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推荐】刘戈:历史上的几次新能源革命为何都以失败告终

作者刘戈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5月4日“听戈”微信公众号。

本文大概

2600

读完共需

4

分钟

在卡特一次来中国访问时,我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举办的G20智库论坛上见到了吉米卡特先生并合影留念。只有身边美国政府配备给离任总统的四个保镖还能让人将眼前这个垂暮之年的老人和曾经的美国总统联系起来。

对他最精准的评价是:卡特是卸任后最成功的美国总统。卡特只担任了一届美国总统就在内忧外患中被赶了下去。而对石油危机的应对失策是选民他评价不高的最重要因素。

美国前总统卡特参加人大重阳主办的G20智库论坛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石油问题一直是历届美国总统内外政策上费力最多的地方。随着美国和西方世界石油消耗的快速增长,阿拉伯产油国把石油供应当成了博弈的砝码。1973年的阿拉伯对以色列的“十月战争”后,石油价格暴涨,尼克松被迫在全国实施石油的价格管制。但违背价格规律的结果是,国内石油公司生产意愿越来越低,导致油荒不断出现,加油站外排成长龙的汽车成为美国各地一景。

1977年,来自南方佐治亚州的花生商人兼业余木匠民主党人吉米·卡特击败在任总统福特成为美国新一届总统。石油是卡特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

“华盛顿4月5日讯——卡特总统今晚向全国发表讲话,他说将逐步取消国内的原油价格控制,同时要求国会向石油生产商征收暴利税。此项决定可能是错误、复杂、备受争议地结束美国石油依赖进口计划的一部分。”1979年4月6日的《纽约时报》以一种怀疑的腔调报道卡特雄心勃勃的计划。

卡特在总统办公室发表了23分钟的全国电视讲话。“我国国力已经不可救药地依赖延伸于地球中部的一条遍布油轮的狭长地带。该地带位于中东,环绕波斯湾,是世界上最不稳定的地区之一”。

数十年来,美国一直是伊朗国王巴列维的坚定支持者。作为回报,伊朗也是美国最忠诚的低廉石油供应者。革命之后,从1978年底至1979年3月初,伊朗停止输出石油60天,使石油市场每天短缺500万桶,约占世界总消费量的10%,世界石油市场供应日趋紧张。

伊朗革命使美国丧失了中东地区最重要的盟友,并诱发了德黑兰人质危机

这正是卡特总统试图改变美国人对石油依赖的最直接的背景。总统以坚定而直言不讳的口吻宣布美国人不得不改变生活和工作的习惯,准备忍受冬冷夏热的准备,而且还得驾驶小型轿车,驾车出行的频率也要减少。

美国之所以被中东产油国把住命门源于美国石油消费量的猛增。1970年美国进口石油只有11.57亿桶,到1977年猛增到31.03亿桶。石油消费进口依赖,从1973年的35%到1977年的50%。美国石油消费量猛增的原因是居民消费方式发生变化,超过80%的美国职工开私家车上班,郊区化的居住方式更是增加了石油的消费量。同时由于石油长期的低价供应,导致能源消费的严重浪费。卡特下决心改变美国人在石油消费上大手大脚的习惯。1977年4月,卡特提出了第一阶段能源计划,经过与国会中共和党的长时间较量,1978年10月国会批准了由5个能源法案组成的一揽子计划,规定分阶段取消对石油和天然气价格的控制;鼓励以煤代替油和天然气;对提高能源利用效率者减税;改革用电收费标准;鼓励其他节能措施。

1979年4月5日,卡特公布了第2阶段能源计划,一是宣布将分阶段取消对石油价格的管制,同时要求国会通过一项征收57%的超额利润暴利税计划,用以鼓励研发新能源。1980年3月13日和17日,国会众、参两院分别通过了修正了的卡特政府提出的石油暴利税计划,4月2日,卡特签署法案。法案规定向石油公司征收50%的石油暴利税。

