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聂成文︱枯笔的大胆运用

原标题:聂成文︱枯笔的大胆运用

聂成文

聂成文,中国书协副主席、草书委员会主任,辽宁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辽宁省文联副主席,辽宁省文联书记处书 记。讲当代草书是怎么也绕不过去的人物。

1998年以前,聂成文先生一直是写洒脱流畅一类的行草书,书风淳雅自然,韵致叠现。然自1998年起,聂成文常以与以前风格迥异的大草书示人。在20世纪中国书法大展、巴黎现代中国书法大展、中国书法年展、三届楹联展中均拿出了风格独特的大草书。面对这种风格独特的作品,人们给予了极大关注。书法爱好者们最真切的感受是聂成文的书法在变,他在构建着属于自己的草书境界。聂成文变法之后的草书在书坛上树立了一道靓丽的风景,而且构成这一风景的每一件作品,又有着深远的内涵和令人激越的情感的宣泄。

聂成文草书的最大特点是对枯笔的大胆运用。枯笔在作品中强烈的体现,使之与以涨墨所书的字形成强烈的对比,增加了作品的视觉效果。在将进酒五条屏中,我们看作者有时蘸一次墨要完成十到十二个字。如此后面的几个字则是纯以枯笔为之,与后面的以浓墨书就的字形成鲜明的对比,同时也能和下一行字形成呼应之势。另外,聂成文以碑法入大草在作品中有明显的体现。自清初倡碑学以来,以碑法入草书取得大成就者尚不多见,而以碑法入大草则更罕见。聂成文的大草书不仅保留了先贤经典书法的精华,同时也能够将北碑笔法糅入草书之中,使其书法在表现浓烈的气势和飞动的意态的时候,又能见碑之厚重、沉稳。其三,其书法作品融合了多种风格的笔法。聂成文的作品中有以碑法入书的厚重之笔,也有以篆意入书的苍劲之笔,更有以婉约之法入书的高韵之笔。我们看将进酒诗作品中的,“莫使金樽”、“一曲”、“君不见”,录陶潜诗作品中的“飞鸟”,辛弃疾词作品中的“一夜鱼龙”等处,洒脱流畅,极见韵致。

现在,我们不妨抄录一下聂成文的书学简历,或许对聂氏草书作品的理解会有启发。聂成文楷书师法王羲之,智永,颜真卿,徐皓,并兼习魏碑、隋碑。行书宗“二王”以及颜真卿、米元章、杨凝式诸家。草书专攻王羲之《十七帖》和张旭、怀素诸帖。同时,于秦汉及元明清和近现代碑帖墨迹也有广泛涉猎,取精用宏。平素注重基本功的训练,讲求笔法、意境,着力在碑帖结合上进行探索。(《九畹书法作品选》辽宁美术出版社1983年版)。从聂成文的简历中,我们至少把握到两点信息,一是聂氏取法十分广博,二是他对碑帖结合进行了认真深入的探索,这对其以后创作大草书打下了良好的墓础。聂成文的书法是碑法、篆意、韵致的统一,是将其不同时期作品风格的融合,这种融合是巧妙的,也是极具吸引力的。聂氏的草书不是对古人简单的沿袭,而是我书我法的创新意识的外在体现。

作为浪漫主义书家,聂成文的作品中表现出了极强的创造意识和浪漫格调。对传统营养的充分汲取,使他有了“放”的基础和条件,而豪放的胸襟与气度和对当代文化的深入思考促成了其个性的解放。在聂成文的作品中我们感觉出了一些很“现代”的手法,使他脱离古人的羁绊。而美术观念的介入,使其作品更现画意,但这些都是植根于深厚的传统基础上张扬个性的手段。

与历代大家相比,若能独到,方可成一家之体,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突破。我们认为聂成文的草书有几点是可堪为独步的。首先,以北碑入草书又能臻之于高妙境界。其次,聂氏大草书在用墨上有很大突破,古今大家作草或润或枯的笔法,在作品均有体现。

有时我们也在思考这样的问题,聂成文这样做是否会引起非议因为这种创作尚无先例。按聂成文现在的地位与影响在国内已是大家,如果从容地写,再过些年人书俱老,亦会声誉日隆,何必去做这类效果不见得好的事情呢,但若如此思考,聂成文也就不是聂成文了,他的意义就在于他的创造性而不固守田园。聂成文的创作在当代书坛启示如何?当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此毋须多言。行笔至此,我想起沈鹏先生为第一届全国电视书法大赛的题辞“惟有创造,才是欢乐”。不仅是聂成文,所有的书家均会在创造中寻找到欢乐。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