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我们需先认识自己,然后再创造自己 | 傅佩荣开讲隐居人文大学

原标题:我们需先认识自己,然后再创造自己 | 傅佩荣开讲隐居人文大学

傅佩荣,台湾大学哲学系博士,美国耶鲁大学哲学博士,曾师从哲学大师方东美先生,现任台湾大学哲学系教授。

已重新译解《大学》、《中庸》、《论语》、《孟子》、《老子》、《庄子》、《易经》等,至今已出版图书逾百种,并在演讲、翻译方面也卓有成效。

曾获21世纪经济报道评选为年度风云人物(文化类),被誉为“影响全球华人的国学导师,身心灵整合导师。

文 / 傅佩荣

摘自著作《西方哲学与人生》

面对虚无而深感焦虑,这是现代人最大的挑战。身为万物之灵,我们要如何通过这个难关?

首先要激发‌“勇气‌”,即使旁边就是绝望的深渊,我们也不轻言放弃。勇气有各种类型,如形体的、道德的、社会的等等,但是在根本上它必须是‌“创造的‌”,就是运用一切资源,开创新的未来。

罗洛‧梅( Rollo May )界定了上述出发点,接着要如何走完全程呢?他的焦点置于‌“创造力‌”上,负责示范的自然是艺术家了。艺术家的条件是‌“以直接当下的途径,展现新形式与新象征‌”。

形式与象征之‌“新‌”,是为了瓦解我们对‌“真相‌”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麻木状态。艺术家代表人类的良心,即是此意;不仅如此,他们还要努力‌“冶炼出人类未曾受造的良心‌”。

因此,我们所要创造或开创的未来,首先就是我们的‌“自我‌”。在这个意义上,每一个人都得向艺术家学习。

艺术家的创造力来自他们与世界的‌“遭遇‌”,这种遭遇是强烈而深刻的,甚至抵达忘我合一的程度。虽然结局看似美好,而过程则充满了痛苦与煎熬。

何以如此?因为在走到最后一步之前,‌“对虚无的焦虑‌”是挥之不去的阴影;因为要跨越意识的领域,向着潜意识深处探险;也因为在‌“认识自己‌”之后,接着就须改造自己。

画家贾科梅蒂(Giacometti )坐在咖啡馆的角落,‌“双眼瞪着一个没有慰藉会出现的虚空,饱受没有希望化解的分裂所折磨‌”,这是他创作过程的剪影之一。

科学家潘卡雷( Poincarѐ )在获得研究成果之后,说出心声:‌“种种努力并非如我们所想那般毫无作用;它们启动了潜意识的机器,若无这些努力,这部机器动弹不得,也产生不了任何东西。‌”

若要创造,就须恢复完整的人性:让意识与潜意识合作,允许痛苦与快乐并存,并且在享受群居生活时也要珍惜孤独的机会。人生的本质就是处于‌“张力‌”或紧张状态中,进而由此不断创新。避开张力,无异于放弃创新,也无异于遗忘人的存在特质。

创造的具体成果是获得某种‌“洞见‌”。洞见出现时,周围的一切顿时充满活泼的生机,整个人的知觉变得出奇地灵敏,而辛勤构思的内容也以‌“完型‌”姿态展示出来,显得十分‌“优雅‌”。

此时心中所有的是满意与喜悦,好像亲自参与了上帝创世的伟大工程。我们不妨收敛眼光,看看自己的过去、现在以及可能的未来,到底有多少是出于类似的创造力量?

对西方学者来说,希腊神话是取之不尽的宝藏。罗洛‧梅以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 )为象征,阐释了艺术家的角色与使命;进而更以阿波罗( Apollo )为核心,描述戴尔菲( Delphi )神谕如何做为古代希腊人的心理治疗师。

他的用意是要提醒我们不必过度担心,因为除了历代(尤其是当代)的艺术家可以伸出援手之外,神话世界的丰富内涵更等着我们去学习与领悟。

从认识自己走向创造自己时,需要的是热情与形式。热情代表活力,有如源源不绝的流水;形式代表限制,有如河的两岸,使流水汇聚成河而不至于泛滥成灾,更不至于在俗世的艳阳下很快就蒸发掉了。这是对生命张力的另一种描写。

傅佩荣开讲隐居人文大学

解读国学经典

5.20-5.21

Day 1

杭州大剧院

讲座《哲学与人生

Day 2

隐居江南 · 运河雅院

讲座《自我生命的安顿与开展:建立平衡和谐的价值观》

隐居人文大学陆续开课中

欢迎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