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盗墓笔记》和《三体》之间到底什么关系?

原标题:《盗墓笔记》和《三体》之间到底什么关系?

《盗墓笔记》和《三体》之间到底什么关系?

我猜,此刻表情大概是这样。

不套路,先上两张图!

嗯,这些美到窒息的图,是舞台剧《盗墓笔记》(以下称《盗墓》)和《三体》的剧照。而它们都出自舞台剧导演刘方祺之手。

颜值和才华”本人,刘导说:这张比较做作

《盗墓》原作者南派三叔和刘方祺合作了五年了,刘方祺笑称是他们一起在“填坑”,很多书中留下的伏笔在舞台剧里得到完整解答。

刘慈欣也给了刘方祺的改编高度评价:三体舞台剧真正表现出了科技的内核!非常震撼,古典的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的科幻感和未来感,比电影和电视给人带来的科幻感更要强烈。

这次,趁着《盗墓笔记外传:藏海花》即将上演,我们和导演刘方祺好好聊了聊,关于他在传统舞台剧市场激起的一阵波澜。

那么,接下来你即将看到三部分内容:

采访专区 “把年轻人带进剧场”の力量刘方祺

▍剧透专区《藏海花》之张起灵为啥冷漠脸不会笑

▍福利专区 说出你的故事拿赠票

采访专区

五年时间,一年一部新作品,走过将近四十个城市,《盗墓》系列舞台剧巡演了三四百场。刘方祺说:“时间让它成了一种特别的存在,有了感情,现在我不愿意结束了。”

▍关于《盗墓笔记》

刘方祺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后来去法国夏尔·戴高乐大学读了文化艺术策划与管理专业读的研究生。毕业后刚入行的刘方祺偏好操作一些比较成熟的剧目,比如百老汇剧本的中国化创作,像是英国推理剧《捕鼠器》 。

时间长了,年轻人总是有新想法,刘方祺试图寻找一些突破,把目光投向了网络文学领域。《盗墓》的机会就是这么来的!

刘导说:这张比较生活

“当时我和刊登三叔《盗墓》的网站——起点中文网关系很好,因为我曾经改编过他们的几部网络作品,这种改编在当时比较少,就给他们留下了思路比较新奇、没有固守学院派规则的印象,所以《盗墓》舞台剧的脑洞就交给我来开了!”

看完《盗墓》八部的刘方祺,第一感觉是这件事比想象得要难。“它是非常不适合舞台剧呈现的,因为冒险打怪,盗墓的场景非常难具象化。”

现实的冒险也就此展开。

首先解决的是视觉问题,刘方祺引入了多媒体3D视觉呈现的技术,这点后来也成了他的优势所在。风格上刘方祺认为要贴合年轻观众的心态,走漫画风,所以选择的演员实际年龄都要比书中人物小两岁。“好在三叔提供了个性鲜明的人物原型,从某种意义上给我省了力气,把演员调到对应状态就可以了。”

对于《盗墓》舞台剧走红,刘方祺看得很透,庞大的粉丝群基础、完美的视觉呈现、和三叔的通力合作、演员的卖力演出都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

但是和经典剧本不同,《盗墓》的观众群相对固定,这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舞台剧创作。“粉丝的判断有时候会更感同身受”,刘方祺在创作中,有时会按照“稻米”的反馈来调整剧情。

其中一个冷笑话的设置就是这样。“小哥张起灵是一个记忆随时会失去的人,而朋友胖子是非常幽默爱讲笑话。我们设置了一个胖子以这个为梗去调侃他的冷笑话。”

刘方祺说虽然现场观众因为这个包袱笑得开心,但是后来很多的反馈是——设置有点残忍,从人物性格来说,胖子作为朋友不会这样说。刘方祺也就忍痛割爱了。

南派三叔、刘方祺16年首演和“稻米”合照

和传统舞台剧另一个区别就是和三叔的深度合作,形成文学创作和舞台剧创作共生互补。刘方祺笑着说自己的《盗墓》是“年播剧”,一年一部。“每年到七月份就会接到追问,今年拍什么?”

和书一样,每一部的舞台剧都会埋下悬念,在下一部回答,而不变的是贯穿其中的人物情感,张起灵和吴邪的感情在每一部延续、发展、勾连和推进。“三叔会提供一些他在书中的没有解释清楚的情节,先以文本的形式亮相,然后我们会以很快的速度在舞台剧中呈现。

两条创作路线,并行不悖,相辅相成。

即将上演的《藏海花》就是这样,以番外的形式填补一些观众想象的空洞。而今年七月份上映的《新月饭店》——盗墓笔记第五部,就完全是文本创作和舞台剧创作并行。

《新月饭店》设定在2017年,张起灵、吴邪、胖子因为一个任务,重回新月饭店冒险。“就是集中化的体现盗墓笔记的价值观和宇宙观的,有点像《复仇者联盟》,这些脑洞都是需要和三叔积极配合的。”

