹受损,他跳下战车钻入另一辆坦克,抱着脑袋一言不发,脱离指挥位置达20个小时(战后王修伦被降为副团职转业)。坦克团政委吴步坤的座车也被击中,他的脑部受到震荡,几乎晕厥。稍加清醒后,吴步坤忍痛接替全团指挥,率领坦克向敌勇猛反击。126师前指的装甲车中弹并触雷,150瓦电台被震坏,报务员在9分钟内换用15瓦电台,恢复了联络。第43军坦克团副团长孙辉乘坐的装甲车多处中弹,滑到路边沟里撞上了崖壁。126师副师长孙佳权弃车换乘505号坦克继续前进,头部、右臂负伤的孙辉也钻出损伤的装甲车跳上505号坦克。他们共同实施指挥,命令后续坦克将战毁的坦克车辆撞开,继续向靠松山猛冲,紧跟前卫坦克1营加速前进。警卫师、团前指的坦克4连不顾战车接连中弹,前仆后继,边打边冲,紧紧护卫师、团指挥所冲过了越军的火力封锁区。

126师先头搭乘坦克穿插的是步兵376团2营,在越军火力攻击下伤亡较大。经过重新组织,376团2营在坦克火力支援下向山上之敌发起攻击。激战一个多小时,消灭了越军8个火力点,攻占了靠松山主峰北侧一线高地,控制了盘山路两侧部分要点,掩护后续梯队通过。376团指挥所率领3营徒步沿小路接近靠松山,也遭到山上和丛林中的越军射击。团长施连星、政委庄志鹏、副团长李荣生、副政委林少玉、政治处主任周明锁等团首长亲自组织步兵火力进行还击,压制敌火力点,掩护后续部队冲过封锁区,同时积极抢救公路上和坦克中的伤员。在靠松山反伏击战斗中,步坦快速梯队先后伤亡近百人。

由于穿插任务紧急,第一梯队压制住靠松山之敌后便快速通过,没有组织部队进行全面清剿,山上仍残留有不少越军。等到下午16时许,第二梯队第42军124师配属本军坦克团通过靠松山时,又遭到越军火力猛烈阻击。第42军坦克团2营为梯队先头,指挥各坦克连一面集火射击和以高射机枪打击越军,一面继续高速前进。坦克2营边冲边打,在付出一辆坦克被击毁的代价后强行通过了靠松山。后面搭载步兵的坦克3营和坦克1营先后到达靠松山时,也遭到越军猛烈射击,一辆坦克翻落山沟,搭乘在坦克上的步兵伤亡40余人。其中搭乘坦克1营行动的124师372团2营损失较大,乘坐112号坦克的副团长向学华、2营教导员王昌富、团参谋叶荣山均负伤,同乘该坦克随队行动的副团长麦达林身负重伤后牺牲。372团2营营长杨德明、坦克1营营长许茂缘等干部指挥步兵和坦克奋力向两侧山上的越军还击,不顾敌人的密集火力拦阻边打边冲。经过奋勇冲击,坦克3营、1营亦强行通过了靠松山。

仅2月17日在靠松山地域的战斗中,第42军步坦快速梯队便阵亡126师副政委林凤云、第43军坦克团政治处主任陈佃合、124师372团副团长麦达林,负伤第43军坦克团政委吴步坤、副团长孙辉和124师372团副团长向学华共6名师团职干部。在一个地域一天战斗中伤亡如此多的中高级指挥员,在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也仅此一例。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