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古代皇帝为求“艳遇”各有花招~

原标题:古代皇帝为求“艳遇”各有花招~

有句流行语是这样说的:女人的衣柜里,永远都少一件衣服。有趣的是,男人对女人的需求,大抵也是如此,即便是坐拥后宫三千佳丽的天之骄子们,若有机缘,总也得想方设法到外头逍遥快活一番。当然,堂堂一国之君,外出“偷腥”,影响恐怕不太好的,因此,巧设名目自然难免,在这方面,我们的隋炀帝杨广就做得很好。

隋炀帝杨广

我们的这位杨广同志,在中国历史上的评价恐怕是极其不堪的。关于此君的桃色新闻,若在当代,恐怕每日都能幸运地登上各大网站的八卦头条。譬如,杨广初登帝位之时,竟撒手不管尸骨未寒的老爹,迫不及待地扯下裤裆,将宣华夫人、容华夫人等一干小妈抱上了大床,一通风流快活。若在今日,新闻标题大抵可为《杨广子承父业展风采,小妈齐变床上小伙伴》。

不过,只在宫中玩乐,对于一向热衷于奇思妙想的天才杨广来说,这个舞台似乎太小。至于老爹的那些“遗孀”们,经过起初一番炽热的折腾,如今却若左手握右手,早已兴致索然,凉了。正所谓满园春色关不住,一颗红心出墙来,我们的杨广同志,捧着赤条条的红心,打起了宫墙外的主意。可是,如何为翻墙采花寻个冠冕的理由呢?于是,杨广想出了一个妙招:外出巡游。

下了旅游的心思,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确定目的地以及旅行攻略了。若只在东都洛阳附近转悠,难免失了体面,杨广暗下决定,非得折腾出一个大场面不可。当然,杨广本就是个好大喜功的人。于是,一条东都洛阳到江都扬州的“水上高铁”开工了。洛阳在今天的河南,扬州在今天的江苏,即便算是直线长度,也得近八百公里。依当时的生产条件,耗费的人力物力可想而知(当然,浩大的形象工程也创造了巨额GDP)。

不过,这条“水上高铁”的意味,倒不是“高速”,而是“高规格”。工程竣工之日,杨广同志就迫不及待地拉上二十万人的庞大队伍,到江都公款旅游去了。一时间,河道上铺满了上万条的“水上动车”。这些“动车组”在水面上一字排开,头尾相连,可谓连绵不绝,竟有二百里长。这样庞大的队伍,如何行驶呢?

当然,我们这位伟大的领导人早就寻思妥当了,临行之前,已在各大媒体上打出滚动新闻,号召各地积极响应全民健身运动,沿途但凡适龄的男子,均被征发义务拉纤,至于河道两岸,更是修筑成柳树成荫的御道,两队仪仗队列兵夹岸护送。

一时间,河上五色斑斓,陆上彩旗飘飘,那时那景,可谓盛况空前。当然,为了彰显国家领导人亲民的风度,杨广还如火如荼地开展了一系列“下基层、送温暖”活动,以“品百家饭、尝民间苦”为主题,号召沿途各地百姓砸锅卖铁,献上家中美食(美其名曰“献食”)。如此一番,每日八点档的《隋朝新闻导播》节目,频繁出现了帝国领导人亲切接见基层百姓,握手嘘寒问暖的感人画面。

当然,除了营造君民一家亲的和谐场面外,杨广游山玩水的背后,自然是少不了猎艳这个主旋律的。可如何猎艳,却又能做到冠冕堂皇,这对我们神通广大的杨广同志来说,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譬如,民间八卦杂志《隋炀帝艳史》是这样记载的:当水上“车队”浩浩荡荡不远千里一路向东,行至扬州地界之时,我们的杨广同志在扬州的地方电视台,做出了重要讲话。讲话内容大致是号召广大群众响应国家“绿色出行、低碳减排”政策,不仅是男同胞如此,女同胞也应如此。

因此,扬州一带年轻貌美的美眉们,被要求统一着装,身着“清爽”衣装,扮成“动车宝贝”模样,在岸边扶着纤绳,随着考察团缓缓前行。当然,“专列”上的杨广同志若遇到合了眼缘,就会喊上包厢亲切慰问一番。

不过,人生本就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我们的资深“驴友”杨广,如此大张旗鼓地公款驴行,即便再坚固基业,也有玩到“肾亏”的时候。随着杨广一路上的风流快活,大隋王朝轰然倒下的日子,也就屈指可待了。可有意思的是,大隋王朝虽然倒下了,可杨广同志开辟“驴行猎艳”的新思路,在后辈里却不乏效仿的粉丝,譬如,明武宗朱厚照就是其中一位。

明武宗朱厚照

有意思的是,比起杨广的犹抱琵琶半遮面,朱厚照泡妞的功夫,却更为简单粗暴(杨广泡妞之前,至少也得先歌颂祖国的大好河山,朗诵一番“我爱你,塞北的雪”、“我想你,江南的琼花”什么的,以彰显自己博大的胸襟)。

据史料记载,朱厚照一生曾多次到江南巡游。每游至此地,朱厚照同志都会打开“微信”摇一摇,但凡摇到人像尚可的女子,便会锁定位置,无论地处高屋大房、还是村边野舍,只要有门有女人,朱厚照总能做到“提枪”直入,一通“乱战”。

当然,为了防止漏网之鱼,朱厚照还是要求身边太监,暗中记着城中少女、寡妇所住的街巷房屋,绘出“GPS专业导航系统”。待到半夜,打开城门,传呼圣人驾到,市民燃烛接驾,此时的朱厚照同志,就会拿出随身“导航”,逐个进行“人文关怀”。