▍关于《三体》

在改编上,刘方祺注重人物的塑造。

《盗墓》人物鲜明,《三体》在这方面却显得单薄。刘方祺认为《三体》中人物的功能性要远远大于人性,所以在丰富人物上花了大力气。

“男主角汪淼在书中是很单薄的研发纳米科技的科学家,没有太多内心活动的描写,我们在舞台剧化的时候,把他变成了一个一开始责任心比较小的人,甚至是有点胆小,经不起三体人的正面攻击。但是他在调查整个事情的过程中,接近真相的过程中,变得有勇气有担当,最终把自己的研究正确地应用到对抗三体人上。”

从戏剧化的角度,刘方祺甚至把书中的男二号和反一号进行了合并。而这些都得到了刘慈欣的支持。

而最近刘方祺又忙着重看东野圭吾的小说,舞台剧《解忧杂货铺》今年十月也要上映。他说自己想用各种技术把书中的奇幻故事呈现给观众,希望所有观看的观众得到治愈,忘掉烦恼走出剧场。

戏剧市场总是给人比较沉重的感觉,刘方祺改编《盗墓笔记》、《三体》,不论是网络文学还是科幻巨作,都吸引了一些年轻的受众走进剧场,给黑白幕布添了一抹亮色。

在这个注意力稀缺的时代,能吸引别人的目光是件不容易的事!

▍正经问答

视觉技术是你们相较于其他舞台剧团队的优势吗?

刘方祺:对,这是我们的一个优势,也是因为我们经常会遇到需要展现这个优势的文本。我们比较愿意在技术层面深挖,所以每一年都会有一些新的技术被开发出来。《新月饭店》我们会把建筑物的全息投影引入到舞台剧里面。

舞台化是视觉化的一种,把人物立在观众面前,把画面立在观众面前,也许看书时候有自己的想象。你的还原也许超过他的想象,也许和他的想象完全不一致,也许会更激发他看书的欲望。这就是观众在舞台和我们的创造,进行的一次再沟通。这是舞台剧的魅力所在。

在网络文学舞台化领域,你算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吗?

刘方祺:算是比较早的。因为网络文学的兴盛也是近十年的事。网剧的发酵、漫画产业的兴盛。改编的途径会越来越多了。

《盗墓笔记》舞台剧还是会有结束的一天吧?

刘方祺:我更愿意叫它完结,而不是结束!那个时候不会有新作品上,但是巡演会一直下去。戏剧的生命力为什么会比影视强,因为戏剧可以演到二十年三十年。那时候不是结束,是很好的完结!

从业十余年,你怎么看待舞台剧行业?

刘方祺:其实舞台剧行业的发展是比较缓慢的,实话说它本身就是手工业,没有办法爆发性增长,观众受众人群增长没那么快。所以我从03年开始做第一部戏开始到现在,我不敢说这个市场真的是大了多少。但是观众年轻化,我们可以有机会把一些上一辈的艺术家不会去呈现的一些东西呈现出来。让故事的丰富性变得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我觉得以后的趋势是有更多光怪陆离的东西被放到舞台上。

剧透专区

大家好!我叫《张起灵传》。欧不,我叫《藏海花》。

我是《盗墓》的番外,我的任务是填!坑!

填什么坑?

填我小哥张起灵的坑!

没看过原著的看客,容我先给您介绍下小哥。

小哥是《盗墓》里面的灵魂人物,铁三角的精神领袖。大叔的阅历,小鲜肉的容颜,霸道总裁的冷峻,所向披靡的武功。能长生不老,就是所有少女的理想型。

但就是不!会!笑!

小哥一出场。

“身高180,白净,缄默,黑发黑瞳幽深淡漠,头发半遮眼睛。”

BUT“闷油瓶面色沉静,看不出一丝波澜。”

可是为什么他不笑?我的作用就是告诉你前!因!后!果!

故事开始于小哥代替吴邪进入青铜门后的第五年。

吴邪得到了关于我小哥身世的线索,指向西藏。吴邪那一兴奋,立马奔到墨脱。找到了一个老喇嘛,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从天真烂漫快乐的童年,到经历变故,再经历“三日寂静”成为那个冷漠又惆怅的闷油瓶。我就是张起灵的整个成长经历。

到底是什么变故,请移步留言区,你留言我送票,送你去答案现场。

当然我作为刘导的作品,除了故事,更要有颜值了。

随便上几张剧照图吧,可不是炫技哈~

一句话推荐《藏海花

刘方祺:在《藏海花》里你会看到你最关心的那个人的前世今生,看到吴邪对于张起灵的追寻,这也是一部风格和色彩盗墓笔记123完全不同的一部剧。特别希望大家去感受一下!

普通观众看《藏海花》会有门槛吗?

刘方祺:肯定没有连着看的人爽,但是因为都是完整的剧情,一集会做一个任务,还是能看到很多精彩的故事。就像《速度与激情》一样,虽然拍了一到八部,但是任务是相对固定的。

当然会有很多因为贯穿而导致的梗、伏笔,包括我们埋的彩蛋,你都看过就会更心领神会。

福利专区

福利来了!

本次《北京青年》周刊抽取5名小伙伴

献上5.21日《藏海花》北京站的票

每人2

参与方式

评论区谈一谈

你对《盗墓笔记》的爱

编辑会抽出最打动TA的5位朋友赠票

抽奖时间

5月19日(周五)16:00

最后手动提醒,观剧请自动备好大包纸巾!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