到1980年9月22日,两伊战争爆发,两国石油生产陷于停顿状态,石油危机愈演愈烈,石油价格一飞冲天,创下每桶41美元的纪录。为应对石油危机,卡特冒天下之大不韪,搞起了“国进民退”。1979年,成立了美国合成燃料集团,进行新能源的开发和生产。在最初5年里,联邦政府为其提供了200亿美元启动资金。另外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是成立“太阳能银行”,计划在2000年时实现全国能源消耗总量20%源自太阳能的战略目标。1980年,议会又授权能源部出资13亿美元资助车用乙醇燃料的研究。卡特宣称:“我们即将推行美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个能源发展战略,我们将借此摆脱对石化燃料的依赖,实现美国的能源安全,这是一项比‘星球大战’、‘马歇尔计划’和‘州际高速公路系统’加起来还要伟大的战略。”

长达八年的两伊战争引起全球油价的急剧上涨,直到里根联手沙特进行干预

卡特不光推动能源节约和替代计划,自己也身体力行做节能减排的模范。他在白宫屋顶上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供应白宫的热水,并在1979年6月20日举行了公开的揭幕仪式。在卡特的推动下,美国和世界上许多国家出现了一个新能源研究与发展的黄金时期。

然而由于伊朗美国人质事件解决的失败和经济的长期“滞胀”,卡特在和里根的竞选中败下阵来。其大力推进的新能源战略也被半途而废。到了1984年,随着石油天然气价格的不断下跌,“国企”合成燃料公司破产,1986被政府强制解散。

“同福特一样,吉米·卡特就任总统时也面临着复杂的局势和困难的局面。大概没有哪位总统能够在这种不利的形势下大有所为,但卡特似乎表现的更糟,很多人认为他的领导风格是自以为是、不近人情。他在1981年卸任,成为20世纪名望最低的总统。卡特将他的大部分时间用于解决能源和经济问题。他在经济危机时上任,第一项举措就是通过增加政府投入和降低联邦税收来缓解失业问题。失业率是降低了,但通货膨胀率猛增。与其说是由于他的财政政策,不如说是由于油价的大涨。”艾伦·布林克利在的鸿篇巨著《美国史》中虽然依然给卡特打了低分,但厚道地替他进行了辩护。

1981年,白宫易主,作为卡特能源新政的象征,白宫屋顶的太阳能热水器成了摆设。1986年,里根总统以维修屋顶为理由,拆除了白宫的太阳能热水器,扔到了仓库中。多年以后,一所大学把白宫废弃的太阳能热水器运到大学实验室收藏了起来。

卡特的白宫热水器成为其政治失败的一个象征,奥巴马因此甚至拒绝在白宫重装太阳能热水器

卡特的能源新政失败了。多年之后,布什政府推出的生物燃料计划也近于夭折。在主流经济学界,无论是卡特还是布什的能源新政都是政府干预市场一定会失败的铁证。一位经济学家写道:“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联邦政府和州政府都力图控制能源市场,并通过政府专项拨款的方式推动新技术的研发,但我们屡次看到,这么做的结果只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制造出一个又一个失败案例。”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如果没有从卡特到小布什对美国脱离进口石油依赖的不懈努力,美国现在页岩气的蓬勃发展的大好局面是否会自动的到来呢?

白宫太阳能热水器故事还有一个更出乎意料的结尾:又过了很多年,中国的太阳能企业皇明太阳能总裁黄明听说了白宫太阳能热水器的遭遇,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热水器的下落。他本来想买下作为收藏,没想到这所大学慷慨地把白宫上的太阳能热水系统的主要部件太阳能集热器捐给了皇明集团建立的太阳能博物馆。这是一个听上去十分有趣又颇有深意的故事。

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中国受石油的制约比当年的美国更甚。那架太阳能热水器虽然是卡特失败的能源新政的标志,也何尝不可以成为中国解决自己能源困境的一个小小图腾呢?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是重阳集团董事长裘国根先生向母校捐款2亿元并设立教育基金运营的主要资助项目。

作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人大重阳旨在把脉金融,钻研学术,关注现实,建言国家,服务大众。人大重阳聘请了来自 10 多个国家的 96 名前政要、银行家、知名学者为高级研究员,与 30 多个国家的智库开展实质合作。

目前,人大重阳被中国官方认定为 G20智库峰会(T20)共同牵头智库、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秘书处、“一带一路”中国智库合作联盟常务理事、中国-伊朗官学共建“一带一路”中方牵头智库。2014年来,人大重阳连续三年被选入由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推出的、国际公认度最高的《全球智库报告》的“全球顶级智库150强”(仅七家中国智库连续入围)。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