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正文

孕妈分娩全记录,为您讲述一个真实的生娃经历!

原标题:孕妈分娩全记录,为您讲述一个真实的生娃经历!

原创连载《果爸日记》20.宝宝生产全记录,为您讲述一个真实的生产故事

文/苗瀚博

晚间的待产室有些安静,我们到的时候独占着诺大的空间。值班护士年龄有些大,看起来很是严厉。我心里想,这地方,必须得有个镇住场的老家伙,否则孕妇疼劲上来,不知道会有多少顺转刨的选手。很多时候,一念之间,也说不好孰对孰错。

已经接近22时,住院大夫与护士大姐征求我的意见,到底是想今天还是凌晨以后生产。想来第二天便是国庆佳节,也希望果果的生日有些纪念意义,于是毫不犹豫的决定第二日生产。随后,催产剂的滴速控制在适中位置,值班大夫下楼回到了病房。

在告知焦急等待的家人回家等候消息,电话月嫂明天一早上岗后,我便守在妻子床铺前。催产剂的威力着实吓了我一跳,原本以为可以安静的待产,但媳妇的疼痛感越发强烈。

写到这里插一句,如果医院允许待产室内有一人陪着顺产孕妇直到登上产床前,作为奶爸,你有勇气吗?或者,你忍心让岳母陪伴吗?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课题。

以下内容绝对真实,有些残忍,有些血腥,但这就是在待产室与产房里发生的真实故事。

羊水还在流着,伴着阵痛与大量的血水,待产包里的一次性隔尿垫,手纸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我的手上沾满了血水,第一次换略微手忙脚乱。

十分钟后,妻子又是一通强烈的扭动,我再次换了隔尿垫。

从22时到凌晨1时,我记不清换了多少手纸,用了多少隔尿垫,只记得无数的血与水流淌出来。那一刻,我的内心再滴血。护士大姐说正常,我摇了摇头,不知怎么表达。难怪常人道,孩的生日,娘的苦日,这个苦太不一般,简直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规律性的疼痛从10分钟缩到5分钟,最频繁的时候不到2分钟,豆大的汗珠从身体中的各个毛孔流淌,妻子紧紧抓住床单,咬着牙,时而攥紧我的胳膊。那种疼痛感,想必唯有顺产生过孩子的妈妈才能体会。

关于无痛针,我可能犯了一个错误,事后我也没有再去考证何时使用无痛针恰当。如果打催产剂的同时注射无痛,妻子是否可以少遭些罪呢?我有些惭愧。

超强的疼痛感每2分钟来临的时候,我在妻子的眼中读出了恐惧、无助,甚至于绝望,但我更看到了母爱的伟大,她在坚持、在忍耐、在与疼痛做着殊死的搏斗。泪水伴着汗水,羊水伴着血水,尊严、羞耻等等世俗的观念在生产面前一文不值。

从开三指到五指再到七指,近三个多小时的时间,恍如隔世般的煎熬。妻子一度近乎哀求的让我联系大夫注射无痛,但我一次次的安慰她拖延着时间,其实,我从心底不想给她扎这一针。虽然我清楚,妻子真的已经无法忍受那份疼痛,可考虑到妻子的腰疼在孕期里时不时发作,以及扎在脊柱里的无痛针需要患者保持高度的平静,而妻子疼痛到近乎疯狂打滚状态,恐怕这一针根本无法正常注射。再有,假如注射这一针,未来一两年内,是否会给身体带来隐患,没人能给我答案,我更不想冒这个风险。现在再来思考这个问题,如果妻子在没有明显疼痛感的状态下,我可能会同意注射无痛,但太过强烈的身体反应已经出现,我还是会坚持不扎这一针的。

好吧,感谢我的妻子,感谢她的伟大,她挺了过来。当然,也要感谢护士大姐,她的连蒙带唬起到了很大的促动作用。在一次耗时20分钟搀扶着去厕所后,我们向产房迈进。

其实,去产房的时间提前了很多,但当时妻子的状态,如果待产室中的护士大姐不给予她这样的希望,妻子随时可能崩溃。甚至某一时刻,我都有决定剖腹产的冲动,好在老辣的大姐使出这一手段。想必,每个孕妇当得知去产房的时候,心里都有种即将当妈妈的信仰在支撑。

疼痛感可能更甚,但到了产床上,妻子反倒安静了许多,估计她当时认为,既然已经到了产床,用不了多久就能与宝宝见面,可这一耗,便是三个多小时。

孕妈的身体条件,身体构造各异,有的到产床上不久便顺利诞下婴儿,有的可能耗时很长时间,甚至到最后不得不剖腹以保住两条生命。显然,我妻子属于中间范畴。但是,在我看来,产床上的每一分钟,都是在与生命赛跑。流了那么多的血,出了那么多的汗,人还能有多少体能?我祈祷着果果好好配合妈妈!

幸运的是,我陪在妻子身边,为妻子打气加油。每一次的努力,都会耗费很大的体力。那一刻,我深刻体会着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护士们也连连摇头。一度产房的隔间中,只有我跟妻子以及腹中的宝宝,喂着妻子吃些东西,难以下咽,连喝水的力气都快耗尽。2个多小时已经过去,妻子面无血色,一方面我劝慰她吃些东西,鼓励她说我已经看见宝宝的小脑袋了,另一方面我也在思考接下来如何操作。人在高度紧张,高度亢奋的状态下,思维非常活跃,我把能够想到的可能性,无论好的坏的都想了一遍。在与接生护士沟通几无正常顺产的可能后,护士决定侧切辅助生产,我同意的很干脆。

终于,我们都长吁了一口气,随着简单的开刀处理,以及一些辅助器械,媳妇使出了最后的全部的力气,一声婴儿的啼哭传了出来。

国庆节的清晨,天安门广场那刻可能正升起着国旗。

后来,当天的接生护士说,如果能顺产,谁也不想侧切,但那天晚上大家真的使出浑身解数,还是无法助其自行生产。我很感谢她,也感谢那天陪伴到天明的每一名护士。

成为一名母亲有多不易,我见证了全过程,那是用生命在孕育着生命,一瞬间,如同参悟了全世界。

致敬,全天下的母亲!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