宋徽宗赵佶

相比于朱厚照的土豪作风,接下来登场的这位皇帝,可要文艺的多,他玩的不是“微信”,至少也是“陌陌”(一款在现代都市白领圈颇为流行的移动社交工具,功能同微信类似)。此人就是宋徽宗赵佶。

宋徽宗赵佶虢国夫人游春图

宋徽宗这人,历史上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因为号称中国古代黑道创业史的《水浒传》,给他安了一个最佳反派男配角的位置。当然,除却了我们所熟知的放浪形骸、生性轻浮等优良品质外,赵佶还对花木竹石、鸟兽虫鱼、钏鼎书画、神仙道教等方面颇有学术性研究。按现代话讲,赵佶同志是个文艺青年,至少也是个具有二逼倾向的文艺青年。

当然,和历代帝皇一样,赵佶也有一个通性,就是好色。史书记载,此君后宫中妃嫔如云,号称“三千粉黛,八百烟娇”。可是,这三千粉黛,总也有腻味的时候,特别对于赵佶这样流连于文艺界的天子,更希望身边的女子们,不仅在床上能有“动作片”,最好还能上演“文艺片”。可惜所见女子,经过后宫尔虞我诈的熏陶,精神上的交流,自然无法升华,于是,赵佶翻出了“陌陌”,打量起宫外的花花世界。此时,一位女子出现在赵佶眼帘。

这位女子,名叫李师师。当然,关于李小姐的身世,我们倒也不妨交代一下。李师师,原为汴京(开封)城内染房业主王寅的女儿,在四岁时候,她的父亲因没有招呼好前来“吃拿卡要”的官员,被安了罪名,死在狱中。流露街头的师师,为手持宋代妓院营业执照的老鸨李蕴所收养,并随其姓,改名为李师师,并教她琴棋书画、歌舞侍人。

当然,我们的李师师小姐本就是美人坯子,又天生有着一副婉转的嗓子,加之资深“妈咪”悉心调教,及至二八年纪,就已在业界闯出了名堂。

文人雅士、公子王孙,为了办张VIP会员卡,一睹女神芳容,争相豪掷千金,面色不改。至于京城各大教坊的女子,但凡闻说师师名头,倒也收拾起女人的小气肚量,纷纷翘起拇指,表示其为自己职业道路上的努力方向。也就是说,李师师成了京城青楼界的“业界标杆”。

我们的赵佶同志,在贴身秘书高俅的温馨打点下,以殿试秀才赵乙的假身份,在“陌陌”上和李师师进行了亲切交谈,从阿玛尼、哈根达斯、米兰昆德拉、村上春树,一直谈到了当前国际形势。

当然,以任何借口包装的精神交流,最终的目的都将转化成肢体语言。终于,两人打着文艺交流的名目见面了,见面的场所,自然是在李师师的“主场”青楼豪华包厢。几杯美酒下肚,眼前这位美人和乐曼舞,衣裳渐褪,赵佶接着酒劲,一把拉过身来,只见伊人眉若柳叶、肤滑如玉,越瞧着越是喜欢,一个熊抱,同入了罗帏。

一夜枕席缱绻,李师师的温婉体贴,自然使宋徽宗如在梦中。可惜情长宵短,转瞬天明,赵佶虽说捧着祖传的金饭碗,但毕竟是个公务员,还得到早朝上签到的,于是依依不舍地约定了来日的见面。至此以后,赵佶自然将照顾李师师的业务,做成了常态,可日子长了,赵佶的身份难免露陷,街边的一些八卦小报,自然添油加醋,多了许多香艳的脚料。

大清朝的同治皇帝

有意思的是,天子出外寻花问柳的事,却总有人会搞砸的。把这等香艳文章,搞得愁云惨淡的,却是大清朝的同治皇帝。值得一提的是,清朝的后宫录取制度,和诸多前朝却有不同。原来,满洲人为了保证血脉的纯正,是不允许满汉通婚的。可满族人的圈子本来就小,经过数代的近亲婚配,基因自然愈是不堪,到了同治即位,后宫可供选择的,大多已是歪瓜裂枣(这从晚清流传下来的影像资料中可见些许端倪)。

如花似玉的女子,自然多多益善,可长得似“如花”的女子,身边纠缠着多了,心情恐怕不会太好,于是我们的同治皇帝,有了出墙的心。可是,同治皇帝打小宫中长大,读惯了繁文缛节,身边却没有像高俅这般可以出主意的贴心小伙伴。于是,这位地地道道的孤家寡人,只好在夜深人静之时,偷偷上了“百度”,搜索“皇城根下哪儿美眉漂亮”,得到的答案,自然多是“花街柳巷胡同里,寻见红灯高挂推门便是”。

这些答案,直接把同治皇帝引向了街边的红灯区(古时应该称作窑子,也就是低等的娱乐场所)。于是,这场本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游龙戏凤,竟活生生搞成了低级的流氓活动。当然,那些站街的“失足妇女”们,本也没有经过专业技能考试,也谈不上什么职业道德,绝不像李师师那般温婉细腻,更不堪的是,“办公环境”还极其恶劣,没有良好的相关安全措施。几经风流之后,深宫长大的同治皇帝,终于败给了自己羸弱的免疫力,一命呜呼了。

[版权声明]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侵权处理] 图文无从溯源,如涉版权问题,24小时内删除。

[联系方式] 商务合作及投稿 QQ: 4588726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