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33年间涨幅超5800倍!日本电商大亨昨夜以7.6亿造就美国最贵艺术家 | artnet·市场

原标题:33年间涨幅超5800倍!日本电商大亨昨夜以7.6亿造就美国最贵艺术家 | artnet·市场

让-米谢·巴斯奎亚的油画《无题》 (1982)。图片:致谢苏富比纽约

artnet新闻资深撰稿人

Brian Boucher

纽约时间周四晚,一幅让-米谢·巴斯奎亚的油画《无题》最终在拍场上以1.105亿(约合7.62亿人民币)美元成交,而这也就此打破了这位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最终让苏富比纽约春拍的“战后与当代艺术专场”以3.192亿美金的总价成交,这个成绩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巴斯奎亚的的“单人”成绩,这个专场预估价为2.12亿至2.786亿美金(最终成交价包含佣金,而预估价并未包含)。整场50件拍品中,成交48件,成交率为96%。

前泽友作在Instagram上宣布自己是让-米谢·巴斯奎亚《无题》 的买家。图片:致谢苏富比纽约

这个创纪录的作品经过了11分钟的拉锯战。拍卖刚刚结束,日本收藏家前泽友作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揭晓自己为这幅作品的买家。前泽友作在电子商务世界里打造了自己的帝国,他在1998年成立了电子商务公司Start Today,又在2004年成立了在线零售公司同时也是日本最大潮牌网站Zozotown。前泽友作曾经当过一名摇滚乐手,他是日本女星纱荣子的交往对象。在福布斯财富榜上,前泽友作名列日本首富第17位,资产达到27亿美元(约合175.3亿元人民币)。

在拍卖师Oliver Barker宣布以5700万美元起拍之后,苏富比的专家Adam Chinn以及不少在场其他颇为谨慎的竞拍者在短短三分半中就将价格竞至6800万美元。在价格升至6900的时候,整个拍卖场中就已经充斥着“噢!”与“啊!”这样此起彼伏的惊呼声,接下来就是通过电话参与拍卖的前泽与另一位藏家的一对一“肉搏”,这位与前泽竞争巴斯奎亚的藏家,后来被确认是艺术经纪人Nicholas Maclean,他也是纽约和伦敦画廊Eykyn Maclean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与前泽竞争巴斯奎亚的藏家、艺术经纪人Nicholas Maclean,他也是纽约和伦敦画廊Eykyn Maclean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图片:Eykyn Maclean

这个价格不仅仅突破了巴斯奎亚个人的拍卖价格纪录,也是一位美国艺术家拍卖最高纪录,也是当代艺术品的历史第二高价。据报道,这幅作品的前主人是Lise Spiegel Wilks,为地产大鳄Jerry Spiegel的小女儿。这幅画自1984年之后就未曾出现在市场上。这幅作品创作于艺术家艺术生涯中最为黄金的时期,买家在最初购买这幅画的时候仅仅花费了1.9万美元。

前泽并非首次购入巴斯奎亚。2016年,他就曾经让这位艺术家打破纪录,当时他在佳士得纽约花了573万美元购入一幅巴斯奎亚1982年的作品。这两幅作品都将最后落户于前泽家乡日本千叶市一个计划修建的博物馆中。

相关阅读:6.5亿元春拍扫货后,日本富商前泽友作透露了他的新计划|artnet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幅作品时,我异常兴奋和激动,它满足了我对于艺术的爱。”前泽在其Instagram这样写道,“我想尽可能与更多的人分享这样一种体验。“

当晚的拍场上,亦有其他亮点。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的《晒阳光浴的裸女》(Nude Sunbathing,1995)以2400万美元售出(估价为2000万至3000万),主要竞争在为苏富比当代艺术负责人Gregoire Billault以及苏富比艺术部门的Amy Cappellazzo之间展开。不过就如同大部分较为高调的上拍作品一样,这些艺术品的销售都在此前打过保险”(无论是被第三方或者拍卖行自己),所以结果并非十分惊喜。

罗伊·利希滕斯坦的《晒阳光浴的裸女》。图片: © Estate of Roy Lichtenstein

巴斯奎亚并非当晚唯一破纪录的艺术家,在当晚Jonas Wood、Wolfgang Tillmans、Mira Schendel、Blinky Palermo以及山口长男也突破了各自的拍卖成绩。

