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清朝名妓赛金花其人,其保护北京备受争议

同治十一年,安徽徽州黟县潘氏生了个女婴,取名彩云,彩云越长越漂亮,喜欢打扮,爱交际。13岁那年上,便开始在苏州河上的花船上为清倌人。怕有辱家门,便用"傅"为姓。

上"花船"不久,也就是光绪十二年,前科状元洪钧回苏州守孝,洪钧在家闲着没事,便与三、二个朋友玩牌,他们打牌时,洪钧常把彩云叫去作陪,朋友们见洪钧钟爱彩云,便劝他纳了她。其时洪钧已有一妻一妾,彩云来了,是二姨太。她祖母嫌是个偏房,执意不肯,洪钧再三托人去说合,赵家提了若干条件,洪钧一概应允,赵家也就同意了。翌年正月十四,洪钧把彩云娶了过去,他给彩云起了个新名,梦鸾。这年,梦鸾年方14,洪钧年正50岁。年龄的悬殊且不必说,服丧期间纳妾是违背封建礼教的,幸好当时无人干预此事。

光绪十三年,洪钧服满进京,重任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清政府委派洪钧出使德、俄、荷、奥欧洲四国。洪钧的正室夫人不愿随洪钧前往,命梦鸾随洪钧出访,并借诰命服饰给梦鸾。因此,梦鸾以公使夫人的名义出使四国。出使期间,在柏林居住数年,到过圣彼得堡、日内瓦等地,周旋于上层社会,受到过德皇威廉二世和皇后奥古斯塔·维多利亚的接见。在此期间,与后来的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相识。在柏林居住期间,赛金花与洪钧生一女,取名德官。

光绪十八年,洪钧任满回京,升为兵部左侍郎,入值负责外交事务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同年因中俄帕米尔问题遭上书弹劾,洪钧忧郁成疾,一病不起,于光绪十九年八月病逝。洪钧死后,梦鸾扶柩南归,到吴县接官亭,梦鸾将灵枢和女儿德官交给洪家人,离开洪家,去了上海。到上海后买了两个姑娘,挂牌书寓,改名曹梦兰,花名傅彩云。因状元夫人和公使夫人的招牌而名扬上海滩,被称为花榜状元。

光绪二十四年,赛金花北上天津,先住在高小妹的班子里,很多人前来捧场。后来在滨江北道的旧“金花”妓院原址租房,挂牌“赛金花书寓”,并改名赛金花,并组织“金花班”。光绪二十五年,搬往北京,先后在西单石头胡同,高碑胡同、陕西巷挂牌营业。因与京城名儒、巨商卢玉舫结拜,排行老二,因而人称赛二爷。在这期间,京剧票友孙作舟,字少棠,人称孙三爷一直与赛金花同居,为赛金花的书寓撑腰。

光绪二十九年,金花班一姑娘凤铃不忍卖淫为生服鸦片自杀。赛金花被巡城御史逮捕,送至刑部,被递解回苏州,后被释出狱。赛金花出狱后,花班散了,家财也被散尽,后返上海与李萃香、林绛雪、花翠琴、林黛玉、陆兰芳一起挂牌。

宣统三年,赛金花嫁给了沪宁铁路段稽查曹瑞忠做妾,次年曹死,再为娼。两年后赛金花与曾任参议院议员、江西民政厅长的魏斯炅相识。两人一同到北京,住在北京前门外的樱桃斜街。魏斯炅在上海正式结婚,改名魏赵灵飞。1921年7月,魏斯炅因病去世。魏斯炅去世后,赛金花搬出魏家,赛金花的晚年贫困潦倒,接受过很多人的接济,最后的日子是和她的女仆顾妈一起度过的。赛金花死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在陶然亭“香冢”旁草草下葬。赛金花墓在锦秋墩南坡上,香冢、鹦鹉冢之西。墓为大理石砌成,墓碑为高1.8米的花岗岩,据说墓碑是著名书画家齐白石所题。

赛金花保护北京?

庚子年间,天津闹义和团,赛金花逃往北京通州。赛金花因其旅德经历及能说德语,得以与德国士兵交谈,因此与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有过接触。一方面赛金花为联军筹措过军粮,另一方面又劝阻瓦德西不要滥杀无辜,保护北京市民,在历史上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同时在苦苦劝说克林德遗孀,以修建克林德碑牌坊的方式来了结克林德被害一事。京城人对赛金花多有感激,称之为“议和人臣赛二爷”。

对于盛传的瓦赛公案,赛金花自述有时说不相认识,有时又说熟识,有时又说与瓦同居,因此其口述并不可靠。赛金花在庚子年间的义举,也有人持怀疑态度,齐如山曾写文指出赛金花和瓦德西只是见过一两面而已,不可能对瓦德西和克林德夫人有什么影响。因为赛金花为了两件小事居然还求齐如山与德军说情,一是赛金花手下的刘海三,被德国当时在北京的行政机构逮捕,赛金花托齐如山去说清。二是赛金花在卖给德军土豆做军粮时,土豆被冻了,德国军官不要。又托齐如山去说清。因此,齐如山认为,赛金花只不过是因为生意,与德国下层军官有往来,并且在德军中没什么影响力。

连赛金花到底有没有与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接触,也受到质疑。因为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是1900年8月16日,而同年10月瓦德西才率领900德军到中国,与各种关于赛金花的史料记载有出入。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