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外媒评《木星之月》:科幻梗也未让影片飞起

原标题:外媒评《木星之月》:科幻梗也未让影片飞起

凯内尔-穆德卢佐《木星之月》堪称宗教寓言片

搜狐娱乐讯(编译:麦咪,来源:《好莱坞报道者》)2005年,匈牙利最具个性的导演凯内尔-穆德卢佐,拍出了一部用实验歌剧的方式讲述圣女贞德故事的《性女贞德》,该片入围了当届戛纳电影节的一种关注单元。十几年后,布鲁诺-杜蒙的新片《童女贞德》进入到了本届戛纳的导演双周单元,而凯内尔-穆德卢佐也推出了另一个宗教寓言片《木星之月》。这部电影像《性女贞德》一样花哨,那些在医院里出现的场面都被扎染上了几乎病态的色调。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没有歌舞场面。凯内尔-穆德卢佐是一位横跨编剧、导演和表演的全才,10年来只拍过8部长片。穆德卢佐并不是第一次和戛纳结缘,2008年,他就凭借《三角洲》获得戛纳电影节的国际影评人费比西大奖。2010年的《弗兰肯斯坦计划》在进行后期制作时被宣布入围戛纳竞赛单元。2014年的《白色上帝》为其赢得了戛纳一种关注单元最佳影片奖。

一位年轻的移民在非法穿越国境线时被射中,受伤的他却意外获得漂浮能力

《木星之月》讲述了一个叙利亚难民在试图穿越边境进入匈牙利时不幸中枪,但由此获得了超能力——他可以悬浮在半空中。显然,这个极具科幻色彩的剧情设置是令人大感意外的,但也可以看出凯内尔对这部电影的滔天雄心。只是,鉴于这部电影的现实题材,导演将宗教隐喻、超自然元素、奇幻场景以及超级英雄因子捆绑在一起,难免有些力不从心。正如影片中其他配角看到男主角会凭空飞起时的吃惊表情一样,银幕外的观众也会惊掉下巴——这是今年主竞赛单元中最让人意外的场面,而我们也必须选择性忽视男主角的这个特异功能,才能进入到这个故事中,并一直坚持到结束。但无论如何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木星之月》拥有浓烈的电影视觉化语言,从头到尾都没有冷场的情况出现。

导演将宗教隐喻、超自然元素、奇幻场景以及超级英雄因子捆绑在一起

雅利安是一个25岁的英俊小伙儿(匈牙利舞台演员索莫伯-哈格尔饰),他和年迈的父亲打算从水路逃离霍姆斯,但不幸的是,他们在穿越边境时被警察发现,一场激战之后,船翻人散,雅利安突破重围往岸边的树林狂奔,但还是没有逃过密集的子弹。这是一段令人震撼的长镜头,32岁的天才摄影师马瑟尔-雷夫(曾与凯内尔-穆德卢佐成功合作过《白色上帝》)再一次发挥了自己的能量,为整部电影勾勒出了一种诡异肃杀的视觉基调。有趣的是,直到雅利安中枪之前,故事都是在现实环境中发展的,在中枪的一瞬间,雅利安胸口的鲜血突然向空中流淌,连他自己都惊呆了。难民营医院的医生伽柏-斯特恩,在检查了雅利安的身体后,认为这个特殊病人可能是一个“天使”,他想把雅利安转移到其他地方,另一方面,开枪者则要医生对其看到的一切彻底闭嘴。雅利安的困境除了未知的身体状况之外,他还需要钱,托人去寻找自己的父亲,他有了悬浮在空中的能力,但并没有改变什么。

电影中长镜头“炫技”,营造了诡异肃杀的视觉基调

这部电影的编剧卡塔-韦伯以前是一位演员,他在转行之后曾为凯内尔的编剧处女作《我那美好残酷的青春》担当联合编剧,并参与了凯内尔最成功的电影《白色上帝》的编剧工作。但《木星之月》的电影剧本却有不少显而易见的缺陷——叙事结构不够扎实,整体的故事弧线并没有将出众的科幻构思和具体的情节有效粘合在一起,虽然视觉效果偶有亮点出现,但故事讲述得并不完整,人物设置也相对失衡。以医生斯特恩和雅利安之间的人设为例,斯特恩总是一切以道德准则行事,不只是考虑金钱,他在乎他的声誉和工作。但事实是,斯特恩因为过往所犯下的错误而负债累累,他和新朋友“天使”雅利安只经过了两次简短的谈话,于是便要让观众相信他们彼此了解各自的困境,这是远远不够的。在影片尾声,两位主角的很多对手戏都变得更加平淡,总体上给人以敷衍了事的感觉。

纵然科幻元素令人耳目一新,但电影令人遗憾

亦如凯内尔的《白色上帝》一样,这部电影也想影射一些匈牙利的社会现实问题,他以难民为切入点,话题试图涉及社会的复杂性和少数国家右翼势力的言论,但整部影片在信息和表达目的上都是混乱的。因为这个故事只聚焦于一个特殊的难民,有可能是一位救赎天使。所有的宗教隐喻和道德真理,都没有和科幻设定紧密融合在一起,因此故事效果也受到了严重局限。这部电影的摄影技术高超,诸多特效长镜头都一气呵成,《异形:契约》的作曲贾德-库泽尔也创造了令人揪心的配乐。影片的视觉特技虽然看起来十分简单写实,但细节却十分考究,当雅利安漂浮起来进行移动时,他的影子也清晰逼真地显现在地上。

《木星之月》是一部让人遗憾的电影,虽然故事中的科幻元素让人耳目一新,但给观众带来的疑惑却不少,男主角飞了起来,但影片却没有飞起来。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