当晚的总估价为2.12亿至2.786亿美元,与苏富比去年春拍战后与当代专场接近。如果没有巴斯奎亚,那么这个晚上的成绩将会非常不一样。如果真的按照此前新闻报道,苏富比未能在临近截至收到这件重要作品,那么很可能这个专场将会在1.52亿左右——比起近5年来的各个五月拍卖专场,这个估价少了将近5000万美元。

这场拍卖在周二一场令人有些失望的“印象派和现代艺术“专场之后,一幅埃贡·席勒估价3000至4000美元的作品,在最后关头被临时撤拍。周四,据佳士得的前高层Nicholas Hall(他在纽约上东区刚刚开设了画廊)说,这甚至是“巴斯奎亚或者败下阵来”(Basquiat or bus,两者有相似发音)的处境。

相关阅读:苏富比春拍出师不利,焦点拍品临时撤拍

artnet新闻资深市场编辑

Eileen Kinsella

纽约当地时间本周三晚间举行的“战后与当代艺术”拍卖专场同样成绩不俗,实现了4.48亿美元的总成交额。在拍前,这个专场的调整后估价在3.39亿至4.62亿美金之间。调整原因则是其中一幅估价在2500万至3500万美金之间的威廉姆·德·库宁的作品《无题 II》被撤拍。不过,总体拍卖结果仍然超出了最初估价。

弗朗西斯·培根,《乔治·戴尔肖像三习作》,1963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2017

考虑到佳士得的这场拍卖上有高达70件作品,故整场拍卖节奏在拍卖师、佳士得全球主席Jussi Pylkkänen的引导下,节奏较为紧凑,拍卖在两个小时之内得以结束。整体而言,这场拍卖的结果较为扎实,泡沫较少。不过,当晚也比较缺乏紧张的拉锯战,而这恰恰是佳士得所期望在某些重点作品拍卖过程中想看到的,也是想以此证明艺术市场仍然值得期待。尤其是在政治大局影响华尔街的当下,市场需要增强信心。

比起去年五月同期的3.188亿美元,今年有比较大的进步,市场依然处于前几年的高位水平。2015年5月的夜场拍卖总成交为6.585亿美元,2014年的5月甚至高达7.449亿美元。

整场成交率高达96%,71件作品中,有68件被成功售出。

“从交易率可以得知,这个专场要明显好于印象派专场,” 苏富比印象派艺术的前总监以及现私人经纪人David Norman告诉artnet新闻,“这场拍卖的总价很高,不过这个拍卖房间的氛围仍然不是特别高昂。”

专场中最为受到瞩目的作品是弗朗西斯·培根为其恋人、缪斯所创作的《乔治·戴尔肖像三习作》。这幅此前被赋予许多期待,根据佳士得未对外公开的预估价,认为其成交价在5000万至7000万之间。不过作品从4100万开始竞价,仅仅到了4500万时就止步不前,Pylkkänen开始“诱哄”三位佳士得接电话的专家,不过最终以4600万的价格落槌,加上佣金为5180万美元。

买家对过高的估价比较拒绝,但是当以低估价落槌之后,从保留价来看,对于卖家而言依然可以接受。这幅作品是培根为乔治·戴尔创作的第一幅肖像画,戴尔曾经伦敦东区一个可怜的小偷,后来与这位艺术家开始了长达10年的恋情。这幅作品最开始在培根一位好友、作家罗尔德·达尔(Roald Dahl)的收藏中。此次的卖家为法国收藏家Pierre Lambrail。

安迪·沃霍尔,《大型金宝菜汤罐头及开罐器》,1962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安迪·沃霍尔的《大型金宝菜汤罐头及开罐器》也遭遇了相同的处境。该作品的预估将“超过2500万美元”,然而在以2100万美元起拍之后就没有高于2500万美元的出价了。最终这件作品被此前长期担任苏富比纽约当代艺术部总监、如今为佳士得美国战后及当代艺术部主席的Alex Rotter为一位电话藏家拍得,最终成交价为2750万美元。

这件作品上一次于2010年11月出现在佳士得纽约,当时的估价高达3000万至5000万美元,而最终仅实现了2380万美元的成交价。

同样,西格玛尔·波尔克的《Frau mit Butterbrot》估价超过了1500万美元,但当作品以1200万美元起拍后便迅速停滞,而Pylkkänen则调侃道:“好节奏,我想好戏正要开始。”但实际情况并不如他所愿,作品最终以1500万美元落槌,含佣金后的最终成交价为1700万美元。目前,波尔克作品的拍卖纪录为2700万美元,由2015年5月在苏富比拍出的《Dschungel (jungle)》创造。

赛·托姆布雷,《丽达与天鹅》,1962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2017

对于赛·托姆布雷《丽达与天鹅》的争夺才真的是激烈。这件估价在3500万美元至5500万美元间的作品以3000万美元起拍,经3位竞价者连续出价之后,锁定在了2位由佳士得专家代表的电话买家直接。最终,这件作品有重量级艺术经纪人拉里·高古轩当场拍得,落槌价为4700万美元,最终成交价为5290万美元。托姆布雷的拍卖纪录目前由价值为7050万美元的黑板作品保持,该作品于2015年11月由苏富比拍出。

高古轩在当晚极为活跃,还拍得了Urs Fischer的混合媒介作品《Sodium》和罗伊·利希滕斯坦的雕塑《Expressionist Head》,成交价分别为78.75万美元和310万美元。

威廉·德·库宁,《无题II》(Untitled II),1977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拍卖前,这件预估价为2500万至3500万美元的威廉·德·库宁《无题II》被宣布撤拍。该作品上一次现身拍场还是在1989年11月的苏富比纽约,当时以198万美元售出。

让-米歇尔·巴斯奎亚,《 La Hara》,1981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顶级藏家Steve Cohen被报道委托出售让-米歇尔·巴斯奎亚的《La Hara》,估价则在2200万至2800万美元之间。该作品以1800万美元起拍,当时一度成为2位藏家竞争的焦点,最终被一位场内的女士以3100万美元的落槌价收入囊中,含佣金后的价格为3496.75万美元。

这件作品正是巴斯奎亚作品市场行情的一个佐证。该作品曾在1989年唯一一次出现在了苏富比纽约的拍卖中,根据artnet价格数据库显示,其30年前的价格为34万美元,高于当时25万至30万美元的预估区间。此后,该作品曾多次易主,据透露,Cohen也是在一次私人交易中获得的这件作品。

克里斯托弗·伍尔,《无题》(Untitled),1988年。图片:致谢Christie’s Images Ltd 2017

本场拍卖中有趣的一幕发生在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的《无题》的竞价过程中。这幅文字画创作于1988年,作品中重复了6遍“PLEASE”的文字,由佳士得本周拍卖中战后方面最大的收藏Emilyand Jerry Spiegel Collection提供。这件作品也是艺术家1989年参加惠特尼双年展的2件代表作品之一。藏家Spiegel家族在作品完成的1988年买下此件作品,并将其借展给惠特尼。

拍卖过程中,价格一度停留在了1500万美元,现场也陷入安静,突然佳士得的一位女拍卖专家在最后时刻为电话客户报出了1510万美元的价格,这一10万美元的加价给大家带来了惊喜,也引得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主义部门主席Loic Gouzer说出了“Say ‘Please’!”的俏皮话,引起全场欢笑。

这件克里斯托弗·伍尔的作品最终以1700美元的价格成交,这倒是不必说谢谢了。

译:Wenjia Sheng,Cathy Fan

artnet

通讯

掌握一手艺术资讯

进入公众号对话框

留下你的电子邮件

artnet微信平台是由Artnet全球有限公司独家授权的平台,任何出版机构或微信公众号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artnet微信平台或翻译来自artnet News网站的文章,否则权利人将根据知识产权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artnet创建于1989年,总部位于纽约,是世界第一家上市的艺术品交易研究网络平台,其宗旨是致力于提高艺术市场的透明度。artnet开发的全方位产品用最完整的艺术品数据库和藏家网络,为顶级银行、保险公司、艺术机构及收藏家服务。

artnet新闻是一个一站式艺术资讯平台,围绕全球艺术市场的热点事件、趋势、人物,全天候不间断提供业界最权威的调查分析和深入评论。联系我们:xinxi@artnet.com

立即传送至artnet阅读更多全球艺术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